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子陵论坛 Ziling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lrl20032003
收起左侧

现代灵异事件汇编3续

[复制链接]
 楼主| lrl20032003 发表于 2019-3-8 15:05:14 | 显示全部楼层
45
文 革时,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我属中不溜的麻五类,自然当不了红卫兵,却也逃脱不了上山下乡的厄运。

    到公社再往下分时,我选择谁也不愿去的荒山沟屯。这里黄鼠狼、狐狸多,常迷人,又叫黄仙沟。离大队公社县里省城都远,四不管,也叫皇上沟。到这一看,贫穷落后。当年闯关东,开垦北大荒的土地经营者,土改时被消灭了。土地落到一群懒汉手中,几十年的穷折腾,分得土地的贫农,依然是贫农。二流子当上贫协主 席,革委会主任。知青接受他们再教育,很多人堕落了,学会了油嘴滑舌、三吹六哨、溜须拍马,吃喝嫖赌、偷鸡摸狗、打架斗殴,本应是最好的社 会资源,被污染成社 会垃圾。

    这里山高皇帝远,再强烈的运动风波,到荒山沟也微弱无力了,所以这里的民间优秀传统和其它地方相比破坏的还较少,保留的多。

    荒山沟屯有位七十多岁的老人,他经历了晚清、民国、满洲国。那年去长春卖黄烟,被共 军围困,饿死也不许出城,当了国军伙夫,“起义”后又当了共 军。打锦州前,有人偷偷送他便衣,帮他逃跑,潜回老家务农。土改时,工作队让他出来干,他躲到老丈人家,说:“人家辛辛苦苦过起来的,凭什么分人家?”

    他读过私塾,《名贤集》倒背如流,“与人方便,自己方便”、“吃亏是福”是他的口头语。讲起神话故事,新的老的有的是;看风水看阴阳宅,算命相面批八字,针灸拔罐,样样都行。十里八村,大事小情,红白喜事都离不开他,他只喝酒不收钱。文 革时,也有人说他是叛徒、逃兵、牛鬼蛇神。幸亏他人缘好,当地民风淳朴,乡亲们谁也不动他,真应了他说的:攒下钱财追命鬼,交下朋友护身符。

    可“知青”一来荒山沟屯就不平静了,他们“阶级斗争”的弦绷得紧,于是,老人成了专政对象。每次老人出去办事,都得有知青轮流跟着,绝不许他乱说乱动。跟来跟去,日子一久,谁也懒得再跟。这时,却只有我却愿意跟着:一来不用再下地干活又能拿工分,二来到处溜达也算是乐事。平日里我是不多言多语的人,文 革时夹着尾巴做人,所以也面善,故老人也只愿意我跟着。对此知青点当然同意,谁都怕划不清界线,躲还来不及呢。就这样,这差事就铁定给我了。

    那时节,荒山沟屯离哪都远,四乡八村的乡亲们都爱找老人拿脉看病,经常看完病,人家留吃饭,他都谢绝。送块八角儿钱,也不接。他说,我们出来也挣工分,不该拿的不能拿。路上,他自吟道:侵人土地骗人钱,荣华富贵不多年,莫道眼前无所报,分明折在子孙边。还说,阿弥陀佛说吃进多少,吐出多少,一点不假。----渐渐地,我发现他是个好人。跟他时间长了,我学会不少东西。

    一次,前屯有个知青得病,头晕目眩,恶心呕吐,心慌胸闷,肛门胀痛。到公社卫生院看不出什么病,得送县医院。人都不行了,大雪封山,百八十里山路,三更半夜,怎么走?这时,他们想起了老人,不巧老人到远方姑娘家串门去了,实在没辙了便找我试试。我一看,是现代医生不承认也治不了的“攻心番”。按老人教的办法,用针头挑破肛门周围的紫泡,剥一瓣大蒜塞进肛门,捂在热炕头。十几分钟,病人恢复正常。刚才还举着语录喊“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的几个人目瞪口呆。从此,知青点谁得了医院治不好的病,如蜘蛛疮、蛇盘疮,我伸手即好。他们不说老人“牛鬼蛇神”了,也没人讽刺我了。这真是:守啥人学啥人,守着萨满跳假神。

