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子陵论坛 Ziling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25258|回复: 4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收起左侧

祭奠我无边泛滥的人性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子陵楼主
gary_yu 发表于 2019-3-7 18:09:45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作者: gary_yu 发布于: 子陵 ziling.com
亿万年前的一个炎热午夜,淡紫色的沸腾海水里两个单细胞藻类偶然的碰撞、粘合,诞生了世界上第一个交配产生的后代。

万物复苏的春天,一片新绿的森林里的猴王,正在拼尽全力地和那只刚长大的雄猴殊死搏斗,而此时猴群里所有的雌猴都在泰然若素地看着这一切,她们知道,而且熟习,自己将是胜者的后宫。

盛夏的海洋里,一头雄性的海豚游过另一头雄性海豚的身边,不断挺起下身摩擦在对方身上,伴随着高潮的尖叫,浓白色的快乐的体液喷洒而出,在淡蓝色的海水里浮起一朵生命的鲜花。

初秋的泛着成熟的果实味道的草丛中,一场欢娱刚刚结束,雄螳螂那才经历过极端快乐的尸体,正在成为妻子孕育后代的第一掊营养……

性,一直以来都是作为生命延续的魔法,在驱动着所有生物不断进化,繁衍。而与此同时,万能的造物主为了让生物乐于繁衍后代,也通过各种荷尔蒙的组合,赋予了性行为让所有的生命为之癫狂的特性。

平凡如任何动物,都难以逃脱性的驱使。

而即使自认高高在上的人类,仍然时刻被原始的欲望所驱动,才创造着人类的世界。而这带给人类迷醉的极致快感的性 爱,一直也有如美杜莎或妲己那样,在给予人类极致快感的同时,却也最疯狂地吞噬着人类的理智,正如那只初秋草丛中的母螳螂。

记得一部美国描述华尔街金融精英的电影里,一个金融精英对另一个刚入行的新人传授经验,他说:“你知道我是怎么能确保每天都做出如此冷静理智的金融市场分析和果断的操作的吗?”他顿了顿,“每天上下午各撸一发。” 记得更多部美国电影里,男主人公总要在第一次约会前”clean the pipe”。后来才知道若不如此,那恐怕是看到母猪,都会觉得眉清目秀,而奋不顾身的。觉得美国该有个谚语,类似“One musterbation a day, keeps trouble away.”

这时突然就理解了岳不群,小林子,还有东方不败。很多时候,这恣意泛滥的欲望真的是人类成功路上最大的障碍。

突然也就明白了中世纪的教 徒、印度教的僧侣、佛教的信徒,为什么不约而同地都选择了非常素净节俭的饮食、单一性别的群居、以及清心寡欲的诵读经文。恐怕也唯有如此,人类才觉得自己有可能战胜那亦正亦邪,无比艳丽而且又无比强大的性吧。但是人类真的胜利了吗?《十日谈》里,《三言二拍》里,全世界的最忠诚 信徒仍然时不时受到这人性,抑或兽性的最本源的召唤,受到这美杜莎般的吸引而堕落,而沉醉。其实,这或许不是堕落,而只是人性,或者动物性的日常职责履行。

所以也就明白了什么叫“温饱思那啥”。顺便也就对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加强了认识。然后甚至觉得弗洛伊德那个把什么事情的心理动机根源都和性挂上勾的理论体系也并不那么无稽了。

作为一个男人,或者一个雄性,我尤其深得其扰。四十多年的岁月,除了开始的十年,后来的每时每刻几乎都是伴随着无边的人性之欲望带来的无尽的烦恼度过的。有一个说法,是说男人每七分钟就会想到性。我不完全同意,因为,好吧,有时甚至更频繁些。当然,有时也没有那么频繁,比如交配后睡觉的时候。

这让我欢喜让我忧的人性之欲望,甚至有时候都让我觉得还不如学一把《葵花宝典》……
沙发
眼冷心热 发表于 2019-3-11 10:53:41 | 只看该作者
很好 我竟然看完了。
3
zhf8964 发表于 2019-3-14 22:10:51 | 只看该作者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4
 楼主| gary_yu 发表于 2019-4-8 17:44:34 | 只看该作者
这个小文还有续篇,我就一点点贴在这里吧,如果大家喜欢,就说一声吧。
5
 楼主| gary_yu 发表于 2019-4-8 17:45:18 | 只看该作者
性,这让人迷醉憎恨又无奈的感官,究竟是如何悄悄潜入我的生活的呢?

