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子陵论坛 Ziling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搜索
查看: 1431|回复: 5
收起左侧

奇人异事 雁北堂——祝由世家

[复制链接]
End_KQ883 发表于 2017-8-9 10:51: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End_KQ883 发布于: 子陵 ziling.com

天命玄鸟,降而生商
001 不速之客
  湘西,雪峰山,林鸦寨,黄昏将至,雪落无声。
  大雪封住了进山的公路,通向林鸦寨的唯一一条羊肠小道也铺满白雪,给这条这商贩行走了几个世纪的茶马古道添了几份凄凉。古道一侧怪石嶙峋,角峰尖锐,一侧则是深不见底的断崖,寒风呼啸升腾,刮着崖壁如猛兽嘶吼。目之所极,前路白茫茫一片肃杀,如同通向九幽地狱。
  风急崎路难,雪冻马行迟。山道上一人一驴踽踽而行。男子着一身素白布袍,牵着一匹骨瘦如柴的老驴,老驴拉着一车用油布毡毯遮住的大件,老驴鼻息仓促,口吐白气,双蹄仿佛深陷泥潭,每挪一步,都得用尽全力。
  男子双唇紧闭,紧紧拽着缰绳,迎着风艰难往前,“就快到了”他安慰陪了他一路的老驴,“拐过这道山弯,就到了。”说话间,眼前果然豁然开朗,一块山坳平地隐约可见。
  山坳上坐落着一间三进两出、看不出建造年代的旧宅,老屋四周撑着木桩,似乎随时都可能倒塌,屋门前亮着两盏脏兮兮的风灯,天色渐黑,微弱的烛火在风中摇曳,隐隐映出两扇漆黑巨大的木门轮廓,一块牌匾斜斜的悬在门上,借着风灯的光亮,男子读出了匾上斑驳的四个大字“喜神客栈”。
  “应该就是这里了,”男子如释重负,正要前去却被屋前瞻一条一米来宽的小溪挡住了去路,他低头瞧见溪水清澈见底,水流潺潺,在这大雪封山的日子,没有结冰也没有断流。溪上一座人工搭建的木桥,摇摇晃晃,通向客栈。
  男子愣住了:“百阴不见冰,百死不能赎,难道这就是……”他脸上不觉生起一丝怯意,倒抽了一口凉气,朗声对着屋中喊道:“天不收,地不留,父母所生这遗体,今日收藏宝柜中。”
  等了片刻,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天要收,地要留,金柜不收无名主,有死无生莫进来。”
  男子神色一紧,高声道:“方先生,鄙人张缪受人之托,千里行尸,便是要将这恶尸托付于你祝由,若今日回去,起尸坐煞,便非张某之责。”
  屋中沉默了半晌,嘎的一声,两扇木门缓缓打开,走出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少年身形纤弱,脸色略微有些苍白,穿着厚厚的棉袄,搓手呵气道:“不管你打湘西来也好,打湘北来的也好,就算是渡洋打海外来,我们这趟脚是走不了了,我爷爷病了,祝由还有另外几家,你去找他们吧。”
  “病了?这么巧。”张缪微微皱眉,一脸的不甘心,他从怀里掏出一个白布包裹的物件,道:“把这东西给你爷爷看看,他就知道了。”
  少年“喔”了一声,跨过木桥,接过张缪手中之物又折老屋,细心的张缪注意到,少年这一趟往返过桥,均是左脚起右脚收,往来皆为二十一步,一步不多,一步不少。
  隔了一小会,少年从门里探出身子,呼道:“我爷爷叫你进去。”
  张缪微微迟疑了一下,道:“这条河,我过得?”
  “我说过得就过得。”一个苍老的声音从屋内传来。
  张缪点头道谢,回身卸下驴套,将车上的黑色油毡掀开,这物件居然是一副棺木!张缪深吸了一口气,双手从底部将棺 材托起,摇摇晃晃地走上了木桥。
  直到进了堂屋,张缪才将棺 材放下,且见那口棺 材红身黑盖,盖子上密密麻麻地钉了数口铜钉,形成了一个诡异的图形。
  屋中灯光昏暗,正中间一个火炕,炕上吊着个黝黑的药壶,药味弥漫了整间屋子,一位面色蜡黄的老者坐在木凳上,不时用火棍拨弄着炉火,看见来人眼皮子都没有抬一下,不过冷冷道:“生不入祝由,死不下鬼门,这规矩,你师父没有教过你?”
  张缪笑道:“教过,只是这一趟是师父亲自吩咐来的。他说十八年前,您欠下的债,现在是时候还了。”
  老者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缓缓走向那副棺 材,少年在一旁小心翼翼地搀扶着,生怕他一不留神跌倒。老者抬手亲亲地在棺木上抚摸,眼中露出悲戚的神色,感叹道:“十八年了,你们到底还是找上门来了。说,要我做什么?”
