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子陵论坛 Ziling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搜索
查看: 691|回复: 5
收起左侧

【雁北堂】嫌疑人的痕迹-第1卷序幕BlackDahlia—黑色大丽花。

[复制链接]
wx_dC3ZXg4s 发表于 2017-8-7 21:59: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wx_dC3ZXg4s 发布于: 子陵 ziling.com

第1卷
序幕
BlackDahlia—黑色大丽花。

美国历史上一起臭名昭著的悬案。

说真的,他对这个案件并不了解,所有的记忆,只是源自那部印象并不深刻的电影。他所记得的,几乎只剩下海报上那诡异的笑。一群主演的半身像在后面,前面则是黑色大丽花那美得令人目眩的侧脸。黑发,雪白的肌肤,还有那顺着红唇滑落的,鲜红的血痕……

本是多么纯洁而美丽的少女啊!

他看着她,一如往常般俯下身,轻轻地亲吻着她的双唇。

没有人能理解那种痛,就像心被掏空了一样,明明不想哭,但是等到回过神来,早已经泪流满面。他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虽然它早已不再颤抖,可即便再怎么紧握,到头来,也还是空无一物,什么都抓不住……

他圈住她的肩膀,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

为什么,你这么不听话?如果你肯,明明可以一直这样,一直做我的宝贝。可为什么,你要打破这一切,摧毁我们这微不足道的幸福呢?

他想要留住怀里这最后一丝的温暖,可即便是这样,那温度还是很快就会被风吹冷。她的眼神正在一点一点地下沉,身体最终变成了一副毫无生机的空壳。

他把她放在地上,冰冷的手指,最后一次拂过她的脸颊。再见了,我的公主。或者,永远都不会再见。

不再迟疑,手起刀落。冰冷的刀刃就这样划开她雪白紧实的肌肤,时间,仿似一瞬间戛然而止。

紧接着,他好像听到了一声心跳。那么幼小,又那么顽强。每一击,都像是在控诉着他的无情。

泪水再一次滑落脸颊,伴着她的鲜血,绽放成一朵娇艳的玫瑰。宛如他与她之间的爱情,从一开始就注定了荆棘。 
第1章 血色红唇
秋日午后的阳光,浓烈,但并不刺眼。

夏岚仰着头,望着天空。

这是她第一次出现场,却表现得异常失败。

其实,为了这一天,她已经做了很久的准备。

她从小就喜欢看刑侦题材的书籍和影视剧,毕生的梦想就是成为一名合格的犯罪现场勘查员,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帮助受害者沉冤昭雪。

可现实就是这么的残酷。即便她已经学了这么多年,也看了这么多年,可第一次见到“活生生”的尸体却还是吐了,而且,吐得**。若不是师兄及时将她拉了出来,她甚至可能直接吐在案发现场。

师兄小王把她搀扶到了小区花园,一边拍着她的背,一边笑道:“没事的,一开始都是这样的,多看几次就好了。”

她擦擦嘴,感激地笑笑,却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其实也不是你的问题,这案子确实是血腥了一些,第一次勘查现场就看到开膛破肚,能受得了才奇怪。”

是啊,今天原本不该她来出现场的,毕竟她还不够资格。

可偏偏同组的另一个人刚好请了假,这案子情节又比较严重,上面非常重视,生怕人手不够。所以,她这个“菜鸟”也只好硬着头皮跟了过来。

“我,我好多了,谢谢师兄。”

“真的没事了?要不要休息一下,实在受不了也可以不用回去的。”

言下之意,他一个人也是可以应付的。

“没关系的!”她摆摆手,示意自己可以,“我能行的,真的没事了!”

“嗯,那就不用你管玄关的部分了,去别的房间勘查吧。”

玄关,就是女尸所在的地方。

小王这个人,虽然矮矮胖胖的,看似比较粗心,但对待后辈,却也有着小小的温柔。

夏岚感激地点点头,整理了一下仪容,跟着他朝着楼门口走去。

再一次回到案发现场时,法医已经赶到了,正蹲在玄关的尸体旁,做初步的检查。

法医戴着口罩,穿着件蓝色的工作服,脚上套着鞋套,头发也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夏岚看不清她的脸,但那苗条的背影却显示出了她的性别。

夏岚隐约觉得,她的年纪应该不会太大,因为她旁边的工具箱上竟然绑着一条黄色的丝质小方巾,原本冰冷的气氛也柔和了一些。

其实,被害人的血早就干了,而且凶手也做了细致的清理,所以现场并没有太多的血迹。

那是个年轻女性,从一些现场摆放的生活照片看,她长得很美,是大部分男人心目中的那种女神级的人物。可现在,她却赤身躺在地上,从胸部往下,一直到下阴的部分,都被人残忍地划开了。由于已经死了一段时间了,身体也慢慢出现了尸斑,伤口处的肉,白花花地翻着。

这种情景实在是太恐怖了!

夏岚皱了皱眉,尽量躲着尸体,绕进了里屋,却听到小王师兄与那法医在打着招呼。

“苏姐好,咱们有日子没见了吧?”

“最好别见,有我在,准没好事。”那声音带着点小性 感,虽然在调侃,但语气又异常的认真。

“怎么,带了个新人?”

“是啊,小孩子第一次出现场,有点儿不适应。”

“不碍的,多见几次自然就习惯了。”

夏岚不再分心,朝着厕所的方向走去。既然帮不上太多忙,那就从最角落看看有什么线索吧。

“怎么,你要负责厕所?”

“是啊,师兄你忙别的吧,厕所我承包了!”

