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子陵论坛 Ziling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1986|回复: 2
收起左侧

张鸣:教授这个群体胆小,让他们替老百姓说话基本上是扯淡

[复制链接]
270775720 发表于 2018-3-25 23:04: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270775720 发布于: 子陵 ziling.com
张鸣:教授这个群体胆小,让他们替老百姓说话基本上是扯淡
2018-03-25 黑则鸣

转自:福贝勒府(id:flkt010)
厦门大学的一些教授,觉得在房子问题上吃学校骗了,因此走上了街头,但没有想到,得到的社 会呼应不够,还有一些人在帖子后面冷嘲热讽。

有人说,你们这些教授,平时对平民百姓的维 权不闻不问,这个时候怎么可能得到公众的支持?

当然,我对厦大教授的遭遇还是深表同情的。觉得自己身份不同,是个人才,没想到竟然连住房都住不踏实,被骗了多年才知道没有产权。

一肚皮冤屈,没人搭理,于是上 街维 权。还遭到了据说过去“刁民”才有的遭遇,在我们这里,堂堂教授,走到这一步,依我看,已经相当不容易了。

指望教授在公共事务上为大众说话,这事儿真的挺难。

常见的,都是他们以专家的名义,为特定的部门讲话,比如油涨价的时候,火车票涨价的时候,公园票涨价的时候,等等,等等。

害得我们语境里的专家,都被大众骂成了“砖家”。至于自己的利益受损时的维 权,教授们一般都倾向于个别勾兑。
如果勾兑不成,多半是指望别人替他们出头。

有一阵儿有所大学青年教师(在西方应该被称为助理教授的)的住房补贴,不知为何总是不发。

一些青椒好不容易聚 集起来,商量是不是找校长维一下权。在互相打了半晌气之后,队伍终于出发了,结果领头的到了**门口,发现后面的人都消失了。

当年我公开跟我的院长吵架之后,在校园里走着,就会有本校的教授拉住我,跟我讲他的不幸遭遇,让我替他说话。

我说,你为什么自己不说呢?你不是也是教授吗?

评职称,是大学里最大,也是教师们最在乎的不端所在。但是,每次评职称,明晃晃地不公平,条件好的人被弄下去,差的被评上来,都是一些知名教授投票的结果。

他们几乎每次都这样昧着良心投票,投来投去,都没感觉了。这样的人,如果遭遇了不公,你能指望他们出来维 权吗?

早些年,北大清华的蓝旗营公寓,北大部分的宿舍,房屋老出问题,不是漏水,就是冒臭气,一干名教授们,怎么找学校领导,都解决不了。

其中有位教授实在受不了了,找到我让我写篇文章呼吁一下。

我写了,发表之后引起强烈反响,但与此同时,却是这些大牌名教授的恐慌,直到学校方面真正引起重视,把问题逐步解决了之后,恐慌才算结束。

显然,看着似乎地位比平民百姓高的教授们,实际上要比平民百姓胆子更小。没事的时候,让他们替老百姓说话,基本上是扯淡。

自己有事的时候,能站出来上 街,已经很了不起了。

我听了消息,都直念佛。这个时候,他们才发现,做了多年的顺教授之后,一旦站出来,就也变成了“刁民”,跟刁民一个待遇。

不错,教授这个群体,要说偷东西的,随地吐痰什么的,的确比别的群体要少,但道德水准,权利意识,却不见得比平头百姓多点什么。

同事和朋友,受了领导欺负,有敢出头相帮的吗?恐怕没有。自身利益受损,能像厦大教授这样上 街的,也是凤毛麟角。

即使道理都明白,行动上,也是超级的矮子。怯懦两个字,深深地印在了教授们的背上,翻过来,就是“听话”,真听假听不知道,但看起来,还是挺美,挺和 谐的。

张鸣:没有文化的中国大学教授

外面来的政要到著名的大学做演讲,在现代社 会,是普通的事情。

中国的几所顶尖大学,也是总有这样的热闹,不惟学校的学子莫名兴奋,有的时候连社 会上不相干的人,也一并跟着竖起耳朵,瞪大眼睛。

一般来说,这种事情本是相互贴金,宾主同乐的好事,客人不至于上门说坏话,主人也断不会让客人下不了台,最后皆大欢喜,上演大结局。

可是,前一段来自台 湾的几位贵宾的造访,却惹出了一点不大不小的尴尬,面对台 湾客人的礼物,我们的校长和教授,不大不小地出了一点纰漏,不是不认识字,就是说错了话。

尽管事后有人拼命地弥缝,但在众目睽睽之下,面子其实是挽不回来了。

北大的校长虽然没有出错,但在客人不带讲稿,妙语连珠的演讲比照下,好像也没占什么便宜。

当然,我们可以辩解说,我们的几位校长教授,没有一个是人文学科出身的,出点纰漏很正常。

可是,来访的几位客人也没有学人文出身的,为什么人家就不出错呢?

