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子陵论坛 Ziling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818|回复: 0
收起左侧

埋汰难道是北方方言吗,在长江流域埋汰读作LAI TAI

[复制链接]
周星驰的偶像 发表于 2018-3-5 10:48: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周星驰的偶像 发布于: 子陵 ziling.com
普通话的真 相:满州人的蹩脚汉语 金启孮 (2015-03-07 14:44:47)转载


标签: 金启孮分类: 文化


                 普通话的真 相:满州人的蹩脚汉语 金启孮
<img name="image_operate_4991425710859625" width="690" height="439" title="普通话的真 相:满州人的蹩脚汉语 金启孮" alt="普通话的真 相:满州人的蹩脚汉语 金启孮" src="http://s5.sinaimg.cn/mw690/001ozhLrzy6QvInEY8k64&690" real_src="http://s5.sinaimg.cn/mw690/001ozhLrzy6QvInEY8k64&690">

满族人
作者介绍:金启孮(19182004年)“孮”字读cóng,满族,原辽宁省民族研究所所长、教授、《满族研究》杂志主编,国内外著名女真文、满学、清史、蒙古史专家。金启孮姓爱新觉罗氏,名启孮,字麓漴,为清乾隆帝第五子荣纯亲王永琪七世孙。五世祖母为清代著名女词人顾太清,父金光平(恒煦)为女真文和满文的著名学者。
金启孮 1918年6月7日生于北京市。中学就读于北京市第五中学。1939年入国立北京大学国文学系读书。
1940年赴日本留学,就学于东京帝国大学文学部东洋史学科。师从日本金史专家三上次男、蒙古史和清史专家和田清诸先生。1944年回满洲国任教。1949年后又毕业于华北大学史二班。
1958年金启孮为支援内蒙古经济文化建设,应邀调入刚建校的内蒙古大学。任内蒙古大学蒙古史研究室副主任、副教授、教授,研究蒙古史同时,继续研究女真学、满学,历时二十五年之久。
1982年又应邀赴沈阳,主持筹建以满学研究为中心的辽宁省民族研究所,任所长;创办《满族研究》及《满族研究参考资料》两种刊物,并任主编,以研究满学为中心任务。达六年之久。1989年离休,离休后定居于北京市。
金启孮先生是国际著名的学者,治学严谨,根柢深厚,尤精于女真学、满学和蒙古学,在学术界自成一家。少年时秉承家学,潜心于女真文、满洲史之研究,及长在女真文、满学、蒙古学方面卓然成家。金启孮一生为女真学、满学、清史的发展进步,做出了重要的贡献。为中国阿尔泰学会名誉会长,日本东亚历史文化研究会名誉会长。
<img name="image_operate_81471425710793703" width="690" height="944" title="普通话的真 相:满州人的蹩脚汉语 金启孮" alt="普通话的真 相:满州人的蹩脚汉语 金启孮" src="http://s14.sinaimg.cn/mw690/001ozhLrzy6QvIpXjyt9d&690" real_src="http://s14.sinaimg.cn/mw690/001ozhLrzy6QvIpXjyt9d&690">
                            金启孮

