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子陵论坛 Ziling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搜索
查看: 3106|回复: 7
收起左侧

自从信了人性恶,回头步步是光明

[复制链接]
270775720 发表于 2018-3-4 18:50: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270775720 发布于: 子陵 ziling.com

自从信了人性恶,回头步步是光明
2018-03-04 左手墨迹 小尼姑看世界8

左手墨迹原创,转载请联系授权

近期小尼姑查阅文 革的材料较多,这十年浩劫之责不仅仅归咎于在位者,更与每个个体失落的人性有莫大关系,只是拨乱反正期间法不责众罢了。最近也跟一些朋友老师深刻探讨过人性问题,觉得非常有必要写篇文章。

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过《辛德勒的名单》,如果你没看我建议你抽空认真的看一看,并认真思考思考。小尼姑也是很久之前看过的,今天因文章需要才回忆了部分情节,如有不对,望谅解。电影讲的是纳粹恐怖统 治时期,统 治者对犹太人和普通人的各种残害,此时不管是普通士兵还是长官都把人性之恶释放到了极点,每个无自主意识执行命令的士兵都是恶的帮凶。你说他们只是执行命令,并不觉得自己在作恶。要知道,雪崩来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所以我对人性是悲观的,人性的恶不一定是人本身的原因,也是一种与生俱来的集体无意识,是文化浸淫与历史沉淀而成的民族基因以及环境的影响,是本能和本性使然,所以我对人性从不抱有过高期望。

所有的现象其实都基于人性,凡与人有关的事物的起因、过程、结果、方式、形制、演变等均由人性安排,人性决定一切。

人的本性是恶,恶又折磨人,但世界并没有被恶所毁灭,是因为人性不全是恶,也有善的一面,但总体来说,人性恶大于人性善,所以世界总是充满危机,人会陷入道德困境。忘记哪位大师说过:对世界的观察和解释都必须从人性的角度,离开人性,都不得要领。

时寒冰曾问德国记者:“中国在国际上那么隐忍退让,甚至以大慈善家的豪气用巨资援助他国,为何国际上还不断提及中国 威 胁 论?”这位德国记者反问道:“一个敢卖给自己同胞有毒食品的民族,一个不惜以残害自己同胞来追逐金钱的民族,一个不懂得爱自己同胞的国家,底线在哪里,什么事不敢做,你难道不觉得这很可怕吗?”

小尼姑深以为然。这国是个互害型社 会,民间杀善,法律杀善,崖山之后无中国,几乎没有什么能约束人性恶,作恶的频率与程度完全取决于对作恶成本的考量而非向善和良心发现,任何道德说教也不能矫正人性的邪念,只有依靠法律的惩罚来威慑作恶的冲动。

违背约定随便找个借口少支付或不支付,这是司空见惯的,对方已经没有任何愧意、歉意和负罪感,相反心安理得理所当然甚至洋洋得意,充满一种得到便宜的成就感,多么让人恶心又多么令人恐怖。人的厄运莫过于遇人不淑,但这里几乎人人如此,且人人习惯如此。

所以我认为人性善恶的彰显程度取决于制度。民 主宪 政制度下的人性之恶得到了最大程度的遏制,反之,专 制独C治下,把权力寄托于人性的善良和自我约束,权力得不到外力的监督和约束必然会被滥用,人性之恶必然得到最大的释放。这也是为什么宪 政主义者一直反对性善论,强调人性恶的原因。肯威尔伯曾说过:“一旦人们忘记自己内心邪 恶、卑劣的一面,便会向外追捕元凶。”

假如将政治制度比作攻防战术,宪 政主打防守反击,防守如抑恶,反击如扬善。宪 政主义始终把防守放在第一位,有时甚至不愿投入太多兵力去进攻,对它来讲,能把防守做好,便可立于不败之地,恰如休谟所云:“一种体 制之所以好仅仅在于它能提供反对弊政的补救办法。”观诸宪 政格言,无论“把权力关进笼子”,还是“权利优先于善”,都是对战术的生动注脚。

宪 政侧重于防守,取决于它预设人性恶。与其相对,立足于性善论的政治学,则为进攻型,以扬善自命。它崇奉至善论,对人性无比乐观,认为通过对人性的教化与雕琢,可使人趋向至善(《大学》开篇便开宗明义: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通过对德行的过滤与升华,可使人成为尧舜。这就决定了它的政治施为,当以德治为主,纵有法治,也不过辅助而已;它将道德与权力挂钩,德行越高,权力越大,作为执政者的圣人,常被赋予无限权力。