“呵呵,”他被她逗笑了,“行,那我去卧室。”


死者名叫刘曦茜,今年22岁,生前算是个小有名气的平面模特。也难怪夏岚看到她放在房间里的照片时,觉得有些眼熟,说不定,自己就曾经光顾过她拍广告的网店,买过她拍照时穿的同款衣服。

不过,以模特来说,刘曦茜也算是朴素了。打开厕所的柜子,刘曦茜的护肤品竟然少得可怜。夏岚心想,哪像自己,光是擦脸用的爽肤水、润肤霜就有一大堆,更别说还有那些瓶瓶罐罐的面膜和精华液。

而比起护肤品,刘曦茜的化妆品则更少了,只有两支简简单单的口红,一支红色,一支淡粉色。今天,她擦得就是大红色。苍白的脸颊,火红的嘴唇,如果不看那令人反胃的尸身,也算是个性 感尤物了。只可惜红颜薄命,她生得美丽,死得却令人触目惊心。

储物柜收拾得相当整洁,所有的东西都摆放得井井有条。夏岚拿起梳子,小心翼翼地取了几根头发包好,贴上标签,以便拿回去做进一步的检测。然后转过身,准备开始检查马桶。

马桶盖和马桶圈向上掀着,夏岚瞅了一眼,微微皱了皱眉。掏出棉签,在上面擦拭了几下收起来。

垃圾筐很干净,似乎刚被人清理过,里面只有两张卷成团的手纸,还有一些碎发,她也将这些一一收进密封袋里包好。

洗手池的水槽和地漏也全都打开,将里面的毛发收了起来。

全都整理完,夏岚直起腰,又环视了一遍,生怕有什么遗漏。

毕竟是第一次出现场,她不想出什么纰漏,给大家带来麻烦。

这时,屋外突然传来了一阵掌声。


他的个子很高,目测至少一米八,而且比例极好,两条长腿在西装裤的包裹下,显得笔直而结实。并不是所有男人都适合穿长款西装的,而他却刚好属于那种可以驾驭的类型。

深灰色呢子西装,剪裁得相当得体,显得他本不算魁梧的肩膀异常的挺拔。黑色的衬衣,腹部看不到任何多余的赘肉。一双擦得闪亮的皮鞋,更是给他的整体形象加了分。

至于他的样貌……坦白说,夏岚根本没看清。因为,此刻他正用一条大红色的围巾围住了脸,将自己眼睛以下的部分包了个严严实实。

他的名字,叫陆博垣。

他是上级针对此次的案件专门派来的技术顾问。没人知道他究竟是干什么的,职位等级又是如何,但是,一把年纪的分局局长亲自跟在他的身边,说起话来也是毕恭毕敬的。仅凭这种架势,就没有一个人敢说一句不服。

除了苏珊以外。

苏珊就是刚刚负责验尸的那名美女法医。

她的声音美,长得更美。

此时她已经脱下了口罩和头套,站在大门口和陆博垣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

她看起来年纪不大,也就二十六七岁,但是听小王说,其实她今年已经三十岁了。一头暗红色的波浪卷发,在阳光下显得既柔和又富有魅力。妆容看起来也很精致,为本就美丽的脸庞增色不少。

“什么时候回来的?”问话的是苏珊。

陆博垣从红围巾后露出一双眼睛,看着地上的女尸,淡淡道:“上个月。”

“回来也不打电话?咱们好聚一聚,顺便带你到处逛逛。”

“不必了。”

“你都不好奇这些年来有什么变化吗?”

“有一种东西叫Google。”

苏珊当场气结。

陆博垣迈开长腿,从女尸旁边跨过,“少了什么没有?”

两个人似乎很默契,苏珊刚刚还是一副心情不佳的样子,此刻却严肃地回答道:“目测没有少什么,器官都在,虽然有些错位,不过……我回去进一步解剖后才能告诉你。”

他蹙眉,“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严谨了?”

“不严谨不行啊,”她微微一笑,“我可不想被你说出什么来。”

他没穿工作服,也没穿鞋套,就这样走了进来,看似毫无目的地满屋子乱转。

“怎么样啊,陆博士,您有什么见解?”局长笑得很热情,夏岚看了一阵阵地起鸡皮疙瘩。

他没说话,顺手拿起一副手套,也不戴,而是垫在手上,时不时地打开一些柜子或者抽屉,看上几眼再关上。

红围巾背后的那双眼睛,神秘而明亮。

那一刻,夏岚有点想笑。因为这条围巾和他的整体形象实在是太不搭了!

陆博垣到处看了看,最后来到了厕所的门口。

夏岚站在那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只得背着背包,站在那里朝他行“注目礼”。

他看了她一眼,没有任何的表情。

“厕所是你负责勘查的?”

“是。”

“第一次出现场?”

语气中倒是没有什么不礼貌,可不知为什么,听他这么说,她莫名觉得有些火大。

“很好,”说完也不等她回答,他又径自道,“厕所是最能看出问题的地方,你看出什么了?”

呃……这是在测试她的能力吗?

好啊,谁怕谁!


 楼主| wx_dC3ZXg4s 发表于 2017-8-8 23:00:2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2章 剖尸取子
她微微仰起头,从容不迫道:“已经收集了一些毛发,垃圾桶里的纸张也都整理好了,有待回去进一步化验。总体来说,我认为死者并不是一个人住,至少,她应该有一个固定的**。”

“哦?”她的话令红围巾后的眼睛第一次有了表情,“何以见得?”

夏岚听出他语气里的赞许,心情也好了一些,嘴角微微扬起。她伸出手,指了指马桶,“一般女性独居的话,是不会把马桶圈抬起来的,只有男人才会这么做。我进来时,那马桶圈就是抬起来的。”

“可是,也不见得吧,”一旁的局长忍不住搭话道,“万一她就习惯把马桶圈抬上来呢?”

“不会。”

夏岚摇头,又弯下腰,用手指了指坐便器的边缘,那里分布着一些大大小小的尿渍。

“就算是个人习惯,也不可能有哪个女人会尿到这里的,这些尿渍已经留了很长时间,而且面积很大,还特别分散,说明是长期遗留造成的。”

听她这么一说,那局长也认真地看了看,这才点点头,表示同意。

“可你又怎么知道一定是**呢?说不定,是她的父亲或者兄弟。”

“不,我很肯定,因为除此之外,我还有一个推断,只是不晓得成立不成立。”

“什么?”

“我觉得……”

说到这里,夏岚的表情也不由自主地严肃起来,如果她的推断是真的,那么,这件事就太可怕了。

“我觉得,女死者应该是怀孕了,或者说是怀过孕。”

是的,怀过—因为她并不能推断出她有没有去堕胎。

“什么?你说她怀孕了!”

