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子陵论坛 Ziling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搜索
查看: 3426|回复: 7
收起左侧

最怕的不是没有思想,而是满脑子装满了标准答案

[复制链接]
you74222 发表于 2017-10-25 21:01: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you74222 发布于: 子陵 ziling.com

免责申明:
以下内容,有可能引起内心冲突或愤怒等不适症状。若有此症状自觉被误导者,请绕行。若按捺不住看后症状特别明显,可自行前 —— 往(为什么这四个字为敏感字?)CCAV等欢乐 频道进行综合调理。其余,概不负责 。

本文转摘的各类事件,均来自于公开发表的国内媒体报道。引用的个人或媒体评论旨在传播各种声音,并不代表我们认同或反对其观点。



随着微信在国内的蓬勃发展,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也变得便利起来。特别是微信群,将天南地北、五湖四海的人汇聚在了一起,让你足不出户,也能了解世界和国内各地最新的动态和资讯,以及各色人等的思想观念。
然而在和一些人交流的过程中,你会发现:最难沟通的,往往不是书读得不多、没有什么思想的人,而是那些书读得不少、满脑子都是标准答案的人。
书读得不多,平时懒于思考,这样的人在我们身边不少。你跟他讲大道理、讲理论,他都懒得理你,甚至讲多了他还会冲你发脾气。但倘若你换一种方式,跟他讲讲常识、剖析一下生活中的具体事例,你就会发现,他还是可以沟通的。
怕就怕遇到这样一种人:年龄不小、书没少读、也有一定的阅历,满脑子却装满了标准答案。你跟他讲大道理、讲理论,他会调动他脑子里面的标准答案来回答,你跟他讲常识、讲逻辑、分析具体事例,他还是能调出脑子里的标准答案来应对。
而这些标准答案听起来、看起来却是那么熟悉,往往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这些标准答案究竟从何而来呢?仔细想想,原来都是学校课本上、国内媒体(广播、影视、报刊杂志、等等)上面说的那些。
有的时候我真佩服某些人,读书的时候考试成绩不咋地,却能把有些忽悠人的东西深深的印进脑海里。当然,这不仅仅是学校和课本的功劳,还有周边环境中各种媒体全方位立体式轰炸的功劳。他们不知道的是:一旦这些东西被植入大脑,从此他的大脑便不再属于他,而是属于那些掌控学校课本和国内媒体的某些人了。
不信你看看“脑白金”的成功之道,只要在媒体上24小时连续滚动播出“今年过节不收礼,收礼只收脑白金”几个月,还真就有不少人拎着脑白金去送礼了。很多人甚至都不知道脑白金是治疗大脑的还是调理肠胃的,就这么稀里糊涂的买去送礼了,这就是洗 脑的作用。何况是从我们生下来开始,几十年持续不断、全方位的洗 脑呢!

