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子陵论坛 Ziling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搜索
查看: 1538|回复: 6
收起左侧

孩子

[复制链接]
赤子天涯 发表于 2018-2-28 21:25: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赤子天涯 发布于: 子陵 ziling.com

本帖最后由 赤子天涯 于 2018-2-28 21:27 编辑

孩子:
    你看,我已经没有勇气叫你一声儿子了,我们都知道为什么。因为在你的眼里我不配做你的父亲。但是,这么多年来,我教过你很多东西,也比你年长很多,叫你一声孩子不为过。能够被自己的儿子看不起,那应该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事实上,若干年来我也从来没有把自己作为你的表率,反而一直把自己作为反面教材,警醒你的人生。但是,你表达这个观点的语气和情绪不对,我难以接受。并且,我永远不会原谅你。你母亲指责我,说我应该原谅你的少不更事。我说不行,我必须用自己的不原谅来告诉你一个道理,人这辈子有些错误可以犯,有些错你犯不起。这个道理由我来告诉你比将来社 会告诉你更好,希望未来的岁月里你永远不会一时冲动犯一些你没必要犯也犯不起的错误。

   今天是你参加高考的日子,再过一段时间是你成年的日子。无论是社 会意义还是生理标准,这段日子都是你人生的一个重大转折点。尽管这个转折点早已提前,但我依然把它看成是一个标志,我想在这个标志下给你留一封信。我不会把这封信送到你的手上,因为你冥顽不化,认识水平很差,它对你的意义在于未来而不是现在——如果它对你有意义的话。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会看到这封信,也许两年也许十年也许二十年。因为你从不愿意进入我的世界,也不容许我进入你的世界。也许若干年后的某一天,你突然想认识一下我,走了进来,同时你很好奇,想知道在你人生最重要关头的那一刻我在做什么,你就会读到这封留给你的信。
   
    那么,就在未来的某一天,你和我一起回顾这段让我们彼此都痛彻心扉的日子。

多年来我们关系一直很密切,我很爱你,你也信任我依赖我。我们有很多故事,不一一回顾。不过我曾经针对我们的关系说过一句话,我说多年父子成兄弟,这话还被我的朋友们嘲笑过,但我坚持这才是我需要的父子关系。我从来没有嘲笑过你的理想,也没有嘲笑过你的爱情。小学时你喜欢看盗墓之类的书,痴迷于此,表示以后要学考古。尽管我知道考古专业的出来连工作都找不到,但我依然支持你鼓励你。不怕你的理想与世俗不合,就怕你没有理想。高二时你对未来的打算令人匪夷所思,你说大学毕业后想去流浪,从一个城市走到另一个城市从一个乡村走到另一个乡村。我相信,任何一个父亲面对孩子的这种人生规划都会大发雷霆。但我是一个奇葩的父亲,大加赞赏。我说好啊,人这辈子不要被房子车子这些东西拴住,多走点地方,让人生丰沛起来,而且浪迹天涯是需要本事的,不是谁都敢这样做。你读初中就给女孩子写情书,我没有过问过你,我的儿子这么英俊要是不追女孩实在是对不起那身皮囊。只有一次,成绩严重下滑,而且发现你用一个女孩生日做qq密码,我才发了脾气严重警告你,但并未挖苦你。你的毕业留言上 你那些哥们儿隐隐约约的下流话我也没过问过你,我都能想象到你们在一起都交流些什么,但我从没有道貌岸然地教训过你。男孩子嘛,天生就是下流坯,出点格也没什么,再大点自然会知道注意自己的言行。你一直喜欢一个女孩子,当你表白失败后,我怕你太过失落又怕你知道我知道这事心里有压力,就注册了一个id在你的帖子上安慰你,帮你分析女孩子的心态,告诉你她虽然没有接受但也没有拒绝,说明她对你有好感,只是非常时期不便儿女情长,她给你留下了继续表白的空间,沉默也只是为了鼓励你把心思用在学习上。

我不仅是你的父亲,也是你的兄弟,我理解你。我们甚至经常互穿对方的衣服,与子同袍,同进共退,同荣共辱。但是,为什么事情会演变到这种地步?