    生产队羊圈被山洪冲毁,建了个新的,但是,羊群进了新圈就开始蔫不唧唧的,过不了几日羊儿们就竞相跟着死去。乡亲们苦着脸说这叫倒圈,以前也有过,不知是犯了什么忌。公社的兽医来了,也看不出什么病。羊圈围墙插一圈红旗也不好使,只好找“牛鬼蛇神”。我跟老人到那一看,羊圈开西门,对着道西磨坊碾盘下面的“虎口”,老人说这是犯了朝向之命相,改个南门就好了。果然,按老人所言,将那羊圈的门改为南门,羊儿们便欢蹦乱跳了。

   
    老人说,房子、地可以被分被抢,脑袋里的学问谁也抢不去,让我抽空复习功课,以后准有用。可是,大队公社不喜欢我这样的人,当兵不成,工农兵学员也没选上,回城没门路。老人劝我说,别急,有福不用忙,你命中文武兼备,当官的料。果然,一九七八年,我考上重点大学。

    一九八零年暑假,我回荒山沟,老人已故去。原来,大队书记儿媳妇怀孕,要老人看是男是女,女的就打掉。书记召见,老人不敢不去,不看不行,只好应酬。他号脉是女,打掉是杀生造大孽,于是他谎说是男。结果生个丫头,书记大怒,以破坏计划生育为名把他抓到县里。七八十岁的老人,禁不起折腾羞辱,让人抬回来时,快不行了。旁边的人感叹说,他救了那丫头,那丫头却害了他,好人不得好报啊!

    老人正在弥留之际,听到这里忽然说:“不,是我年青时上山套狍子,误套一对醉醺醺的狐狸,欠下两条命,不打胎救她一命,今天再还她一条,扯平了,无债来世一身轻。”
 楼主| lrl20032003 发表于 2019-3-8 22:24:20 | 显示全部楼层
46
**出生于四川仪陇县马鞍镇,围绕着**祖宅的,有两座大山,一座叫马鞍山,另一座叫关刀山。在**出生的前一天晚上,有人亲眼看见五匹神马 会聚于关刀山下,奔腾跳跃,神骏非凡。村里的老人议论说:“这是‘五马朝堂’,一定会出名将,出伟人。”

朱老总半生征战,却身无片伤,屡屡化险为夷,很多人就把这事儿跟当年的神话联系起来,认为朱老总有神仙保佑,刀枪不入。

而且,关刀山上有一棵古柏,形状跟当年关公的青龙偃月刀非常相似,连村里的老人都不知道它究竟有多少年了。但在1976年,这课古柏却突然干枯了。也正是这一年,朱老总与世长辞。
 楼主| lrl20032003 发表于 2019-3-8 22:25:00 | 显示全部楼层
47
林 彪出生于湖北黄冈林家大湾,直到今天,当地人还在说:“林家祖坟葬在凤凰口,要发财。林家祖屋坐落在关山垴,代代不脱官。林家新屋坐落在神仙垴,神仙垴连着白羊山,白羊山上有白虎星,白虎赶白羊,猛虎下山梁,才会出了个林 彪。”

而且林 彪的出生也有一个神话传说。在林 彪出生的前三天,他母亲梦见有一只白虎进了屋子,转眼又不见了,过了一会儿又听见老虎的叫声。如此一连梦见了三次,到第三天便生下了林 彪。
 楼主| lrl20032003 发表于 2019-3-8 22:25:31 | 显示全部楼层
48
刘伯承出生于四川开县赵家场。早在刘伯承还没降生时,村里有位奇人叫任贤书,对刘伯承的父亲刘文炳说:“你家的宅院是个风水宝地,将来必出名将。”

刘文炳问怎么回事,任贤书解释说:“你看这山势,像是一把交椅,后山是靠背,左右两边的山梁是扶手,你家的宅院正好在交椅正中。屋子前面有一片高台,在风水中叫‘点将台’;山下面还有一大片平地,堆满了谷草垛,不正是‘阅兵场’吗?所以我说你们家必定会出名将!”

