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子陵论坛 Ziling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搜索
查看: 2485|回复: 4
收起左侧

三一八惨案掩盖了什么(冯学荣)

[复制链接]
白鼠鼠黄鼠鼠 发表于 2017-11-3 01:29: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白鼠鼠黄鼠鼠 发布于: 子陵 ziling.com

三一八惨案掩盖了什么?



作者:abcdxjs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5899631/answer/144661658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在中国大陆接受教育的同学们,大概都记得鲁迅那篇《纪念刘和珍君》的课文,以及里面这段琅琅上口的语句:“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鲁迅的文章,写的是 1926年3月18日,北洋临时政府卫队开枪射杀包括刘和珍在内四十七名示 威学生的事件。史称“三一八惨案”。但是,北洋临时执政府卫队为什么开枪?这是我们的国民教育,没有对孩子们讲明白的事情。一个事件,如果隐去了前因,只留下后果,那么事件的是非性质,往往会发生扭曲、甚至会黑白颠倒。
刘和珍一案的真 相,以及当天 “三一八惨案” 的内幕,首先要从冯玉祥与张作霖打内战这事儿说起。当年,日本扶持张作霖的“奉军”,而苏俄则扶持冯玉祥的“国民军”。1926年3月,冯玉祥与张作霖两军正在华北作战,冯玉祥在天津大沽口一带的岸上建造了炮台,而且在水道中布施了水雷。日、英、美、法、意、比、西、荷等八国公使认为:冯玉祥在大沽口一带建造炮台等军事防御措施,违反了1901年大清国和十一国签署的《辛丑条约》第八款:大清国国家应允:将大沽炮台及有碍京师至海通道之各炮台,一律削平,现已设法照办。”实事求是地说,冯玉祥在大沽口建造炮台一事,的确对《辛丑条约》构成了违约。只是,这个违约行为,有没有正当性,则见仁见智,这个问题牵涉到“不平等条约是否有效”的问题,本文暂且不在此深入讨论。
3月16日,外国公使团向北洋临时执政府提出最后通牒,要求拆除大沽口的国防设施(如炮台等),并限于四十八小时之内答复,否则就动武。公使团的最后通牒,激怒了北京的爱国学生,也给予了苏俄势力利用爱国学生的机会。3月18日上午,某苏俄代理组织,在北京煽动共约五千多名的学生,在天 安 门举行 “反对八国最后通牒国民大会”。游 行示 威的队伍,浩浩荡荡地朝着北洋政府临时执政府(铁狮子胡同)涌去。
在此,教科书隐瞒了重要细节:一些学生在此次游 行示 威的过程中,携带了“削尖的棍棒”、高喊暴力口号、并且冲击临时执政府。这些鲜为人知的历史细节,并不是北洋政府的狡辩,而是当时参加那场游 行示 威的学生们自己所说的。他们写下了不少的证人证言。
例如,李大钊的儿子李葆华,事后写下了这样的证言: “..........(游 行之前)我们特意做了准备,每人做游 行示 威的小旗时,都挑选了较粗的棍子当 ‘旗杆’,用以自卫.........” 。李葆华的证言,请参《人 民 日 报》1979年10月29日版,李葆华所写的文章《回忆父亲李大钊的一些革 命活动》。
