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子陵论坛 Ziling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手机验证码便捷登录

搜索
查看: 2169|回复: 5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收起左侧

中国多烂的东西在俄罗斯都很好卖....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子陵楼主
周老虎 发表于 2017-9-7 10:59:09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作者: 周老虎 发布于: 子陵 ziling.com

黄金时代

“中国多烂的东西在俄罗斯都很好卖”


从日坛公园西门出来,隔街正对面有一条500米的小街,如果上世纪90年代从这条街走过,一定满耳尽是叫卖声,满目尽是小摊贩。

这条街就是雅宝路,因地处使馆区,俄罗斯人往来便利,一大批中国商人聚 集此地,前来倒货的俄罗斯人更是络绎不绝。


雅宝路示意图。

1995年夏天,刚从部队退役的王惠明踏进了雅宝路。

已经31岁的他放弃了直接进入机关当公 务 员的机会,毅然决定下海,就是看准了中俄贸易的巨大潜力。
分享到:  微信微信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收藏收藏
沙发
 楼主| 周老虎 发表于 2017-9-7 11:00:10 | 只看该作者
王惠明刚进入部队时,俄罗斯还没有独立,中苏边境线虽长达7600公里,但两国贸易始终不愠不火,直到1991年苏联解体。

叶利钦吸取戈尔巴乔夫改革失败的教训,上任伊始就重用倡导“休克疗法”的盖达尔,在俄罗斯掀起了一场激进的市场经济改革,俄罗斯经济因此经历了“十年阵痛”。

据资料统计,90年代俄罗斯的GDP仅相当于美国的1/10和中国的1/5,国内生产减少,民生凋敝。


叶利钦(左)和盖达尔(右)。
反观中国,90年代改革开放已经步入了新阶段,国内生产和对外贸易较1978年都有了质的飞跃。俄罗斯因轻工业产品贫乏而形成的市场缺口,被“中国制造”轻而易举地占据了,俄罗斯华商也因此迎来了贸易的“黄金时代”。

一位曾在俄罗斯企业工作过的中国员工说,“当时俄罗斯什么都没有,什么东西都要从中国买,中国多烂的东西在俄罗斯都很好卖。”
3
 楼主| 周老虎 发表于 2017-9-7 11:02:00 | 只看该作者
雅宝路是这个“黄金时代”的最佳见证者。

根据《俄罗斯中亚东欧市场》提供的数据,2001年时雅宝路有约3000个摊位,长期经营者月成交额平均在50万至150万元之间,2000年雅宝路成交总额达50亿美金,成为中国最大的民间涉外批发交易市场。

王惠明在雅宝路卖了三个月衣服,亲眼目睹过那里的商人是如何发家致富的。



2005年9月19日,北京,雅宝路附近采购完服装的2名俄罗斯商人。

为了积累资本,王惠明96年回到了家乡常熟,进了一家外贸企业做海外销售代表。

与此同时,另外一位中国商人刘巍在莫斯科迎来了人生中的第一个贵人。

1999年,刘巍接到了一个东北做鞋的朋友电话,让他去火车站接两个从温州来莫斯科考察的客人。

那时,在莫斯科做生意的温州人并不多,他们的鞋主要是销往新疆,一经打探后却发现新疆的鞋都卖去了俄罗斯,所以特意走这一趟。
4
 楼主| 周老虎 发表于 2017-9-7 11:03:34 | 只看该作者
第一次莫斯科之行并没有让温州人断定俄罗斯市场的前景,抱着尝试与合作的想法,他们向刘巍提出了邀请:我供货,你来卖。

事实上,直到刘巍一个月后接到运输公司要他去提货的电话,他都没敢把温州人的话当真。

拖着温州发来的8000多双鞋,刘巍来到了莫斯科著名的切尔基佐沃大市场。

切尔基佐沃华商云集,因地处伊兹马依络沃地区,与“一只蚂蚁”谐音,所以华商又喜欢把它称为“一只蚂蚁”市场。

刘巍租了一个仓库后就开始卸货,“这边还在卸的时候,那边买货的就已经排起长队了。”两手从中间划开,刘巍试图用手势比划出队伍的长度。



2009年6月10日,莫斯科,繁忙的切尔基佐沃市场,许多中国商人聚 集此地。

第一次做鞋的生意,刘巍没有什么经验,给成本5美元的皮鞋定下10美元的价格后,刘巍的内心有些忐忑。

但出乎意料的是,队伍的长度并没有因为他卖10美元而缩短。刘巍笑着说:“卖10美金他们排队,卖15美金他们还排队,就一直在排队,很快这一个货柜就卖没了。”