  张缪眼珠子一转,道:“我师父托您走一趟脚。他说了,这趟脚,祝由中除了方家家主方歌吟,谁人都走不得。”
  方歌吟垂头打量了一番那人带来的棺 材,道:“是她吗?”
  来人重重地点了点头。
  方歌吟叹了口气,道:“阳人不欠鬼债,这活我接下来了。”
  似乎卸下心中重负,张缪对着老者做了一个古人一般的揖,道:“那么,我龙虎山拜谢了。”说完将目光转向一旁的少年,问道:“这位小哥如何称呼。”
  “他是我孙子,叫方巍。”
  男子眼睛一亮,道:“一山压魏,好名字。”
  见方歌吟无动于衷,那人也不再逗留,转身离开,方巍出于礼貌出门送客,男子走到溪边之时,忽然停下脚步,对着方巍嘿然道:“引生死河,修白骨桥,小伙子,看来你的命没那么好吗?难为你爷爷费了这么大功夫把你养到十八岁,不过以后……嘿嘿……”
  方巍一愣,正欲细问,那人已匆匆踏桥而去。
  方巍回到屋中,瞥见爷爷抽着水烟,正在炕前端详着一块玉佩样的物件,见方巍回来,连忙将东西收入怀中。
  方巍责备道:“爷爷,您不是五年前就答应我不再走脚赶尸了吗?怎么又接下了这桩买卖,走脚是力气活,您身体不好,这趟脚如何走得了!”
  “这趟,不是走脚,而是还债。”方歌吟打量那副棺 材,眼神中满是悲戚,“就算豁了老命,我也要去啊。”
  “我倒要看看这里面到底装了什么,难不成是千年老尸不成!”方巍愤然上前,手向着棺木上摸去。
  “别动!”方歌吟一声爆喝,吓得方巍赶紧收手。
 楼主| End_KQ883 发表于 2017-8-10 11:01:21 | 显示全部楼层
   
002  美艳女尸
  “唉……藏不住了。”方歌吟撑着膝盖慢慢起身,眼神有些涣散地看着方巍,忽然没来由地说了句:“我祝由弟子,三岁烧头香,七岁过三关,十六岁行尸千里,方算勉强入门,而你现在十七岁了,我却从传你半点祝由之术,可曾想过为什么。”
  方巍不觉低头,有些委屈道:“我知道,是因为我自幼体弱多病,爷爷心疼我,所以才……”
  “你知道你名字的来历吗?”
  方巍答:“爷爷用心良苦,我方家乃是祝由旁支,一直以来被宗门魏家压制,爷爷为我取名方巍,是希望我方家有朝一日能够压过魏家一头。”
  “魏、王、方、邬。”方歌吟扳着指头道,“祝由四大宗门中,我方家排行老三,现在更是门庭凋敝,嫡系也只有你这么一个人还在了,也许当真是时候了。”
  “什么是时候?”方巍不解。
  方歌吟清了清嗓子,似乎在宣布一个重大的决定:“是时候带你去见见世面了,明天你就跟我一起去走脚吧。”
  “我真的可以去走脚了?”方巍整个人都有些兴奋起来,道,“可是爷爷您身体支撑得了吗?”
  “老 毛病了。”方歌吟道,“还死不了。”他颤颤巍巍拿来一个盛满了油的油灯,点燃后放在棺木的下方,吩咐道:“还是和往常一样,今晚你来守夜,别让油灯熄了。千万记住,这副棺 材无论如何也不要碰!”
  话毕,方歌吟像往常一样早早回到里屋休息,只留下方巍一人看守,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方巍用膝盖枕着头,在火炕边打着盹儿。
  自从五年前不再赶尸走脚后,方歌吟便在老屋里开了这家赶尸客栈,接引走脚的祝由弟子。行尸走脚,昼伏夜出,必须在黎明前赶到赶尸客栈休息,否则喜神见光,便有走煞的危险,方歌吟身体不好,需要卧床静养,五年间只要方巍放假在家,基本上由他来守返乡灯,早就轻车熟路,从未出过任何问题。
  炕旁暖和,迷迷糊糊中,时间已经过了十二点。屋里一片漆黑,正中亮着的一盏小油灯映出那副红木黑盖的棺 材的轮廓,睡意正浓时,一阵穿堂风掠过方巍的脊背,他不由得打了个寒颤,神智一清。
  哧溜哧溜,棺 材处传来一阵响动,方巍下意识叫道:“谁?”
