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子陵论坛 Ziling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搜索
查看: 694|回复: 3
收起左侧

罪恶档案--第3章 梁教授的报告

[复制链接]
wx_dC3ZXg4s 发表于 2017-8-9 21:45: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wx_dC3ZXg4s 发布于: 子陵 ziling.com

第3章 梁教授的报告
  周围顿时安静下来,李姐解释道:“我经过了三个小时的尸检,以及梁寿元教授的复验,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死者的表皮和真皮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真皮与皮下组织的相连之处并没有发现任何刀口、亦或者被撕扯的痕迹。死者的身体线条保持非常匀称,这具尸体就好像本身就没有表皮和真皮一样,我完全无法理解凶手的作案手法,至少在我看来,这是不可能的。”
  李姐继续说:“由于尸体非常完整,我建议让技术队做一次面部电脑还原,据我估计,相似度几乎能达到百分之九十五左右。死者的血型是O型,我已经提取了被害人的血样进行血液比对,只要她曾经献过血,就能够找出被害人的身份。”
  话到此处,李姐关闭了幻灯片,然后将资料整理好,绕到了我老爸的背后。我看到李姐在他的耳边好像说了什么,老爸的脸部明显抽搐了一下,他站起身对大家说了句“临时有事”,就领着黄安跟着李姐走出了会议室。
  接下来的会议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着,最后郑局长做出了决定,此案由刑侦大队一队全权负责,刑侦二队、三队做协助。辽远市全体公安干警,大到局长、小到片儿警、协警都参与进来,尽快查清被害人的身份。因为此案到现在证据太少,几乎无从查起。警方不得已只能推行人海战术。
  回到了一组办公室,刘力就开始给组员开始分配任务。队员小李和小王主要去附近走访,调查有没有目击者。廖梦凡则被安排守在一组,等待着技术部门的面部电脑还原资料。刘力本人则是亲自到交警队去调取案发现场附近的监控录像。而我本来就不属于他们之中的一员,刘力本着我是看热闹的心态,压根儿就没有给我发放任务。
  分配完任务之后,刘力走到了廖梦凡的办公桌前,说:“小廖,你车借我用一下,我那配车昨天坏了。”
  “行,记得给我加满油!”廖梦凡想也没想直接将车钥匙扔给了刘力。
  刘力走了之后,廖梦凡就一个人坐在办公桌上,单手拖着额头,好像在思考什么。我走到她身边,有些忐忑的拍了拍的左肩,问道:“你对这个案子有什么看法吗?”
  她答:“头痛欲裂,到目前为止一点线索都没有,只能干等。祈求技术队那边快点完工吧,也希望刘队那里能获得点情报。”
  我说:“放心吧,一切犯罪都会留下蛛丝马迹的。不如这样,咱俩去法医处看看?”由于我很在意老爸当时的举动,迫不及待的想知道为什么。
  廖梦凡点了点头,手上无事,便领着我来到了法医处。敲响了李姐办公室的门,二人走了进去。李姐此时正对着电脑查着什么资料,我问李姐看到陆长官了没有,她说老爸和梁教授正在地下一层的解剖室。
  和李姐道了别,廖梦凡领着我来到了地下一层。此处充满了福尔马林的特别气味,而且此处是老楼,年代有些久远,周围的墙壁发出了阵阵的霉味。本来我们今天是打算参加辽远公安局新建大楼的进驻仪式的,谁曾想会发生命案呢?
  黄安此时正笔直的站在解剖室的门外,看到我们二人走来,冲着我微微的点了点头。我回以微笑,想要拉开解剖室的大门。谁曾想这家伙竟然将我拦在了外面,说:“首长吩咐了,任何人都不准进来!”
  我颇为无奈,说:“黄哥,咱都自己人,给个方便。”我好奇到了极点,老爸没事儿跑这地方来干嘛呢?