局长禁不住大叫起来,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这起案件的性质就更恶劣了!本来以为就是普通的谋杀,对于单身独居女子的恐怖开膛。可要是对方不仅仅是个独居的女子,还是一位准妈妈 的话,那……

“苏法医,苏法医!”

局长大声叫着,希望苏珊能给自己一个解释。

“不用叫了。”陆博垣终于将那围着鼻子的红围巾拉了下来,他的脸比想象中更加的俊朗。眼神深邃,鼻梁高挺,一张薄唇,唇角微微上扬,桀骜中又透着股令人毋庸置疑的自信。

此时,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夏岚,眼神中似乎也蒙上了一层笑意。

接着,他用那极富磁性的嗓音,低低地说道:“你说对了,刘曦茜确实怀孕了,而且,凶手剖开了她的肚子,拿走了她肚子里的胎儿。”

“你们说什么!”

局长大人的脸瞬间就白了,下意识地转 头朝玄关的位置看了看,他极力忍住一阵恶寒,才控制住自己没有当场吐出来。

陆博垣看着她,“你是怎么推断出死者怀孕的?”

“大概是女人的直觉吧。”夏岚耸耸肩。是啊,能猜到真的可以说是运气。

“死者是个模特,平时有很多机会接触各种化妆品和护肤品。她年轻漂亮,很注意仪表,应该也有很多追求者,这个年纪的女孩子,没有不喜欢打扮的,何况她还是个模特。”

“继续。”

“但是我注意到,她的化妆品很少,只有两支口红,护肤品用的也都是无刺激的。而且,我注意到死者在房间里摆放了很多照片,每一张都很美,化的妆有浓艳的,有淡雅的,但是都很精致,她绝不可能只有这么少的化妆品。她死的时候是短发,而且是素颜,因此也进一步说明了,她可能已经怀孕了。”

“那好,”局长点点头,转而看向陆博垣,“那陆博士又是如何得知死者没有堕胎,而是正在怀孕中的呢?”

奇怪了,刚刚明明是和他一起进的门,虽然他知道陆博垣和苏法医是旧相识,但他们刚才对话时,自己一直就在旁边啊,并没有听到苏法医吐露过死者是孕妇,胎儿被剖走的这件事啊!事实上,恐怕连苏法医也只是推测,还没有得到证实。那陆博垣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很简单,”他环顾了一下四周,伸出双手,做出一个展示的手势,“玄关、卧室、厕所、厨房……到处都是死者有伴侣而且正在怀孕的证据。”

这回轮到夏岚皱眉了,他这么说,未免有些太自大了吧!

见他们不信,他虽然不屑,但还是做出了进一步的解释:“既然在厕所,那就先说这里,刚刚这位……”

他看着夏岚,沉默不语。

夏岚轻轻叹了一口气,“我叫夏岚。”

“夏小姐,”他继续,“你说的很对,给出的证据也还算充足,不过除了坐便器上的尿渍以外,还有另一点可以证明死者是有固定伴侣的,那就是……”

他突然向前一步,伸手向着夏岚的脸颊探过来。

她下意识地往后一退,整个人贴在了洗手池上。

但是,他却并没有将手放在她的脸上,而是一错身,将手伸向她背后洗手池上方的梳洗台,从上面取下一个装牙刷的塑料筒。

那筒上有几个圆孔,其中一个原本是插着死者所用的牙刷的,但是刚刚已经被夏岚收走,以便用于DNA检测。

“你刚才从这里收走的,是几支牙刷?”

“一支。”她很肯定地回答道。

陆博垣笑了,有些清冷,但却很好看。

“只有一支牙刷,何必要特意买一个装牙刷的筒?这个凶手很细心,他已经尽量将自己在这里生活过的痕迹都清除了。如果我没猜错,你们根本检测不到他任何的指纹,至于脚印,我刚刚在玄关看了,死者家里有好几双男士拖鞋,款式和尺寸都是一样的,不过很可能都是客用的,他真正穿过的那双,恐怕已经拿走了。”

“你的意思是,凶手就是死者的伴侣?”

“很有可能,不然他不用费力把自己的毛巾、牙刷、剃须刀这些东西统统拿走,当然……”他微微一笑,眼神朝着外面瞟了瞟,“他还拿走了最能给他定罪的物证,或者说是人证。”

“你是说……”

“没错,他拿走了他的孩子。”

夏岚觉得周身一阵发冷,她不知道这个男人是有多变态,才能做出这样的事来!但陆博垣的话确实很有道理,如果不是这样,又何必非要剖尸取子呢?

他拿走了能证明自己在这里出现过的一切,却没办法拿走留在刘曦茜肚子里的孩子—那是他曾经和刘曦茜有过关系的最好证明。

她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既然相爱过,又怎么会走到这一步呢?明明连孩子都有了。

可说不定,这孩子就是这场悲剧最根本的导火索。

也许,他们并不能像一般的情侣那样结婚,共度下半生。不是她戴着有色眼镜看人,像刘曦茜这样的年轻女模特,又有几个是本本分分的?能赶上个官 二 代或者富二代已经算是幸运了,说不定,男方根本就是有家室的人。

“说不定,她早就把孩子打掉了,所以他才一时气愤……”怀着一丝侥幸心理,她忍不住说道。

“不可能!”他斩钉截铁地打断她,“我在厨房发现了几盒猫罐头,储物柜里还有半袋没用完的猫砂。”

猫?奇怪了,她自己明明也有养猫啊!可是怎么却没有察觉到这里有养过猫的痕迹呢?

不过这么一说,她刚刚确实好像见到了女死者抱着一只美短拍的照片。

见她一脸的茫然,陆博垣叹了口气,解释道:“死者应该是很喜欢猫,她买的猫罐头都是名牌,价格并不便宜,猫砂也还留着,说明她并没有把猫送人的意思。但是这里却没有猫,这只能说明一件事,那就是,她为了安心养胎,把自己的爱猫暂时送到了别处寄养。”

可是,这里连一根猫毛都没有,你又是怎么发现这里有猫的!

像是听到了她心中的疑问,局长替她问道:“陆博士又是怎么知道这家养了猫的呢?”