  喜神怕光,所以赶尸客栈堂屋里,连电灯都没有装,光凭着棺木下一盏返乡灯来照明,灯光黑暗,方巍依稀看见硕大一支老鼠在棺盖上行走,探着头想钻进去一般。
  “如果耗子钻进了棺 材里面,咬了喜神怎么办?”方巍心头一紧,赶忙拿着烧火棍子上前,想把耗子赶走。
  那耗子惊觉人声,吓得从棺 材上跳了下来,咚,只听见一声脆响,那只老鼠居然整只砸在了地上,四分五裂!
  方巍忙凑了过去,借着微弱的灯光,他瞧见老鼠好像被冻僵了,身上覆着厚厚的冰层,它的尸体砸在地上,就像一块砸碎了的冰,连血都凝住了。
  虽是寒冬,但也不至于冷得这么夸张吧?这棺 材里面到底有什么古怪?
  方巍的好奇心顿时升起,一时间忘了方歌吟的再三叮嘱,试探着将手按在棺盖之上,果然,一阵寒气从手心传来,直传到方巍的脚底,如同触摸者一块寒铁,冰冷刺骨,方巍浑身汗毛倒竖,连忙把手收回来,再看时,掌上居然结了一层薄薄的寒霜。
  “这棺 材好古怪!”方巍思忖,因为打小在赶尸客栈长大,少年方巍见过不少喜神,胆子绝非一般少年可比,加上明天就要赶尸走脚了,心中的兴奋之情难以抑制,早就想将棺木掀开,看看自己第一趟走脚的“客人”到底是什么样的。这不同寻常的一摸,更生了好奇。
  但他心里,理智还是占了上风,方巍知道喜神走煞绝非小事,三年前若不是爷爷及时出手,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赶尸匠就很可能死在自己的喜神手上,方巍对着棺 材磕了个头,喃喃道:“人死为大,虽然我不认识你,但是还是希望你能够早日升天,来世投个好人家。”
  说完,便要返回火炕边,正在此时,一个莫名的声音飘来:“方巍……方巍……”
  方巍吓得连忙回头,道:“谁……”,身后却空无一人。
  没走出两步,那个如泣如诉地声音又传来了:“方巍……方巍……”这一次方巍听得一清二楚。
  可是屋里分明空无一人,门也关的好好的。
  就在此时,一阵寒风吹来,两扇宽大厚重的门板嘎嘎作响,似乎要被风吹破了一般。
  那个阴森恐怖的声音又响起:“方巍……方巍……”
  这一次,方巍不仅肯定自己没有听错,而且清晰地分辨出了声音的来源。
  这声音,正是从堂中的红木黑盖棺 材里发出了的!
  方巍心中一寒,不由自主地攥紧手中的烧火棍,眼睛死死地盯着那副棺木。
  “过来,快过来……”声音又响起来。
  “爷爷……”方巍害怕,便想唤来爷爷,但是心中一想,爷爷身体不好,每天八点准时上床,不许打扰。再说自己明天就要跟着爷爷赶尸走脚了,如果这点小事就吓得尿了裤子,爷爷还会让他跟着去么?
  “打开,快打开……看看姐姐,看看姐姐……嘻嘻……”棺 材里的越发清晰,方巍甚至可以分辨出里面是一个女人,而且是一个声音十分好听的女人。
  像是被一股魔力召唤着,方巍鬼使神差一般向着棺木走近,手中用来防身的烧火棍也掉落一旁,他把手放在棺盖之上,冰冷刺骨的寒意倾泻而上,可他却中蛊了一般,没有将手拿开!