李葆华的回忆证言,与案发之后北洋临时执政府发布的《临时执政令》是可以相互印证的。该《临时执政令》中,有关于“木棍”的事实认定文字:“..........(游 行者)闯袭国务院,拨灌大油,抛掷炸弹,手  枪木棍,丛击军警,各军警因正当防卫,以致互有死伤......” 这里的“木棍”,和李葆华证词中的“棍子”,是吻合的。游 行示 威学生随身携带的木棍,事后被北洋临时执政府缴去的,一共有九十根,每根长约三四尺,上端有“纸旗的粘痕”。这是事后北京检察院的取证记录。北京检察院的这个取证记录,请参人民出版社《三一八运动资料》第156页《京师地方检察厅关于三月十八日惨案致陆军部之函文》。可见,北京检察院的取证记录,和李葆华的证言也是吻合的:部分学生的确携带了木棍,而且棍子上还有“纸旗的粘痕”。李葆华原文说的是拿棍子做“旗杆”。双方证言恰好吻合。
更惊人的细节是:这些木棍,竟然是削尖了的。对此,一名署名为“自清”(不排除是朱自清)的现场目击证人,写下了这样的证言:“……....游 行的队伍有二千人.....拿木棍的并不多,而且都是学生,不过十余人.........木棍约三尺长,一端削尖了,上贴书有口号的纸,做成旗帜的样子….......”。“自清”的证言,请参人民出版社《三一八运动资料》第133页:《执政府大屠 杀记》。削尖的木棍是什么?是凶器。当然,“自清”证言中的“十余人”手持木棍,和北京检察院事后清点的“九十根棍子”,数字有出入,但是,性质是一致的:有一定数量的学生手持削尖的木棍。游 行队伍不但携带了削尖的木棍,而且还试图硬闯执政府。对此,现场见证人于成泽,写下了如下的证言:
“..........这时,我看见群众中有些人,拿着很粗的木棍,上面播着旗帜.........卫队说:段祺瑞不在….....群众们很愤慨,齐行上前、企图涌进(执政府)大门,便在此时,如狼似虎的(执政府)卫士…......开枪了..........”
于成泽的证言,请参人民出版社《三一八运动资料》第164-165页:《三一八惨案之本校经过详情》。
对于“游 行人员试图硬闯执政府”的细节,还有更多的证人。署名为“自清”的现场目击证人,也写下了这样的证言:“..........但是,后来据一个受伤的(学生)说,他看见有一部分(参加游 行示 威)的人,有些是拿着木棍的,想要冲进临时执政府里面去,这事我想来,应该也是有的,但是,这决不是卫队开枪的理由,顶多只是卫队开枪的借口……....”“自清”的这份证言,请参人民出版社《三一八运动资料》第135页:《执政府大屠 杀记》。
读者这里要注意,“自清”说:学生携带木棍硬闯中央政府,不是卫队开枪的理由。请读者自己想一想:如果你现在带一根削尖的木棍、不顾警卫的阻拦、硬闯中 南 海,会发生什么事?如果你是一个人,警卫还可以鸣枪示警、将你制服,而如果是20人、100人呢?又会发生什么事?如果你是卫队兵,你会怎么做?不要忘记:1926年,催泪弹、橡皮子 弹尚未问世。
笔者于此不妨插个话:如果读者你喊着“打 倒冯学荣”的口号、手持“削尖的木棍”、硬闯我的家,我会毫不犹豫、当场开枪打死你。而且我还不需要承担法律责任。因为这叫“正当防卫”。
更严重的是,当天游 行的队伍,还在事前组织了“敢死队”。对此,李星华转述其父李大钊的证言,是这样说的:
“……..为了提防军警动武,许多人将自己的红绿小旗、糊在一根粗粗的棍子上…..…走在队伍最前面的,是右臂上戴着白箍黑字的敢死队…….”
可见,李大钊自己说的:游 行队伍不但有“敢死队”,而且“敢死队”还走在游 行队伍的最前面。这叫什么?这叫“硬碰硬”。你让一群不怕死的强壮愤青走在游 行队伍的最前面、去和全副武装的卫队兵去“硬碰硬”,事态能不恶化吗?李星华转述的李大钊证言,请参人民出版社《三一八运动资料》第497页:《回忆我的父亲李大钊》。
而更多的证言显示:游 行队伍不但试图硬闯执政府,而且在硬闯的过程中,还喊出了暴力的口号。在这一点上,现场的目击学生,有这样的证言:“……....我一进执政府大门,就拼命向前挤..........忽然听到群众高喊:打进去!这时又听见卫队长叫:准备!…......只听到枪声、子 弹声、叫喊声.........” 这一段不署名的学生证言,请参人民出版社《三一八运动资料》第105页:《清华周刊》的报道。清华大学这名学生的证言,记录了一个重要的细节:是游 行学生喊出了“打进去”的暴力口号、直接引发了卫队兵失控开枪。