还真被他说对了,刘伯承不但是名将,而且是大大的名将,连蒋介石都说他:“论战术之奇,刘伯承数中国军界一绝。”
 楼主| lrl20032003 发表于 2019-3-8 22:26:27 | 显示全部楼层
49
贺龙的出生很神奇了,那天下午,本来太阳高照,突然浓云密布,一下子变成了黑夜,电闪雷鸣,好像天都要塌下来一样。突然,有人喊道:“快看!龙出来啦!”大家一看,果然,在浓云密布中,有一条长长的东西从天上直挂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贺龙出生了。

天晴后,贺龙的父亲出门一看,吓了一跳,原来后山龙王庙里的石龙竟然被风刮到了自己家的门前!很快,大家也都赶来了,围着石龙啧啧称奇。

这时,村里最德高望重的人过来看了看,对贺龙的父亲说:“这孩子一出生就搅动了天地,天上真龙、地上石龙一起动,我看,就取名叫贺龙吧。”


 楼主| lrl20032003 发表于 2019-3-8 22:31: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rl20032003 于 2019-3-8 22:32 编辑

50
913事件之后,一段时间以来,江 青常常做噩梦,有一天晚上梦见死有余辜的阴谋家、野心家林 彪了,他那被烧焦的尸体,在大漠中站立起来了,跌跌撞撞地向我走来,两只眼睛闪着蓝光,他一边走,一边操着浓浓的湖北口音说:‘我们都变成了烧死鬼,你怎么还没有死呀?’他说着说着,叶群从一个沙丘里也钻了出来,她赤身露体,披头散发,青面獠牙,大声喊叫:‘姓江的,你今天可跑不了啦,跟我们一起走吧!’她伸出两只大黑手,指甲老长老长的。我真有点害怕了,于是,就跑啊跑啊。可是,怎么拼命也跑不动,喊也喊不出声音来,可把我给急死了。我被噩梦惊醒,发现出了一身大汗,被子都湿了……”江 青说完,两手紧捂着胸部,哭丧着脸,用颤抖的声音说:“我希望这样的梦可不要再做了。”

《中国改革》杂志2011年第3期
 楼主| lrl20032003 发表于 2019-3-11 14:30:59 | 显示全部楼层
51
这里要讲的是一个真实的故事,一个考古研究所的科长讲述的,这个科长的同事发生的真人真事。具体地点等就不说了,直接简单地讲述这个事情的过程。

  考古科长的同事有一次和同伴到一个塔内修缮,塔里有很多宝物,他们当然不会去动。当他们进入塔身,突然其中一个人发现了一条巨蛇,这蛇应该是镇塔巨蛇,因为塔位于北方,北方属水,有蛇护卫是对的。这些人就要打死这条蛇,但被科长的同事制止了这件事情,没让杀害。这条有灵性的蛇看了这个科长同事一眼,转瞬不见了。事隔多年,有一次科长的这个同事带着老婆、孩子驾车出去旅游,不幸的是路上遇到车祸,但不幸中的万幸,他和家人平安无事,但其他车主都死了。随后他回塔内还愿,遇到一老僧,没等他说话,老僧便知他的来意:说你的气数已尽,但你做过一件好事,有东西救了你。科长的同事想了半天自己没做啥好事啊,突然就想到了自己制止众人杀掉那灵蛇的事,便讲给了老僧。老僧告诉他:“对,就是它救了你一命,你当初救了它,它还你一条命。”这个人才恍然大悟。可见这一念之善,利人利已。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没有任何虚假。
 楼主| lrl20032003 发表于 2019-3-11 14:54:59 | 显示全部楼层
52
前几天,我去忻州忻府区华严寺看望住持照顺师父,听师父讲了这样一件事:

  前年农历七月三十,庙里来了一群人。其中两个年轻男人,架着一个年长的女人。女人眼神涣散,口眼歪斜,口水直流。原来这是她的儿子和女婿带着她来找师父看病的。

  跟着的家属你一言我一语地讲了起来,病人是本地环卫处的一名环卫工人,本来好好的,一天下班回家突然发病,痴痴呆呆,不吃不喝已经整整28天了。精神病院不收,说这是脑梗,让去其它医院。市医院也不收,说这是精神病,让去精神病院。看起来不吃不喝的她,身体发软,可如果突然跳起来逃跑,两三个男人都按不住。实在没办法,只好到师父这里碰碰运气。