  黄安摇了摇头,表示不可能。我颇为泄气,黄安这个人我了解,上头特意配给我老爸的,人特别耿直。他说不让进,就肯定没戏了,反正我是整不了他。
  大约过了十分钟,老爸从解剖室里走了出来,此时的老爸看起来有些苍老。他在门外看到了我,伸出手,用力的按了按我的肩膀,说了句“把案子给我破了”之后,就领着黄安离开了地下室。我坚定的冲着老爸的背影点了点头,我感觉他很孤 独,我的眼角有些湿润,此时的我,很想很想我的妈妈。
  走进了解剖室,一股特别浓烈的福尔马林掺杂着血液的腥味扑入了我的鼻孔,我对这股味道并不陌生,并未感觉到任何不适。我和廖梦凡分别穿上了白大褂、戴上了尸检手套,口罩、鞋套以及帽子之后走进了解剖房。
  尸体此时正冰冷的躺在解剖床上,胸前的伤口已经做了暂时性的缝合。此时梁教授正围着尸体来回转着圈,想要找出一些蛛丝马迹。
  我问道:“老梁头儿,有什么新鲜发现没?”由于梁教授是我老爸的导师,从小看着我长大,而且这老头有点为老不尊,平时色眯眯的,所以我总喜欢叫他老梁头这个称呼,反正他也不生气。
  老梁头看我二人走进,指了指廖梦凡,说:“小姑娘,来,帮我记录一下,你站在那别动。”你看,我前脚刚说完他好色,后脚他就把我扔一边儿去了。
  老梁头闭上双眼,轻轻的捏了捏死者的大腿肌肉,说:“死者的大腿肌肉弹性良好,并未出现大量松弛老化迹象,同时大腿肌肉排列匀称,流线性很好,说明死者生前经济条件优越,经常做健身运动。”
  紧接着,老梁头将双手滑到了死者的双乳上面,来回的抚摸着。我看到廖梦凡的脸明显的有些发红,少时,老梁头说:“死者的双乳坚挺,弹性良好,乳房下部肌肉并未有明显增厚,说明死者乳房无明显重度下垂迹象,得出死者生前应该没有哺乳过。”
  我心想,老梁头你是不是满嘴胡邹呢?这就能看出来死者没生过小孩儿么?还是故意说给廖梦凡听的呢?反正我是不信。但就在我胡思乱想之际,老梁头竟然做出了一个十分大胆的动作。
  只见他将右手放到了死者的双腿之间,很自如的插了进去,少时他点了点头,说:“死者的子宫口闭合非常好,再次证明了死者没有子女的论证。同时,死者的**扩张非常严重,一个生活优越的女子在正常情况下是不可能不做**保养的,所以得出结论,死者生前私生活混乱,或者有特俗性癖好。”
  廖梦凡此时咳嗦了一声,有些脸红,问道:“教授,这些...这些都写进报告里面吗?”
  老梁头张开嘴,点了点头:“写,一字不落。”
  “哦...”廖梦凡偷偷的瞪了我一眼,意思是都怪你,没事儿让我领你来这个地方干嘛?
  而就在此时,老梁头却做出了一个让我和廖梦凡大跌眼镜的动作。只见他将右手从死者的**里抽出来之后,直接放到了鼻孔用力的嗅着什么。
  我的喉咙一阵干呕,身旁的廖梦凡同样也是,而且她一个女孩子,看到老梁头这么变态的举动,羞耻难当。约十秒钟之后,老梁头睁开眼,说:“死者在死亡前十二小时之内发生过性行为。”
  我听到“性行为”三个字脑袋里顿时灵光一闪,有性行为肯定就会留有男性的精液,如果提取出来,找到凶手指日可待啊。但是老梁头的下句话,却将我泼了一盆冷水。老梁头说:“性行为的过程中佩戴过安全套,所以体内没有精液残留。而且**并未有明显外伤,所以断定,死者当时是自愿的。”
  我差点跌倒在地上,看来老梁头这最后一句话纯粹是恶搞了。我问:“还有没有其他的线索了?”
  老梁头说:“暂时就这些了,其他的去找法医要去。”
  廖梦凡听到不需要记录了,低着头走了出去。我正要跟上她,老梁头却一把抓住了我,说:“小川啊,这姑娘可不错,还是个丫头呢?努力点啊!”
  我无语的说:“呵,哪有那心情,我现在就想破案。再说,人家也不一定看上我啊。”
  我说完,也没理会老梁头,直接走出了解剖室。廖梦凡此时正站在解剖室的外边等我,她的脸有些微红,看到我出来,冲我笑了笑,有些尴尬。
  我说:“梁教授就那样,做事太认真了,有什么说什么。别在意。”
  她说:“呵呵,哪有。我是觉得他太可怕了。我站在他面前好像被看穿一样,很忐忑。”
  廖梦凡巧妙的避开了尴尬,说:“梁教授给了咱们很大的帮助,接下来我想回去画一个分析图,将死者的范围缩小,你去么?”
  我点了点头,跟着她走出了法医处。一路无话,到了一队办公室的门口,我似乎听到了杯子碎裂的声音,同时还是刘力的骂声。
   
 楼主| wx_dC3ZXg4s 发表于 2017-8-10 23:34:5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0004章 身份推理
  打开了办公室的大门,我看到刘力此时正坐在办公桌上剧烈的喘息着,看样子很生气。一个年轻的小女警端着一杯热水走到了他的身前,但是刘力猛地一挥手,直接将杯子打到了地上,小女警被吓的“啊”的大叫了一声,急忙跑开了。
  廖梦凡将刘力打落的被子捡起来,扔进了垃圾桶,问道:“刘队,这么快就回来啦?怎么发这么大的火儿?”