“那就更简单了。”他又一次将围巾拉到了嘴上,盖住了鼻子,幽幽道,“我对猫毛过敏。” 
第3章 特案小组
陆博垣的话很快便得到了证实,警方几乎没有费什么力气就找到了刘曦茜寄养在朋友家的那只猫。而且,也正式确认了刘曦茜已经怀孕的这个事实。

那个答应暂时帮她养一年猫的朋友叫Candy,也是个模特。两个人经常一起开工,关系算不上很铁,只是偶尔一起吃个饭或是逛逛街。

“曦茜没什么朋友,她怀孕这件事,没几个人知道!”Candy哭得梨花带雨,但很明显,她的害怕多过伤心,毕竟这种事发生在自己认识的人身上,想想都觉得恐怖。“我不知道她孩子的父亲是谁,我虽然有时候会帮她带猫,可我就去过她家两次,这两次都没见过有男人。”

“那她怀孕以后,心情怎么样?我是说,你觉得,她是开心还是焦虑?”

问话的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小警官,他身材魁梧,长得也棱角分明,穿着警服,更显得英俊帅气。Candy虽然在哭,但眼神却时不时往他的脸上瞟。

“应该是开心的,刚查出来的那段日子,她整天都在念叨,说要是生个儿子就好了。”

“儿子……”小警官完全不理会她的挤眉弄眼,若有所思道,“她不喜欢女儿吗?”

“我也说生个女儿好,她这么漂亮,不生女儿浪费啊!可她说生了儿子,才能母凭子贵。”

母凭子贵?这个词用得多么讽刺,也多能说明一切啊!

“没错,就是‘母凭子贵’!” 陆博垣在写字板上画了一个圈,将这四个字圈住,然后回过头看着大家,“刘曦茜一个普普通通的模特,月收入并不算太高,但是她居住的圣亚花园,每个月的房租就要四千多,再加上日常开销,绝对不是她能负担起的。所以这也变相证明,她并不是一个人住。”

苏珊轻蔑地笑了笑,忍不住道:“其实啊,到底是一直住一起还是人家只是偶尔过来跟她睡一觉,这还不好说呢!”

夏岚看着苏珊,真的很难想象像她这样的美人,嘴里说出的话却是这么粗糙……当然,更令夏岚想不到的是,自己不过是第一次出现场,竟然莫名其妙地会被陆博垣看中,此时此刻,竟然可以和他平起平坐,在一起讨论案件。
 楼主| wx_dC3ZXg4s 发表于 2017-8-9 13:57:4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3、4章

在座的除了夏岚、陆博垣与苏珊之外,还有另外三个人。

这三个人都是男的,一个是刚刚汇报过情况的聂程涛,他是在立案后,负责询问情况的警官之一。今年24岁,和夏岚同龄,也是刚刚从警校毕业不久。小伙子人长得精神,体格也不错,一看就是个运动健将。

另一个与他截然相反的,正坐在会议桌一角,用笔记本不知在弄着什么的眼镜男叫车瑞。他的皮肤偏白,头发也乱糟糟的,有点自然卷,戴着一副黑框眼镜,是个典型的宅男形象。

“哈喽!你说你姓车?”刚才自我介绍的时候,苏珊笑嘻嘻地问道,“这个姓可不多见啊!”

他也不在意,一进屋,就开始折腾着他的笔记本,“嗯,我是朝鲜 族。”

“哎哟!车瑞!这名字不错!”苏珊摆出一副花痴大姐姐调戏小男生的架势,“车瑞……Cherry,不如以后,我就叫你小樱桃好了!”

此话一出,一片沉默。

夏岚仿佛已经看到车瑞的头上出现了好几个气结的符号,可他却偏偏没有发作,仍旧不动声色地捣鼓着他的电脑,然后在他终于插好一大堆线,坐下以后,突然抛出一句话来。

“苏珊—大妈。”

声音不大,但绝对有爆发力。

好不容易忍住笑的大家,更是被憋得几乎内伤。除了陆博垣,所有人的表情都变得很不好。其中,尤以苏珊最为严重。不过,她还是有涵养地忍住了,没有当场爆发。

最后一个人,是个叫徐子峰的中年大叔,听说是个退伍老兵,他个子不高,一脸的正气。举手投足间有股军人特有的质朴和谦逊,而且笑起来非常的诚恳。所以这三个人之中,夏岚觉得,他给人的感觉最亲切,就像个和蔼的长辈,非常靠得住。

而他们这六个人,之所以会凑在一起,听说是为了这次的“孕妇剖尸取子案”而特别成立的办案小组。陆博垣是组长,其余的人都是他亲自挑选的。

“我觉得,除了女死者在傍大款之外,她想借由孩子,尤其是儿子来逼对方结婚的可能性也比较大。”

继续刚才的话题,徐子峰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陆博垣点点头,显然对他提出的这个观点也表示认同。“确实,她虽然没有向任何人吐露她交往的对象,但是从她身边朋友、同事那里得到的情报,我们有理由相信,她十分爱那个男人,并且希望可以和他结婚。”

“想结婚,可是又结不成……”苏珊自言自语,“果然,这事儿有蹊跷啊!”

“蹊跷?”夏岚蹙着眉问道。

“不是小三,就是生活不检点,孩子他爹都不信她,所以根本没打算和她结婚!”

见苏珊越说越激动,陆博垣用手敲了敲桌子。

“现在说说死因吧。”

陈述句,仿似他早就知道了一样,表情也没有任何的变化。

苏珊似乎早就习惯了他这种态度,也不生气,拿出事先写好的报告复印件,分给在座的其他人。

“她是被人在睡梦中用靠垫捂住鼻子,窒息而死的,我在她的鼻腔里发现了一些纤维,正好和她沙发上的一个粉色靠垫相符,照片也已经附在报告里了。另外,死亡时间应该是昨天夜里一点到两点之间。”

“所以言下之意,她是在沙发上睡着了,然后被人捂死的?”徐子峰好奇地问道,“可尸体所在的地方,不是玄关吗?这么说,她是死了以后才被人移尸到外面的?”

“应该是这样没错。”这次轮到夏岚发言了,毕竟她接触了第一手资料,而且勘查现场本来就是她的职责,“我们没有在地上发现拖拽的痕迹,她应该是死了以后再被人抱过去的,至于为什么要将尸体挪到玄关的位置,我个人分析,和室内的装潢有关。”

“哦,此话怎讲?”