你从小就很聪明,但这种聪明和别的孩子没什么太大区别,仅仅是一种孩童式的机灵,我从没有因为这种机灵而对你的学业有太高的期望。我和你母亲最初都认为你贪玩好耍,不是读书的料,只希望你将来能考个二本,出来后找个像样的工作能自食其力就行了。但是,你读初二时,一个偶然的机会让我认识到,你具有很好的数理逻辑能力,是一块读书的好材料。后来开家长会时遇到你的数学老师,他说你儿子是班上最聪明的。我很吃惊,一般来说老师是不会这么评价一个学生的,尤其是此前你居然连数学的家庭作业都做不起。老师解释说,我是教数学的,我判断一个学生的智力水平一定没错,我不是通过他的成绩来评判,而是他解题时所表现出来的敏捷,以及独特的思路。我虽然不是教数学的,但我年轻时曾用一年时间自学完清华大学数学专业必修课《数学原理》,你将来可能会学到的同济大学编的厚厚两本通用高数教材《高等数学》我仅用半年时间就学完了,我读大专时都没必要翻一下那本在我看来小儿科般的高数教材。所以我同意数学老师的评价,也坚定我的判断,你是我见过的最具数理逻辑的孩子,这方面的才华你在十三岁时就远远超过我了。有一次你有一道平面几何题做不起,我做了几天也找不到方向,就请一位高三尖子生帮做。几天后拿到答案,看得头都大了,繁琐无比,我想这题要是出现在考场上,只能放弃,就这么道题没半个小时别想解出来。当我把答案给你时你说已经做出来了,一看你的解题过程,简洁明了,思路独特而清晰,我真是口服心服。后来我多次用逻辑类题来检测你,每次都让我惊讶不已,每次都让我更加坚定我的判断——尽管所有的人包括你母亲都认为我这只是一个望子成龙父亲的盲目自信——你极具天赋。

但是,你的这种天赋并未给我带来喜悦,反而让我痛苦不堪。整个初中阶段你都不是一个规规矩矩的学生,打游戏追女孩,成绩忽上忽下很情绪化。甚至初三开学的第一天你连名都不去报,说不读书了。后来你以很勉强的成绩进入了保送生培训班,但没有一个人相信你能考上保送生。我知道你必须得考上保送生,否则你很难在学业上有所建树。因为一来你成绩很垃圾,正式中考你不可能考上尖子班,你只能靠数学物理的优势通过提前批考试取胜;二来你太没有自觉性,你只能进入一个优秀的群体,在人家的带动下才能发挥你的才能。距离保送生考试还有一个月时间,你依然故我,始终没有进入毕业生状态,我彻底绝望了。但你母亲不服气,发毛了,狠狠教训了你一顿,并要求我每天接送。这时你才开始认真起来,可以说,整个初中三年,你只规规矩矩读了十来天书。离考试还有四天时,你居然还发烧,老师通知我送你去医院,在医院输了两次液。那段日子我很焦虑,你考完的第二天送你去读书,路上居然和人打了一架,而且居然还被你的老师同学目睹。可想而知那段等待的日子我有多难受,看不到希望,却又隐隐约约看到一点火花,而这火花仅仅是你的智商,但经验告诉我,仅仅智商在学业上经常是靠不住的。

几天后我在网上查考试结果,你的分数很低,远低于往年的录取分数,而那行通知仔细分析又感觉容易产生歧义。我吃不准你是否被录取了,打电话问你母亲。当她一听说你分数,顿时泄气,说不可能,这个分数不可能被录取。这时李叔叔打电话来关心你的情况,当我把通知念给他听时,他骂我,还有什么好怀疑的呢,这就是录取了嘛,你怎么这么不相信你儿子。放下电话,盯着屏幕,我的眼泪刷的就下来了。直至现在我都坚定地认为,中考对你人生的意义要大过高考。那天晚上我没有心思在家做饭,去街上吃了一顿,然后就一直在外面溜达,挨时间,等到下晚自习去接你。你出来后我们相互没有言语,沉默地肩并肩慢慢往回走。呵呵,我在等你先说,我相信你也是想等我先说。姜还是老的辣,最后你憋不住了,故作镇定地说了一声,爸爸,我考上了。我伸出手和你握手,像两个成年人,我说,祝贺你。没有拥抱没有欢呼,面对这巨大的喜悦,我们淡定自如,狂涛巨澜埋于心中,我要用一切方式教你,怎样做一个男人。没有一个人相信你能考上保送生,连极为赏识你的数学老师都很吃惊。你是一个奇迹,是实中的一匹黑马,我相信,多年后你的初中老师还会记得你。