满州人的蹩脚汉语 金启孮
我们都知道日本人讲英语讲得极其蹩脚,但如果日本统 治了英国,那么统 治者那蹩脚的英语就会成为通用的语言。这种天方夜谭的事儿就发生在中国。现在通行的普通话,其实是操阿尔泰语系的蒙古族、鲜卑族、女真族等等游牧民族学习汉文时所说的蹩脚汉语,但他们成了统 治阶级,于是他们说的蹩脚汉语就成了国语。
四百年前的北京话─—吴语
北京自建城以来经历过了许多个朝代的变迁,自古以来北京话有过多少变化?如何变化?从历史上讲,四百多年前的明朝末年,从意大利来的传教士利马窦曾用罗马拼音记录了大量的当时的北京话,这些记录至今尚保存着。从利的记录中可以明白无误地看出:当时的北京话是有大量入声字并且没有zh、ch、sh等翘舌音的语言。这说明了当时的北京话不是现在的北京话,也不是现在的普通话,因为无论北京话还是普通话都不具备这些特征。同时也说明了北京话和普通话的历史都超不过四百年,四百年前的北京话是明朝的官话(考证为吴语)。
北京出现第二语言─—满语
满人入关进驻北京后,为了小区的安全等政治因素,满人把紫禁城周围十哩之内的汉人全部赶走而专属满人居住,这个范围称为北京的内城,而10哩之外称为外城。于是,北京城出现了两个社群:满人社群和汉人社群,这是阶级、语言和居住地域等都十分分明的两个社群,北京城也就出现了两种语言:明朝官话和满语。任何语言都是跟人群一体的,当时北京的两种语言的地域差别是:内城说满话,外城说明朝官话。
满语的分化─—满式汉语
由于满语是一种北方民族的语言,满人草原、丛林的原始生活以及满族短暂的历史文化局限了满语的成熟水平。可以说,满语是一种比较原始的语言,不论它的发音、词汇以及语法等都十分的原始和不成熟。即使在北京,满语也难以满足日常生活使用的需要,北京的动植物、建筑、日常用品等很多东西都是满人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这些东西用满语都很难描述和交流。在满人和汉人之间是这样,在满人跟满人之间也同样无法把日常生活所碰到的东西表达清楚,至于像汉人的建筑工程用语、艺术语言、医学及其它科技用语等高级语言使用则更加无法表达,当时的形势是满语在北京面临无法交流的危机。面对有几千年历史的千锤百炼而成的汉语,满人虽然夺取了中国的政权,然而其语言却难以胜任统 治中国的使命。但是满人作为中国的统 治者却不得不面对要使用语言的生活政治现实。小至为了自己日常生活的表达,大至为了统 治中国的政治需要,满人都迫切需要一种能很好地表达自己周围生活的语言。改造满语已经是来不及了,满人除了学习和模仿汉语之外别无他法,因此,套用北京汉人的语言(包括词汇和语音)成了唯一的选择,于是第三种北京话出现了─—满人学讲的蹩脚汉语(暂且把这种语言叫做满式汉语)
第三种北京话的形成─—内城北京话mandarin
北京城里的一棵小树、厨房里的一件工具,用满语都无法表达!因为满族人的祖先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植物,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工具,这就是当时统 治中国的满族人所遇到的严酷的语言现实。满语要继续说下去,除了直接使用北京外城汉人的语言的词汇和模仿他们的语音之外再也没有第二种可能!就像日本皇军学说中国话:“你的,八路的,干活?”一样,北京内城的满人开始了他们艰难的模仿汉语的历程。
但是满语对比汉语有它先天的残疾,首先,入声字一下子就全丢了,这就是汉语同音字增多最根本的历史原因,用满语套学汉语的发音更是不伦不类,可以肯定地说,这是发音最糟糕的汉语。但是,历史就是这么残酷,满人的这种蹩脚汉语比起日本皇军的蹩脚汉语要幸运得多了,随着使用人口的增加,这种让当时的汉人老百姓笑掉牙的蹩脚汉语成了清朝统 治阶级的“共同语言”——这就是早期的普通话(暂时使用英语的称谓把这种语言称为mandarin,读作‘满大人’)。
内城北京话的发展─—走出北京内城,形成“官话”
随着北京内城的“mandarin”这种蹩脚汉语的形成,在北京内城形成一个固定的说“mandarin”的人群。这个人群就是当时中国的最高统 治团体─—八旗贵族。“mandarin”成为地地道道的清朝统 治者的官方语言─—“满清官话”。
具体的时间有待考证,在《康熙字典》中的语音跟今天的普通话的语音还是一定的差别的,但是跟其它汉语方言相比已经更接近今天的普通话了。
从“满清官话”的形成史看,“满清官话”受满语的影响主要在语音方面,这是一种不成熟的蹩脚的汉语语音系统,而在词汇和语法方面的影响则十分有限,从语言的本质上将,“满清官话”还是应该归属于汉语的一种方言而不应该归属于满语的一种方言,不过这是最糟糕的一种汉语方言。
内城北京话的发展─—落地生根,形成“国语”
“满清官话”形成后,随着满清政权在地域上的延伸,操着“满清官话”的八旗贵族也就从北京的皇家内城走向中国的每一个角落,于是各地的第一行政长官的口音又成了当地的标准口音。并在当地的上流社 会向平民社 会不断地渗透壮大,最终使“满清官话”成为中国的“国语”。
从地域上来讲,中国的北方是满人活动的主要地区,也是满语化程度最高的地区。而南方的个别地区,像两广、福建等地则由于“山高皇帝远”而受到较少的影响,这也是南方诸语言读唐诗宋词比普通话更押韵更亲切的根本原因,也是清代中国没有著名诗人的根本原因。