“因为沙发所在的客厅,还有卧室,铺的都是地毯,厕所和厨房的面积也不是很大,应该不太方便凶手进行剖尸,所以只有玄关符合要求—地砖,且空间充足……不过,虽然他对现场进行了清理,但渗透到地下的血他却没有办法,所以今天早上,当楼下的邻居起床准备出门的时候,就发现了从楼上渗下来的血,所以报了警。”

是的,类似的事情,她也曾经遇到过。楼上装修渗水,流到了她家的天花板上,弄得墙体湿了一片,最后交涉了好几次,楼上才同意帮她修补,重新粉刷了墙壁。

现在想想,她还算幸运了,起码流到她墙上的是水,不是人血……唉,真替死者楼下那户邻居感到难过。

听了他们的话,一直坐在电脑后面的车瑞终于抬起头,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死者被捂住的时候,没有反抗吗?”

这话显然是问苏珊的,不过他没有刻意叫苏珊大妈,因此,她也没有生气。

“Nothing。”她耸耸肩,回答道,“指甲很干净,身上也没有任何扭打或者防卫过的痕迹,死者当时应该睡得很熟。”

“嗯,大门也查了,没有强行进入或者撬锁的痕迹。”夏岚补充道。

“最后,满足一下大家的好奇。”苏珊停顿了一下,环视着在座的几位男士,“死者目前已经怀孕四个月了,没有遭受性侵犯。”

这话说完,所有人都心知肚明了。没有撬锁,说明凶手有钥匙。死者躺在沙发上,睡得很熟,而且案发时间是夜里一两点,也就是说,死者是在等人回来。至于没有性侵犯,很显然,根本就不需要。

所有的证据,都只能说明一件事,那就是,这个凶手不是别人,正是死者的同居人! 
第4章 模特照片
就在众人陷入沉默,正想着要从哪里入手的时候,车瑞却突然举起了手。

“查到了!”他扭过头,示意大家看大屏幕。

“这是我针对死者过去两年所做的调查,她的微博、朋友圈都没有什么特殊的,平时只是喜欢发一些自 拍图,邮箱里的邮件也多是些工作上的邀约以及合同。不过她的手机却意外的干净,我觉得她应该有删除聊天记录和通话记录的习惯。”

“OK,那你究竟查到了什么?”聂程涛的性子比较急,不喜欢拐弯抹角。

“这是个没有隐私的年代,很多人喜欢删除记录,因为怕别人发现自己的隐私,觉得这样没有安全感。”

“所以,我们可以去电话局或者营业厅查询?”

“不用那么麻烦。”不等车瑞开口,一旁的陆博垣替他说道,“就算手机删除了,可是云端也会有记录。”

“答对了!”车瑞微笑,又轻轻敲了一个按键,屏幕上突然就出现了一大堆的照片。

在座的几位男士,脸顿时就红了。当然,不包括陆博垣。

那是一组相当大胆露骨的照片,而女主角无疑就是刘曦茜本人。她本就长得漂亮,身材也非常有料,此时搔首弄姿,摆出各种撩人的姿势与表情,就连同为女性的夏岚看了,也不禁有些脸红。

而更令她羞得抬不起头的原因是,在一大堆香艳刺激的单人照之后,竟然还有双 人的……

而且,每一个男人都不一样。

这些男人有的露了脸,有的则没有,但是看身材和肤色也能猜出不是同一个人。她大概浏览了一下,露脸的至少有三个人,而没有露脸的,则有两个。

“乖乖……”苏珊吹着口哨,倒是没有丝毫的不好意思,“够厉害的啊!这露脸的三个人里,有两个长得挺帅的,而这没露脸、只露了肉的两个,就更帅了!”

是啊,那没有露脸的两个,身材还真是……咳咳。

“靠!”

“我去!太他妈变态了!”

正在继续看着,众人突然异口同声地叫了起来。

原来随着特写镜头越来越多,他们竟然看到,照片里某位男主角的私密部位竟然打了孔,穿了环。

夏岚觉得头皮一阵发麻,如果她是男人,肯定也和在场的其他几位男士一样,觉得相当“蛋疼”。

不过,一直和大家一起看着照片的陆博垣却没有丝毫的不适应,反而有种微妙的兴奋感。

“很好!”他拍了拍车瑞的肩膀,“做得不错,现在照片也有了,这是有力的证据!所以现在的首要任务是赶紧找到照片里的这个几个人!”

“嗯,好的,我现在就把那三人的脸截出来,去打印。”

“我负责去问邻居,顺便再去调一下大厦的监控录像。”

“我去找死者的朋友和同事问问,看有没有认识这几个人的。”

“怪了……”就在大家都兴冲冲地要行动起来的时候,夏岚却突然想到了什么,对着照片中一个男人的脸发起了呆,“我怎么觉得,这个人长得这么眼熟?”

“哪一个?”苏珊靠过来,写了一脸的八卦。

“那个。”她脸红地指了指屏幕,“脸放在刘曦茜胸前的那个。”

她这话说完,所有人都回过头,将注意力集中到了那张照片上,车瑞还体贴地将图片放大了,单单截出了那个男人的侧脸。

“我靠!”

过了一会儿,苏珊突然后知后觉地大叫了起来。

“怎么了?”

“这他妈是周志廷啊!”

她本以为这话说完,会引得大家一阵骚动,谁曾想,除了夏岚之外,其余的人竟然都不知道她口中的周志廷到底是谁。

“周志廷,影视圈的当红小生,早年也是模特出身,拍过好多女歌手的MV,还有广告。后来被一个导演看上,参演了一部众星云集的电影,然后就一夜蹿红!风靡万千少女啊,我去!别告诉我,你们都不看电影电视的啊!”