紧接着,半年后你再一次让我刮目相看。

保送生考试通过后我告诫你,不要太过放松,中考好好考,不要让别人认为你的保送生考试是运气,拿出你的实力来。你没有听我的,鬼混了一个月,最后中考成绩别说尖子班,连实验班的水平都达不到。暑假两个月你也耍得昏天黑地,没有一天在家学习过,我真的担心你会跟不上同学的步伐。分班时我利用关系为你找了一位我信得过的班主任余老师,当他听说我要把你送到他的班上时表示欢迎。此前他就听你的初中班主任和数学老师讲起过你,知道你很聪明,也很顽劣,但他相信你是一个可造之材。你的中考成绩决定了你是班上的最后一名,60号这个学号伴随了你高中三年。你以一个学渣身份进入了这个最优秀的学子群体,他们看不起你,讨论数学题你连话都插不进去。那个学期你学习很认真,真正像一个在求学的学生了,我很欣慰。期末考试后,余老师给我打电话,先把你每一科的成绩告诉我,然后说你年级排名第六。我太吃惊了,说你是不是看错了。他说没错,班排名第四,年级排名第六。

后来你的成绩起起伏伏极不稳定,但我从来没有因为成绩下降而责骂过你,总是鼓励你安慰你,并要求你主动找老师谈,和老师一起分析问题所在。我并没有因为你曾经进入过年级前十就要求你再进入前五、前三。我给你划了一条线,争取稳在年级前二十,绝不滑出前五十。这个要求对你来说一点不苛刻,甚至可以说过于宽松。我希望你能学得轻松点,希望你的青春岁月能充满阳光而不是书卷暮气。

转折点应该是在高一的那年暑假,你打游戏打疯了!后来的两年你的成绩节节下滑,根本无心向学。我知道你曾一次又一次挣扎过,但一次又一次泥足深陷无力自拔。为了戒除网瘾甚至要提刀剁掉自己的手指,那次你把我吓坏了。你说游戏让你找到成就感。我理解。有两种人最容易沉陷于网络游戏之中,一种是极其愚笨的人,一种是极其聪明的人。前者他干什么都不行,玩游戏只需要坐在电脑前用鼠标砍砍杀杀,不用动脑筋却又能快意江湖。后者很快就能上手,而且很快就能打出成绩,那种成就感来得很快也很刺激。我知道你曾用一个寒假的时间在一个区把自己打出名了。但我相信,后期你早就没了什么成就感,有的只是麻木只是颓废只是逃避。你一次又一次想重新开始,但掉的功课太多,努力一段时间不见成效就泄气了,又一头栽进网吧。我最后一次去网吧找你是两个多月前,那天早晨我先在学校门口等你,然后又挨着一个个网吧找。网吧里还有几个社 会上的小混混在玩游戏,他们叼着烟,一边打游戏一边谈笑着。而你,坐在远处,表情麻木,孤 独而颓废,看得令人心碎。这个地方根本不是你的世界,你和它格格不入,你所受的教育使得你根本无法融入其中。此后我再也没到网吧找过你了,随你去吧。

