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子陵论坛 Ziling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23502|回复: 3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收起左侧

民 主还是集权,是什么决定了社 会制度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子陵楼主
gary_yu 发表于 2019-2-22 16:52:36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作者: gary_yu 发布于: 子陵 ziling.com
君主制,立宪制,君主立宪制,民 主制,议会制,议会民 主制,社 会主义制,共 产主义制……为了追求更高效、更公平,或者简单说更“好”的社 会制度,人类一直在不断探索着。不过短短数千年的有史记载的人类历史中,各种描述复杂的社 会制度层出不穷,当事者都宣称自己的制度是当时当地最优秀的制度。然而新的制度总是不断取代旧的制度。

一个社 会的制度,包括了政治、经济、文化、教育、军事、社 会保障等等。其中的政治制度是各种制度的根本和基础。

这些当初学历史时听了让人头昏脑胀的林林总总的社 会政治制度,如今却逐渐穿出一条线,将全球、全人类的历史贯穿起来,并由此投射到未来。我想,在人类这个物种存续的时期内,更多的政治制度,或将一直沿着这条草蛇灰线般的线索层出不穷。而抓住这条线,将让我们在理解历史的时候多了一分透彻,在分析当今社 会的时候,少了一分迷惑,而在展望未来的时候,更多一分自信。

那么这条线索究竟时什么呢?人类历史上纷繁复杂,初看似不断发展前进,细看却又似毫无关系的各种政治制度,又是以什么样的逻辑在发展变化呢?其背后的动力,或者其植根的基础,又是什么呢?

马 克 思告诉我们“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而生产关系决定社 会制度”。那类似的生产力条件下,比如当代,为什么能有诸如君主立宪,民 主共和,社 会主义民 主,共 产主义民 主等等诸多貌似属于不同生产力领域的社 会制度共存呢?共 产主义制度,根据马 克 思主义无疑是属于先进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可是当今无论北朝鲜还是古巴为什么生产力都在全世界垫底?如果说资本主义代表了腐 朽落后的制度,为什么如今还能不断创造经济新高?

民 主,因为受到近现代资本主义的大力推崇而让很多人误以为其就是资本主义创造的崭新社 会制度。然而稍微翻开历史书卷,就能发现实际上民 主几乎就是人类历史上诞生最早的一种社 会制度,而且民 主在东方,在西方,处处都有广泛的存在和久远的历史。

上溯到原始社 会,民 主是所有部落群的一致制度。当然,这种自然产生的朴素民 主思想也可以被理解为动物性群落生活自然规则的延续,而非狭义上的人类文明社 会制度。

更近一些,中国在春秋战国时期就已经产生了完整的民 主思想体系。《墨子·尚同》:“夫明虖天下之所以乱者,生于无政长,是故选天下之贤可者,立以为天子。天子立,以其力为未足,又选择天下之贤可者,置立之以为三 公。天子、三 公既以立,以天下为博大,远国异土之民,是非利害之辩,不可一二而明知,故画分万国,立诸侯国君。诸侯国君既已立,以其力为未足,又选择其国之贤可者,置立之以为正长。”读下来这简直就是民 主选举、三权分立等等现代民 主制度的精髓。

与墨子在几乎同一时代,西方的民 主出现在古希腊城邦。与东方民 主最初仅出现在理论中不一样,西方的民 主得到了广泛的应用。民 主一词源于希腊字"demos",意为人民。其定义为:在一定的阶级范围内,按照平等和少数服从多数原则来共同管理国家事务的国家制度。在民 主体 制下,人民拥有超越立法者和政府的最高主权.尽管世界各民 主政体间存在细微差异,但民 主政府有着区别于其他政府形式的特定原则和运作方式。民 主是由全体公民——直接或通过他们自由选出的代表——行使权力和公民责任的政府。民 主是保护人类自由的一系列原则和行为方式;它是自由的体 制化表现。民 主是以多数决定、同时尊重个人与少数人的权利为原则。所有民 主国家都在尊重多数人意愿的同时,极力保护个人与少数群体的基本权利。民 主国家注意不使中央政府具有至高无上的权力,政府权力分散到地区和地方,并且理解,地方政府必须最大程度地对人民敞开和对他们的要求做出反应。