一.        春天房顶的猫

工作之前,我一直都住在胡同的平房院。那是一所不大,但也格局的院子,是我姥爷在解放前购置的,养育了姥爷一家三代人。院子让风风雨雨盘了几十年,早已显得陈旧。因为胡同是个南北走向的,所以院门开在西墙上。这样正对着院门的就不是正房,而是被当作了厕所和厨房。
小学的时候,很多家都养猫,所以每年春天最早提醒我的,不是杨柳的嫩芽,而是半夜猫群的叫 春。每年春天一到,棉衣还没有脱去的时节,半夜就总能听到忽而迂回婉转,忽而尖利刺耳,忽而模糊晦涩的阵阵猫叫。这声音毫无规律,与寻常的猫叫决然不同。类比起来的话,就好像一半人类性 爱时的呻唤,加上一半雄猫争夺伴侣的撕咬低吼吧。我还是小孩子,睡觉沉,并不觉得特别厌恶,父母就不然,每每总是不堪其扰。当时还奇怪为什么方圆几百米的猫,好像都到我们家来聚会了?难道这里是个什么吉地?后来有一次上房顶去拣羽毛球才明白,原来附近所有房子,只有我家这个厨房厕所的上面是个颇大的平屋顶,别的房子全都是坡顶。所以这里自然也就成了猫类发 情的乐园了。这是性在我生命里的第一次闪现吧,虽然当时我还完全不知道什么是“叫 春”,以及为什么只有猫,只有春天,才有这样的叫声。

二.        那一场SM的恐怖
我是个特别粗心的人,这份粗心,表现在对什么事都不敏感上。上小学的日子,几乎所有时间都是快乐无虑的。在别人已经暗生春潮的年岁,我却依然是个大号的孩童。然而一个同样阳光洒满讲台的清晨,班主任老师却用她平时给我们指导学习方向的塑料教鞭,给我上了恐怖的一课。而性也第一次带着羞耻的标记与暴力一同烙印在我的脑海。
那天一早,平时一直温柔和蔼的班主任用了整整一节课的时间在讲台上狠狠地抽打了一个留学到我们班不久的男生。当时他已经是第三次留级了,现在想起来,我们当时还是三年级,而他那已经萌生的胡须说明他应该是已经到了青春期的早期了。
许多年过去了,当时班主任说的许多话,都已经模糊了,或许,她当时并没有讲太多话,而只是让教鞭在发言。
我清楚地记得那一幕。早晨的阳光依然明媚地穿过已经有些老旧的,透着锈迹的漆成墨绿色的铁窗框上镶着的,那被我们每天擦抹得一尘不染得玻璃窗,照亮了讲台前的一片空地。平静的空气里,每每都能清晰地看到漂浮着的灰尘,安静地、默 默地流动。那天,这空气里的灰尘就特别多,而且随着一声声鞭啸,不断卷腾起阵阵尘雾。而那鞭子,一下下都结结实实地落到那个面对着我们站在那块空地上的那个男孩身上。
老师的手挥动得很快。鞭子发处的啸声也格外大。打上好几下,老师才吼一句:“说,以后还敢不敢了?!”
“不敢了!不敢了!”那个男生随着鞭啸拼命地往前挺着身体,却不敢离开那方地面。那姿势,看来极好笑,却又让我非常同情他的挨揍。那并未落到我身上的鞭子,却让我觉得无比恐怖。
教师里无比安静。同学们全部一动不动。满屋里回响的,只有鞭子的尖啸,和那单调的“还敢吗?”“不敢了!”
……
那一天我都没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一天老师最后还说了好多话,我却都忘记了。
后来过了许久,我才听说是他在自己家“玩儿”了班上的一个女生。而我才意识到,从那天起,那个女生就不来上学了,听说是转学了。
后来也是别的同学告诉我,他趁着那个女生到他家问他功课(我当时也并没怀疑为什么要去问一个学习很差的留级生功课?),关上门,拉上窗帘,就在白天,让那个女生坐在他的大腿上,摸了她的两腿中间。也许还脱了裤子?
我当时并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这个游戏又有什么意思。况且,那个女生挺丑,挺胖。为什么要和她玩游戏?居然还挨了打?
当时的我甚至还不知道这件事是关于性的罪错。不过这却激起了我对于性的初步的好奇。
从此我更不敢和女生玩了,甚至有些害怕和女士接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子陵 ziling |网站地图  

GMT+8, 2019-10-22 20:27 , Processed in 0.157749 second(s), 16 queries , Gzip On.

子陵网 值班电话 010-00000000 值班QQ xxx

© 2000-2017 Ziling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