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子陵论坛 Ziling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搜索
查看: 2927|回复: 6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收起左侧

袁灿兴:看李鸿章如何裱糊大清?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子陵楼主
you74222 发表于 2017-11-13 20:54:34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作者: you74222 发布于: 子陵 ziling.com


免责申明:
以下内容,有可能引起内心冲突或愤怒等不适症状。若有此症状自觉被误导者,请绕行。若按捺不住看后症状特别明显,可自行前 —— 往(为什么这四个字为敏感字?)CCAV等欢乐 频道进行综合调理。其余,概不负责 。

本文转摘的各类事件,均来自于公开发表的国内媒体报道。引用的个人或媒体评论旨在传播各种声音,并不代表我们认同或反对其观点。




我办了一辈子的事,练兵,练海军,都是纸糊的老虎,何尝能实放在手办理。不过勉强涂饰,虚有其表,不揭破,犹可敷衍一时。如一间破屋,由裱糊匠东补西贴,居然成一净室。虽明知纸片糊裱,然究竟不定里面是何等材料。即有小风雨,打成几个窟窿,随时补葺,亦可对付。乃必欲爽手扯破,又未预备何种修葺材料,何种改造方式,自然真 相破落,不可收拾,但裱糊匠又何术能负其责也?
                                                              ——李鸿章           

庚子年,重臣李鸿章不在中枢,而在偏远的两广。李鸿章之所以被调往两广,还得从1894年的甲午中日战争说起。

1894年2月8日,此日李鸿章被赏三眼花翎,这是清廷的最高荣誉。但李鸿章的这个三眼花翎,不久就被夺去。5月10日,李鸿章从大沽口乘船前往旅顺阅兵,入船门时,帽上大珠被碰落。船刚开行,大风突起,将帅旗吹落海中,同行者均以此为不祥征兆。

此年中日在朝鲜对峙良久,日方一心求战。5月31日,日本参谋本部向日本天 皇和内阁汇报:“中国士兵仅五分之三有步枪,一团中装备有十三种步枪。中国完全无准备,作战时机已到。”

对于清军斤两几何,李鸿章洞察于心,他始终主和,反对开战。

7月16日,京师内官吏群情激昂,纷纷上奏请战。光绪遂下定决心开战,并准备处分消极应战的李鸿章,但被慈禧制止。慈禧云:“无鸿章,无清朝。”翁同龢等则建议光绪独断专行,绕过李鸿章,直接指挥军队。8月1日,中日同时宣战。开战之后,李鸿章消极避战,致贻误战机。9月17日,中日海军在黄海交战的同时,翁同龢等弹劾李鸿章。随后清廷下旨惩戒李鸿章,“未能迅赴戎机,拔去三眼花翎,褫去黄马褂。”

当清军在战场上连遭败绩之后,翁同龢、李鸿藻等主战派仍不肯认输,上朝时对光绪痛哭流涕,请和日本血战到底。在与美国公使的一次会晤中,美国公使对李鸿章说:“如果您的意见能为中国人所接受,今日也不会如此。”李鸿章乘机请美国公使向清廷建言罢战,美国公使却回答道:“没有用的,人不吃苦头,不会改心。”

然而,吃了苦头的光绪,心却没有改,痛恨李鸿章依旧。御使安维峻在弹劾李鸿章时,甚至称“中外臣民无不切齿痛恨,欲食李鸿章之肉。”11月24日,李鸿章被免去直隶总督职务,摘去顶戴,暂时留任。

至清军彻底战败之后,清廷不得不和日本进行谈判。依照职务,本该由翁同龢出马议和,但翁同龢不耻于此,遂改派张荫恒前往日本议和,又被日本以资望不足为由回绝。于是清廷赏还李鸿章三眼花翎及黄马甲,授为全权大臣,前往日本议和。