在整个封建社 会期间,全球的帝国都不约而同地采用了中央集权的君主制。皇帝,国王,天 皇,都是天授的唯一权力人,集全国所有权力于一身。

而西方从中世纪革 命开始,民 主再次占据领先的地位,并在之后的几百年与新生的资本主义深度融合,从而产生了领先世界几百年,直至今天的文化、政治、经济体系—开放的文化思潮,对科学的无比推崇,民 主的政治制度和对人性的尊重,以及资本主义的经济体系。

而在东方,尤其是中国,中央集权的制度伴随着封建社 会体系一直延续存在,以至到了西方工业革 命时期,甚至成为了经济发展的巨大阻碍,导致中国的经济和国力发展迅速落后于时代。一切不过寥寥三四百年。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种区别?问题的答案是多方位的,可能的答案指向中国落后的统 治家族,整体国民素质的低下,民族文化的选择,闭关锁国的短视,甚至农耕文化的基本特点。都有道理,又似乎都没有道理。究竟是什么导致中国五千年选择了,和选择着中央集权的制度,乃至于今天仍然又很多“有识之士”大力发声,认为中国唯一适合的政治道路就是中央集权,所谓民 主根本不适合中国。

再次地,他们证据很多:民众教育程度低下,素质不高,人民普遍自私,没有崇高道德,民族多样化,等等等等。似乎只有中央集权才能救中国,只有集权制度才是最科学。正面的例子也更多:40年改开的建设成就,几次金融危机的“所谓化解”(其实只是通过强力政府将危机推迟,并将代价分散到了每个民众身上,至于为什么如此,涉及太多金融知识,可以改日另开一文),等等等等。

您可能已经想发问了:制度究竟是谁的选择?是民众还是领导群体?是经济基础还是上层建筑?中国究竟能否有第二条道路?民 主的道路没有走过,为什么肯定不行?如果说之前关于民众素质的假设都是真的,这么多年为什么还不能通过教育提高人民素质?

主 席曾经说过,我们的制度是人民当家作主,是建立在民 主基础上的集中。人民,应该做主,应该得到如何做主的培训。

该不该民 主,什么时候,实行什么形式的民 主,是个太过于敏感的话题了。我想说,我们今天的制度也是一种形式的民 主,它叫做民 主集中制。不再延论。

真正想说的是当经世界主要政治形式后面的逻辑,究竟是什么?

其实是哲学的思想在起着这个草蛇灰线的作用,或者说是对人性的不同解读在根本上影响着不同国家,不同文化的政治形式选择。

孔子认为“人之初,性本善”,而荀子提出“性恶论”,主张人性有“性”和“伪”两部分,性(本性)是恶的动物本能,伪(人为)是善的礼乐教化,否认天赋的道德观念。韩非主张人性恶比荀子更加鲜明彻底。《韩非子·.奸劫弑臣》说:“夫安利者就之,危害者去之,此人之情也。” 所以韩非认为,人性是自然而成的,所以现行政治政策就必须以人的本性为依据,要因循它,而不是对它加以否定。

虽然诸子百家时期中国的哲学思想并不落后,甚至还领先于世界—而且今天我们知道,先进的哲学体系才能养育出持久健康的,领先的人类社 会体系—但是非常可惜的是,从秦汉开始,中国的独 裁皇帝为之后五千年一直延续至今的中华民族选择了唯一的哲学思想体系—性善论。从“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开始,通过焚书坑儒,而且是一次次的焚书坑儒,中国人实际上已经被这种更甚于传销式的洗 脑给影响的真的认为人性本善了。由此基础上衍生的“合理”的政治制度,当然就是中央集权的。因为全体国民相信统 治者的人性也是好的,是不需要额外通过制度约束的。而且集权的效率无疑是高的。中国历朝历代建国后的盛世,都让人们产生了,并强化了对于集权的盲目崇拜。