其实,用不着掖着藏着,我们的大学教授只有专业素养,缺乏文化素养,早已是不争的事实。

自然科学的教授不必说了,除了少数人之外,能把中国话写通了已经很不错了。

很多教授家里,除了点专业杂志之外,基本见不到“闲书”,对于他们来说,中国文化的概念,似乎只有小学、中学学的那点残留的知识。

至于外国文化吗,也许好一点,但估计也就是出国听到和看到的那点东西。

人文社 会科学的教授情况似乎更糟,如果说,自然科学的教授像匠人的话,那么人文社 会科学的教授就像是手艺不太精、或者没有什么手艺的匠人。

也就是说,在专业素养远远赶不上自然科学学者的同时,文化素养也不见得好。

我们的社 会科学译著普遍地生硬,翻译质量差,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我们这一代学这个东西的学人(主要是教授们)文字功底太薄所致,西学不能亨,中学又不通,只好生搬硬造,强人就我,甚至把原来很生动流畅的文章也译得坷坷绊绊,令人读了难受而后已。

至于在研究中用各种玄妙的术语把文章弄得深不可测,用意固然是想借此吓唬编辑和读者,但另一方面不过是掩饰自己文字无 能的招数。

文史哲的教授,按道理应该有文化素质,可是,他们的情况也不怎么样,学历史的,治宋史的不知道唐史,学清史的不了解明史,不光不了解,有时候连上段下段历史的ABC都不甚了了。

专业尚且如此,如果让他们弄弄文,则更谈不上,不仅谈不上,如果有圈内的人写点随笔散文,大家还会嘲笑他不务正业。

正因为如此,我们国家的历史文学作品只好让文学家包办,结果办的无论什么东西都像戏说。

我们弄文学的教授,多数既不会作诗(律诗),也不会填词,甚至连日本和韩国的同行都不如,更不用说跟台 湾的同行比了。

难怪台 湾学者这样嘲笑我们的学者,说我们去中国化比陈水 扁还要厉害。

当然,这种状况并不赖我们,我们这一代学人,无论大小,其实只受过两种教育,一是专业,二是政治。

李申科的幽灵依然在控制着我们:苏维埃制度下没有人,只有一些蛋白质,我们按照社 会主义的需要,将他们培养成工程师、医生、拖拉机手……。

从本科读到博士研究生,我们只在一小块土地上挖土,对于哪怕周遍的土地,我们连看一眼都觉得是罪过。

我们不知道,其实一些基本的中外经典,是无论哪个专业都需要读的。

严格说来,人家没有,我们自己也没有把自己当做人来培养,自觉和不自觉地当自己是颗国家机器上的螺丝钉。

不过,我们又必须为这种状况负责。现在学界的中坚,基本上已经四、五十岁,通才教育,也已经嚷了二十年。

据说林肯说过,人过四十就应该对自己的相貌负责。如果此话当真,我们至少应该为自己的学识负责。

为什么过去这么长时间了,我们的文化素养依然阙如?

为什么一到跟外面的学者交际的时候,我们的教授往往谈吐粗俗,语言干瘪,唯一的擅长是讲黄段子,连比较精彩的黄段子也不是教授们制造的!

中国三、四十年代的高等教育,曾经培养出一批大师级的人物(尽管大多开花结果在异域他乡),而今天的高等教育,条件不知道比当年好了多少倍,却连个大师的影子都没有见到。当今作为学术中坚的一代人,应该反省了。

记得晚明的张岱讲过一个士子由于没有学问,在夜航船上被和尚看不起的故事——由于士子没学问,满嘴胡说,和尚要伸伸脚,放肆一点躺着。所以,张岱告戒学人,千万不要让和尚随便伸脚。

今天,即使是为了不让台 湾的政客看不起,我们也应该给自己补补课——勿令政客伸脚!拜托!
呵呵被人注册了 发表于 2018-3-26 09:41:16 | 显示全部楼层
粪坑里种树?笑话,粪坑只会生产蛆!
WSZH188452 发表于 2018-3-26 15:45:06 | 显示全部楼层
教授这个群体胆小,让他们替老百姓说话基本上是扯淡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子陵 ziling |网站地图  

GMT+8, 2018-6-21 18:16 , Processed in 0.053937 second(s), 17 queries , Gzip On.

子陵网 值班电话 010-00000000 值班QQ xxx

© 2000-2017 Ziling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