  “妈 的!”刘力大骂一声,将车钥匙扔给了廖梦凡,说:“围绕案发现场一公里范围内,凌晨两点到现在的监控录像都消失了。”
  廖梦凡疑惑道:“消失了?人为删除的吗?”
  刘力骂道:“操,要是人为删除的就好了,起码能找个电脑高手恢复数据。案发现场一公里范围内的辽远大街、先锋路、长河路、以及公安局主干道的宁远大道的所有监控摄像头都被人为的破坏掉了。”
  我插了句嘴,问道:“明眼都被破坏了,那么暗眼呢?”
  刘力叹了口气,说:“这几条大道都属于老城区改造范围,平时的车流量不算多,所以根本就没有配备暗眼。”
  廖梦凡问道:“破坏之前的影像应该会留下来吧?没有一点线索?”
  刘力说:“操 蛋就操 蛋在这里,监控摄像头在凌晨三点之前什么都没有拍到,我怀疑凶手手里可能有枪!”
  我脑袋嗡的一声,如果罪犯手里面有枪 支的话,此案的性质将会更恶劣。而且,能这么缜密布置抛尸过程,看来犯罪份子的智商很高。从摄像头被毁来看,犯罪份子肯定不止一人,很可能是一个犯罪团伙也说不定。就在我思考之际,刘力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接完电话,刘力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不过他的面色很古怪,看着我二人说:“交警部门已经联合咱们的技术队做了现场勘查,被损毁的摄像头上面没有发现子 弹擦过的痕迹,但是在每个损毁的摄像头上面都提取到了一点红色的碎末,经过检验,这些碎末是普通的砖头碎屑。也就是说,凶手是用砖头将摄像头砸坏的。”
  “什么?”我和廖梦凡异口同声的喊了起来。道路监控摄像头一般架设高度为8米到10米左右。案发当日下着大暴雪,能见度极低。凶手能在这种恶劣的天气环境下,用普通的砖头将摄像头打坏,可见他的力量、精准度还有心理素质都极高。而且凶手对周边地区非常熟悉,极有可能是本地人作案。
  与其在这里胡思乱想,不如大胆的架设一下。我让廖梦凡帮我找一张本地的地图,然后摊在办公桌上,说:“我们不妨推理一下凶手所走的路线。”
  我指了指地图上的辽远公安局的标示说:“这里是整条宁远大道,自东往西,宁远大道向西950米是辽远大街,这里的摄像头被破坏。而辽远大街向北半公里是先锋街,先锋街再向西一公里则是长河路,长河路的两侧是上河街和下河街,而这两条街由于道路工程改造,此时是封闭的,所以说,凶手只能沿着长河路向西一直行走,穿过辽河大桥,奔李家乡驶去。还有一种可能,凶手可能就在长河路西边的居民区居住。”
  “还有另外一种可能...”廖梦凡插了一嘴,但是被我打断,我问:“你说的是欲盖弥彰吧?”
  她点了点头,说:“很可能,我想不通凶手为什么要这么做,如果我是凶手,我肯定不会这么做,他这么有规律的砸监控,不是直接将藏身地点暴露了么?”
  我非常赞同廖梦凡的观点,凶手可以肯定,绝对是两人以上,他们如果是故意这么做的话,那侦破的方向将会更加的艰难。就在我们议论之际,小李和小王则是一脸丧气的走进了办公室,看来是一无所获。
  可怜的二人还没有休息一下就被刘力派去了李家乡那边,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目前对死者一无所知,只能靠一条不算线索的线索往下查了。将小王和小李分配走之后,刘力则是去了技术队,上面给他的压力很大,有些事他只能亲力亲为。
  我站在廖梦凡的身后,那丫头此时正拿着笔在纸上画着分析图,我走到饮水机旁,接了一杯开水,放到了她的身边,然后拿起一个凳子也不管她愿不愿意,直接坐在了她的身边,说:“咱们可以做一个死者身份的推理,将死者的身份范围可能的缩小到最小。”
  廖梦凡端起纸杯,抿了一小口,问道:“你怎么看?”
  我拿出一张A4纸,将死者写在最顶端,然后说:“如果推理死者的身份范围,那么我们只能利用法医李姐和老梁头给予我们的信息。”
  我接着说:“死者生前经常做保养,体态匀称,年龄40到45岁之间,这个年龄段的女人大多数情况下是没有时间做保养的,上有老下有小,生活压力很大,所以说,死者生前的经济条件应该很不错。”
  “嗯!”廖梦凡点了点头,她说:“有钱人的范围无非就那么几种,大老板、富商太太、官太太、小蜜、小三,不过小三几乎能够排除,她保养的再好也算是人老珠黄了。还有一种是夜总会的妈妈桑,不过她们大多都是画着浓妆夜间工作,白天都会休息,基本没有太多时间去做健身保健,还有最后一种,那就是败家娘们!”