然而我们绝大多数生活在这个国家的人,都是在这样的环境中一路走过来的,因为被洗 脑的原因,或轻或重我们都曾经脑残过,或者还处于脑残之中。不同的是:有些人能够结合自己的生活经验、人生阅历、对常识的认知以及对真 相的了解,对已经植入头脑中的标准答案进行质疑和反思,进而得出属于自己的认识和结论,领先他人觉醒过来;而有些人,或因思维懒惰,或因恐惧,或因承受不了觉醒所带来的痛苦与孤 独,选择了拒绝觉醒。
觉醒的确是一个痛苦和孤 独的过程,因为他首先得质疑和否定自己之前所建立的价值观和世界观,再逐渐培养和建立一个新的价值观和世界观,相当于自己给自己的思想做一个手术,就这一点,很多人穷尽一生都做不到!觉醒后再看到自己身处铁屋之中,而身边的人都在沉睡,倘若你大声呐喊而打扰了他们的好梦,还要遭受他们的谩骂和围攻,甚至连亲朋好友都与你疏离,此情此境尤其令人心酸孤 独。
“假如一间铁屋子,是绝无窗户而万难破毁的,里面有许多熟睡的人们,不久都要闷死了,然而是从昏睡入死灭,并不感到就死的悲哀。现在你大嚷起来,惊起了较为清醒的几个人,使这不幸的少数者来受无可挽救的临终的苦楚,你倒以为对得起他们么?” “然而几个人既然起来,你不能说决没有毁坏这铁屋的希望。”——鲁迅
所以,痛苦、心酸和孤 独是当下的觉醒者们不得不承受的代价,更有勇敢的觉醒者,还要冒着被打 压,被开除乃至牺牲自由、付出生命的的风险。
我的脑海中常常浮现出百年前这么一个场景:被麻木不仁的兵丁押解绑赴刑场的谭嗣同,侠肝义胆、随时准备冲进刑场解救英雄的大刀王五,凶神恶煞的刽子手,以及无数朝着英雄扔菜帮子的围观群众······
如果今天给你选择做其中一个角色,我相信每个人都会选择做谭嗣同或者大刀王五,而绝不会选择做兵丁、刽子手和那些脑残群众。但你不知道的是:百年前那些押解英雄的兵丁、行刑的刽子手、以及朝英雄扔菜帮子的围观群众,他们没有一个会认为自己是在干坏事的,甚至他们还认为自己是在爱国呢(爱的是爱新觉罗氏的国),而谭嗣同是反贼,死有余辜。这,正是当时朝廷灌输到他们脑子里面的标准答案。所以,他们才那么理直气壮的充当着他们的角色,如果他们早知道后人会如此评价他们所扮演的角色的话,那么,他们会作何选择?历史会改写吗?
每一个人都崇拜英雄,每一个人都想做英雄,每一个人都希望在自己的身边能出一个真正的英雄。然而,当历史把做英雄的机遇呈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们却选择了退缩;当真正的英雄出现在他身边的时候,他们却视为洪水猛兽、生怕惹祸上身、避之唯恐不及;有些人对英雄百般嘲讽、扔菜帮子;还有些人扮演着兵丁与刽子手,亲手将英雄送上刑场。
记住:在历史的舞台上,每个人都在扮演一个角色,你也曾经或者正在扮演一个角色,而这个角色的性质,将由后人来定义,其功过是非,将由历史来评判!
有人视“脑残”为骂人的词语,我却不这么认为。我认为“脑残”是一种认知缺陷,其涵义与“腿残”、“手残”相类似,是因为受外界因素的影响,导致头脑(在某一方面)丧失了正常的逻辑思维与推理能力,或者陷入某种偏执状态的一种表现,通过对事情真 相的了解以及理性的学习和思考,是可以自我发现问题所在,和逐渐进行自我修复的。
例如我隔壁有个五十多岁的大叔,有一次我和他聊天聊到美国,他张口就说:“美国佬很坏的,个个都持 枪,乱打”,“全世界那么多国家,没一个喜欢美国的”。我告诉他说:“你对美国的这些认识,其实都是国内的媒体告诉你的”。
接下来我们又聊到日本,他说:“日本好,我侄女刚刚从日本旅游回来,她说那边很干净、很卫生的,日本人都很讲礼貌的”,我说:“你这就不对了!怎么我了解到的日本,他们从国家到人民都是很坏的,比美国佬坏多了呀,之前日本鬼 子还侵略过我们,你忘了吗?而且现在鬼 子亡我之心不死,还想发展军国主义再次侵略我们,还跟我们争钓鱼岛,你怎么能说日本好呢”。他套用我之前说过的话说:“你对日本的这些认识,也都是国内的媒体告诉你的吧,你是看抗 日神剧看多了吧”。我做恍然大悟状:“哦,原来如此!那么你对美国的那些认识,你还觉得是标准答案吗”,他笑了,我也笑了!
我又问大叔:“如果你一家三口走在大街上,身后跟着一辆越野车,还有一个持 枪的行人,你觉得那个对你的威 胁更大”,大叔想了想说:“我觉得越野车更危险,因为车子冲过来,我一家人就完了”。我接着说:“中国十几亿人,几亿辆车,你觉得危险不危险呢”,他说:“不危险啊”。我又接着问:“那为什么你会觉得美国很多人持 枪会很危险呢”,大叔沉默不语了。
所以,枪也好,车子也好,菜刀也好,剪刀也罢,它们不过是工具而已,它们都是无辜的,最危险的不应该是工具,而应该是掌握工具的人!当人疯了的时候,什么都可以变成杀人武器,而且防不胜防,在食品和饮用水源里下毒难道不比持 枪扫射更加恐怖吗?当国家的权力集中在一个人手上且不受制约的时候,难道不比全民持 枪更加危险吗?
所幸隔壁这位大叔读书不多,在脑子里朦朦胧胧形成的标准答案扎根未深,故而在真 相与常识面前很快就能将之前形成的错误认识给剔除。倘若遇到那种书没少读,有年龄有阅历,但满脑子都装满标准答案的人,他一定会用政治课本上所教的“资本主义的腐 朽与没落性”来证明美帝的不可救药吧!这样的人就算移民去了美国,哪怕亲眼所见、亲身所历,我估计他也很难改变得了,他依旧还会是那个“装在套子里面的人”,满脑子依旧是在国内装过去的标准答案。事实上,这样的人,在我们身边的确有不少!
所以,人这一生,最怕的不是没有思想,而是满脑子装满了标准答案!

本文转载自网络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阿成181 发表于 2017-10-25 22:44: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最难沟通的,往往不是书读得不多、没有什么思想的人,而是那些书读得不少、满脑子都是标准答案的人。
德拉贡诺夫 发表于 2017-10-26 00:15:1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些也算是书的的不少的人么? 我只能说:hehe
打南边来了 发表于 2017-10-26 11:41: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最难叫醒的是装睡得
zhanling 发表于 2017-10-26 14:18:39 | 显示全部楼层
“真 理 部”确实很厉害!
WSZH188452 发表于 2017-10-26 14:28:1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就不祝你们暴富了。我就祝你们从此一辈子不脱发、不长痘、不失眠、不犯口腔溃疡、不犯鼻炎、不抑郁,这就千金难买,堪称完美了。
wdzlp 发表于 2017-10-26 22:39:1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你这偷换概念的水平不行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子陵 ziling ( 京公网安备110112000276号 京ICP证041482号 )|网站地图  

GMT+8, 2017-12-18 03:31 , Processed in 0.019617 second(s), 6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子陵网 值班电话 010-89548890 值班QQ 563830

© 2000-2017 Ziling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