  师父让他们扶着病人来到佛堂里跪下,开始为病人开示说法并且念诵经咒。念着念着,病人突然起来像是四处寻找什么。师父让人打开三个水果罐头,她一下子扑上来,把三个大罐头(超级大容量那种)吃个精光。师父又让人端来面条和水,她一口气吃了三大碗面条,喝了好几碗水。家人看得目瞪口呆。这可是近一个月没吃没喝的人啊,怎么突然吃喝这么多?会不会撑坏?师父说,没事,让她吃,想吃就吃,不要紧的。

  吃饱喝足,师父让她跪在佛堂,然后开始跟她聊天:“你是谁?”
  “我是某某(为了尊重,隐去实名)。”
  “这明明是谁谁,怎么是某某?”
  哭:“我就是某某。我和谁谁平时很要好,那天我正在街上扫马路,出了车祸,她过来扶我,我就上了她的身了。”

  家属在旁边说:“是啊,她俩都是环卫工人,那天她俩正上班,那人出车祸身亡,她过去帮忙,回来就这样了。”

  师父继续说:“知道你出事了,很可怜,但你不能占着人家的身体啊,你这样可不行。你走吧!”

  大哭:“我不走啊,我走了上哪去呀!我哪也不去,就在她身上。”

  师父说:“你别闹,你下来,我给你写牌位,你在我们庙里住下来吧,在地藏殿听经闻法,好不好?”

  犹豫:“嗯……好吧。”

  师父写好牌位挂上。她突然过来拉住师父的手说:“师父,你得和我一起去地藏殿。我怕他们把我撵出来。”

  师父拉起她的手,一起去地藏殿。家属和看热闹的跟了一大溜。

  她一边走一边说:“师父,我浑身血淋淋的,您不嫌弃我吗?”

  师父说:“不嫌。没事啊。只要你安心在这听经闻法,好好修行。”

  从地藏殿出来,师父说:“这下好了吧,你可以下来了。”她突然反悔,说:“我不走我不走。他们(不知指的是谁)说我八月才可以走。”

  师父马上接过话头:“明天就是八月,你走吧。”

  她又哭:“那我明天就走啊。我下来她身子,我就见不着我妈啦,我还想见见我老汉啊,还有娃娃,呜呜。”

  师父一边安抚她,一边让家属准备五色纸元宝等物品,让他们去庙外面的十字路口烧化。她又哭哭啼啼:“我走是可以走,那我明儿真的还能来这么?庙门口不让我进来咋办呀?师父你得放话呀!”

  师父正色道:“你尽管来,牌位也写了,我放话了!”

  晚上,外面的家属烧完了物品,大约十二点多,这位病人骤然清醒,眼神清楚,神志正常,变成了正常人一个,但对二十多天来发生的事情一概不知
 楼主| lrl20032003 发表于 2019-3-11 15:02:02 | 显示全部楼层
53
我在一家公司上班时,有一位同事是我的校友,他高我几届,和我学一样的专业。当时,他在公司总部工作,我则在基层一线工作。

   因为我们是校友,倍感亲切,所以我们常有来往。这位学长当时三十岁左右,正是风华正茂,在公司里是业务骨干,但我常觉得他骨子里有一股傲气,或者说是自负,这一点我不是很欣赏。所以虽然我们常接触,但关系并不是很要好。

   学长是个彻彻底底的唯物主义者,无神论者,不信鬼神,不信命运,更不信因果,他只相信能力和实力。而他工作这些年,得到的成功,在他看来无不正是能力和实力所创造。所以,他是很现实的一个人。


   事情起源于1996年,那一年的清明节。学长出来工作很多年了,没有回老家扫墓,那年老家的人来电说:“你小孩子都三岁多了,还没有回家认祖归宗,你们也应该带孩子回家拜拜祖宗吧?”

