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子陵论坛 Ziling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143|回复: 0
收起左侧

2018年端午节,儿子对一个父亲的清算通知

[复制链接]
ZC39 发表于 昨天 01: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ZC39 发布于: 子陵 ziling.com
2018年端午节,儿子对一个父亲的清算通知
清算是指彻底核算。旧时也指商店倒闭,了结账目又含有彻底查究罪恶,并给予相应的处理的意思。
提起查究罪恶,打击犯罪,那不得不提起35年前的那场运动,1983年8月25日,中 共中央发出《关于严厉打击刑事犯罪活动的决定》。《决定》指出:严厉打击刑事犯罪活动,是政治领域中一场严重的敌我斗争。为迅速扭转社 会治安的不正常状况,中 共中央决定,以三年为期,组织一次、两次、三次战役,按照依法“从重从快,一网打尽”的精神,对刑事犯罪分子予以坚决打击。


(图片来源于网络)
“严打”自83年持续到87年,历时3年多,在此期间共查获各种犯罪团伙9.7万个,全国共逮捕177.2万人,判刑174.7万人,劳 教32.1万人,其中第一阶段逮捕102.7万人,判死刑的有24000人。


(图片来源于网络)
1
就在全国各地严打运动开展得如火如荼的同时,我父亲也在全国人像摄影大赛上斩获金奖。并取得中国人像摄影协会常任理事的资格,能够在这样一个全国性的大赛上一举夺魁,对于我们那座小城市而言可以说是低调的奢华,无言的荣耀,至今仍无人企及。


(获奖时刻)
不久后,在省市领导的再三呵护下,我们一家便从凤台坊那灰墙黑瓦的祖屋(也就是今天的人信汇侧一品豆花的位置)搬进了当时可称得上是物华天宝的新式住宅---洪垸小区。(这当年也是中国第一个商品房试点小区,价格便宜得让现在的你瞠目结舌)


(本图片来源于网络)
同长港路后面的乡村茅屋比起来简直就是龙光射牛斗之墟,在那段时期让我感觉有一种走起路来连后脚跟都碰不着灰的高贵,这也是当时我常跟洪垸村的那帮子“小朋友农民”发生争执的主要原因。


印象中父亲总是在埋头工作,每次放学后走到他单位里,看见他不是在一丝不苟的进行拍摄,就是在对每张照片每个细节的颜料进行精心调试,或是在布置背景道具和反复校对灯光。


偶尔在缺乏人手的时候会让我充当杂工,做一些小孩子力所能及的事,比如说,转机底片曝光时用我身体的重量压在曝光台的木板上、照片在暗室内显影的时候帮忙把片子晾起来,或是将照片烤干后用花刀裁边,都没事儿都时候就拿我当模特摆POS……我的童年也在各种照片和闪光灯中渡过,




就在那段时期,松下、COPAL、富士、尼康、尼康等公司相继推出了自己的原型电子相机,数码生命也就此爆发。1987年秋,Thomes Knoll,一名美国密歇根大学正在攻读博士学位的研究生,他一直在努力尝试编写一个程序,使得在黑白位图监视器上能够显示灰阶图像。他把该程序命名为Display。但是Knoll在家里编写这个编码纯粹是为了娱乐,他认为它并没有更多的价值,更没有想过这个编码会是伟大而神奇的Photoshop的开端。
那个时候我最开心的事就是每个月父亲关饷后带回的那半只“夏记烧鸡”,说实话那香味,至今我都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倘若敢从鼻腔里漏出一丝我都会觉得有罪,跟着我爸后面闻香的小孩儿都可以满满的排半条街。而我的自由就是可以关上门肆意的处置那半只“夏记烧鸡”,门缝外面的他们因为只能努力的嗅着而不断的吞咽。
2
时隔两年,就在那年端午节的前四天,一群大哥哥大姐姐们高举红旗标语在天 安 门广 场豪情万丈的狂呼:“我们要自由”之后,以美国为首的“全世界”便拉开了全方位、多角度,大纵深制裁“我们”的序幕。
“时来风送滕王阁,运去雷轰荐福碑”,我们当地是一个以轻纺工业为经济主体的小城市,被称为江汉平原上一颗璀璨的明珠。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出口,当然其中也包括我们本地自创的品牌----“洗净一切人间罪恶”的活力28洗衣粉、能够装下“三昧真火”的荆江保温热水瓶,以及“睡你还不如睡她”的鸳鸯牌床单。
迫于我们当地经济状况恶化的形势愈演愈烈,我们本地的政策也不得不做出一些变化和调整——国企改制。父亲也猝不及防地收到了单位的下岗通知书,“现在都用彩色胶片,用不着我人工上色了……”