  棺 材里的声音也有些兴奋,甚至带着微微喘息般的呻吟:“快,把棺 材盖上的钉子拔掉,快……拔掉……听话……”
  方巍的脑袋里一阵混沌,他明明知道不能这么做,但仿佛被某种力量侵蚀了一般,开始机械地用手把钉在棺盖上的钉子一根一根拔出来,钉子钉得很深,方巍的指甲磕破了,血渗出来,布满了双手。可他似乎感知不到疼痛一般,拼尽全力将钉子一根一根硬生生拔出来。
  十八根,每一根钉子都是三寸长,小拇指粗细,全铜锻造,却透着一种古怪的红,铜钉看上去年代久远,却没有丝毫生锈的痕迹,光亮入新,特别是在钉尖上,闪着诡异的寒芒。
  要知道这十八根铜钉,就算是成年人用上了工具,拔出来也得耗费一阵子,方巍不知哪里来的本事,居然徒手将铜钉全部拔了出来,此时,他的双手已经鲜血淋漓,伤痕深可见骨。
  拔出铜钉,诡异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语气中带着几分欢愉:“好弟弟……你做得真棒……现在,快帮我把棺盖打开……打开了,你就可以见到姐姐了……”
  意识模糊的方巍神色木然地将棺盖揭开……
  一股冰寒彻骨地冷风从棺 材里面透了出来,仿佛某种神秘的力量要破土而出。
  终于,方巍看见了棺 材里的“东西”。
  白天,方巍不是没有想过,这棺 材里面到底是什么?或许是一个腐烂发臭的老年人,或许是一个刚刚死去不久的年轻男子,甚至他还想像过是电影里那些穿着清朝官服一蹦一跳的僵尸。
  但他万万没想到,里面会是一个漂亮的让人几乎窒息的女人。
  女人一张精致的脸庞尤如白璧般洁白无瑕,轮廓仿佛工匠精心雕琢出来的一般,乌黑的秀发随意散落在垫在棺木中的一个枕木上,性 感的红唇微微上翘,形成荡人心魄的诱惑力。除了皮肤微微有些惨白之外,这张脸几乎可以用完美来形容,比时下走红的任何一位“女神”都要美。
  她身上穿着一件认不出材质的长裙,一双光洁的脚踝露在外面,趾甲上涂着鲜红的甲油,足弓型弯成一道完美的弧线。
  她看上约摸二十五六岁,正是一个女人最好的的年纪。
  方巍的目光几乎无法从这个女尸的身体上面移开,这么漂亮的女人,却死的这么早,真是红颜薄命,霎那间,方巍模糊的神智清醒了不少,回过神来,他察觉到开棺验尸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慌忙要将棺盖盖上。
  来不及了,女尸从棺 材中坐了起来!
  起尸坐煞!?寒意从方巍的脚底直冲上脑,各种血腥诡异的场景不断浮现在他的眼前,“跑啊!”方巍在心里喊道,可脚下却如同生根了一般,扎在地上,半分不能动弹。
  女尸用手圈住了方巍的脖子,一股冰寒的气息从她的口中吐出,闯进方巍的口鼻之中。
  “怎么,这么怕姐姐?”美艳女尸格格地笑起来,她笑得很美,可在方巍看来,却显得格外地恐怖,因为在她的两颗突出来的犬齿,森白,尖利。
  方巍骇然,这个女尸,不是鬼,是僵尸!
   
 楼主| End_KQ883 发表于 2017-8-10 13:15:37 | 显示全部楼层
雁北堂中文网有全文
 楼主| End_KQ883 发表于 2017-8-11 16:52:06 | 显示全部楼层
003  生死河,白骨桥
  
  一定是僵尸!!
  方巍吓得魂飞魄散,只想呼喊救命,或者推开女鬼,拔腿逃命,但女尸的手臂如同有千斤重量一般,将他死死缠住,而她的嘴,也毫不客气地堵住方巍的嘴!
  紧接着,方巍听见舌头被嚼碎的声音,女尸开始在方巍的嘴里啃食他的舌头。鲜血顺着方巍的嘴角汩汩流出,但方巍似乎已经忘记了疼痛,心中只有一个信念——逃!
  拼尽力气,方巍一把将这个女尸推开,拔腿朝屋外跑去。
  女尸微微错愕了一阵,回过神来,猛地从棺 材里跳了出来。然后追着方巍赶来。
  如果方巍现在还有胆子望一眼的话,一定会被这幅恐怖至极的画面吓破胆。
  只见女尸手脚均着地,匍匐着,头发遮住了脸面,如蜘蛛一般,飞速地爬了过来,她每动一下,便会有清澈的骨骼摩擦声音响起,摩擦摩擦,一步两步,在静谧的深山夜晚听起来格外刺耳。
  鲜血顺着方巍逃跑的方向滴了一路,女尸匍匐在地上,似乎并不急着追赶,而是用舌头开始舔舐滴在地上的鲜血,样子看上去有些陶醉。
  嗜血女尸还是赶上了方巍的脚步,方巍一回头,血腥味扑面而至,那张美艳而狰狞的脸孔正冲着她笑,嘴角还泛着他的身体流出的鲜血。也许在她眼里,方巍已经就是一块唾手可得的食物,绝对难得逃脱,而现在,这不过是一场猫捉老鼠的把戏。
  “她居然在笑!”方巍的头要爆炸了一般,高呼道:“爷爷,救我………”他含着满口鲜血,狂奔向前,声嘶力竭地吼着,凄凉的求救声响彻夜空。