而北洋执政府卫队这边的证人,则更是直接指控:游 行队伍对执政府卫士进行了施暴、因而直接导致了卫队的开枪。对此,当年的执政府卫队军械员邱霖,有这样的证言:“……..当学生涌向临时执政府的时候,学生拿着带铁头的木棒、殴打(执政府卫队)士兵的头,骂士兵是卫队狗、军阀走狗,当时,士兵被迫后退,当学生快要冲进执政府时,卫队指挥官王子江说:开枪吧。他本来的意思是:鸣枪示警。不料,士兵误解了、纷纷朝学生平射……..”
邱霖的证言,请参《文史资料选辑》第三辑第56页楚溪春《三一八惨案亲历记》。
血案发生之后,段祺瑞发表了《通缉令》(即《临时执政令》),这份《通缉令》的行文如下:
“……..近年以来,徐谦、李大钊、李煜瀛、易培基、顾兆熊等假借共 产学说,啸聚群众,屡肇事端,本日由徐谦以共 产党执行委员名义散 步传 单,率领暴徒数百人,闯袭国务院,泼灌火油,抛掷炸弹,手  枪木棍丛击军警,各军警因正当防卫,以致互有死伤,似此聚众扰乱危害国家,实属目无法纪,殊堪痛恨,查该暴徒等潜赴各省区迭有阴谋发现,国家秩序岌岌可危,此次变乱除由京师军警竭力防御外,各省区事同一律,应由该各省长官饬所属严重查究,以杜乱源而安地方,徐谦等着京外一体严拿,尽法惩办,以儆效尤,切切此令……..”这份《临时执政令》,请参人民出版社《三一八运动资料》第409-410页。
各位读到这里,我想,事实真 相是呼之欲出了:在1926年3月18日的游 行示 威活动中,有一部分激进学生手持削尖的木棍、口喊暴力口号、冲击中央政府,并直接导致了中央政府警卫队开枪。这就是鲁迅和中国教科书所隐瞒了的真 相。
“一个巴掌打不响”。日常生活经验告诉我们:在纠纷升级的过程当中,通常双方都是有责任的,只不过双方的责任大小有所不同。责任全部归一方、而另一方完全无辜,这种纠纷案件是很少见的。许多人似乎都懂得这个常识性的道理,可是一到了读史的时候,这个常识往往就失灵了。为什么?这也许值得我们思考。
冯学荣
2013年8月23日星期五写于 中国香港


you74222 发表于 2017-11-3 22:17:45 | 显示全部楼层
X党的发家史。
WSZH188452 发表于 2017-11-3 11:32:57 | 显示全部楼层
豫章书院这种电击治疗学校,凸显了把孩子送进去那些傻缺家长已经差到了什么程度——连打孩子都要雇人。我小时候挨打可是我爸亲手打的好么。
这些家长都应该被关进学校小黑屋,给他们反复播放《权力的游戏》第一季第一集,看看奈德斯塔克,人家这么大领导,砍人都亲手杀,你们打个孩子,还要外包??
牛头 发表于 2017-11-3 22:54:54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料,士兵误解了……”,多么轻描淡写的文字!
tuzhi111 发表于 2017-11-4 09:20:3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六。4”呢?真 相又是什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子陵 ziling ( 京公网安备110112000276号 京ICP证041482号 )|网站地图  

GMT+8, 2017-11-21 18:20 , Processed in 0.028239 second(s), 6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子陵网 值班电话 010-89548890 值班QQ 563830

© 2000-2017 Ziling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