李鸿章很早就与日本打过交道。早在同治九年(1870),日本派遣使团,来华要求通商时,李鸿章曾有精辟分析。他认为日本“贫而多贪,诈而鲜信”,“近在肘腋,永为中土大患。”此番李鸿章赴日本马关议和,日方提出了苛刻条件,要求军事占领大沽口、山海关、天津三地,并限三天答复。伊藤博文甚至说:“此约惟有可否二字。”面对日本的蛮横,李鸿章坚决拒绝,这激怒了日本国内的极右分子。

狂热的日本浪人小山丰太郎见中国战败之后前来求和,却又不肯接受日本的条件,遂决定刺杀李鸿章。1895年3月24日,李鸿章乘轿前往谈判地点春帆楼,李鸿章着天鹅绒上衣,戴金丝眼镜。谈判进行了一个半小时之后,李鸿章原路返回,途中挤满了围观的日本民众。行到一处杂货铺时,小山丰太郎冲出,从正面对着李鸿章轿子开枪,李鸿章左颊被击中,随后被日本警 察护送回寓所。

小山丰太郎不久被日本警 察捕获,判了无期徒刑。在法庭上,小山称日本如果放弃占领北京,这将是日本的耻辱。小山丰太郎被判刑时不过二十七岁,在狱中几十年,至六十余岁时被特赦。时李鸿章后裔李国超寄居日本,小山求见。相见时回顾前尘,唏嘘不已,这是后话了。

李鸿章被刺后侥幸未死,却由此摆脱了外交上的被动局面。李鸿章被刺后,国际舆 论一转而为同情中国。不得已之下,日本只好放弃了占领天津等地的要求,转而要求赔款两亿两,割让台澎及辽东。

至和约签署,国人却以为李鸿章卖国求荣,割让国土,目之为汉奸,他成了人人皆曰可杀之人。其时京师著名丑角杨三去世,时人撰对联云:“杨三已死无苏丑,李二先生是汉奸”,广为流传。李鸿章的长子李经方在日本开洋行,又娶了日本女人做小妾,外界谣传他当了日本驸马,“李经方为倭贼之婿,以张邦昌自居”。却不知马关议和之后,李鸿章仇日极甚,在外交上力主联俄抗 日。

辱骂李鸿章的文章为朝野上下所推崇,骂他为汉奸者“人人竖拇指而赞扬之”。人们在辱骂他的同时,却忘了李鸿章事先一直不主张轻开战端,力主和议。主战派不顾现实中的实力对比,为了胸中的怒气而强行开战。待战败之后,却又说主和者是汉奸,到底谁才是汉奸误国?南宋汤思退曾评介历史上的主战者道:“此皆利害不切于己,大言误国,以邀美名。”

1895年8月30日,翰林院学士六十八人联名弹劾李鸿章,称其昏庸误国。光绪对李鸿章恨得咬牙切齿,发誓将永不予他以实权。9月6日,李鸿章被剥去专折奏事的特权,此时他只剩下一个协办大学士的虚名。被开去直隶总督等实职后,李鸿章枯住京师贤良祠。当李鸿章失势之际,翁同龢一党权倾朝野,李鸿章的得意门生袁世凯也投靠了翁同龢。

对于失势的李鸿章,袁世凯跑过来劝他告老还乡。没想李鸿章勃然大怒,对袁世凯道:“算了算了,你来替翁叔平(翁同龢)说话,他想做协办(协办大学士),无缺补,要我出缺。你告诉他,让他休想。我一息尚存,绝不开缺,让他等死。”

这里涉及清代官制,清代以大学士组成内阁,内阁虽没有实权,却是名义上的宰相(军机大臣是实际上的宰相)。翁同龢此时虽掌握户部,并担任军机大臣,位尊权重,却一直没能入内阁,因为大学士没有空缺。对翁同龢来说,这可谓是仕途上的一个瑕疵。袁世凯投靠翁同龢,看出翁的心思,就过来劝说李鸿章,结果被李看穿骂走。