今年春节前你终于承受不了失败的打击,一天早晨哭着找我谈,说要休学,你想出去打工,过一年再回来读书,你说你始终还是要走读书这条路的。我没有发火,一边抱着你安慰你一边说可以,只要你真的想好了。但是,你的父亲我一生经历了太多的事,我不会让你就这么把自己给毁了,我有的是办法让你自己打消这个念头。我单位有事要处理,但我不敢把你一个人放在家里,我怕夜长梦多,拖下去此事必成定局。我让你和我一起去上班,在车上我开始给你描绘休学后的前景,并告诉你我的经历。你动心了,想了半天后打消了休学念头。孩子,我做了一个父亲能够做到的最好的程度。我没有指责你,你已经够痛苦了,指责只会让你更加颓废。也没有强迫你回到学校,那会让你更加抗拒。我用了一个很聪明的办法让你主动打消了中断学业的念头——而这个所谓的暂时中断必将演变成永远的终止,这不是每个父亲都能做到的。当后来你说你看不起我的时候,你就没有想到过这一刻吗?每次你给你母亲发脾气我都会教训你,告诉你这辈子你绝对不能对不起妈妈,她为你付出太多。但我心里知道,只是不好意思说出来,你最对不起的是我。没有人比我更赏识你,没有人比我在你身上花的心血更多。这两年来,我无数次地为你嚎啕大哭为你独自哽咽为你夜不能寐。

我和你母亲都很清楚,网瘾是一种病。这种病不仅让你丧失斗志,而且也扭曲你的心理,你对父母的态度变得粗暴,并且缺乏理性,从不检讨自己。我曾建议你看心理医生,你拒绝了。后来我考虑过送你去网瘾戒除中心,但查阅了这些中心的资料后我打消了这个念头。那些中心的手段完全是对人的摧残,别说孩子,就是成年人也受不了。所谓的成功戒除网瘾其实是对电脑条件反射的恐惧,我要的不是这个,我要一个阳光明媚心理健康的儿子。

为了让你戒除网瘾,我们想尽了种种办法,控制你的零用钱,控制你的时间,跟你谈心,和你交流。我甚至建议你,让你去谈一场恋爱,希望爱情能转移你的注意力,而且我也认为爱情能催人向上。告诉我,普天之下有哪一个父亲会在孩子高三临近高考的时候叫他去追姑娘?一切手段都没有用,我们没有能力把你从网吧拉回来。我彻底崩溃了,开始变得神神叨叨。我回忆这个家族的历史,从我的曾祖父开始,一代比一代聪明,但大都命运多舛,我怀疑这是一个被诅咒的家族,或者说我们身上都携带了一个叫失败的遗传基因。春节时我流着泪跟你说这些,告诉你我要出去旅行,找一个阴气重的地方,我要会一会阴间鬼神,问一问是谁在赌咒你。我让你跟我去,你不去,并劝我不要迷信。你第一次承认网络游戏对你学业的伤害,但你落寞的语气并没有表示你要戒除网瘾,你似乎认命了。我一个人去了西昌,途中在大渡河边找了个荒凉的地方,在一座老坟旁睡了一夜。睡前我高声大喊了一首诗:面朝哀江背靠坟,独卧荒野惊鬼魂,豹胆雄心叩冥府,袖藏利器杀乱神。对鬼神极为不恭,我就是要刺激它们,让它们来找我,我要和它们谈谈。但是,那一夜,出奇的平静。

网瘾源于你贪玩,而无法摆脱网瘾的原因却是你的懦弱。有一次你哭着说我一直在错误地评判你,你根本就不是读书的料,你读不好书。你很清楚,你这只是找借口来掩饰自己的懦弱。事实上 你已经多次证明了你在读书方面的天赋,而且就在说了这话后不久,你又一次轻轻松松冲了几十名上去。你曾经对同学说,放眼洪中校,成绩又好篮球也打得好的唯你我耳。如此的自负,如此的狂妄,现在竟然说出这种话。想想看,无论是排名在你前面的还是在你后面的,从用功的程度上比,你能比过谁?