“我很多年没去过电影院了。”

“抱歉,我只看美剧。”

“我对男人不感兴趣。”

“呃,好吧。”苏珊叹了口气,和直男谈男人,根本就是对牛弹琴。

陆博垣没有理会她,而是示意车瑞将图片往下移动,又浏览了一下那两个没有露脸的男人,“刘曦茜是模特,这个周志廷也是模特出身,这两个没有露脸的男人,很有可能也是。”

“夏岚!”他突然抬起头叫道。

夏岚没想到他会叫自己,吓了一跳,愣愣地看着他。

“一会儿你把这两个人的照片也打印一些,跟我一起去刘曦茜所在的模特公司问一下,看有没有人认识这两个人。”

她点点头,“哦。”

他看着她,表情相当严肃,“记住,那几张有环的照片也要打印,这是一个能找到当事人的重要特征!”

“哦,我……我知道了。”

“很好,大家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他站起身,做着最后的总结,举手投足,虽没有领导的架势,却不怒自威,自成一股气场,让人无法挪开视线。

“我有一个!”苏珊举手,一脸的调笑。

他看了她一眼,自动忽视。

“喂!我在举手啊!”苏珊又一次大叫。

他摇了摇头,道:“你,Pass!”说完,开始低头收拾资料,准备马上行动。

“喂,苏姗姐,你想问什么?”看着陆博垣埋头整理资料,没有往这边看,夏岚凑近她,小声地问道。

苏珊朝陆博垣的方向挤了挤眼睛,“我想问问他,以后要怎么称呼他,是叫他陆Sir、头儿,还是和局长一样,叫他一声Dr.陆?”

“哦。”

夏岚了然,微微一笑,也开始收拾起桌上的资料。

两个人说话的声音不大,问的也是无关痛痒的东西,因此别人都没有理会。陆博垣收好资料,放在公事包里,然后迈开长腿,朝着大门的方向走去。

经过她们俩人时,却顿了顿脚步。

“叫我陆队。”

声音很低,说完转过身,推开了会议室的大门。
夏岚从没有因为外貌而自卑过,甚至从小到大,她一直觉得自己长得还不错。

今年是她的本命年,24岁,虽然不敢说是花一样的年纪,但起码还算年轻。她的身高不算理想,但也没有拉国民身高的后腿,刚好卡在一米六。不过比例还算不错,要是穿上短裙和高跟鞋的话,视觉上还有提升的空间。

与现在流行的那种锥子脸不同,她是典型的鸭蛋脸,大眼睛,双眼皮,棕色的齐肩梨花头,没有刘海,却仍然可爱。她不喜欢化浓妆,但出门前,也会淡淡地打个粉底,涂涂眼线,再擦一个淡粉色的口红。

她的工作是现场勘查,没必要穿套装和高跟鞋,再加上她平时也习惯了穿牛仔裤和球鞋,所以今天也不例外,只是最简单的运动装,看起来就像个普普通通的大 学 生。

这样的她,走进刘曦茜所在的模特经纪公司时,真的有一种刘姥姥进了大观园的感觉。

尤其是身边还站着一个身高和相貌都完全不输专业模特的陆博垣。

“你好,是约了来面试的吗?” 
 楼主| wx_dC3ZXg4s 发表于 2017-8-10 22:47:4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5章 贵圈真乱
  前台的礼仪小姐双眼放光地看着陆博垣,笑得一脸的谄媚,但是当她看到站在他身后的夏岚时,表情明显地从惊为天人转化成了不屑,“不好意思,找人的话,是不能进去的。”
  这态度,简直是180度的大转变啊!
  更气人的是,旁边还传来了一阵阵的窃窃私语。
  “呵,什么情况啊,现在招新人连身高都不看了,以为是个人就能当模特啊!”
  “估计是应征平面的吧,反正也不看身高,腰倒是挺细的,可惜没胸。”
  如果不是自己的新上司就在旁边,夏岚真有种冲过去跟那俩三八理论的冲动。
  “喂!”
  就在她一直盯着那俩可恶的女人时,陆博垣已经表明了身份,由前台小姐指引朝着经理办公室走去。他走了几步,却发现夏岚并没有跟上自己,于是只得停下来,朝她叫了一声。
  “哦!”她答应着,赶紧跟了过去。
  负责接待他们的是这家公司的经理,一个白白胖胖、憨态可掬的中年男子。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真的很难想象他这种形象会在模特公司做高管。
  甚至可以说,如果不是因为他穿着件白衬衫和休闲的西装外套,而且喷了足有一公升的香水,让人闻得头昏,光看样貌,他怎么看都像是干餐饮的。
  “陆警官好,我叫皮凯秋!”
  皮凯秋?皮卡丘!
  夏岚瞬间脑补了他变成黄色,摇着大耳朵的样子,然后一个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
  陆博垣没有搭理她,当然,也没有刻意纠正皮经理对他称谓上的错误。毕竟这种时候,警官的身份会更方便他做事。
  “你好,”他从容落座,开门见山道,“我想关于刘曦茜的事情,已经有其他警官来问过话了。”
  “是啊,小茜的事,真的是没想到!”皮经理搓着双手,表现出一脸的惋惜,“她可是我们公司最红的平面模特之一,年纪轻轻就这么没了,真是可惜!”
  “我就直接问了,”陆博垣懒得搭理他的客套话,从夏岚手里接过刚刚打印好的照片,推到他的面前,“照片上的这几个男人,不知道皮经理认不认识。”
  虽然已经进行了简单的截图处理,但那皮凯秋也不是瞎子,还是能看出这些照片是在什么情况下照的,他的脸有些发红,表情更是尴尬到不行。
  “这两个是认识的。”
  他拿出其中两张,递到陆博垣的面前,其中一张,正是周志廷。
  “这是阿明。哦,他以前叫周明,现在叫周志廷。”
  “他以前是你们公司的?”
  “对,他那时候还不红。”他咬了咬嘴唇,有些迟疑,但最终还是说道,“小茜和他交往过,不过后来分了,具体原因我不太清楚,不过我听说,好像是因为那时候阿明搭上了一个女制片。后来他还跟我们公司解了约,改了名,去当了演员。”
  “那这个人呢?”
  陆博垣指了指照片上的另一个男人,黑色短发,单眼皮,耳朵上还戴了个银质耳钉,倒三角的身材,手臂上还有对翅膀状的文身,上面写了两个英文字母,AK。
  皮凯秋看着他,表情非常的奇怪,半晌,才缓缓道:“是我。”
  “什么!”夏岚大叫。皮凯秋这话说完,别说她了,就连一直处变不惊的陆博垣也明显愣了两秒。
  试问谁又能想到,照片上这个小眼睛的帅哥,竟然就是面前这个白胖子!这简直……简直比看到尸体时,都更令人震惊!
  “皮经理,你知道欺骗警方是什么罪名吗?”就在夏岚还处于放空状态时,陆博垣问道。
  皮凯秋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额头已经开始冒出汗来。他不再解释什么,直接站起身,开始脱衣服。
  陆博垣没有阻止,夏岚更没有,因为此刻她已经失去了行动的能力,还在看着桌上那张照片发呆。
  皮凯秋已经脱得上半身只剩下一件短袖T恤。他撩起袖口,露出那因为肥胖而变得走形的文身。
  翅膀还是那对翅膀,但现在这个形状……怕是飞不起来了。
  至于AK那两个字母,K则已经消失不见了,转而改纹了R。
  检查完文身后,皮凯秋又慢慢地将衬衫穿上,然后坐回座位,尴尬地笑了笑,“我的英文名字叫Alex,小茜的英文名是Kristen,其实……我俩以前也曾经交往过,后来分了手,我就把K字给改了。”
  呵呵,这个R,怕是新欢的缩写吧?夏岚扶额,此时她满脑子只有一句话,那就是:贵圈真乱。
  “这是多久以前?”
  “大概6年前吧,别看我现在这个样子,其实我以前也是个模特。”
  “你说6年前?”陆博垣看着他,“可是我们有证据证明,这几张照片,是她近一两年才存进手机里的,这么说来,你被她威 胁了?”
  皮凯秋不说话,但无疑等于是默认。
  “你是怎么知道他被刘曦茜威 胁的?”事后夏岚问过陆博垣,他的回答简单明了。
  “他们两个交往的时候,皮凯秋应该是刚刚出任这家公司的经理没多久,一个模特公司的经理,很少有不去潜规则手下嫩模的。6年前,刘曦茜也是刚出道,为了上位,也没有什么做不出的……”
  这种事,本就是这个行业里不争的事实,但是谁也没想到,皮凯秋竟然认真了,以至于他还在手臂上文上了两个人名字的缩写。但是好景不长,刘曦茜的事业走上了正轨,又交到了周明那种帅哥男友,而皮凯秋则因为越来越好的经济基础,导致身材越来越走样……当然,也不排除他后来有了更多的选择,所以俩人和平分手,他也因此将俩人名字缩写的文身洗了去。
  “分手是很正常的事情,这有什么值得威 胁的呢?”
  “你别忘了,6年前,刘曦茜只有16岁,甚至可能当时还不到16……皮凯秋去年才结的婚,他肯定不想自己的太太知道这段往事,而刘曦茜就用当年的照片勒索他,让他给自己封口费。”
  “你怎么知道他去年结了婚?”
   