虽然光绪发誓不再予李鸿章以实权,但是洋人却看重他。1896年俄国沙皇登基,点名要李鸿章作特使,七十四岁的李鸿章遂于此年出使欧洲。李鸿章自己也想出洋看看,年迈的他有着一颗好奇的心。他自己说道:“各国都知道有我这样一个人,他们喜欢与我面谈,耳闻不如一见,籍此游历一番,看看各国景象,可作一重底谱。”

随后李鸿章前往俄国出席俄皇加冕典礼,并游历欧美。

马关议和之后,李鸿章深恨日本,此番去俄国,却又要先到日本登岸,之后转乘欧洲邮船。李鸿章咬牙切齿,发誓不履仇人之地,虽秘书、参赞再三劝说,不为所动。无奈之下,最后在两艘轮船之间,搭了个移动浮桥,方才完成转船。

在德国,他先后拜会德皇、俾斯麦等人。李鸿章与俾斯麦都是近代国际舞台的大人物,只是李鸿章生平办理军事外交,所得常为心酸的失败,俾斯麦则纵横捭阖,所得多为得意的胜利。李鸿章目睹大清国运日下,体无完肤,却回天无力。俾斯麦则完成德意志的统一,国运蒸蒸日上,执牛耳于欧洲。因此虽二人都为大人物,但李鸿章是时势造就的大人物,俾斯麦则是创造时势的大人物。

李鸿章也在德国尝试了西方新式科技,用X光检查了在日本被刺的伤口。在荷兰,他观看了芭蕾舞和话剧,大悦。观看电影幻灯片时,李鸿章大为惊讶,认为人间绝无此事。在巴黎,他参观了艺术馆、博物院、植物园。在伦敦,他参观了英国上下两院,并观摩了英国海军一百零七舰大会操。虽说宾主把酒言欢,不过李鸿章的一个陋习,让老外很是头疼,就是不分场合,随意吐痰。

随后他又跨越大西洋,访问美国。李鸿宴请美国客人时,宴席上上了道由芹菜、豆芽、肉丝和酱组成的菜,称为“杂碎”(Chap-suey)。美国人不解风情,为这道菜取了个难听的名字“李鸿章杂碎”,竟在美国风靡一时。

在华盛顿,李鸿章会晤已故总统格兰特的儿子。他问:“你是不是富人?”格兰特的儿子回答不是,这让他很是困惑,一个总统的儿子怎么会不是富人?在纽约,一个采访的美国记者让他不快,被他大骂为“蠢物”。这就是李鸿章,一个喜欢新鲜,有点小得意,又不肯安分的急躁老头。

游罢尼加拉瓜瀑布,李鸿章自温哥华乘轮船归国。归国后李鸿章被授总 理衙门大臣,但不久因擅入圆明园而被革职,并罚俸一年。据说10月15日李鸿章游玩圆明园时,碰到太 监只打赏了三两银子。太 监不满,就密告光绪,李鸿章私游圆明园。

圆明园自被焚毁,常有民间人士前往游玩,并不犯禁忌。但1895年清廷有意重修圆明园,慈禧、光绪也已前往常看,故而圆明园成了禁区。刚从海外归来的李鸿章不熟悉国内情况,回来后游兴未尽,就便服游圆明园,结果被弹劾去职,在京闲居。

至戊戌变法失败后,康梁逃命,慈禧严令追捕。荣禄乘机上奏,称李鸿章旧勋宿望,不能久闲,广东为康梁原籍,可让李鸿章前往查办,遂命李鸿章为两广总督。此前李鸿章坐镇直隶二十四年,何曾看得上两广总督一职,现在竟也欣然接受,可谓此一时彼一时了。

李鸿章督粤,时间极短,从光绪二十五年十月至光绪二十六年六月,前后不过八个月。也是造化弄人,如果李鸿章不是私游圆明园被免去职务。留在北方,他免不了要卷入政坛纠纷之中,外放两广,正好避过了北方的漫天烽火与喧嚣。