   本来学长对这些扫墓一类的传统活动是不屑一顾的,在他看起来就是封建迷信。但想想自己在外地工作多年,孩子也三岁多了,不回家“拜拜山”也实在说不过去。于是他就带着妻儿回家扫墓了。只是万万没有想到,这次扫墓却给他带来毁灭性的灾难。因他是村里唯一的大 学 生,又事业有成,长辈们对他的回来都很关照,特意让他到据说风水最好的祖坟扫墓。

   扫墓前先要清除杂草,学长也一起清除。清除完杂草后,他们发现坟头旁边有一个塌陷的洞。他突发奇想,居然想挖开洞看看里面有什么。老家的人觉得挖开不妥,但因为他是家族中有地位的人,其他人也不大敢阻拦。

   这样,学长就开始挖开了,这一挖就挖到了坟墓里面的金坛子。让大家倒吸一口冷气的是:在金坛子旁边竟盘踞着一条大蛇,有鸡蛋般粗!正当大家惊得目瞪口呆,不知道如何是好时,他却抡起铁铲,几下子把那蛇的头活活铲断了!

   清明结束后,学长照常回公司上班。只是没过多久,离奇的事情发生了。他常常看到一个没有头的人出现在他家的楼梯口前,有时还跟着他。他和别人说这个事情,但别的人都没有看到,大家都认为他是出现幻觉了。只是从此他的“幻觉”越来越严重,那“无头人”不但在楼道口出现,家中也能看到了。后来事情就因为他的“幻觉”越闹越大。

   有一次,学长上班时竟拿扫把打人了。我听那被打的人说,上班时,学长还和那同事有说有笑,突然间,学长的脸色就不对了,接着就拿起放在门角的扫把打那位同事。那同事开始还以为是学长在开玩笑,也拿起扫帚与学长对打起来。

   但学长越打越狠,发疯一样地胡挥乱打,口里还嚷嚷着:“看你还跟不跟我,打死你!打死你!”那位被打的同事被学长从五楼追打到一楼去,惊动了整个公司。

   公司领导看学长病得不轻了,就让他回家休息。

   在这期间,我去探望过学长一次。看到他时,他正在大院捡西瓜皮吃,已经疯了。学长的妻子告诉我,他出现幻觉后去医院看过,医生给他开了些镇静药,说病因是思虑过度,休息不好。但吃药也不管事,后来还是越来越严重。

   后来,学长的妻子只好去请当地的神婆看。神婆说是因为他杀了那条蛇造成的,如今那条蛇正报复他,还说那蛇是他家的祖先。后来又是送神,又是驱怪,但都无济于事。最后不得不送到精神医院,在精神病院里治了一个多月,出来后,人基本就是彻底疯掉了。时刻要人看着,如果看不住,他就出去捡拾地上的西瓜皮吃了。

   再后来,我离开了那家公司,听说学长的妻子已与他离婚了,带着小孩子改嫁了,他也又被送到精神医院去了
 楼主| lrl20032003 发表于 2019-3-14 10:03:59 | 显示全部楼层
53
有一次一位朋友张太太,带着一位她的同事(姑隐其姓名)来访问笔者,这位同事首先就表示要知道,为什么助印佛经善书那么有效。笔者听后甚感惊异,就问她为什么要特别问这一个问题,她说她最近亲自做了一个实验,结果百思不得其解,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会有如此的结果。

  她说她的父亲(住在嘉义的一个乡下),四、五年前在小腿上生了一个烂疮,不管涂上何种药品或让医生诊疗,结果都毫无起色,甚至愈来愈为严重,而疮口也愈来愈为扩大,后来竟然大得像茶杯口,看起来非常可怕,连走路都感到很困难。她每次回娘家看到父亲的腿疾内心就感到很难过,为了医治父亲的疾病,她不辞辛劳地到各地大药房打听并购买有关此类的特效药品或药膏,然后再送给父亲敷用,虽然花费不菲,不过效果仍然不彰,因此感到非常郁闷。正在无计可施的时候,这一位同事张太太便告诉她不妨替其父亲做善事试试看,说不定会有改善的可能。她听了以后,虽然觉得很玄,甚至不切实际,然而为了父亲的宿疾,后来认为还是不妨姑且一试,随即就暗中替其父亲助印了一百本劝人行善的善书。没想到一周后回娘家时竟然发现父亲的烂疮已有非常显著的改善,两个月后又连续助印了两次(一个月一次),这时回家竟发现她父亲的腿疾已经几乎完全复原。令人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一个‘事实’,她很疑惑为什么使用最好的进口药膏都无法收效的烂疮,做了几次布施之后竟然会有如此明显的起色,甚至完全痊愈,这种现象诚然无法用纯粹科学的方法加以解释。然而这是什么道理呢?笔者相信其中必有不可思议的道理在。
 楼主| lrl20032003 发表于 2019-3-14 10:06:28 | 显示全部楼层
54
笔者有一位非常要好的同事有一次告诉笔者,她说一个人如果能够具备善心而且尽量帮助别人,则纵然不去祈求改运,命运也似乎会在冥冥之中获得明显的和意想不到的转变。