南科大曾经是你的理想。我向你推荐了这所学校,那个时候这所学校甚至还没有毕业生,根本不清楚它的就业前景,教育部连它的文 凭都不承认。但是我认为这所学校适合你,你聪明,有才华,却又放荡不羁,那一块自由的天地正是你的战场,你必将不负此校,你必将从这所学校开始你的锦绣前程。很早前我就开始联系这所学校,他们也给我寄来了我需要的资料。这所学校对你来说并不难考,它的独立考试内容正是你的强项,但是,需要你认真对待,刻苦用功。而现在,我们连报名的勇气都没有了,你永远地与你的理想失之交臂。你开始退而求其次考虑川大,但是成绩还在下滑,后来别说川大,你连普通一本都不敢再想,只想随便考一所二本算了。你已经彻底丧失了斗志,你已经丢失了理想,你犹如一具行尸走肉游荡在网络游戏的世界里。你痛恨这个家庭,只想尽快毕业,无论考上什么学校,马上远远离开家庭。尽管你没有说,但我清楚,不外乎就是离开家庭后可以自由地无所拘束地浸泡在游戏世界里嘛。我想一想都觉得可怕!我是一个开通的人,电竞当然可以成为一种职业追求,但不适合你。现在进入电竞界,对于你来说,太老了,你无法立足其间。毕竟你一直是在传统教育的路上走,玩电竞并非你的长项。

这学期开始我已经不怎么过问你了,对你的高考我早已不看好,何况你还一直都没有摆脱网络游戏对你的控制。我不太清楚你的成绩,开学初还是上期末,你大概已经突破了200名。前几天我偶然从一位同事那儿知道你最近的排名是35,这让我很吃惊,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玩出来的,因为这个学期我基本没见你在家里学习过。我问你母亲,她说你基础并不扎实,但你很聪明,尽管不会做题,但你能判断出题者的意图,通过出题意图选出他要的答案。我不知道你能否靠这点小聪明玩过高考,但如果你习惯了玩小聪明,总有你玩不过去的时候。尽管如此,但这再一次证明,你是一块读书的好材料,你没有珍惜。这个世界上有很多有才华的人,但绝大多数人的才华没有被人认识到,被认识到的又有很多人没有被刻意地培养。你很幸运,但是你辜负了命运。

不多说了,过不多久你就要离开家庭,一个人去面对生活。本来我应该给你一些忠告的,但想来你也听不进去。而现在,当你读到这封信时,相信生活已经给了你足够的忠告,也不用我来多说了。

尽管那么的痛恨你,尽管对你的高考早已无所谓,但还是希望你能好好发挥。我给你写了一首诗,祝你:少年一战胜——尽管虽胜犹辱。

三年磨冷锋,
吹毫试钢刃。
刀剑锈且钝,
亦敢扬鞭奋。

孤影立沙场,
六面蜀山困。
流矢穿金甲,
马陷连营阵。

乌骓隐然突,
枪林嚣然亘。
风卷征袍舞,
破敌长城盾。

抚髯轻叹息,
观局不敢问。
仰首笑苍狗,
少年一战胜!

周星驰的偶像 发表于 2018-2-28 21:39:3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群脑子有病的老人,没有资格教育下一代。大家都在等中毒太深的人升天
周星驰的偶像 发表于 2018-2-28 21:42:3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放心好了,儿孙自由儿孙福,上一代人控制欲很强,时常说教,没有了自己,下一代怎么办。下一代有下一代的玩法。水军也如此说教,没有了我们这群先进纯洁人物,中国怎么办,水军死绝了,也不影响什么。自然会有人把孩子带大,放心吧
周星驰的偶像 发表于 2018-2-28 21:43:4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水军们抢着玩,别人根本插不上手,事实就是水军死了,有人接手,把孩子们带大
周星驰的偶像 发表于 2018-2-28 21:45:2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水军还活着,孩子他在带,所以我们只能看着,即便帮忙,还会被训斥。水军一旦嗝屁,上位者自然会把孩子带得更好
周星驰的偶像 发表于 2018-2-28 21:50:1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水军说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终究是你们的。等我死,不要急,这是在求别人不要抢班夺权,等自己把上手的游戏玩完,死了都是你们的
周星驰的偶像 发表于 2018-2-28 21:56:4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两个一千年,以神自居的一群鬼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子陵 ziling ( 京公网安备110112000276号 京ICP证041482号 )|网站地图  

GMT+8, 2018-5-26 16:01 , Processed in 0.022834 second(s), 5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子陵网 值班电话 010-89548890 值班QQ 563830

© 2000-2017 Ziling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