  “噗!”我差点从椅子上摔倒,不过廖梦凡说的很对,我接着说:“梁教授的信息说,死者生前乳房坚挺,没有明显硬性下垂迹象,说明她没有哺乳过,是什么样的女人,40多岁还没生过孩子呢?”
  廖梦凡的脸有些红,说:“不生孩子无非几种,第一,不想生,第二,没得生,第三,没时间生。”
  我插了一句:“也有可能是性取向有问题。”在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廖梦凡在底下踢了我一脚,说:“你忘记死者生前发生过性行为了么?”
  我用手转了一下笔,轻笑:“那也不一定,也有可能是用假阳具套着安全套来完成性行为的呢?还有可能是自慰也说不定?”
  “变态。”廖梦凡的脸很红,不过她倒是没有反驳我的观点。其实我俩在一起讨论这些,真的很尴尬。和一个处女来谈论性行为问题,说实在的,我的脸也有些发火。不过为了案情什么都可以克服。
  我接着说:“死者的**扩张严重,私生活很糜烂,这样的有钱女人肯定会经常光顾夜店寻欢,亦或者会包养情人。等技术队电脑还原死者头像之后,我们也可以从这方面着手调查,一般这种女人被杀,要么是情杀,要么就是仇杀,不过,我更偏向认为是仇杀。”
  “嗯,还有一点!”廖梦凡说:“李姐给出的尸检报告里说了这样一段话,死者的肺部有明显的软化增大现象,其原因是常年呼吸高温空气造成的,是什么样的人既有钱,又在高温的地方工作呢?”
  我陷入了沉思,什么地方是高温作业的呢?火葬场?我摇摇头,不沾边。火电厂?可能么?我站起身,在辽远市的地图上来回的寻找着。忽然,我在地图的左上角,也就是西南方向发现了一个炼钢厂,我拍了拍廖梦凡,示意让她看。
  “城阳钢铁集团!”廖梦凡说了声:“天哪,难道是....!”她跑到了电脑的前面,过了大约三分钟,她调出了一个人的档案。
  我走近仔细观看起来,档案里面的女人叫刘玉玲,42岁,单身。O型血,身高172CM,体重57公斤。职业是辽远市城阳钢铁集团董事长兼党委书记,同时也是辽远市的人 大 代 表。辽远市著名企业家,慈善家,省十大杰出青年。
  我说:“根据死者的身高、血型来看,这个刘玉玲倒是挺对的上号的。”
  廖梦凡叹了口气,说:“刘玉玲在本市是出了名的,私生活非常淫 乱,我们几次扫黄的时候都赶上了她在叫鸭子,但是她手眼通天,我们根本就没有办法。根据李姐和梁教授的资料来看,我觉得死者百分之九十会是她了。现在想想,梁教授还真是有些可怕。”
  我呵呵一笑,看来这次的辽远市肯定要地震一次了,一个国企老总的死亡肯定会牵连出各种各样的丑闻,这回事情有意思了。
  我看着电脑上刘玉玲的证件照,闭上双眼,试图将她的头发和表皮在我的脑海里抹去。渐渐的,一张血淋淋的脸慢慢的出现在我的眼前,这张脸和我看到的那张脸惊人的相似,同样的眼神,同样的表情,同样的可怖。
  为了更加确定我们的推断,我让廖梦凡现在就给城阳钢铁集团打一个电话来确认一下。经过确认,廖梦凡说,刘玉玲自从昨天下午两点离开公司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不过她这个人倒是经常不去单位,所以同事也没有特别注意。
  我补充一句,说:“自从刘玉玲离开公司之后的这段时间内,抛去洗澡、吃饭等必须之事,她还抽了个功夫做了次爱做的事,也许并不是一次也说不定。所以我推测,凶手可能是她认识的人。”
  “我同意你的观点。”廖梦凡起身拍了下我的肩膀,说:“走,我们去找刘队!”
                           等不及的可以到雁北堂中文网可以看全文
 楼主| wx_dC3ZXg4s 发表于 2017-8-11 13:54:11 | 显示全部楼层
#
###第0005章 暗格
  刚跑出办公室,廖梦凡就和刘力撞了个满怀,由于高速奔走突然停止的惯性,我的身体则是直接撞到了廖梦凡的后背上面,右手不自主的碰到了她的腋下。
  我的右手感到一阵柔软,心里不由得荡起了一丝涟漪,但我还没有回味够这股感觉,我就被刘力的大吼声惊醒:“廖梦凡,你这是干啥呢?火急火燎的。成什么样子了?你以为公安局是你们家开的吗?”刘力很生气,这也是没办法,他的压力...有些大。
  廖梦凡说:“死者很可能是城阳钢铁的刘玉玲!”