  她说最近几年来她的许多遭遇,坦白的说便是一个极好的证明。她说她的先生在一家公立医院当医师,她们夫妇平时的收入虽然很不错,不过为了充实自己的医院设备,并且经常从事各种救济贫困,奖助学生,以及其他各种慈善工作,每月开销也很大。她平时要上班,又要照顾自己医院的一切事务,因此每天非常忙碌。不过为了节省开销,她从来不雇人洗衣、煮饭和清理家务,这些繁重的工作完全都由她身为医生夫人的一个人加以负责兼任,因此每天都非常辛劳,忙得团团转。为了节省每天伙食的开销,她在上市场买菜时也大都要到处问明价钱,再选择最合理的加以购买。如果要买新衣服,她也从来不上大的百 货公司(不过它们的价格却可以作参考),而且大都在路边摊上,因为同一件相同款式的衣服,在这里往往要便宜很多。过去她是女ΧΧ会的会员,由于经常要缴纳巨额的会费,并且还要参加许多费时的活动,因此后来毅然退出该会,以便节省无谓的开销和交际。

  此外,目前有许多人都竞相出国观光并以出国的频繁为荣,然而她一向都认为出国观光旅行虽然很有趣,然而每一次的花费实在不小,如果能够节省这些开销,而且将它用到慈善活动上,则不知道将有多少不幸的人可以得到救助和照顾,多少可怜的孤儿可以获得接济和快乐,因此她从来不轻易出国,也绝不羡慕别人到世界各地去观光,因为她认为只要能够多帮助比我们不幸的人,心情就很快乐,而且这种快乐比吃山珍海味、穿貂皮大衣、住豪华别墅、驾进口名车所得到的快乐更为持久,也更有意义。

  此外,她如果发现自己医院中的病患经济困难便尽量在医药费上予以优待或减免,如果有心理上的问题她也常常根据自己所专长的知识免费给予心理的辅导,因此许多病患在她亲切的照料和辅导下,大多很快便恢复了信心和求生的意志,医疗的效果也似乎特别显著。

  她说可能是由于她平日的乐善好施、热心助人,因此在冥冥中就发生了许多非常奇妙的‘巧合’和一些难以置信的‘奇迹’。除了其父亲安然度过某一年的‘大劫’,自己两次严重的车祸均安然无恙,一个心脏病的患者离开其诊所转至省立医院才突然去世,使其避开了许多不堪设想的麻烦或危险等等之外,还有一些意想不到的奇妙现象——

  例如,她起先买房子的时候,经过千挑万选,最后才属意于‘兰井街’的一栋房子,迁居后她忽然心血来潮,想要养金鱼(以前完全没有想过或喜欢过),而且不养则已,一养便设置了好几个水族箱,养了许多的金鱼。此外她先生由于平常表现很优异,因此便被医院推荐至台大医院训练加护病房的技术及心脏病的新式医疗方法,一年之后才又回乡服务。这时本来的患者不但没有减少,反而不断地增加。后来由于要求住院求诊的患者太多,无法加以收容,没想到这时隔壁的一户人家竟主动向她表示愿意将其楼房出售给她,成交后其利用的空间便立刻增加一倍。再几年后,她家屋后的房地主也表示愿意出售给她,使她家医院的规模又增加了一倍。这时她又发现这块新购的空地和房子,有一口深井,由于井水水源充沛,从不枯竭,因此用水特别方便和经济。有一次无意中有一位相命师对她说,她先生命中注定欠水,住处如有水源、水池或水族箱之类的景物,则事业将可蒸蒸日上,不断发达。没想到她所购得的房地产,不仅地点(兰‘井’街)与水有关,而且添购的房子更拥有非常有利的条件(源源不绝的井水以及无意中所装设的水族箱),因此也就事事显得似乎较为顺利。