 楼主| wx_dC3ZXg4s 发表于 2017-8-11 13:11:4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6章 排除嫌疑
  “他的戒指。他无名指上戴着婚戒,应该是变胖以后才买的,因此尺寸还算合适,并没有太勒手。而且你有没有注意他那个后改的文身,也就是那个R,那个字母明显是最近才改的,他因为身材走样,之前的文身已经有些变形了,但是R没有,说明是最近文上的。另外,他办公桌上的台历,19号这天画了一颗星,旁边写了周年两个字,还有个电话号码,我刚刚用手机上网搜了一下,是个花店。”
  夏岚看着陆博垣,觉得他简直是个妖精。
  “不过,他应该不是凶手,”陆博垣对夏岚说,“无论从哪一点来说,都不太可能。”
  “哦,为什么这么肯定?他明明被勒索过,所以有作案的动机啊!”
  “首先,他们分开已经很久了,就算因为这件事被勒索,也是发生在他结婚以前的事,距今也有一段日子了,犯不上为此杀人。其次,他昨晚根本没有在案发现场,而是出去应酬了,因此在时间上,也不具备作案的能力。”
  “你怎么知道他昨晚去应酬了?”
  “他的衬衫,其实刚刚见到他的时候,我第一感觉是,他很颓废,黑眼圈也比较严重,虽然他刮了胡子,也用了很多古龙水来掩盖身上的味道,但是我还是能闻出他身上的烟酒味儿……而且他刚刚脱上衣的时候,我注意到他衬衫腋下的汗渍。他确实胖了一些,也容易出汗,但是汗渍的痕迹有两处,颜色也不太一样,这是因为他昨天就穿了这件衣服,没有换,所以今天的汗渍和昨天的重叠了。”
  “可是,这也只能证明他昨天没有回家,没换衣服啊!说不定,他就是夜里喝多了,临时起意,才去杀了刘曦茜。”
  “他的衬衫领口有几处口红印,胳膊上有一条血痕,还没有结痂,说明是新抓上去不久,这些都是昨晚欢爱过的证明。林曦茜的指甲里没有他的皮肤组织,而且抓痕在他手臂内侧,如果真的是他用靠垫捂死了刘曦茜,刘曦茜反抗的话,被抓伤的部位也应该是手臂外侧。所以,理论上说不通。”
  “所以你才没有问他案发时间在哪里?”
  “是的,而且这些话,上午其他警官来询问时,已经做了笔录,不过他当时给的回答是在家,和老婆在一起。”
  “他这是给假口供啊!”
  “是,但是结果是一样的,他确实不具备作案的时间,所以排除了嫌疑。”

  见皮凯秋不回答,陆博垣也不再追问,不过还是拿着那几张没有露脸,只有身体的照片问道:“这两个人,你有印象吗?”
  皮凯秋面露难色:“没有脸,只有身体,这让我怎么认?”
  “你这一行,对于模特的身材,不是应该比对脸更印象深刻吗!”
  “就算是这样,那也是对女模特啊,男的……”他说完呵呵一笑。
  不言而喻。