(你们家里现在还留有人工上色的照片吗?)
一声叹息的他回到了家里,从此对于有关“摄影”、“照相”之类的事情再也闭口不谈,于是他也有了更多的时间来照顾我。调皮和叛逆的我会因为各种“失误”而遭到“中国式”家法,父亲很善于跟我下各种“圈套”而我也常常会高估自己的实力。


以至于父亲走后,我进屋看见那根跟我亲密接触过上千次的战友----一根包浆的厚竹条时,我仍会心有余悸,它落在我身上的每一下,立马就会浮显出深深的红梗,心中还会不断默 默地念道,“下次不敢了,下次不敢了”。那种痛彻心扉的惩戒在以后的日子里也随时鞭策着我“本分做事,老实做人”而不敢造次。
其实,是因为父亲恨铁不成钢,他想趁他还年轻的时候教会我做人的道理~
3
“还行,……但是……”、“嗯,只是还不够”“要夹着尾巴做人……”这几句口头禅总是会出现在我通过凸显自己能力来博取他赞赏时,言语不多的他,对我的赞赏也是屈指可数,而我的怒火却在他轻描淡写的三两句否定之后会更加的变本加厉,以至于在我初中之后便与父亲交流甚少,感觉是话不投机半句多。只是我发现他会在上学和放学路上偷偷地跟着我时,我知道他还在默 默的关注着我。


1
Father
世上有一种爱如千丈山崖上的长青藤,永不枯萎;世上有一种爱如苍茫大海中的罗盘,指明方向;世上有一种爱如父亲的教导,长留心间。
96年那个端午节 我妈在外地出差,父子两个人在家,他准备了两瓶啤酒,一桌好菜,我也若无其事的喝了一口,便胡乱夹了一口菜,刚吞到嗓子眼,就听见外面撕心裂肺地嚎叫着:“杀人了,救命啊”而这样一种凄凉的声音反应了一定是件真实的事件在发生,我和父亲几乎同时放下了碗筷,下楼时,楼下已经陆续的聚 集了好多邻居,似乎都在往隔壁楼栋那个传来凄惨叫声的方向指指点点,搞得我当时也觉得不知所措,不一会儿隔壁楼上跑下来一个小子气喘吁吁向大伙儿说“三楼对面进了小偷,正好房主回家撞见了,房主一看情况不对准备撒腿往外撤却被屋里的人强掳了进去,此时对门的大爷准备下楼,正巧看见了,听见屋里还传来阵阵打斗声,大爷也害怕,只敢关着铁门帮着对面的邻居叫救命。”
这时人群里一片哗然,接就是一阵沉默……很多时候,冲动里面有一种快感,而年少轻狂,血气方刚的我,被一股热流冲上了大脑,哪里顾及过什么,两只眼睛一楞,挤到了人群的最前面,完全就如同当年董存瑞炸碉堡的气势,这时一位大妈在人群中振臂一挥,发出了一阵50年代社 会主义建设时期的标志性呐喊:是男的都往上冲啊,赶紧救人啊……,这一喊不要紧,就好像世界田径公开赛里裁判员的发令枪响。