两者的区别端在于对人性的态度。一者坚信人性可以改善,甚至可达至善之境;一者坚信人性不可改善,只可规约,能限制人性之恶的肆虐,便是成功。纵观历史,对人性的改造特别是大刀阔斧的革 命,梦想的是天堂,最终却通往地狱,许诺的是理想国,最终却通往朝鲜。

性恶论构成了宪 政的前提。任何政治制度及其理论,都有对宇宙与人类起点的预设,最著名的莫过于“自然状态”、“无知之幕”等。宪 政的预设,若寻一个名目的话,我以为当属休谟的“无 赖假定”为最佳。

休谟说:“在设计任何政体和确定对该体 制的一些制约、监督机构时,必须把每个政府成员设想成为无 赖之徒,并假定他的一切作为都是为了谋求私利,别无其他目标。我们则利用这种利害关系来控制他,并使他与公益合作。尽管他本来贪得无厌,野心很大。做不到这一点,则夸耀任何政体的优越都会成为无益空谈,而且最终会发现,自由或财产除了依靠统 治者的善心,别无保障,也就是说根本没有什么保障。”

在宪 政国家“无 赖假定”可谓共识。1946年,费孝通先生所撰的公民读本《民 主·宪法·人 权》,写到美国北部的一位农村主妇,谈及时政:“费先生,天下大概没有一个政客是好的,我们若是放弃了投票的自由,我们也就没有办法对付这批混蛋了。”直呼为混蛋,比无 赖更甚。

休谟所预设的无 赖之徒,甚至可从政府成员扩大到所有人。联邦党人说过,如果人人都是天使,则无需政府;休谟说过,如果人人坚持正义,他们便可永远处于绝对自由的状态。这两个如果,均难成立。正因人人都被预设为无 赖,政府才成为必需品,需要它来管理这个国家的所有无 赖。作为无 赖之契约的产物,政府同样是无 赖,而且是最大的无 赖,所以更需要对其进行限制,以权力制约权力,以野心对抗野心。宪 政主义对统 治者的预期,形成了一句经典格言:宁要两个相互制衡的魔鬼,不要一个不受限制的天使。

一个不受限制的天使可能导致独 裁,两个相互制衡的魔鬼必将走向分权,这就是宪 政法宝“以恶制恶”的妙用。

只是,宪 政为什么要预设人性之恶呢,为什么要假定所有人都是无 赖呢?

这当一分为二。从经验论上讲,宪 政的源头之一,是基督教。基督教教义有“原罪说”,人类天生负罪,只有笃信上帝,才能完成救赎,宪 政主义继承了此说。休谟、汉密尔顿、阿克顿等人都主张性恶论。

阿克顿认为,人性本具罪恶性,地位越高的人,罪恶性就越大,因此教皇或国王的堕落性不可与一般百姓同日而语。“大人物几乎都是坏人,当他们作为普通人的时候是如此,当他们掌握权力行使权威的时候更是如此。”(这句话紧随其名言“权力导致腐 败,绝对权力绝对导致腐 败”之后)就此而论,性恶论深深嵌入了西方政治传统,从而构成了宪 政主义的超验土壤。

学过法律的朋友都知道,法律的制定,理当假设所有人都是坏人,而非相反。他们应该记得德国法学家古斯塔夫·拉德布鲁赫的危言:“一项法律越是在它的接受者那里以恶行为前提,那么它本身就越好。”政治制度的设计何尝不是如此呢。政治更多与恶打交道,哪怕其终极目的是扬善,首要工作却是除恶。所以它必须洞悉并正视人性之恶。只有从恶的假定出发,设计出来的制度才可能防恶;若从善的假定出发,其产品必将因一厢情愿而漏洞百出,而为作恶者喜闻乐见。

防人之心,用在政治学里,便是猜疑。宪 政主义认为,信任是专 制之母,那么猜疑是否为宪 政之父呢,且听托马斯·杰斐逊怎么说:“信赖在任何场所都是专 制之父;自由的政府不是以信赖而是以猜疑为基础建立的。我们用制约性的宪法约束掌权者,这不是出自信赖,而是来自猜疑。……因此,在权力问题上,不要再侈谈对人的信赖,而是要用宪法的锁链来约束他们不做坏事。我们的制度设计,就是为了这样一个目的,即即使不幸碰到一个坏蛋作我们的领袖,我们一样会过得好。”