有一点要说明的是:内城话(即mandarin)是从北京内城绕过北京外城直接向全中国渗透而形成满清的“国语”的,所以,北京的外城话并不是真正的“国语”─—普通话,虽然“外城北京话”一直受“内城北京话”的影响并不断演变,但是,正如北京的内城贵族和外城平民百姓是两个互不兼容的两个社群一样,“外城北京话”和“内城北京话”是跟阶级差别一致的互不相同的两种语言。所谓的“北京话”一直是两种:“外城话”和“内城话”,而各地方所称谓的“北京话”实际是指“内城话而不是外城汉人所说的“北京话”。外城汉人所说的“北京话”实际是对中国其它方言没有影响的小语种。
内城北京话的发展─—汉语代表语言地位的确立
mandarin经过满清王朝二百多年在中国的统 治,再经过孙中山政权以一票之优势对“国语”地位的表决,再经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宪法上“国家代表语言”条文制订,普通话─—汉语代表语言地位已经是坚不可摧。
内城话北京话在北京的消失
从语言史上讲,普通话不是北京话,而只是北京的内城话,随著满清王朝的解体,北京内城的贵族群体也就在北京城裏消失了,因而普通话的真正母体在北京城也已经不复存在了。把普通话硬说成是什麼北京话,这在壹佰多年以前可能还有一半正确,但是在今天还这样说大错特错了,因为“北京话”这个概念变了,已经不再是原来的那个“北京话”了。
北方话与鲜卑语
南北方言如此不同,究竟谁代表了传统的汉话?这我们不能不回顾到历史事实。远的不说,汉族语言文化中心本在黄河流域,东晋的南渡和南宋的偏安,两度将文化中心迁往南方。头一次东晋继而宋、齐、梁、陈五朝北方完全在鲜卑族北魏,以后是东魏、西魏、北齐、北周的统 治之下。北魏孝文帝曾禁止胡服胡语,可见胡语即鲜卑语在华北必甚普遍。北齐又因鲜卑人反对情绪,反其道而行之,甚至大加提倡。则今山东、河南以北几乎都成了鲜卑语通行的地区。第二次南宋南迁,淮河以北成了金朝女真人的统 治区域。据宋人记载当时河南地区,竟到了“庐人尽能女真语”的地步。说白了就是“连饭铺伙计都能说女真话”。
鲜卑语词在《二十四史》中大量地保存着,仔细对比,和今天蒙古语几乎一模一样。女真语是满洲语的古语,对比女真语词与满洲语词竞“十同六七”。
鲜卑语既同于蒙古语,女真语又同于满洲语,而满蒙语言不管从语词、语法或语调方面又非常近似。那么,这两种阿尔泰语系的语言在华北前后竟统 治有千年之久。尽管隋唐统一于前、元朝统一于后,隋唐和元都是带有极浓重北方民族色彩的王朝,不但没能完全恢复汉官威仪,所说的汉话也早成了胡人的腔调,与南方截然不同。南方语言中至今保存着的“来哉!来哉!”等极近似古汉语的语言,在北方就没有。北方自《元曲》以来记录的极近似今天白话的语言,南方也没有。总体来说南方语言近似文言,北方语言近似白话。任何文字记录语言都是记录当时说话的实况。因此文言所记当是中国古时的语言。南方语言既近似文言,可见南方语言代表的是传统的汉话。北方语言则是新加入的北语(叫“胡语”也没关系),北人说汉语也是“汉语胡音”,这是早有人说过的。因此北京的语音是“胡音”无疑,决非原来的汉音。北京语音调既是“胡音”,语言也是汉胡语言的“大杂烩”、“大融合”。
例如下面这一句话:“我带着哇单客了一趟车站旁边的那条胡同,想买点东西”。
这句话是北京年老的老太太还说的活语言,其中“哇单”(wadnn)乃满语“包袱皮”,“客”是满语“去”(gene)的筛称,“站”是蒙古语的“站赤”(jam),“胡同”即蒙古语的“浩特”或“河屯”(hoton)。短短的—句话,包含了汉、满、蒙三种语词,语法是汉语法。诏·音和语调却是满蒙的胡音。谁曾料想到一句北京话会这样的复杂,它本身既是民族融合的产物,又是象征着民族大团结。当然,现在有些少数民族语词在汉语中表面上看不出来了。例如:我在内蒙去过一个村子参观“水土保持”,这个村子名叫“东擀杖”。甚为不解。后来,蒙古族同志告诉我原来叫“东甘珠尔”(“甘珠尔”系藏语),竟讹成了“东擀杖”。“擀杖”者“擀而杖”也。“擀面杖”家家有之,易懂。“甘珠尔”难懂,老百姓且不知其含意,所以按具音近,讹成“擀杖”了。这种情形在语词中不知凡儿?多数已难复原,竟被人认为是汉语词了。其实不是。
所以,清代以京音为基础发展起来的官话,为“胡音”无疑。官话通行的范围,即“汉语胡音”扩展的范围。据语言学家的意见,汉语官话方言可分为华北官话、西北官话、西南官话、江淮宫话。而北京官话即为华北官话的根据和基础,它的范围包括今黑龙江、吉林、辽宁、北京、河北、河南和安徽北部的一角。我上述自己实践所得,正和专家所分华北官话区域特点一致。若是从宏观来看,上述四种汉话中的官话方言,那就除去东南闽、浙、赣、湘、粤少数省份和青、藏外,都属于官话方言区。其面积之大更可以想象。
说到这里我再举一例:我在内蒙执教二十多年,所教蒙古族学生本来不会汉话的,学会汉话之后,一讲即是正确的北京音。此事令我十分奇怪。南方学生就不行,总带乡音。外国学生更不行,四声都弄不好。此决非蒙古学生聪颖过于南方学生和留学生,必有一定的道理。现有的惟一解释就是蒙古语音与北京语音相近。
这反过来证明,北京话的语音不是(保留在江南的)汉族传统的语音,而是满蒙语音占主导地位的“胡音”,即满族学习汉文时所说的蹩脚汉语,但他们是统 治阶级,于是他们的话就成了正统的国语。