人群就像马蜂窝炸了雷一样,拿棍的拿棍,拿剑的拿剑,蜂拥而上,当我正带着欣喜的快感毫不犹豫地破门而入时,一道寒光向我飘来,一把尖刀,完了吧,这一秒钟的时间我都觉得好长,空气仿佛都凝住了一般,只有时钟滴答、滴答的声音在我大脑里敲打着……去你 妈 的,拼了!~说时迟那时快,突然一股莫明的力量把我推攘到了一边,原来是爸爸,他一把抓住那人的手,狠劲的扭了过去,硬是把他手中的刀给掰了下来,……有惊无险,而使我久久不能忘怀的并不是那个穷途末路的歹徒,也不是那位满脸是血的房主,而是父亲回头看我的那个眼神,是担心?是责怪?还是传授……
屋里有两个歹徒,一个在和房主缠斗着,另一个在把门,如果冒然冲进去,很有可能受到重创,原来不止是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这么简单,在最危险的时刻父亲选择的是变成狮子做你的保护神。
4
从那时候起,父亲就常常与我下棋,什么象棋,围棋,跳棋,父亲承诺每赢他一次我便可以得到2圆钱的奖励,但是附加规则是每局棋我只能悔一步,之后如果我胜出,奖励便会从两圆降至一圆。虽有小小的限制,我也乐此不疲与他酣战,因为除了经济刺激外还有一个原因---每次下棋后都会跟我讲个故事,或是一个典故,或是他身边发生的经历,就是在这样的游戏中父亲利用了我的贪婪告诉了我:后车之戒,落子无悔,许人一物,千金不换,举棋如此,人生亦是。
父亲曾讲过许多老故事,从兵荒马乱中的汉剧世家讲到戴高帽、挂破鞋的文 革武斗;从官员之间的挟势弄权讲到80年代初期“古典流氓”的人间恩怨;


从旧社 会资本家们的蝇营苟且讲到本地改革开放初期弄潮儿的跌宕辛酸;从枉法警 察的卑鄙圈套讲到社 会渣滓的存世伎俩;从街头巷尾的情感纠葛讲到生意场上的精心世故……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从不回头看那些被浪花淘走的英雄,它越过高山大海,越过人世沧桑的斑斑锈迹,在经过的道路上留下深深的痕迹。 那时候我心里对父亲佩服得稀里哗啦的,觉得父亲简直就是一部沙市百科全书,只是表面故作无谓而已。
父亲去世前一个月正好也是个端午节,我在吃着粽子,
父亲躺在病床上跟我不断地重复着
这些我早已烂熟于心的情节,
他生怕我忘记了如何认清的事物发展规律,
而这些也是他穷尽一生走过来的经事之路,
他的眼界和格局早已悄悄潜入了我的生命,
他的“身影”成为了我立世的标杆,
他的“姿态”也是我临摹的规范。


(与德国友人登八达岭长城)


(参加沙市职工乒乓球比赛并获奖)


(与好友一起登荆州宾阳楼留念)


(在北京故宫“偶遇”原广西省委书记赵富林)
把这些年父亲留给我的财富
清算出了许多
留给我的记忆硬盘
基本上已被我下载一空
我会在有限的生命里
努力探索我的人生
在举步维艰的日子里
昂起头颅 不畏浮世
而他病重卧床的时候
是我陪在他身边最长的日子
也是最短的日子
最后我也被称之为父亲
我也会在合适的时候
同样打包给一个也叫我父亲的他
不知道父亲在那个平行空间里
有没有收到我的消息?
又是一个端午节
爸爸,我想您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子陵 ziling ( 京公网安备110112000276号 京ICP证041482号 )|网站地图  

GMT+8, 2018-6-18 23:36 , Processed in 0.056061 second(s), 17 queries , Gzip On.

子陵网 值班电话 010-89548890 值班QQ 563830

© 2000-2017 Ziling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