看看我们的邻居,总统被带走的韩国,并没有因为没有总统就全国大乱,他们的各个政府部门依然各司其职正常运作,这就是宪 政的优势,并不因一人一事而改变国家,即使他是最高领袖。

可惜在这国,我们一再颠倒信任与猜疑的角色,对权力者人格的信仰,导致对其权力的纵容。中 华 民 国诞生前夜,同盟会要人集于孙中山寓所,会商政府组织方案,出现了总统制与内阁制之争。仅宋教仁一人坚持内阁制,孙中山等都主张总统制。孙的理由是:“吾人不能对于惟一置信推举之人,而复设防制之法度。”由此可见孙中山与宪 政主义的距离之远。他的政治思想与权力欲望所滋生的苦毒,至今依然在侵蚀人们的大脑。

“猜疑”、“人性之恶”、“无 赖假定”,这些说法也许过于幽暗(霍布斯的“自然状态”、罗尔斯的“无知之幕”,何尝不是着眼于人性深处的幽暗意识呢),然而它们实实在在构成了宪 政的预设。没有这些预设,就没有宪 政。预设的邪 恶与前景的光明,有时恰成正比。须知,政治与人性 交战,从来都是将对方往邪 恶的深渊里推。在这场战争当中,我们可以轻视善,却不可轻视恶,任何对恶的轻视,终将导致善的毁灭。

不愿承认人性之恶,虚伪地和稀泥式地宣扬人性本善,大家不愿事先讨论详细的游戏规则以及善后事宜,更没有人认真遵守规则。结果是一旦发生利益变化和冲突,就有人背信弃义,有人背后布局、有人大打出手。对社 会风气的影响可谓有目共睹,大家谁也不信任谁,谁都觉得可能被陷害、被欺骗、被玩弄、被欺负......如果不是我骗你就是你骗我,那还不如我骗你。最后搞得本愿善良的也冷了心性。

无论人类文明如何发展,我们身上流着祖先的血液,我们磨灭不了动物性。这样的认识不应该让我们悲观,而是应该让我们欢呼宇宙之伟大,人类潜力之无限。

我们越是充满了智慧,就越会意识到自身的局限和渺小,越能够谦卑而充满感恩地拥抱人生、拥抱世界。而为了让每个人都有平等的权利享受人生,每个人都必须先学会接受文明社 会的行为规则,给可能失控的天性系上缰绳。教化可以改变多数人,但是无法彻底消灭犯罪和作恶。无论如何不应该再寄希望于人性本善了!
周星驰的偶像 发表于 2018-3-4 18:52:5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心中有神,对水军那是个灾难。他们的特色在你而言就那么回事了,因为全为空
周星驰的偶像 发表于 2018-3-4 18:53:4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水军觉得自己折腾别人会顶礼膜拜,跟个神似的
WSZH188452 发表于 2018-3-4 20:46:32 | 显示全部楼层
中 共长期执政,需要获得广大民众持续不断的支持。而要做到这一点,在任何情况下首先要守住三条底线,一是经济不断发展,民生保持改善的势头。二是财产关系稳定,老百姓合法积累的财产受到保护。三是个人合法的自由比较充分,私域不被打扰。除此之外,中 共治理还应致力于满足人们的更多要求,但这三条是底线。
         
周星驰的偶像 发表于 2018-3-4 21:04:4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人心思变就得变,神走了
周星驰的偶像 发表于 2018-3-4 21:05:1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脑子有问题,鬼扯一通,堆砌文字
闲着没事干 发表于 2018-3-5 07:18:07 | 显示全部楼层
时寒冰曾问德国记者:“中国在国际上那么隐忍退让,甚至以大慈善家的豪气用巨资援助他国,为何国际上还不断提及中国 威 胁 论?”这位德国记者反问道:“一个敢卖给自己同胞有毒食品的民族,一个不惜以残害自己同胞来追逐金钱的民族,一个不懂得爱自己同胞的国家,底线在哪里,什么事不敢做,你难道不觉得这很可怕吗?”
zhf8964 发表于 2018-3-5 08:13:1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国是个互害型社 会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子陵 ziling ( 京公网安备110112000276号 京ICP证041482号 )|网站地图  

GMT+8, 2018-5-26 16:05 , Processed in 0.027470 second(s), 5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子陵网 值班电话 010-89548890 值班QQ 563830

© 2000-2017 Ziling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