当清廷宣布对西方列强开战之后,东南各省的督抚们都看着李鸿章,他资历最深,声望最高,门生遍及各地,他的走向,直接决定了东南的走向。李鸿章一句:“廿五日(6月21日)矫诏,粤断不奉”,明白无误地表达了他的意思,于是东南互保遂成。

东南达成互保了,但是北方却陷入混乱之中。北京东交民巷被义和团及董福祥甘军围攻,联军攻克大沽口,派兵进京解围。一片混乱之中,保守派乘机铲除异 己。但义和团刀枪不入的神功,终究敌不过洋人的枪炮;十余万清军,在区区两万西方联军面前一触即溃,土崩瓦解。不两月,洋人已兵临京师,两宫仓促出逃。

两宫出逃之后,年迈的李鸿章返回京师,与各国谈判,以收拾残局。早在对列强宣战之前,6月15日,清廷就已电召李鸿章回京,但被李鸿章推掉。此后清廷一再电令李鸿章北上,李鸿章却不肯上路,静观其变。李鸿章的主要考虑是,京师被顽固派大臣所把握,且义和团打出旗号称必斩“一龙二虎十三羊”,二虎之一就是李鸿章。多年经办洋务,签署了诸多不平等条约的李鸿章,在义和团看来是铁杆汉奸二毛子。如果贸然进京,不但于事无补,反可能白白送掉一条老命,不如暂时留在广东观望。

7月1日,李鸿章电刘坤一称:“兵匪仍力攻使馆。政府悖谬至此,鸿章何能断难挽救,鸿去何益?”“荣、庆尚不能挽回大局,鸿章何能?各国兵一二日抵城下,想有一二恶战,乃见分晓。”

7月8日,清廷命李鸿章调补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迅速北上。李鸿章一直主和,清廷在此际做出此任命,潜台词已经明确,即如果打不过各国联军,还得请您李中堂过来收拾残局。但李鸿章认为时机未到,不肯北上。7月17日,李鸿章才从广东出发,乘船前往上海。在等待出发前,李鸿章曾与属下有过对话。李鸿章预测京师在七、八月间将不保,而与西方各国谈判将面临三大问题:“剿拳匪以示 威,纠祸首以泄愤,索兵费以赔款。”
属下问赔款大约数目,李鸿章答不能预测,称只能竭力争取。又云:“我能活几年,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钟不鸣了,和尚也死了”。

言罢,老泪纵横。此年的李鸿章,已七十八岁矣。

7月21日,李鸿章到上海,在沪暂时停留。李鸿章次子李经述电告李鸿章,劝他暂时不要北上。此间京师内部发生巨变,为警告东南各省督抚,主战派将许景澄、袁昶等主和派大臣相续诛杀。李鸿章遂向清廷请病假二十天,在沪养病,待局势明朗后再行北上。期间在上海主持南洋公学的张元济跑过来拜见李鸿章,请他不要北上为清廷效力。李答:“你们小孩子懂什么,我这条老命还拼得过。”

9月14日,李鸿章搭乘俄国军舰北上。9月18日,李鸿章抵达天津。时直隶要员周馥等人在码头迎接,李鸿章与之执手唏嘘,一时伤心,竟放声大哭,心境凄凉如是。在天津待到10月11日,李鸿章才在俄国军队的护送下抵达北京,住在贤良祠。从6月中旬清廷命李鸿章进京,一路走走停停,前后四个月才到北京。

此时的北京已被八国联军控制,满汉大员均已逃光,李鸿章孤身一人,古稀之年,多病之躯,在京与各国**。在频繁的谈判活动中,李鸿章病倒,带病与各国接洽。有法国记者去采访李鸿章,见守门者为俄国哥萨克骑兵,野蛮凶横。住处一片狼藉,似准备随时逃亡模样。李鸿章身着破旧皮衣,但精神尚佳。

1901年2月7日,已故恭亲王奕訢的孙子溥伟,没大没小,见到李鸿章后喊他少荃(李鸿章字少荃)。正被外务缠得焦头烂额的李鸿章听了大怒,斥道:“你爷爷恭亲王也称我中堂。”次日,李鸿章见到溥侗,又提起此事,大骂道:“这个王八羔子,像个唱戏的花旦,家里惯出这不成人的混蛋。若不看其爷爷面上,定赏他两个大嘴巴。”

