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子陵论坛 Ziling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搜索
查看: 4376|回复: 1
收起左侧

我欲性浪,奈何微勃(1024)

[复制链接]
煮酒子陵 发表于 2017-9-25 13:17: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煮酒子陵 发布于: 子陵 ziling.com

人到底可以有多贪婪?

比如,你在我的平台上说了话、发了文、传了照,那么版权就是我的,以后怎么用得我说了算,就算是你想用也得经过我同意;你开着车在我家门口兜过,你的车子就跟我姓了,搞不好坐在你车内的老婆、小三也是我的,必要时连你都是我的……

老话说得好:你的就是我的,但我的还是我的。

大家千万别误会,我说的是又渣又浪的西门庆。那年他从武大郎窗下过,于是潘金莲就是他的了,像这般贪婪占有的故事西门庆有很多。

有人说西门庆是资本主义萌芽期敢于追求个人欲求的新兴商人,也有人说他根本上就是个封建恶霸。不过大家公认是,他是一个畸形社 会下产生的一个名字叫做“欲壑难填”的怪物。

对世人来说最大的发财路子永远都在官府处,西门庆也不例外,所以他勾结官府大搞特权垄断,贱买高卖偷税漏税。

或者说,西门庆的一切都是官府给的。在他未发达时,就“专在县里抢揽说事,举放私债,家中挑贩人口”,王婆在向潘金莲介绍西门庆时也特别强调“知县相公也和他来往”。那么多女人愿意为了他不顾一切甚至倒贴钱,除了“潘、驴、邓、小、闲”的个人魅力外,跟官府有瓜葛带来的权势感也很重要。

由于大宋朝zhào家封建社 会市场经济水平比较低,不能同自由化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相比,才使西门庆这样的渣浪破落户肆意垄断。他本人也得意洋洋地说:“满清河县,除了我家铺子大、发货多,随问多少时,不怕他不来寻我。”

就这样,在这种特权庇护下的西门庆越来越发达,占有欲望的膨胀也到了嚣张跋扈的地步。

他曾狂妄粗俗地宣称:“咱闻那西天佛祖,也不过要黄金铺地;阴司十殿,也要些楮镪营求。咱只消尽这家私广为善事,就使强奸了嫦娥,和奸了织女,拐了许飞琼,盗了西王母的女儿,也不减我泼天富贵!”

金钱的占有已逐渐满足不了他,但却在胆色上助长了他那种夺人所有的性变态快乐。

在《张竹坡评点金 瓶 梅》里曾列了一个“西门庆淫过的妇女”名单,其中包括李娇儿、卓丢儿、孟玉楼、潘金莲、李瓶儿、孙雪娥、庞春梅、近春、绣春、兰香、宋蕙莲等近二十人。

当然,这数据可能还不如陈冠希和李宗瑞两位老师的百分之一。但西门庆跟上两位渣男相比有个很大的特点,其性浪对象往往是有夫之妇。

潘金莲、李瓶儿本有其夫,西门庆奸而夺之,与西门庆私通的叶五儿、王六儿、章四儿俱是如此。最反映西门庆变态占有心理的莫过于他与别人的妻子交欢时,让妇人重复她虽是别人之妻,此刻却属于他西门庆。他与章四儿有一段对话:

西门庆便叫道:“章四儿淫妇,你是谁的老婆?”妇人道:“我是爹的老婆。”西门庆教与他:“你说是熊旺的老婆,今日属了我的亲达达了。”那妇人回应道:“淫妇原是熊旺的老婆,今日属了我的亲达达了。”

西门庆跟陈冠希和李宗瑞两位老师相比也有异曲同工的占有癖好,他特别爱“烧香”在女人身上(私处)烫下疤痕,表示到此一游的占有快感,而那两位渣男则是分别痴迷于摄像和摄影收藏艺术无法自拔。

貌似这几位都没什么好结果,更加无 法 无 天的西门庆33岁时最终被潘金莲“一夕三丸”的春 药送上了绝路。西门庆之死极其恐怖,“声若牛吼一般,喘息了半夜”。他似乎不甘心就此死亡,却最终无法抗拒多行不义必自毙的自然规律。此时的他别说性浪,连微勃都玩不起了。

表面看来,西门庆的贪婪紧逼体现的是强者自信,但实质上,一个人有多无耻,就有软弱。

他太明白自己是什么货色了,也太明白自己的一切是怎么来的了。他有本事,但毕竟是一个畸形商业环境下靠着特权庇护垄断发达起来的人,所以他最担心的当然是更有本事的人也对他玩这手。变本加厉地贪婪攫取无非是为了壮大声势和安全感,而不断征服女人挑战高难度,把自己打造成貌似拥有无数粉丝拥趸的性偶像,则是为了从精神层面增加自信。在西门庆的字典里只允许他去奸淫别人的妻妾,绝不允许别人染指他的战利品,这就是为什么女粉丝李瓶儿在受其冷落后嫁给蒋竹山他恼羞异常的原因。直到再次占有李瓶儿,一番鞭打后,李瓶儿赞他是男人中的男人,并说:“你就是医奴的药一般,一经你手,教奴没日没夜只是想你。”

西门庆的心理真是爽极了,这才重新拾回了脆弱的自信。

在这样成群妻妾争宠的氛围里,搞得他谜一般的自信。临死前还交待大家以后要好好相处,结果人刚死妻妾们便东逃西散。至死他都没明白,自己到底是有多弱多可怜。

“一己精神有限,天下色 欲无穷”,这是笑笑生冷眼旁观时的告诫。你或许可以去不顾吃相地投靠朝廷恶搞对手狂捞钱财,但“只因为奴隶的妻子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你就宣示了主权”,这种自视牛逼而违背伦理和智商的贪婪欲望真不能有。

因为,奴隶不可欺,即使懦弱如我辈中人的武大郎!

不过,大多时候的“奴隶不可欺”并不是“奴隶不可欺”,而是打狗都得看主人的奴隶主不可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渣浪如你也是奴隶,混得再膨胀也别忘了这点:作为高级奴隶,你最多只能微勃使坏,休想性浪滔天!

但你现在却蹬鼻子上脸地把真正的主子——朝廷明明白白立下的规矩不当回事,意欲把他的奴隶当成自己可以为所欲为掠取的奴隶。这不是作死吗?如此嚣张,就算潘金莲不代表月亮消灭你,早晚朝廷也把你撸了。什么你的我的,都特么是朝廷的!

还是郑正铎说的好:“《金 瓶 梅》的社 会是并不曾僵死的;《金 瓶 梅》的人物们是至今还活跃于人间的;《金 瓶 梅》的时代是至今还顽强的生存着。”所以从今天来看,西门庆贪婪之死似乎仍有警示意义。

最后严肃宣布,以后你在本公号上的所有评论的版权都是我的,甚至你评论用的手机还有你码字的左右手也都是我的。
小七听我说 发表于 2017-10-8 17:03:1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不白看,嘻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子陵 ziling ( 京公网安备110112000276号 京ICP证041482号 )|网站地图  

GMT+8, 2017-12-18 03:26 , Processed in 0.017546 second(s), 5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子陵网 值班电话 010-89548890 值班QQ 563830

© 2000-2017 Ziling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