  由此也似乎应验了一个流传已久的古训:‘福地福人居’
 楼主| lrl20032003 发表于 2019-3-14 10:09:15 | 显示全部楼层
55
我家住在穷山区,听爸爸说,我家祖上好几辈人都念佛,都是50岁到60岁就预知时至,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往生,哪个佛和菩萨下来接引,叫家里人准备好,到时候都和他们说的一样。

  我12岁的时候,我爸爸就往生了。我是家里的小儿子,爸爸从小对我疼爱有加,所以我一直和他关系很好。穷山区晚上都好清静,爸爸4点多钟就起来念佛修行了,6点就准备去地里干活。他说穷山区是个修行的好道场,道场就在心里,叫我以后要好好修行,让佛法法脉永远传承下去。我小时候就感觉念佛是一件快乐的事。

  我家供有一张西方三圣的画像,十分精美,也许是供久的原因,看上去都感觉不可思议。听祖上说,是从山东下来剿匪,然后定居南方时,就已经把画像带过来了,至今已经有一千多年了,十分珍贵。我记得小时候爸爸经常外出去给人治病,外面的医生都治不了的重病,结果被他治好了。爸爸出去治病回来都带些米、花生、大豆什么的,他说:“病人家里没有钱,就给些东西,我只能拿一点,别人也不容易。”爸爸每次都把治病得来的东西供养菩萨,说是靠佛菩萨他才能做的好,说这是真实的道理。

  我爸爸往生的时候是51岁,他提前一年和我说了,记得那时候清明节上坟的时候,他叫我把祖坟的地址记好,并说明年他不能来了,他要去佛那里了,最后他说我以后修行好困难,要坚持住,要用心去念佛,因为弥勒佛还没有下来,魔子把寺庙破坏了,慢慢让人对寺庙和佛法没有信心,魔就可以来骗人。我当时还小,他说的好多话我都记不清楚了。过了九个月,提前3天他都准备好了,叫家里人都别出远门,因为家里穷,他把家里的牛卖了,去请亲戚朋友吃饭,就当和大家告别了。第二天我们起床去看他的时候,他已经往生了。
 楼主| lrl20032003 发表于 2019-3-14 10:13:35 | 显示全部楼层
56
90年代初,我在一家离老家100多里路的企业上班,只能逢周末回家一趟。

    有一个周末,我又回老家看望父母。晚上,我独自住在西屋里。那时家里没有电视机什么的娱乐设备,所以睡得特别早,晚上8点左右就睡下了。以前我入睡并不快,总要好一会儿才能睡着。但那晚不同,好像特别困,头一挨枕头就睡过去了。

    突然就发现自己站在村子西头,向西张望着。此时太阳已快落山了,天色有点暗。我知道太阳升起的时候非常漂亮,于是也想看一下太阳落山后,到底是一种什么情景。于是就慢慢等待,就在太阳刚一落山的时候,天空瞬间黑了下来。此时,我就看见从远处的地里(这块地原是块坟地,不过大集体的时候已经被平了,坟也迁到了山上),嗖嗖地冒出两个人来。我看事不好,知道肯定是鬼魂出来了,所以吓得赶紧掉头,想往家里跑。

    然而,为时已晚,我看到的那两个人不是在走,而是在飘,一飘老远,两飘就到了我的跟前,跑是跑不掉了。于是只好硬着头皮站住,看他们到底是何意,只要不抓我,其他的都好商量。

    他们二人来到我面前,一前一后站定,我一打量,他们只是两个人影,是虚的,不过额头正中有一亮点,发出一种并不十分明亮的光,但仍然将我的眼刺了一下,让我不敢直视。我此时还暗暗思量:原来道家的阴阳学说还真没错,阴中有阳,阳中有阴,鬼虽至阴,也非全阴,那个亮点就是一点阳气。他们向我举手作揖(显然没有恶意,我的心也放了下来),开口问道:“请问到沈家庄村怎么走?”我一听,沈家庄村是我姐夫的老家,该不会是我姐夫家要出什么事吧?和他们说了肯定没有好事。但转念一想,我就是不说,他们也可以去问别人,照样能找到。况且,既然找到我了,如果不说,恐对我不利。于是,我就如实和他们说了路线。他们再作一揖,飘然而去。