很多来源於满语的辞汇仍然存在於北方汉语特别是东北方言和北京方言中。在口语中,末字常改为轻声。例如:
埋汰(脏)
嘎哒/疙瘩(地方)
嘎拉哈(羊拐骨或猪拐骨,用于游戏)
恩那(是、对、好)
饽饽(糕点,后亦指饼干)
个应(gè ying)(使反感)
萨其马:来源于满语sacima,原意为狗奶 子糖蘸(狗奶 子为野果名)
白(bái):来源于满语baibi,意为徒然
嬷嬷:来源于满语meme,意为,转意为乳母
克扣(kē kòu):来源于满语keike,意同汉语
哈喇(hā la):来源于满语har,意为刺鼻,今意为食用油变质
呵斥(hē chì):来源于满语hacihiyambi,意为责备
勒勒(lē le):北京、东北方言,来源于满语leolembi,意为谈论”,现转义为“空谈”
抹擦(mā sà):北京方言,来源于满语macimbi,意为“舒展”,今意为将有褶皱的东西抹平
磨蹭(mó ceng),北京、东北方言,来源于满语moco,原意为“迟钝”,今意为“繁琐缓慢”
撞克(zhuāng ke):北京方言,来源于满语jangkulembi,意为“撞上邪祟”
咋呼(zhā hu):北京、东北方言,来源于满语cahu,意为“泼妇”,现在意为不沉稳,喜欢大呼小叫
胳肢(gé ji):北京、东北方言,来源于满语gejihesembi,意为“搔腋下使发痒”
邋遢(lā tā, 东北、北京发音为lē te):来源于满语lekde lakda原意为“胖人随行”、“衣摆下垂”,形容人穿戴不整齐,不利索
哨叨(shào dao):北京方言,来源于满语sodombi,原意为“马步行不稳”,转义为“轻佻、不稳重”
挺(tǐng):北方方言,来源于满语ten,意为“很”、“甚”
克(kēi):北京、东北方言,来源于满语koikasambi原意为“打架”,转义为“批评”
敞开儿(chǎng kār):北京方言,来源于满语changkai,意为“尽量”、“任意”、“随意”
块儿亮(kuàr liàng):北京方言,来源于满语kuwarling,意为“漂亮”、“美丽”
摘歪(zāi wai):北京、东北方言,来源于满语jailambi,意为“躲”、“避”,转意为“闪身让开”、“歪”、“斜”、“斜靠”。
该漏(gái lou):北京方言,来源于满语gaimbi意为“要、取”,转意为“揩油”
的瑟(dè se):东北方言,意思是轻佻,卖弄
马马虎虎:北方方言,来自满语lalahuhu,意思是办事不认真,毛糙
磨即(mò ji):东北,北京方言,即磨蹭,来自满语mojimoduo
个色(gé shǎi):东北方言,北京亦称gélu,来自满语,意思是人(性格)特殊
额吝(é lìn):北京方言;和勒(hé le),满洲方言,指衣物或者被子上的渍痕,如衣领上的汗渍。来自满语,波纹的意思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子陵 ziling |网站地图  

GMT+8, 2018-8-15 03:58 , Processed in 1.059457 second(s), 18 queries , Gzip On.

子陵网 值班电话 010-00000000 值班QQ xxx

© 2000-2017 Ziling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