  “你怎么知道的?”刘力吃惊的看着我们。
  我说:“我们是根据李姐和梁教授报告里面的信息推断出来的。”
  “还真让你们给蒙对了!”刘力说:“走,紧急会议。市里的领导全都到了。”
  会议室里的气愤非常压抑,每个人都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思考着什么。我明白这个道理,一个国企老总的死亡,肯定会连带出更多的事件和丑闻。
  这里面的人此时都各怀鬼胎,有些人应该想着怎么和死者划清界限,而有些人却在想着如何通过死者的死,将自己的对手整垮。
  会议举行的很快,半个小时就结束了。而会议的宗旨同样清晰明了,就是两个字---破案!
  会议将此案正式命名为“12.1特大杀人案”,正式成立专案组,刘力被任命为组长。宋市长、郑局长则是24小时坐镇,大开绿色通道。
  梁教授作为中央特派专家,提供案情分析。我老爸则是稳坐钓 鱼 台,在后方监督整个破案过程。而我同样也被编入了专案组成员名单,受刘力直接领导。
  会议结束之后,刘力直接下达了任务。我、刘力、以及廖梦凡三人将带领技术队的同事,直接奔赴刘玉玲的家中取证。
  刑侦二队则是去刘玉玲的工作单位,也就是城阳钢铁集团去调查死者的社 会关系。
  刑侦三队主要负责调查刘玉玲的私人账户、以及公司账目,看一看刘玉玲在当值期间,有没有**、行贿、受贿的记录。
  刑侦四队主要去辽远市的大型酒店、夜总会、KTV、酒吧去调取刘玉玲的出入记录。
  任务下达之后,我们随即就冲出了公安局。刘玉玲的家坐落在辽远市的新城区,一个叫清水湾别墅区。从公安局开车到那里至少需要二十分钟。坐在廖梦凡驾驶的警车里,我看着四周的道路,行走的人群,玩耍的孩童,我暗自发出了一阵叹息。
  这座城市的人们谁也想不到,就在昨天凌晨,在他们每个人都熟悉的道路上会行走着一个被剥了皮的女人。刘玉玲那血肉模糊的身影再次出现在我的脑海里,头痛欲裂。
  我用力的敲打着额头,试图将她的身影驱离,但却无济于事。就在此时,吱嘎一声,车子突然停下了,剧烈的惯性让我的大脑血液迅速奔流,虽然这种滋味很难受,不过却让我清醒了不少。我抬头看向前方,原来是红绿灯。
  “你没事吧?”廖梦凡侧过脸来,关心的看了看我,然后轻踩离合,挂挡,继续开着车。
  我嘴上说“没事”,心里却又想起了死者,于是问道:“你说,刘玉玲在死前她都会想些什么呢?”
  廖梦凡“嗯”了一声,少时,她说:“也许是悔恨吧!”
  “哦?”我挺好奇,一个被剥了皮的女人,忍受这么剧烈的疼痛,按理说应该是“痛恨”吧,而廖梦凡却说是悔恨,我问:“为什么?”
  廖梦凡说:“女人的直觉!”
  我有些晕,侧过脸来,仔细的端详起我身旁的这个女人。她的眼神很清澈,但仔细看,她的瞳孔却有一些深邃。在大家都火急火燎的乱成一锅粥的时候,她却能独立思考、保持沉着和冷静。
  她面对死者尸体的时候表现的很淡然,虽然我也可以做到,但是却做不到她那样波澜不惊。她冲我笑的时候很坦诚,她分析案情的时候很认真。
  她每次都能对我提出的疑问做出最快的回答,她就仿佛是个局外人一般。想到这,我不得不得出一个结论,她是个很有故事的女人。
  人一旦好奇,就想知道为什么,所以我问道:“你是本地人么?父母都是做什么的呢?他们身体还好吗?”
  她说:“你可以把我当成一个孤儿!”
  这句话可把我噎得够呛,我有些尴尬。看来想要套取一个女人的秘密,特别是个有故事的女人的秘密,很难啊。
  远处的别墅群渐渐的映入了我的眼帘,廖梦凡缓缓的停下车,解开安全带,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其实,你不应该搅进这个案件。”
  我问:“为什么?”此时的她,面色很凝重,我的心里莫名的产生了一丝压 迫感。
  她转过头,看了看别墅群,说:“我感觉我会死!而且,你也会死!”
  我噗呲一笑,说:“放心,你不会死。哥保护你!”为了缓解刚才的尴尬,我开了句玩笑。
  她却未理会,很郑重的说:“答应我一件事!”
  我问:“什么事?”
  她说:“如果遇到了危险,我会救你,但你不要管我。自己逃走就是!我还是希望你不要参与这个案子!”