然而一种制度利益有多大,潜在的风险就有多大。这从人类历史上的几大奇迹也可以看出来,凡是金字塔、阿房宫这样的庞大奇迹都出现在劳动生产力低下的奴隶时期,或封建时期,而不是劳动力极大提高了之后的资本主义时期,这难道部奇怪吗?从某种意义上说,集权的高效率,唯其方向正确的时候,能带来高的成绩,这也代表着当它方向错误的时候能带来几倍的杀伤力。所以人类才遭受了两次世界大战。

而在西方,从康德到黑格尔,从叔本华到弗洛伊德,主流的哲学体系一直认为人性本恶,或者至少人性本自私。而自从西方社 会从蒙昧的中世纪中苏醒过来,这个哲学思想对人性的根本认知就一直主导着西方整个政治形态。所以我们才看到三权分立,民 主选举为主要特征的西方现代政治制度。这样的西方政治制度的设计恰恰植根于对人性本恶的认识,或者说基于一条:不相信人。

所以说,民 主是一个久已有之的制度,它并不是新鲜的制度,也不是什么高深的制度,但确实是最符合人性的制度。而唯有符合人性的制度,才能有长久存续并繁荣的可能。那么民 主的实施,需要极高的人民素质吗?显然并不需要什么所谓的极高的人民基本素质,这一点,从古希腊时代,甚至原始社 会就成功实施了民 主制度就可以看出来。当然,识文断字,能有主动思考和形成自我意识这些能力还是要有的。而教育民众,恰恰是每一个有良知的政府的首要责任。

而建立在性善论基础上的独 裁集权制度的结果又是如何的呢?我本人愚钝,虽学习文科,高中三年苦背各种名字、年号、历史事件和其意义,居然可笑地没能发现中国几千年历史的发展规律。大学后我还经常问一个问题:为什么封建社 会中国每隔几百年必然要改朝换代?为什么每次改朝换代都走着非常类似的路径,而从来没有能够走上西方文艺复兴式的道路?后来对哲学产生了兴趣,读过东西方哲学著作后,才逐渐明白原来哲学思想,及其对人性的认识才是政治形式的真正基础。而集权制度因为从根本上建立在对人性本善这样一种解读上那么其一次次失败的重复也就是无法避免的了。

其实中国人民已经用几千年的惨痛经历和血泪的代价验证过许多次集权制度了。从秦统一六国以来,每个不同姓氏的封建帝王,无一例外地采用了儒学,也实践了集权制度。而每次在旧家族覆灭的废墟上建立起来的新帝国,都无一例外地在建设初期享受了快速发展的阶段,在历史上这分别叫什么“开元盛世”“康乾盛世”之类。而每次随着经济发展到一定高度,则人性的弱点必然会在集权制度本身对人性和权力失于限制的弱点加持下,带动整个社 会体系的加速腐 朽和坍塌,从而为另一个新家族政权的形成打开通道。

这一次次轮 回中,迅速创造了无数财富的,是人民,每次遭受动荡的,是人民,充当统 治阶级走卒战死沙场的,还是我们勤劳勇敢善良朴实的中国人民。

我曾经想过,如果在之前的任何一个“盛世”阶段,皇上突然心有戚戚,然后自动选择禅让给贤良,并由此建立选举制度,三权(或者两权,甚至六权)分立的社 会政治制度,是否中国就能就此早已然迈上新的发展巅峰?是否人民早就摆脱了不断遭受艰苦创业,到遭受腐 败剥削,再到遭受战争死亡的可怜轮 回,成为地球命运的真正主宰了?是否那几千年的无谓的集权重复,早就被真正高级的社 会制度取代?可惜,世界上没有如果,而对于人性的认识,仍然在主宰着当今的意识形态。而轮 回,仍然将以其无可辩驳的步伐,继续一次次地上演。
沙发
马斌绍 发表于 2019-4-13 05:33:40 | 只看该作者
:hug::loveliness:;P
3
逝云 发表于 2019-5-3 17:06:44 | 只看该作者
有些东西都明白,但不能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子陵 ziling |网站地图  

GMT+8, 2019-8-23 10:21 , Processed in 0.408621 second(s), 17 queries , Gzip On.

子陵网 值班电话 010-00000000 值班QQ xxx

© 2000-2017 Ziling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