  可女尸依旧紧追不舍,眼看着就擒住方巍,方巍慌不择路下,脚下一个拌蒜,扑通一下摔倒,身体咕隆咕隆地滚进了门前河里。
  凛冽的河水大口大口灌入方巍口中,甚至呛到他的肺里,方巍只觉得胸口一阵生疼,如把尖刀搅动着他的孱弱身体。庆幸的是,女尸居然停了下来,盯着这条河,脸上露出了畏惧的神色。
  方巍的整张脸都浸在水中,原本不到半米深的河水,此时似乎变成了深不见底的汪洋大海,方巍的身子不住地下沉,大口大口冰冷的河水灌进口中,让他连呼喊的机会都没有。
  “我要淹死了吗?”方巍害怕极了,在水中不停地扑腾,忽然手中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连忙扯了过来。
  把手中握住的东西扯到身边,方巍才看清楚自己抓住的是什么。
  是头发,长长的白发……
  白发的不远处,是一颗浮起的人头!方巍环顾四周,才发现不是一颗人头,而是满河的人口,他置身的这片“汪洋大海”中,漂浮着无数的人头,长长的发丝布满了整条河,那些人头双眼铮亮,一眨不眨地看着方巍,嘴里吐出猩红的舌头,向着方巍的方向涌来。
  无数个阴森森的声音响起:还我命来……还我命来……还我命来……
  少年几乎要崩溃了,猛地松开自己手中的头发,双手、双脚在水中不断扑腾,只想逃离这个恐怖至极的深渊。
  不知道什么时候,方巍摸到了一个硬物。
  “是桥墩,一定是爷爷造桥时候的桥墩。”方巍双手牢牢抓住硬物,连滚带爬地爬上了木桥。
  如大劫余生,惊魂甫定的方巍大口大口地喘息着,就当他以为自己脱逃大难的时候,眼前的一切,可是眼前的一切,又让他再一次魂不附体。
  这哪里是桥,这明明无数根人骨拼接成的,森白白的一片,一个个骷髅,一根根白骨,蛆虫蠕动,蚊蝇乱飞,走了十多年的桥已化身为阴间渡口!
  一而再,再而三的惊吓和变故,方巍几近崩溃,他的双眼刺痛无比,眼泪滚滚而下,巨大的疼痛几乎让他失去了理智,脚下踩着的是无数的尸骨,河中又有着无数索命的恶鬼,桥边,还有一具四肢匍匐在地,长发遮面的女尸正虎视眈眈。就在这一瞬,方巍的意志坍塌了。
  退无可退,无路可逃?
  殷红的鲜血从方巍的眼眶中汩汩流出,两行血泪模糊了他的双眼,无路可退的方巍看着眼前这只虎视眈眈地女鬼,绝望地惨声大笑起来……
  然后,一步一步,方巍踏着白骨走来桥来,鲜血布满了他的脸面,比女尸还要狰狞要恐怖,而他的眼睛里,恐惧消失,闪着只有野兽才有的光芒,绝望、愤怒、痛苦……在平静安宁中生活了十多年的那个孱弱少年死了!
  女尸看着方巍,如同看着一个从地狱里面走出的罗刹,她的目光开始变得迟疑闪烁,甚至在刻意躲闪着方巍!
  方巍蹒跚着靠近,女尸没有后退,但身子却慢慢开始颤抖,随着方巍越靠越近,颤抖也越发厉害!
  她在害怕!她居然在怕方巍!!
  女尸锋利的指甲深深地掐入石板之中,她的喉咙里面发出低沉的,犹如野兽一般的声音,然后缓缓地站了起来……
  噗通!
  毫无征兆地,她一下子跪在了方巍面前!
  一道金光闪过,一个威严的声音响起:“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行!”
  一道黑色的符咒贴在了女尸的后背。
  与此同时,方巍嘴里一声闷哼,昏死过去。
  直到日上三竿,昏死的方巍才悠悠转醒,发现自己回到了床上,但头却是要炸开一般地疼。他的脑海中不由自主地回想起昨天发生的一切:摔碎的冻鼠、紧紧相逼的女鬼……
  他还有更多疑惑:家门前那条河中,怎么会忽然出现无数索命的阴魂,而爷爷亲手搭建的那座桥,他走了十几年的桥,怎会变成白骨累累的生死桥,这一切,都那么真实,却又因为超出了方巍所有的人生经历,恐怖得如一场噩梦。
  他抬起手来,才发现自己的十个指头都被人用白纱缠了起来,脑子里满是昨夜那惊魂的一幕幕,方巍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颤,黑棺中逃出来的女鬼,在河边最后看自己的那一眼,眼中露出的惧色,毫无征兆地在眼前重现。 
 楼主| End_KQ883 发表于 2017-8-12 17:21:55 | 显示全部楼层
004  十八镇冥钉
  “她如果是女尸,怎么还会怕我?难道我比鬼还可怕?那我到底是谁?”方巍脑中盘旋着无数疑问,折磨得他头痛欲裂。百思不得其解之时,方歌吟推门进来,将一碗热气腾腾的鸡汤送到方巍面前,方巍见到爷爷,恍如隔世,急着把昨晚发生的一切细细说给他听,方歌吟倒抢先开口了:“你这小子,昨晚睡觉也不老实,居然梦游了,一个人在河边乱走,要不是我及时发现,你早就掉到河里淹死了!”