  我呵呵一笑,很配合她说:“好,我答应你,我肯定会丢下你这个战友不管!”
  她打开车门,再次的注视着我,说:“希望你不要后悔!”她说完,也不管我,自顾自的和刘力他们会合去了。而我则同样打开了车门,跟着她的身后走了过去。
  现在想来,如果当初我打开车门之后,并不是向前,而是向后离开。那么我的人生将会是另外一种场景。
  但是,人生没有如果。自从我打开了这道车门,自从我选择了向前走,我和廖梦凡的人生从此就好像一根旋转的麻绳,慢慢的拧成了一体。虽然这过程经历了诸多磨难,但是现在想来,一切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出示了搜查证之后,保安引领我们来到了刘玉玲的别墅门口。放眼望去,这栋别墅是清水湾里地点最好的一栋。我目测别墅的高度大约为9米左右,有三层楼那么高,我心想,这得多少钱啊?
  进入别墅之后,技术队开始搜查取证。我走在宽敞的屋内,环顾四周。屋内很大,装修极其奢华。
  我沿着楼梯走到了二楼,发现二楼有四个卧室和一个书房。卧室内非常整洁,床单一尘不染。床下的纸篓极度干净,就如同待销售的样品一般,可能是有人经常打扫,亦或者刘玉玲几乎不怎么回家居住。
  走进卧室里面的卫生间,我看到浴缸、马桶、洗脸池更是极度的干净。甚至牙膏都是几乎没有用过的。
  走进了书房,一排排书架映入眼帘。我仔细的看了一圈,书架上有世界名著、经典散文,经济学,还有一些当下流行的网络小说盗版刊物,不过这些书都很新,好像都没有被翻过一般。
  我打开书案里的抽屉,试图找到死者的日记,不过除了一些零散的合同文件之外,就什么都没有了。
  从书房走出来之后,我站在二楼的平台上面,观看着整个屋子。我总感觉这个屋子好像缺点什么,不过我就是想不出来。
  我在平台上看到廖梦凡此时正笔直的站在一楼大厅的中央,她双目微闭,像是在思考什么,我下了楼,走到她身边,问道:“在想什么呢?”
  她睁开双眼,说了一句“空房间”之后就转过身,奔门口走了过去。我跟着她的步伐走到了鞋柜的旁边。廖梦凡蹲下身子,从鞋柜里面拿出了一推五颜六色的拖鞋。
  廖梦凡仔细的观察着,从里面拿出了四双塑胶拖鞋,有两双绿色的小拖鞋,一双粉色的小拖鞋,还有一双蓝色的大拖鞋,看样子应该是三女一男的样子。
  我看到那两双绿色小拖鞋的鞋跟之处,磨损程度很严重,说明这两双鞋穿的日子应该很久了。而且其中一双的鞋底要比另外一双稍微薄一些。
  而且,这两双拖鞋的两侧变形程度不均,可以看出这两双拖鞋的主人肯定不会是同一个人,我把我的观点跟廖梦凡说了,她表示赞成。
  紧接着,廖梦凡拿出了另外两双拖鞋给我看,指着上面的痕迹说:“这双粉色的拖鞋成色很新,而且鞋底沾染的泥土污渍也不算多,可以说是最近一段时间才有主人的。
  这双蓝色的拖鞋明显比其他三双都要大,同时鞋底挤压的非常薄,但是鞋底所沾染的的泥土污渍也不算多,说明这双鞋的主人应该是个身材健壮的男性。”
  我点了点头,将这四双拖鞋装进了证物袋里面,准备拿回去给老梁头看一看,那**是著名的痕迹学专家,肯定能发现我们忽略的东西。
  我忽然感到一阵疑惑,既然屋内有人活动,但是屋内的摆设怎么能这么整齐呢?我把我的疑惑告诉了廖梦凡,她想了想,说:“也许这栋房子有古怪也说不定!”
  “古怪?”我挠了挠头,将房间的结构在脑海里又重新的过滤了一遍,但是没有想到还有什么可疑的地方。
  但就在我想不明白的时候,二楼的技术队里忽然有人大喊了一声:“快来,这里有个暗格!”
