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子陵论坛 Ziling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搜索
查看: 2625|回复: 7
收起左侧

中国人的民族性归根结底就是“权力崇拜”

[复制链接]
270775720 发表于 2018-1-7 22:56: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270775720 发布于: 子陵 ziling.com

中国人的民族性归根结底就是“权力崇拜”
2018-01-07 小尼姑看世界11
扫码加友防失联(请勿重复添加,微商勿扰)

中国人的民族性归根结底就是“权力崇拜”

来源:凯迪社区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Drag Me Down
One Direction - Drag Me Down

两千年来,不管汉人的社 会价值观如何变化,但有一个特性是根深蒂固亘古未变的:就是对权力的崇拜,而且可以说是极度的崇拜,无条件的崇拜。

比如说在毛时期,那时是极度的仇富,以贫穷为荣,“越穷越光荣”,这样一种社 会风尚,对比今天中国社 会极度的金钱至上,显现出如此的反差巨大,但是在对权力的崇拜这一点上却是惊人地一致的。

或许人们会说:中国史书上不是也记载有那么多“蔑视权贵”的,“威武不能屈”的“仁人志士”吗?但这些都经不起分析,一细加剖析,你就会发现,这些所谓的“仁人志士”,他们若反对(或反抗)某一权势,就必然会依附于另一派权势。他们不倒向这一边,就必然会倒向那一边;他们若表现得对某一方的权力敢于蔑视,却同时也对自己依附的这一方权力表现得无条件恭顺。

这一点,看看那些对行将垮台的国民党表现得很“正直”“很勇于蔑视”“很有骨气”的“爱国民 主人士”们在后来的表现,以及体 制内的那些很耐国民党拷打的“硬骨头战士”在文 革牛棚里面的表现,不就很明白地证明着吗?他们甚至到死都不敢说一个不字。

而且,中国人即使表现得对某一层次的掌权者有“反抗精神”,他们就必然表现出对更高层次的权力者的崇拜和依附。此之谓“反贪 官不反皇帝”,“奉旨z反”“清君侧”等等之类,莫不如此。比如毛时期绝对服从毛而反一切“当权派”的“大民 主”“造 反派”。

荆轲也许是中国人曾经达到过的“反抗精神”的最高峰,但是都可疑得很。他固然在秦王面前表现得足够勇敢,但是也不过是出于对另一方的“报主”动机。

那么,既然人们能够做到对某一方权力机器表现出“反抗精神”,为什么又同时要依附顺从另一方权力机器?我想原因应该很简单:因为前者相对软弱,没有后者强硬,不够狠,或者不是直接制约你。至少,对于汉人来说,你起码要能够做到从武力上将其彻底征服,才会得到其认同。这一点,对比一下汉人对待蒙古人满人与对待日本人的态度就无可辩驳地能够证明。

当然,仅仅只是武力的征服只是起码的必要而非充分条件,很多 情况下,还需要很多更深一层次的手段,比如精神控制洗 脑之类的。这样,才不至于在自己刚有失势倾向时就众叛亲离。看看文 革迫 害了那么多人,但他死后这么多年,有些人仍然对其死忠不渝,可见其作为中国一切权力的终极象征物的魔力之大。

也许权力崇拜思维人类多少都有点,应该是人性的共通处,你看西方左派不是也表现出很明显的一种“领袖崇拜(也就是变相的权力崇拜)”倾向吗。但区别只在于程度的深浅,因为西方文化较为多元化,长久以来就有自由主义,个人主义,甚至是无政府主义等思想成分存在,也就平衡和冲淡了这种人性中的权力崇拜倾向。而中国则不然,在中国人的人性里面,权力崇拜就是一切的思想根源。

为什么人们总需要权力崇拜?可能是因为权力崇拜能带给人心理安全感。

其实,现在中国社 会极度的金钱至上价值趋向,或许很大程度上是一种表象,因为首先这不符合汉人的传统价值观,中国自古以来有重农抑商的传统,而且经常成为官方的国策。又由于中国的老百姓长期处于赤贫状态,中国老百姓骨子里其实是比较仇富的,但是在现时代被统 治阶层垄断了一切权力的状况下只好退而求其次拼命追求金钱以自保。其二金钱本身也可以成为通往权力的另一条途径了(以前只通过暴力才可得的,但是现在也对有钱人开放了入口),所以官 商 勾 结钱权交易越来越猖獗。

但汉人具有极度的两面性,现时代他们看到官方大力肯定鼓励经济第一主义(但绝不是宣扬你们平民发财致富,相反是提倡你们贡献自己的血汗,如贡献得不足就苛捐杂税高房价低工资压榨之剥削之),而又看到有现实的例子可以通过获得经济地位来实现爬上权力阶层的榜样,于是他们也拼命追求金钱(当然合法的致富是不太可能的,暴富更是休想。所以整个社 会盛行坑蒙拐骗式的发财致富路子),实则不过是另一种变相的权力崇拜。

而在毛的那个时代,以及古来一切重农抑商并且是以官方的政策推动的情况下,一人若钱财过多但又不是权力阶层中人时,中国的普通百姓就会对他们落井下石群起迫 害。这时候他们就会表现得很“视钱财如粪土”。但他们绝对不会也不敢“视掌权者如粪土”,至多不过“粪土当年万户侯”,因为那已经是死老虎了。