    他们刚一离去,我猛然醒来,一身冷汗。然而也未在意,心想,不过一梦尔,遂又睡去。

    第二天本欲对父母说此梦境之事,然而又一想,不过一梦,不说也罢。到了天快晌午的时候,我正在街上与人聊天,此时有一辆摩托车急驶而来,到了我们面前刹住,打听到我家怎么走。我说:“你有什么事就和我说吧。”来人说:“我是沈家庄的,是来报丧的,昨天晚上沈××(我姐夫的名字)的大爷去世了,让我来通知你们。”

    我猛然想起了昨晚的梦,原来,那两个“人”,真的就是传说中的鬼差!不然,不会如此“巧合”!
 楼主| lrl20032003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57
妈妈小时候正赶上粮食紧缺的年代,大米白 面定量的。家里兄弟姐妹四人,妈妈老大,然后是二姨、三舅、四舅怀中嗷嗷待哺。每天没有那么多大米白 面可以吃,他们天天吃玉米面,菜就是家里种的西葫芦啊,南瓜、冬瓜之类的。有一次过年,每年过年都得给祖先上坟,家里上坟时候蒸的是白 面包子,在那个年代,这真真是极好的了。刚蒸好,姥姥在哄四舅睡觉,妈妈负责把包子起锅。这时二姨从外面进来了,看见刚出锅的包子,拿了一个刚咬一口,嗷~~~的一嗓子就晕死过去了,姥姥和我妈赶紧抢救,但就是弄不醒她。正当他们都焦急的围着我姨的时候,又听见嗷的一嗓子,跑出去一看我三舅也拿着咬了一口的包子不省人事。

  后来,姥爷被妈妈找回来之后,赶紧请了神婆给看看,说是姥爷的大爷嫌小孩子动了他的供品,不高兴了。后来,拿稻草、艾绳各个屋子角落里熏熏之后,二姨和三舅就醒了。
 楼主| lrl20032003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58
农村死了人都讲究烧纸制品,最常烧的就是金山银山,一套四合院的房子,金童玉女,还有就是男的烧个马车女的烧个牛车。不清楚什么讲究,烧牛车或马车是为了让灵魂在黄泉路上不用自己步行,可以坐车到达。但是有一家人为了显示一下与众不同,给他家过世的亲人烧了一辆汽车。当然在九十年代的时候都讲究雇个司机,祭品也讲究,直接在车里驾驶座位上给放了一个司机,纸人而已。当然这也没什么诡异的,只是半年后那家有一个小男孩哭着跟他爸爸说,梦到过世的爷爷了,爷爷告诉他:烧的那个汽车自己不会开,让那个司机开车他就不听话,开着车乱跑,让再给自己烧个马车。小孩子把这话告诉爸爸,但是爸爸是个经过高等教育的无神论者,只是认为是小孩子做噩梦罢了,没当回事。后来小孩子每晚都梦到爷爷,而且爷爷的脾气越来越大;后来小孩子每每睡醒总是哭还重复同样的话;后来有一天小孩子睡着后一直没醒,有呼吸,就是一直不醒。开车送去医院,检查结果一切正常,就任凭医生怎么抢救,孩子就是没有转醒的迹象。这时候家里人才觉得事态严重了,请了神婆来家里看,神婆看了一眼孩子又做了一下法事,对家里人说:孩子的魂魄被爷爷拉去了,老爷子真生气了,骂你们不孝呢。其实老爷子也没什么恶意,只是想引起你们的重视,要不这孩子早没了,你们家人赶紧准备准备给老爷子烧个马车。他那边的司机确实不听话的很,老头很头疼,去哪儿都不听使唤,老头要自己赶马车去了。

  家里人赶紧准备东西到老爷子坟前烧了,回到家孩子就醒了,妈妈喜极而泣,问宝宝怎么一直睡觉叫不醒呢。宝宝说我一直没睡觉啊,在咱家后面的山脚下跟爷爷捉蛐蛐儿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子陵 ziling |网站地图  

GMT+8, 2019-3-27 00:06 , Processed in 0.232444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子陵网 值班电话 010-00000000 值班QQ xxx

© 2000-2017 Ziling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