   
 楼主| wx_dC3ZXg4s 发表于 2017-8-13 18:18:1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0006章 线索
  我和廖梦凡随声而去,看到在二楼的楼梯口那里有一个小储物间,而技术队里的同事正在那里忙碌着。
  这个储物间在我刚刚上楼的时候打开过,但我当时想要先去检查一下卧室和书房,而且储物间里面并没有什么可疑的东西,所以我就将这个不起眼的地方给忽略了,在心里暗骂自己“粗心”,跟着廖梦凡走进了储物间。
  进来才彻底看清楚,原来储物间的顶棚那里有一个足够一个人出入的小门,此时技术队的同事已经将小门给打开了,一根绳梯随之散落下来。
  暗门的里面一片漆黑,刘力拿出了配枪,将子 弹上膛,首当其冲爬上了绳梯,我和廖梦凡紧随其后也跟着爬了上去。
  暗门内并没有我想象的那样即潮湿,又有一股霉味,而是非常的暖和,和楼下的温度差不多,只是在黑暗中感觉有些压 迫。
  我打开手机的屏幕当做照明,我看到在廖梦凡的身后有一个灯的开关,我走过去,啪的一声打开了开关,一阵刺眼的光芒过后,我们三人都呆住了。
  暗门的内部空间和别墅是一样大的,没有任何隔断,就好像是一个超大的宴会厅一般。屋内的中央摆着一张超大号的圆床,床上散落着各种衣物,有胸罩、丝袜、渔网衣、护士服、警服、工人服,女王装、女仆装、贵妇装等等。
  房间的四周是一排两层的金色货架,货架上摆放着各种S...M器具。我看到了长度粗细不同的皮鞭、还有金银双色的手铐,仿 真 枪、超大号的针头、大小不一的跳蛋、塞子、还有女用的假yang具等等五花八门的专业器具。
  我抬起头,看到屋顶上悬挂着一根用膨胀螺栓固定的假房梁,房梁一端系着一根红色的长绳,而另一端则是拴着一条长长的锁链。长生天,如果我此时不是在刘玉玲家的话,我还真以为我误入了一个S...M电影的拍摄场地了,这里的东西,简直太齐全了。
  技术队的同事陆续的爬了进来,每个人看到这个场景之后都是惊呼一声,这些人带着自己内心的好奇,开始了勘查。
  我和廖梦凡也加入了勘查行列,我看到她的脸有些羞涩,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此时她正在纸篓里来回的翻找着什么,我蹲下身,说:“你还是下去吧!我来就可以了。”
  她回眸,冲我笑了笑,说:“没事,只不过...以前没见过而已。”说话间,我看到她的手好像碰到了一个白色的橡胶物体。但是,廖梦凡好像并没有注意到,我急忙喊:“别动!”然后拿出镊子,轻轻的将那个东西夹了出来。
  那是一个被用过的anquan套,表面已经干涸了,不过内部却残留着一点浅白色的分泌物。我小心翼翼的将安全套放进了证物袋里面,递给了技术队的同事保存好。
  紧接着,廖梦凡又在纸篓里面夹出来一个anquan套,不过这个anquan套里面倒是没有留下残留物。她夹捏的时候胳膊明显有些发抖,我心想,她肯定是没用过这种东西吧,心情有些激动。
  我们这一趟收获颇丰,在暗门里除了找到两个用过的anquan套外,还在圆床上找到了许多人体的体毛。
  同时,在那些遗留的衣物上面提取到了很多人体的皮屑组织。在归队的时候,技术队将刘玉玲别墅内的电脑也带回了队里,想必我们会得到很大的收货。
  在我们离开别墅的时候,我再次回头看了看里面,我总感觉别墅里面好像缺少了一样很平常的东西,我拍了拍前面的廖梦凡,问:“你觉不觉得,这个别墅好像少了什么似的?”
  “是相片!”廖梦凡轻描淡写的说:“所以我当时才和你说这是个空房间,一个属于自己的房子,是不可能不摆放相片的。”
  我恍然大悟,我感到很奇怪,究竟是什么原因让死者不把自己的相片摆在房子里呢?一路上,我都在想这个问题,奈何肚子呱呱叫,实在是提不起脑力来。
  在警队的食堂吃过晚餐之后,我们再次聚 集在了会议室内。大家都显得很疲劳,有些透支了。不过看众人说话的语气,看样子都有很大的收货。以下我将我们今日各小组搜集到的信息整理起来,信息如下。
  一队:找到两个使用过的anquan套,带体液的卫生纸多张,皮屑组织、四双使用过的拖鞋、死者的电脑,还有商业合同若干。安全套等物证已经送检法医,信息很快就会得出。
  二队:死者生前与单位里面的工人关系融洽,虽然有拖欠工资的情况,但是都会按约定发放。而且自刘玉玲担任董事长以来,她大搞改革,工人的福利待遇明显增长,所以她在工人的眼中很服众。
  死者和城阳钢铁集团的总经理崔红亮不和。由于竞争董事长崔红亮落选,工人说崔红亮曾经扬言要杀了她,不过崔红亮在案发时正在外地出差。经确认,此人确实有很完整的不在场证明,但是不能排除**的可能。
  死者在单位没有朋友,不过死者和城阳钢铁集团的财务总监张清雅来往密切。经单位同事确认,张清雅的祖籍和刘玉玲是在同一个地方,二人是高中同学,由于张清雅小时候摔断过腿,留有后遗症,同学欺负她的时候,刘玉玲一直帮助她,二人成了好友。张清雅中专毕业之后直接投奔了刘玉玲。案发时,张清雅同样有完整的不在场证明。