所以不管是读书也好,出仕也好,赚钱也好,汉人自古以来的中心价值观就是一个:要做人上人。这样既可免于被他人所害的危险,又可掌握对他人的生杀予夺之权,这才足够威风,足够有面子。

我们进一步分析即可知:汉人自古以来就普遍具有一种极强烈的极容易膨胀的权力欲,但因为其又有极度的两面性,所以同时又表现出对更高权力的极度服从和恭顺。所以汉人之间的关系自古以来就只能具有两种状态:统 治和被统 治。所以汉人根本产生不出来也不可能自发产生出民 主自由平等诸观念也就是毫不奇怪的了(至于人 权观念,那就更不敢奢求了)。

我在生活中看到,虽然表面上人人都抱怨社 会不公,但他们一旦手中有了一点小小的权力,马上就会对下面的人颐使气指作威作福。有些人也跟风大谈“民 主”“人 权”(其实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生活不如意事业不得志,虽也是理由,但显然并不能算高尚),但一有机会同权力结合迫 害跟他们同样困苦的人,他们就会很乐于落井下石。这样极端的势利,可说是汉人的一种基本民族性。

中国人不管对待过往的掌权者有着怎样截然不同的态度和立场(后面的分析我们也可以看到,这也是有意无意地经过了一番利益计算的),但是对待眼前正在位当权者则绝对是不敢有一句不恭的,所谓“县官不如现管”就是这个道理。但若在位者一旦失势下台,你马上就会看到先前还在献媚讨好的众人纷纷站出来做“ 义愤讨伐”状。汉人的这种历经几千年磨练出来的处世上的聪明劲可以说是相当惊人地具有绝对性的。

即使是对待已成历史的权力人物,中国人的态度也是相当值得玩味的。众所周知,以前在毛时代,因为思想钳制和言论钳制的严酷性,人们对待政治人物的态度往往是一边倒的,黑白分明的。比如说,拥共则必然非蒋,拥毛则必然非林非刘非邓等。后来到了邓“改革开放”时期,可能思想逐渐开放,人们表现出一定程度上的多元化的政治态度。比如说:同时崇拜毛邓甚至蒋的大有人在。

过去我想当然地把这种现象看作是因为民族主义思维的影响(虽然很勉强)。直到有一天,我看见有一个人同时崇拜毛和邓,我是百思不得其解:何以会有这么精神分裂的思维?

但是,我慢慢地懂了:这恰恰就是中国人灵魂深处根深蒂固的“权力崇拜思维”在起作用,虽然他们不自知而且也不承认(汉人很习惯于把自己内心深处最卑劣最龌龊的思想动机都自欺欺人地装扮出一幅“神圣”“高尚”的模样的,而且常常自己被自己感动得不得了)。

因为:你可以看到,中国人可以同时崇拜毛和蒋,可以同时崇拜毛和邓,可以同时崇拜岳飞和宋高宗,但是,你看到他们会同时崇拜毛、蒋和汪精卫吗?会同时崇拜岳飞宋高宗和秦桧吗?会同时崇拜毛、邓和江 青吗?虽然这三者之间的对立并不比前两者之间的对立小一点。

原因并不简单地在于前者是更强势的权力象征,而在于,虽然蒋介石一时失势,但是聪明的中国人早就看出:他们的继承者在台 湾玩了一个漂亮的翻盘。而汪精卫秦桧江 青之辈,则是永无翻 案的可能性了。

因为他们是替罪羊,替罪羊不仅没有翻 案可能性,也绝无崇拜的价值。

所以,居然有人能够同时崇拜毛和邓,这就毫不奇怪了。看起来此人只不过眼光超前了点而已。实则正是彻头彻尾的权力崇拜思维。

从上面这些案例的分析,可以看出中国人其实任何离奇古怪的行为都可以从这种“权力崇拜思维”中找到根源。
周星驰的偶像 发表于 2018-1-7 23:45:1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皇权至上
WSZH188452 发表于 2018-1-8 11:18:36 | 显示全部楼层
把兔子翻过来,轻轻按住腹部,兔子就会进入类似被催眠的状态。这就是很多动物都有的“强直静止”特性。所以,当你在野外遇到狮子老虎等猛兽时,只需将它们翻过来,按住腹部,等它们被催眠,就可以悄悄走开。
周星驰的偶像 发表于 2018-1-8 11:21:4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有信仰怎么团结大家,怎么凝聚人心,政治信仰很重要。狗都知道了
zhanling 发表于 2018-1-8 14:05:55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有一点,权和钱不分家。
两个半小时 发表于 2018-1-9 10:33:22 | 显示全部楼层
钱不外乎财富,何来?血汗苦得。开明如君,一体论,不断,何谈民族,家国。
闲着没事干 发表于 2018-1-9 11:05:19 | 显示全部楼层
通过大量的娱乐消遣和感官刺激占用了大多数成年人的时间,让他们在不自觉中丧失独立思考的能力和追求更好生活的激情。
wdzlp 发表于 6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请问许由,巢父,伯夷,叔齐,鬼谷子,庄子,陶渊明等等的这些人是依附在哪个势力上的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子陵 ziling ( 京公网安备110112000276号 京ICP证041482号 )|网站地图  

GMT+8, 2018-1-18 23:38 , Processed in 0.060974 second(s), 5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子陵网 值班电话 010-89548890 值班QQ 563830

© 2000-2017 Ziling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