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子陵论坛 Ziling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1372|回复: 0
收起左侧

李跃:为什么,再多的真 相也不能让一个人醒来

[复制链接]
you74222 发表于 2018-10-30 12:10: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you74222 发布于: 子陵 ziling.com
转抄
按照相关专家的说法,非洲留学生的大量涌入,是我国大 学 生艾滋病感染者增加的重要原因。而下面这样一个故事,读来令我的心情尤其沉重而复杂。



这个故事发生在十几年前。2002 年,刚入大学不久的女孩小朱在一家音像店门口邂逅了后来的男友,一个自称来自巴哈马,在武汉某大学医学院求学的黑人青年。之后,英语不错的小朱热心帮助他习惯中国的生活,两个人的心也在不知不觉靠近。

在小朱的心里,他是一个文雅、帅气、谈吐举止迷人的人,很多男孩子比不上他的风度。小朱甚至认为自己有些配不上他。但她当时不知道,这样一个完美男友却向她隐瞒了自己得艾滋的事实,他也并不是巴哈马人,而是来自非洲的赞比亚人,出国前已结婚成家。在被告知因为艾滋要遣返回国后,他骗她说只是去北京办点事,分别那日两人还发生了关系,像往常一样,依然没有采取安全措施。

这件事令我难以理解的是,即使真 相大白,她依然选择爱他,丝毫也不怪罪于他——这是一种怎样的精神境界?用常识就可以推断出,这是一个典型的玩弄女性且置对方生死于不顾的渣男,为什么依然能成为她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在这样的“痴情”面前,真 相究竟还剩下多少分量?

事实上,现实生活中,类似这样的故事并不鲜见。曾在一份报纸上看到过这样一个故事。一个性格腼腆的男生,初恋遭遇了一场**。他在某平台认识了一个女孩,网上聊了三个月后,他们约在一个大城市见面。

见面当天,他们就相拥去了一家星级宾馆。后来的剧情相信很多人已经能猜出来了,女孩带着他身上的钱和行李悄然“失踪”,他露宿火车站一个月才凑到回家的路费。但即使是这样,他仍然选择相信对方,说"她一定有她的苦衷,如果还有一次机会,我还是会去找他,哪怕再到火车站呆一个月。"

02


对我们而言,这样的“相信”是一种广泛存在。有一个流传甚广的新闻,标题叫《北大学霸的荒诞故事:一切都是假的,20年来却感动了无数人》。故事大致是这样的:上世纪末,高中生安金鹏获得国际奥林匹克数学竞赛金奖,并因此被保送上了北大。县文化局领导闻讯后找到了他的父母,随后炮制了一个虚假的安金鹏,一个苦大仇深、努力摆脱穷困家境、得偿所愿的动人形象。文章在《知音》等报刊发表后,安金鹏感天动地的“事迹”赚足了无数人的眼泪,直到今日仍在互 联 网上流传。

但吊诡的是,早在2006年,不堪其扰的安金鹏忍 无 可 忍,奋笔写下博文予以澄清,却淹没在嘈杂的互 联 网中,没有多少人在乎真 相。假的安金鹏,成了不少教师、家长、学生、领导眼中的模范,喧腾众口;而真的安金鹏,却一度感到不知所措,如芒在背,不间断辟谣的声音是如此微弱无力——人们为什么宁愿相信假的故事?为什么,甚至一些“粉丝”在了解真 相后仍不愿相信,而宁愿沉浸在自我编织的迷梦中?




我并不打算在这里专门讨论普通意义上的情感问题。触动我的是,无论是那位被黑人男友欺骗的女大 学 生,还是那位遭遇**的男生,抑或那些沉溺于假励志故事里的人,他们的这份“痴情”,以及真 相在这份“痴情”面前的无力,充满了暗示与寓意——我们对待历史,不也往往是这样一种态度吗?

比如,明明有大量的史实表明,所谓的某某天国运动给民众带来了巨大灾难,人口损失至少在1亿以上,超过两次世界大战之和,连姓马的祖师爷都说过,“除了改朝换代以外,他们没有给自己提出任何任务,他们没有任何口号,他们给予民众的惊惶比给予老统 治者们的惊惶还要厉害。他们的全部使命,好像仅仅是用丑恶万状的破坏来与停滞腐 朽对立……”但,就是有人依然要选择“相信”,极力挖掘它的“伟大”与“辉煌”。



再比如,对某些历史人物的评价,一些人也体现了一种令人崩溃的“执着”。那个“痴情”的女大 学 生向我们展示了一种病态之爱,而一些人对于某些历史人物、历史事件的病态之爱,与之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如果说,在过去那个信息封闭的年代,一个人接受错误的信息而得出错误的结论情有可原。在这个信息奔腾的移动互 联 网时代,正如杨万里那首诗一样,万山不许一溪奔,拦得溪声日夜喧。到得前头山脚尽,堂堂溪水出前村”,真 相在一点一点地冲破时间的囚禁,浮现在人们面前,但是,面对这种按理说具有巨大冲击力的真 相,一些人仍然做出了跟那位女大 学 生一样的选择。




或者说,他们就像那个遭遇欺骗却认定对方“一定有她的苦衷”的男生一样,热衷于为某些历史人物或者历史事件开脱,认真地论证其合理性、必然性。原本清晰的问题,被他们先肢解然后曲解,最后变成鸡同鸭讲,生活中这样的无意义的论战太多了。

04
有个心理学效应叫“同温层效应”,指的是,人们总是跟意见相似的人为伍。某种程度上可以说,人们也容易与假象之间产生“同温层效应”,因为假象往往更符合自己的情感需要,人们在意的是它给自己带来的“感动”,而不是事实。他们不愿意或者说不敢面对真 相,真 相在他们那里处于被流放的状态。

这样的“痴情”与“执着”有时候真令人绝望,就像有人感喟的一样,这种人“时间淘汰不了,真 相教育不了,历史接受不了,教育解决不了。因为他们,我不敢奢望正义,只能祈祷仁慈……他们是人类文明史上永远无法磨平的伤痕,是人类文明价值的绝佳反衬。”

不过我并没有这么悲观,我仍然相信文明的力量。但是,再多的真 相也无法让一个人醒来,这样的事实告诉我们,光有真 相是不够的,还得帮助人们建立起最起码的常识判断能力与独立思考能力,让他们获得不被纷繁迷乱双眼的能力,让他们学会接受旧世界的坍塌,在废墟上建立起一个属于正常人类心智的新世界。

孙立平教授不久前提出了一种短链条正义的概念,意思是在一件事是否正义的判断中,去掉动机、背景、实质、进一步效果等相关因素,只就事情本身做出简单的判断——比如,那个黑人留学生明知自己有艾滋病却不采取任何措施跟他人上床,只此一条就大致可以判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了,用得着那么多“但是”、“如果“、”可能“吗?推而广之,我们评判历史上某些”伟大“的人物与事件,是不是也可以遵循同样的逻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子陵 ziling |网站地图  

GMT+8, 2018-11-13 07:11 , Processed in 0.099576 second(s), 17 queries , Gzip On.

子陵网 值班电话 010-00000000 值班QQ xxx

© 2000-2017 Ziling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