  三队:死者私人账户的存款只有160万,公司账目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调查时,城阳钢铁集团的财务总监张清雅非常配合。此路线需要长时间侦查才能有所收获。调查了死者手机的通话记录,没有发现特别重要信息,不排除她还有另外一部隐藏的手机。
  四队:已经成功调取自案发当日之前三个月之内的所有监控录像,刘玉玲经常出没的地点有三个。
  1:辽远市国际饭店:主要用于谈生意、签合同。只有两次开房记录,均一人入住。
  2:天南夜总会:主要用于寻欢作乐,与夜总会里多名男 妓有染。不过据服务她的男 妓回忆,刘玉玲不喜欢发生性行为,而是扮演女王,殴打男 妓。一个半月以前,包养了一个叫“小鱼儿”的男 妓,从此之后再未光顾。调取了小鱼儿的资料档案,不过却是伪造的。小鱼儿的手机号同样处于关机状态,目前已经向各大派出所,街道办下发了寻人启事。
  3:安娜酒吧:刘玉玲和同学聚会的地方,多次和张清雅来此地聚会。
  会议结束之时,已经是晚上11点了。刘力由于压力太大,直接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睡着了。我和廖梦凡则是整理着本案的所有信息,将一件件信息剥离再组合,有些枯燥乏味。看了看时间,又过了两个钟头,我看廖梦凡还在那里写着什么,索性站起身给她倒了杯水。
  “累了就歇会儿吧?”将水杯放到她的桌子上,我发现廖梦凡正拿着笔,不停的写一个人的名字:“张清雅!”
  我笑了笑,说:“又是直觉告诉你这个人有问题么?”
  她晃了晃脖颈,咔咔作响,说:“算是吧!我们四个小队是分开行动的,所以当时的信息是不通的。将这些信息都组合在一起来看,我感觉死者家中那四双拖鞋其中的一双很可能就是属于她的。”
  “我也赞同这个观点。”我拿起笔点了点张清雅的名字,说:“二人从小就认识,不排除二人是同性恋的倾向。由于张清雅从小残疾,刘玉玲一直帮助她,我估计张清雅很早以前就对刘玉玲产生一种特俗的情愫。我们有必要明天亲自去会一会这个女人了。”
  廖梦凡伸了一个懒腰,站起身,说:“明天我一个人去就行了。”她缓缓的走到了我的面前,我甚至能够嗅到她鼻息中夹带的独特香气,我的心在那时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不过她却和我保持着一段安全距离,伸出青葱玉指,摸了摸我的额头,说:“你印堂发黑,我依旧建议你撤出此案。”她说话的时候眼神很深邃,配合周围昏暗的灯光,此时的廖梦凡看起来让我感到一阵恐怖,我不由自主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我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用来掩饰心中的忐忑,说:“美女,我都快一天没休息了,再加上昨天凌晨被吓了一次,脸上能有好气色么?好了,我去睡觉了。”
  此时的我有一种感觉,我面前的这个女人和平常有些不一样,想到这,我急忙趴在桌子上,不一会就睡着了。不过在我陷入深度睡眠之前,我好像听到了一声叹息,而且那叹息好像是廖梦凡发出来的。
  我做了很多奇怪的梦,梦里我发现我正处在一个极度黑暗的空间里面,四周寂静的可怕。在我的前方,我看到一个披头散发的人正伫立在那里,他低着头,缓缓的向我走来。
  随着距离的拉近,那个人慢慢的抬起了头。竟然是廖梦凡,不过仔细看来她却和平时不一样。她的双眼空洞无神,好像是一具行尸走肉.
  她停在了我的身前,伸出右手抚摸着我的侧脸。她很温柔,虽然她的手很凉,但是我却感到很舒服,心中的恐惧也渐渐的消失了。
  但就在下一刻,我突然感到脸部一阵火辣辣的疼痛。她的手指此时已经抓进了我的皮肤里面,面前的廖梦凡发出阵阵的嘶吼,我看到她的脸皮正在脱落.
  不到一分钟,她的所有皮肤都脱落下去,我看到了刘玉玲。她张开空洞的大嘴发出了一丝阵阵的低吼:“把我的皮...还给我...”
   
              等不及的可以到雁北堂中文网,可以看全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子陵 ziling ( 京公网安备110112000276号 京ICP证041482号 )|网站地图  

GMT+8, 2017-11-23 09:42 , Processed in 0.019261 second(s), 6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子陵网 值班电话 010-89548890 值班QQ 563830

© 2000-2017 Ziling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