  “梦游?”难道这一切都是一场梦?方巍有些不信,因为女鬼的那双眼睛,他生生地记得,若是梦游的话,不可能那么清晰。“而且我的手……也确确实实受伤了……”方巍看了看自己被白布包扎的手,铁证如山,他不知道爷爷为什么撒谎。
  “爷爷,我昨天,昨天真的看见那个女尸从棺 材里面起来了!”方巍心有余悸地摸着自己的头,道,“而且,她,她昨晚还追着要吃我……还抱着我,啃掉了我的舌头。”
  “如果真的有鬼啃掉你的舌头,你现在还能说话吗?”方歌吟笑道,“好了,孩子,今后你晚上早点睡,睡前别胡思乱想,不然以后再梦游的话,我就不一定救得了你了。我一把骨头,活不长了,你晚上也要我消停点,行么!”
  方巍伸出舌头舔了舔干燥的唇,果然,除了舌尖上稍稍有点麻之外,还真的没什么大问题。“难道昨晚真的只是在梦游,然后做了噩梦?”
  “好了好了,把鸡汤喝掉压压惊,来堂屋里找我,昨天跟你说的事,你不会忘了吧?”
  “对!爷爷说今天还要带我去赶尸的呢!”方巍顿时兴奋起来,昨晚发生的事情一下子被他抛到脑后,无论如何,能够修习祝由术,和祝由弟子一样走脚,是他从小便梦寐以求的事情。没有什么,比即将开始的远行更让人激动。
  方巍端起碗,将碗鸡汤一口气喝了。喝完他顿了一下,奇怪,平常觉得鸡汤美味非常,这一碗怎么寡然无味了?但方巍此时正沉浸在巨大的兴奋中,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个不痛不痒的细节,他从床上跳下来,穿好衣服往堂屋里跑去。
  方巍来到堂屋,爷爷正抽着他的老烟枪。那副带给方巍一夜噩梦的棺 材完好无损地躺在堂屋正中,返乡灯依然闪着微弱的光芒,方巍迟疑了一下,心中莫名地涌起一阵寒意,生出一丝胆怯。但看到有爷爷在,“又是青天白日下,还怕恶鬼作祟不成”,壮着胆子,走到了方歌吟身边。
  爷爷见方巍走来,搁下烟袋,从神龛上取下三炷香,点燃道:“去叩三个响头。”
  方巍仰头看着神龛上供着的东西,一个不人不鬼,青面獠牙的怪物,疑惑道:“别人家里供的要么是观音菩萨、太上老君,要么是祖宗灵位,要么是毛 主 席,我们这供的算是什么?”
  方歌吟认真道:“这是禹溪大魔,是方家的保护神。”
  “禹溪,是什么?”方巍吐了吐舌头道,“怎么我都没听过。”
  “不要问这么多,就当作观音菩萨供着就行了。”爷爷把三炷香递给了方巍,神情庄严,道,“跪下叩头吧。”
  “哦”,方巍连忙跪下,给这尊陌生的“神仙”叩头,爷爷在旁边也跪了下来,喃喃自语道:“禹溪大魔在上,方家一百七十二代传人方歌吟跪请示下:天不佑我方家,至我方家人丁凋敝,三代单传,七十四代嫡传弟子只有孽孙方巍一人。而今,弟子自觉油尽灯枯,时日无多……”
  “爷爷你乱说些什么!”方巍在旁喊到。自从那张姓的神秘人送来这棺木之后,爷爷就老在感慨年月,真的不知道他到底装着什么心事。
  “别说话!”方歌吟低声责备,转身对着禹溪神像,虔诚道:“老夫自知此番定有一劫,能否得脱,全凭天意,但方氏一脉不能绝,方巍虽然前世……”他压低了声音,说了几句方巍听不清的话,“今趟方巍出门走脚,凶吉未卜,弟子向天问卦,还请禹溪大魔示下天意。”
  语毕,方歌吟拿出了一副牛角阴阳卦,在地上卜上一卦,端详卦象,方歌吟脸色一变,急忙一连卜了三卦,看着卦象,不禁长叹一声:“天意若是如此,也只能如此了。”说完起身,掸了掸膝上的灰,拿起那杆烟枪又抽了起来,神色十分阴翳。
  “爷爷,卦上说了什么啊?”方巍跟着站起来,小心翼翼问道。
  “没什么……”方歌吟虽然嘴上这么说,眼睛里却生出几分不安。
  “赶尸有凶险,出门需谨慎,今趟出门定然要万般小心,好好照顾爷爷。”方巍暗暗起誓。
  方歌吟走到堂屋里红木黑盖的棺 材旁边,正欲用手抚摸,方巍吓得连声尖叫:“爷爷不要碰,棺 材里有鬼!”