面对着脾气暴躁如年轻人的李老头儿,溥侗不敢回应,唯唯而退。

2月10日,就被联军擒获的主战大员启秀、徐承煜,袁世凯电李鸿章,建议劝二人自 杀。李鸿章回电称:“日本公使已劝之,皆诉冤求饶,清流伎俩如是。”经过不断的讨价还价,最终在此年9月7日签署了《辛丑条约》。条约规定赔款四亿五千万两,分三十九年付清,以中国的关税和盐税来偿付。和约签署后,张之洞大为不满,认为是丧权辱国之约。李鸿章勃然大怒,骂道:“香涛官督抚二十年,犹是书生之见也。”张之洞在邸抄中见到此语,也大怒道:“少荃主和议二三次,便以前辈自居乎?”二人都是翰林出身,口角起来,却也是风雅工整。

合约签署后,慈禧也放心了,一改从北京出逃时的狼狈不堪,准备风光回京。为了筹集回京的路费,慈禧命东南督抚捐银百万,又令各省漕米留在襄阳者就地出售。

陕甘总督升允见慈禧时,只不过问了句能否如期返京,慈禧就大怒道:“你只想我早点儿走,好装自己腰包。”慈禧如此挥霍,难怪当两宫西逃的消息传出后,西北一带富商纷纷举家逃往四川或东南地区,以免家产不够勒索。

10月6日,慈禧从西安出发返京。10月31日,主持外务部的徐寿朋突然死亡,李鸿章闻听消息后大惊,咳血昏倒。11月7日,李鸿章病逝,死前推荐袁世凯接替自己为直隶总督,称“环顾宇内,人才无出袁右者。”此时的袁世凯,年富力强,不过四十三岁。

李鸿章对自己一生,曾自我做过评介:“我办了一辈子的事,练兵,练海军,都是纸糊的老虎,何尝能实放在手办理。不过勉强涂饰,虚有其表,不揭破,犹可敷衍一时。如一间破屋,由裱糊匠东补西贴,居然成一净室。虽明知纸片糊裱,然究竟不定里面是何等材料。即有小风雨,打成几个窟窿,随时补葺,亦可对付。乃必欲爽手扯破,又未预备何种修葺材料,何种改造方式,自然真 相破落,不可收拾,但裱糊匠又何术能负其责也?”

最后的裱糊匠李鸿章故去之后,大清这间破屋又在风雨之中飘摇了十年。

本文摘自《困局·危局·变局:晚清裱糊史》

沙发
zt 发表于 7 天前 | 只看该作者
最后的裱糊匠李鸿章
3
大泽乡农民 发表于 7 天前 来自手机 | 只看该作者
**** **** 满园花草 香也香不过它 我有心采一朵戴 又怕看花的人儿要将我骂 **** **** **开 雪也白不过它 我有心采一朵戴 又怕旁人笑话 **** **** 满园花开 比也比不过它 我有心采一朵戴 又怕来年不发芽
5
sy6825 发表于 7 天前 | 只看该作者
“劳劳车马未离鞍,临事方知一死难。三百年来伤国步,八千里外吊民残。秋风宝剑孤臣泪,落日旌旗大将坛。海外尘氛犹未已,诸君莫做等闲看。”——李鸿章
6
水军 发表于 7 天前 来自手机 | 只看该作者
全世界都坏人就楼主一个好人
7
水镜心缘 发表于 6 天前 | 只看该作者
能裱糊一下已经是殚精竭虑了,还能指望中堂如何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子陵 ziling ( 京公网安备110112000276号 京ICP证041482号 )|网站地图  

GMT+8, 2017-11-21 01:00 , Processed in 0.016860 second(s), 5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子陵网 值班电话 010-89548890 值班QQ 563830

© 2000-2017 Ziling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