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子陵论坛 Ziling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1190|回复: 5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收起左侧

武汉大学校长被霸座往事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子陵楼主
270775720 发表于 2018-8-25 17:04:04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作者: 270775720 发布于: 子陵 ziling.com
武汉大学校长被霸座往事

涛声一久  今天
(刘道玉,著名教育家、化学家、社 会活动家。1981至1988年年起担任武汉大学校长,是当时中国高等院校中最年轻的一位校长。1988年3月6日,刘道玉被免去武汉大学校长职务。)

1986年10月9日 的香港《民报》曾刊载《官贵民贱》一文 :

1986年8月间,武汉大学校长刘道玉到京办事。他购的是软席卧铺票。上了火车以后,依照规定办理换牌手续。在火车即将开动时,突然有几个公安干警赶他离开铺位。

刘道玉据理力辩,申明他的铺号没错,公安干警说:不管你错不错,总之你不能用这个铺位!

正所谓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这位大学校长终于被真的赶到别处去了。

不一会儿,一位年轻的大干部被恭引进去。刘道玉事后向列车员打听,才知那位大干部是湖北省新省长郭振乾(后曾任审计长)。

他知胳膊拧不过大腿,只好强吞下一口气。

无独有偶,4月4日,广州市书记许士杰由昆明飞回广州,他的票位是第一排,空姐却要他去后面找空位子。许士杰再问几句,立刻遭到训斥:你吵什么,下飞 机找卖票的去!

当这位凶神知道他是广州市书记时,马上换了一副笑脸,向他再三道歉:对不起,不知道是您!前倨而后恭,原因很简单,他是个大官儿。

这则消息,我是10月18日知道的。那天,我结束了对美国和加拿大的访问,由纽约飞回北京。国 家 安 全部的一位处长到首都机场接我,他把这则消息从报上剪下来交给我。他问我:这是怎么回事?我说:说来话长,事出有因。

看了这则消息后,我心想:苦哉,这是何人所为?看来,又要把我逼到火炉上去烤了。果不出所料,当我回到学校后,一个围绕着《官贵民贱》一文的调查攻势已在秘密地展开了。

据说,中央某部门看到这则消息后,较为重视,责成湖北省委进行调查(本身就很滑稽,怎么能要与案有关的部门调查呢?),写出调查报告(能写出公正的报告吗?)。

不久,省里高层传话给我,郭振乾省长上任不久,应当支持他的工作,维护他的形象。为此,希望我出来申明:香港《民报》的报道是子虚乌有,纯粹造谣,这样就可以达到息事宁人的目的。但是我认为,虽然那则消息多处与事实有出入甚至是较大的出入,但是发生在火车厢里的事件确是存在的。尽管我极不愿意伤害那位新上任的省长的形象,但是我的良知不允许我作假 证。

一计不成又施一计,省里负责人说:刘道玉在香港召开了记者招待会,这事是他捅出去的,泄露了党的机密,应当追究他违反纪律的责任。这是完全不符事实的。

当年,我应香港中文大学、树仁学院等单位的邀请,于7月14日至21日在香港访问考察,期间没有接触任何一个记者,主邀单位的全陪可以证明。

而且更重要的是,车厢事件发生在8月9日,《官贵民贱》一文发表于10月9日,我怎么可能在7月份泄露一个月后发生的事件的秘密呢?

奇怪的是,省里调查组并不找我这个当事人调查。他们找了与我同行的教师和干部,到财务处查我们报销的火车票,直到最后,他们才走过场似地找我,简单地问了一下情况。至于调查的结论是什么,又是如何向中央写的报告,我们就不得而知了。反正我这个受辱人没有得到来自任何一个部门的公正的说法,调查只是走了过场。

那么,事情的真 相是什么呢?1986年8月9日,我带领空间物理系梁百先教授等5人,到北京向国家教委、国家科委和国家计委汇报工作,争取在武汉大学建立空间物理重点(国家级)实验室。

我和75岁的梁教授买的是软卧票,票号是13号和15号,均为下铺。我们按规定验票进了站,办了换牌手续,按照我们的票号被分在4号包房,放好行李后我们已安歇了。

不一会,一位女列车员对我们说:请你们二位先把东西搬出来,这个房另有安排。我说:这两个铺位是我们订购的,而且老教授75岁,高度近视,搬动很不方便,我们不愿搬。

可是,那列车员苦苦哀求说:求求你们了,你们先搬出来,等车开动以后,我负责给你调出两个位子。希望你们一定成全我,否则我会倒霉的,轻者我会被调离这趟特快车,重者我会失去工作的。

她说的确实令人同情,我正欲问清缘由时,突然出现了两个公安干警,他们态度很凶蛮地说:少跟他啰嗦,搬也得搬,不搬也得搬,反正他们不能用这两个铺位!他们一边说,一边把我们的行李搬到过道上去了。

火车鸣笛了。这时,湖北省新任省长一行十多人上车了,是他的随从取代了我们的座位。

据说,他们是到美国访问的。自不必说,他们在车上享受特殊供应,西瓜、冷饮不停端送,特制饮食送到房间,这一切当然都是免费的。

列车徐徐地启动了,直到驶离汉口以后,列车员才把我和梁教授安排到洗漱室隔壁的一号房。

现在,我才明白换房的原因,他们要离厕所和洗漱室远一些。到了1号房后,给我们一个下铺一个上铺,自然我选了上铺,把下铺让给老教授了。

此文为后来刘道玉先生的《一个大学校长的自白》 。

但在当年的1988年3月,刘道玉突然被免职,原因不在部里,而在省里。因为国家教委想把刘道玉平级调动到厦门大学当校长。

刘道玉没有接受。

从此中国少了一个优秀的大学校长。
沙发
 楼主| 270775720 发表于 2018-8-25 17:12:25 | 只看该作者
看看,我朝威武、强大的奴才文化。难怪李 登 辉说我朝与满清震腐一样的,也许他说对了。
3
大泽乡农民 发表于 2018-8-26 09:30:51 来自手机 | 只看该作者
喇叭唢呐曲儿小腔儿大
4
大泽乡农民 发表于 2018-8-26 09:31:35 来自手机 | 只看该作者
喇叭唢呐曲儿小腔儿大
5
WSZH188452 发表于 2018-8-28 14:58:11 | 只看该作者
安得广厦九千九百九十九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6
WSZH188452 发表于 2018-8-28 14:58:27 | 只看该作者
安得广厦九千九百九十九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子陵 ziling |网站地图  

GMT+8, 2018-9-23 04:56 , Processed in 1.090209 second(s), 16 queries , Gzip On.

子陵网 值班电话 010-00000000 值班QQ xxx

© 2000-2017 Ziling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