  可方歌吟还是碰了,手却没有半分变化,方巍“梦”里面明明记得,棺木阴寒无比,连老鼠都冻得死,为什么爷爷却一点事情都没有?难道昨天真的只是一场噩梦?
  方巍细看那副棺木,十八颗铜钉依然如故,但细看之下,棺木上依稀有些许没有拭干的血 渍,方巍越来越迷糊,昨晚到底是现实还是梦境,还是爷爷因为某些原因对自己撒谎了。
  “这叫镇冥钉。传自于正一道门,乃是由千年雷劈枣木炼成,坚硬如铁,遇火不灭,遇水成冰,一颗可定恶鬼真灵,二颗可定群魔乱舞,十八颗齐出……”方歌吟摇了头道,“我也是第一次看见。”
  “那棺 材里面岂不是千年老鬼?”方巍吞了吞舌头,想到昨晚和这棺木中女鬼的亲密接触,心中寒意阵阵。
  “所以,我要告诉你的是……”方歌吟脸色一肃,严厉地说道,“我们今趟走脚,可能会遇到许多意想不到的麻烦,你需得一切听命于我,怎么走,怎么做,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一步都不能错,一个动作都不能错!”
  看着爷爷这般一本正经,方巍点头,笑道:“那是当然。”
  “别当儿戏,这可是玩命的勾当!”方歌吟大声斥责道。片刻后,他语气稍微缓和了一些:“把神龛上的碗取来。”
  方巍依言,将神龛上的青花海碗递给了爷爷,见他用手在青花海碗上一晃,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原本空着的青花海碗里面顿时溢满了一碗的清水!
  方巍眼睛都看直了,爷爷似乎打定主意今天要给方巍把眼界开到底,居然从怀里掏出了一大串黄纸,用手一晃,黄纸无风自燃,生起一阵青烟,燃尽之后,黑灰全部掉入青花海碗之中。
  方巍擦了擦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看错,高手果然在民间,春晚不请爷爷,当真是全国人民的损失!
  方歌吟将碗递给方巍了,道:“喝了!”
  “哦。”虽然碗中之水已被纸灰污染,方巍早被爷爷今天的举止言行震慑住,他捧起碗,像进行成人礼一般,一口将水咕隆咕隆灌入腹中,擦了擦嘴,豪迈地道:“好酒!再来一碗!” 
 楼主| End_KQ883 发表于 2017-8-13 16:34:05 | 显示全部楼层
005  五营兵将法
  
  “再来一碗?”方歌吟不由得哑然失笑,道,“你当是不要钱的茶酒,想喝多少就有多少吗?”
  方巍此时已被方歌此番小露身手折服,不知道爷爷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连忙问道:“爷爷,刚才您给我喝的到底是什么?”
  “也没什么,不过是一点祝由道法,混炼五营兵将,做一杯而饮。可以为你护身护体,你毫无道法,今趟走脚,凶险重重,我不能时时刻刻刻照顾你,除了这碗五营兵将之水,你还需自己处处小心。”
  “五营兵将,到底是什么?爷爷您快说清楚。”方巍来了兴趣,追问道。
  “其实就是养鬼请神之术,我们祝由道法与茅山养五鬼有些相似,只是茅山一脉在养鬼之时,需要以阴物为引,以血骷为门,太过阴毒。而我祝由不屑此法,所收皆是历代凶性兵将,人道之中,为刀最凶,以兵最恶。我年轻的时候,也曾周游古战之场,收敛无辜兵灵炼魂。这些兵灵太过凶恶,以致地府都不敢收,成了孤魂野鬼,我将他们收拢归一,以五生五畜供养,方得五营鬼兵。这五营官将,不同于茅山道术养五鬼,喜用未生怨灵,虽然厉害,但是反噬极大,一个不好,反噬己身。而我祝由以鬼兵入道,鬼兵虽然凶煞,却不同于一般怨灵,是一些没有修练升天的灵鬼地神,所以与人的关系最亲近,可以享受人间香火,比之茅山养鬼,凶险要小许多,你有五营兵将护身,危机时刻,定能得到意想不到的帮助。”
  “那为什么只收五营兵将,而不多收一点,搞他几个军,几个师的鬼兵给我,那我岂不是成了鬼司令了。”方巍调侃地道。
  “贪心不足!”方歌吟苦笑着摇头,“你当我是飞天入地的神仙不成,五营兵将,已经穷尽了我毕生的本事,日日以心血供养,方能如臂指使,不然这等凶神恶煞之物,如何能够听你我二人的使唤?不过,有了这五营兵将,寻常阴物无法近你身,但你也不能托大,做任何事之前,都要跟我打招呼,不然……”
  “爷爷,我又不是三岁小孩,需要您这么反复念叨吗?”方巍不满道。