初尝甜头之后,刘巍与温州商人合伙成立了外贸公司,第一站就设在温州,业务扩大后在成都、广州也设了点。

很快,这个消息就在温州传开了,温州商人见俄罗斯市场有利可图,纷纷决定进军莫斯科。“70、80%的温州商人都是通过我介绍来(莫斯科)的。”刘巍说。

雅宝路火了,温州人也奔向俄罗斯了,但没想到的是,金融危机爆发了,金融制裁也紧跟着来了。
5
 楼主| 周老虎 发表于 2017-9-7 11:13:24 | 只看该作者
风雨欲来

“一箱子钱昨天还值10万,今天就只值1万了”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俄罗斯难以幸免。

一方面,“休克疗法”的副作用持续发酵,另一方面,政治混乱,政府财政赤字高企,国内经济举步维艰。

在这样的环境下,俄罗斯宣布上调卢布兑美元汇率的浮动上限,将卢布汇率贬值50%,还延期90天偿还到期外债,致使政府信用彻底崩塌。


1999年3月,俄罗斯,换汇点前的汇率牌。

王惠明至今还记得危机发生时的情景。

作为公司派驻罗马尼亚的开发人员,王惠明在1996年接触了一个越南来的大客户,每笔订单都是10个、20个货柜,出手很大方。

1997年危机发生后,卢布大幅贬值,原本卖60卢布的衣服要花300卢布才能买到,货卖不出去,越南人根本没有钱去港口赎单。

工厂不相信越南人能还上余款,迟迟不肯把提货单给他,双方僵持不下,货物就这样在港口堆了三个月。

根据规定,港口有权利拍卖存放超过三个月的货物。“最后货都被拍卖了,工厂拿不到,客人也拿不到,大家都损失很惨。”王惠明叹了口气说。

危机后,王惠明再也没有见过那位越南客人,听人说,他破产了,头发也一夜之间全白了。

经历了十年蛰伏,王惠明终于在2005年创办了自己的企业——江苏星好月圆家纺有限公司。

让他没想到的是,历史在三年后重演,金融危机再度爆发,油价半年内从140美元跌到35美元,给了经济重度依赖石油的俄罗斯致命一击,卢布惨遭腰斩。

不过,这一次王惠明学乖了,乌克兰客户拿不出钱去港口提货时,他宁可让客户欠一半,宁可按折扣价卖掉,也不愿货物搁置在港口被拍卖。

“我相信客户,我把这个货先给他,他卖了以后再给我钱,避免98年越南客户那种情况,最终大家都没有(拿到货)。”说这话时,王惠明表情无奈却坚定,依稀可见10年前对客户的那份信任。
6
 楼主| 周老虎 发表于 2017-9-7 11:14:57 | 只看该作者


2017年8月29日,莫斯科,王惠明带领员工去俄罗斯参加展会,恰逢七夕于是组织员工聚餐。右三为王惠明。

和王惠明不一样,刘巍把所有钱都拿去买了车。

他觉得那个时候钱就是废纸,一箱子钱昨天还值10万,今天就只值1万了,先把车留下,等卢布稳定以后,车子还能升值。

现在,这十辆货车还在刘巍的运输公司里跑着。

如果金融危机是“天灾”,那2014年卢布崩盘则算得上是半个“人祸”了。

2014年2月,俄罗斯出兵占领克里米亚半岛,并由此引发了乌克兰战争,7月欧美宣布对俄罗斯进行经济制裁,制裁措施从冻结资产到限制融资和经营,波及范围甚广。

再加上国际油价再度暴跌,卢布遭遇双重夹击,一度从1:30跌到1:80。

关于欧美的金融制裁,王惠明有过一次有趣的经历。

有段时间,很多客户给他汇款都没办法收到,他去银行查了后才知道钱卡在了美国的中间行,彼时正值欧美对俄金融制裁,涉及俄罗斯的汇款经常都要检查,“我公司的名字和一家广东企业的名字重合了,那家企业可能是制裁名单上的,所以把我的钱卡住了。”

不管是金融制裁,还是军事战争,在王惠明看来都没有汇率贬值的打击来得凶猛。

纵观俄罗斯独立以来华商遭遇的危机,卢布贬值都难辞其咎。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子陵 ziling ( 京公网安备110112000276号 京ICP证041482号 )|网站地图  

GMT+8, 2017-9-26 00:56 , Processed in 0.019536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子陵网 值班电话 010-89548890 值班QQ 563830

© 2000-2017 Ziling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