  “那样方好,那样方好。”方歌吟端起手中烟枪,狠狠地抽了一口,爱怜地看着自己唯一的孙子,眼神依然遮掩不住一丝担心。
  “小蛮,你若在天有灵,就保佑你家儿子度过这生死大劫,我们今日出山,祸福难料,我知道,当年你的选择是对的,但是方巍毕竟是我方家的骨血,是我方歌吟的孙子,我又岂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我知道自己罪孽深重,百死难赎,但……”
  想到此,方歌吟长叹一口气,默然不语。
  看着爷爷愣神了,方巍小心翼翼走上前去,问道:“爷爷,您怎么了,这几天总觉得您心事重重。”
  “哦,没什么。你好生呆着,太阳一下山,我们就出门。”
  说完方歌吟搬了一把凳子,坐在了屋外,看着漫天飘飘洒洒的白雪,陷入了长长的沉默。
  终于,西天一轮红日终于落下,方巍兴奋地跳了起来道:“爷爷,太阳下山了,我们可以出发了吧?”
  “是啊,‘上路’的时辰到了。”方歌吟将烟枪别在腰间,稳步走到棺 材前面,面色变得有些肃穆,沉声道:“方巍,我要开棺起尸了,你给我守好寻乡灯,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它灭了。”
  方巍知道事关重大,重重点头,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在棺木下面的寻乡灯。
  在方巍第一次守尸的时候,方歌吟就曾反复交代过寻乡灯的重要之处。
  湘西赶尸,靠的是死人吐出的最后一口生气,用辰州沙强行将这口生气封入体内,然后用辰州符分封住喜神的耳、鼻、口、眼、身、意,将喜神的三魂七魄封入体内。
  人之将死,三魂七魄却不会立即离开身体,而是在离地三尺之处盘旋七日,待七日之后,便会有阎府接引之人,引下地府。这三魂七魄尚有七日在人世的时间,若是有大神通者,只要尸身未冷,完全可以再度还阳,这也是为什么常常有道法高深之人,有七日还阳的本事。
  待到七日之后,三魂七魄离体,就是道法再高之人,也全无办法,除非有陆地神仙级别的高手,还能反转一切,在人魂上孽镜台之前,与阴司交流,强行还阳。若等到人魂站上孽镜台,攀上望乡楼之后,就算是将人魂强行灌入人体,人身与魂魄也只会貌合神离,浑浑噩噩,宛如行尸走肉。
  更严重的是,此举打破了人间正常轮 回,影响后世,贻害无穷。这些关窍,只有祝由弟子才会明白,旁人不会轻易知晓。
  所以湘西赶尸,以七日为界,七日之内,若是不能赶往目的地,为喜神超度,遗祸深重!
  祝由之中立有严厉门规,赶尸超过七日者,一律逐出祝由!
  这也是为什么赶尸之道,只能在湘西一带流传而无法跨省的原委。因为路途遥远,山险水阻,一般祝由弟子很难在七日之内将喜神送达。
  辰砂封住了神的六识,所以喜神无法与外界有任何感知的,这其中的好处是赶尸匠可以更好的操控喜神行路,坏处是拖慢了喜神的行路的节奏,所以必须要有一盏寻乡灯。
  寻乡灯灯芯乃是用喜神身前胞衣所制(死者生前最亲的内衣),衣上有着喜神生前的气息,而灯油也是祝由特制,添加了死者的发丝、指甲唾液等物,有时甚至会添加尸油,这灯是喜神唯一能够感应到的东西,所以一旦寻乡灯灭,喜神就会彷徨失措,导致走煞。
  个中厉害,方巍怎能不知,他目不转睛盯住寻乡灯,生怕有异。
  终于要起尸了!!
  方巍不由得有些激动,如果这棺木打开后,是昨日的那具女尸,那么,昨晚发生的一切岂不是真实存在的?
  马上,一切就会真 相大白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子陵 ziling ( 京公网安备110112000276号 京ICP证041482号 )|网站地图  

GMT+8, 2017-11-24 00:36 , Processed in 0.023871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子陵网 值班电话 010-89548890 值班QQ 563830

© 2000-2017 Ziling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