  虽然没有查到更多信息,但总体来说,今天夏岚和陆博垣这一趟也不算白来,毕竟他们已经排除了一个嫌疑人,而且,还要到了周明,也就是现在的周志廷的电话,以及他新公司的全称。
  走出模特公司的大门,天色已近黄昏,秋天的傍晚,气温虽然不算冷,但风却有点大。
  夏岚只穿了件运动外套,不免觉得有些凉,于是低下头,将外套的拉链拉好。
  再看陆博垣,他还穿着那件灰色的长款呢子西装,皮鞋锃亮。走在闹市区的街头,小风一刮,还真有那么点英伦范儿。
  他刚刚把公事包放在了车里,因此什么资料都没拿。倒是夏岚,穿着运动服,背着个双肩背,怎么看都像是跟在大明星身后的小保姆,寒酸得很。

  陆博垣低头看了看表,17:43。
  这个时间,正好是晚高峰,就算能联系上周志廷,等他们再赶过去,恐怕也已经很晚了。
  他回头看了她一眼,“今天就到这里吧,明天早上回我办公室报到。”
  “哦。”
  她点点头,跟着他,朝停车场的方向走去。
  陆博垣没有理会她,走了两步,见她还跟着自己,不由停下了脚步,“公车站在那边。”
  啊,什么?他这是想赶紧撇开她吗?
  “陆队,您也要回家了吗?”
  “不,我还有点事。”
  “哦,那您往哪边走啊?”
  “我往东。”
  “太好了!我也往那边去啊,您方不方便捎我到地铁站?”
  并不是她真的想占这个便宜,只是这里距离地铁站还有一段距离。而且貌似也没有可以直达的公交车,如果要回家,还得再换一次车,所以实在是麻烦。
  “不方便。”
  没有丝毫的犹豫,他抛下这三个字,转过身,径自朝着停车场的方向走去。
  夏岚看着他的背影,莫名有了一种想要一脚踹死他的冲动。
  陆博垣,奇怪的男人。智商确实很高,但是情商……
  简直令人发指!
  走出地铁站,夏岚看了看手机,上面显示的时间是19:28。
  好吧,感谢她的新上司,如果不是他把她扔在那个离地铁站超远的地方,她起码可以早半个小时回家。
  快到家的时候,手机又一次响了起来。她拿起来看了看,是个未知号码。
  又响了几声,完全没有挂断的意思,她这才按下接听键。
  “喂。”
  夜幕低垂,昏黄的路灯下,耳畔传来的男声低沉而动听。
  “是我。”他轻轻地说道。
  这个声音,是陆博垣。

  第二天早上,市立医院门口。
  夏岚站在体检楼的大厅里,等着陆博垣。
  他昨晚给她打了一个电话,说是已经联络上了周志廷的经纪人,并且要到了他的行程。
  今天,周志廷要在这里拍电视剧。所以,今天她的任务就是和他一起来找周志廷做例行询问,不用回局里报到。
  由于昨天在模特公司的遭遇,夏岚今天也算是刻意打扮了一下。修身的牛仔裤,黑色短靴,上面是红白条纹的打底衫和一件深蓝色的西装外套。不算太正式,但也不会太随便,再加上她今天又仔仔细细地化了妆,所以总体来说,已经比昨天亮眼了许多。
  “他们包了整个体检楼拍戏,周志廷的部分应该是九点以后才开始,但是他现在应该在二楼的化妆间里化妆。所以我们还有大概不到半小时的时间。”
  他似乎很喜欢穿西装,今天也依旧是深蓝色西服,白衬衫,没有系领带,而是围了一条蓝色的格子围巾。
  那西装的颜色,竟然和她的一模一样,乍看之下,倒是有点像情侣装。
  他的步伐比较大,夏岚腿短,只能在后面一路小跑,才能勉强跟上。
  化妆间在二楼的尽头,他们走进去时,周志廷刚刚化好妆,头发还没来得及整理。
  他坐在那里,穿了件医生的白袍,鼻子上架了副金丝眼镜,给人的感觉,既文雅又安静。
  夏岚想起了昨天看过的那组“照片”,金丝眼镜背后的他,倒真是奔放又大胆啊!
  “你就是陆警官?”
  将两个化妆师支走,屋里只剩下陆博垣、夏岚、周志廷,还有他的一个经纪人。
  “长得不错啊,当警 察浪费了!”他有些阴阳怪气的,然后又从镜子里看了看站在陆博垣身后的夏岚,“怎么,出勤还能带女朋友啊?”
  果然,情侣装的效果。
  “我不是。”她小声地说道。
  他没理会,一边自己整理着发型,一边站起身。
  他的个子比想象中高,但却还是比陆博垣矮了半头。
  “你和刘曦茜,一直保持着肉 体关系吗?”
 楼主| wx_dC3ZXg4s 发表于 2017-8-13 17:06:5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7章 当红小生
毫无征兆地,陆博垣抛出这么一句话来。

周志廷蹙眉,嘴角随即挂上了一抹冷笑,终于转过身,直视他道:“你凭什么这么说?”

“因为这张照片。”

陆博垣将那张昨天被大家放大研究过的照片举到他的面前:“这张照片在她手机里的记录显示,是两个月以前。”

“这……”周志廷似乎从没见过这张照片,惊讶过后,又故作镇定地轻轻一笑,“那是几年前的了,我俩早就分手了,谁知道她最近怎么回事,又把以前的照片拷进手机里了。”

“可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这几年的发色都是棕色的,一直到三个月前接了这部电视剧,才把头发剪短,还染成了黑色。”

周志廷的表情变得有些不太好看了。

“而且,你也许不知道,女人怀孕以后,身体就会发生变化,不仅仅是内部,连外部也是一样。随着雌性激素的增多,乳房会变大,乳晕也会扩大,颜色加深。如果你还是不想承认的话,还有……”

“够了!”

周志廷终于沉不住气了,打断他:“是,我是和她有来往,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没有什么了不起!”

“阿廷!”一旁那个戴着帽子的经纪人忍不住大叫着制止。

“没关系的,”他显得有些不耐烦,想来因为明星的身份,他平时没少被迫压抑自己的情绪,“我不否认跟她有关系,人都有需要,我也是个人。”

“好,那也就是说,你知道她怀孕了?”

关于刘曦茜怀孕这件事,除了极个别的人之外,别人都不知道。警方也刻意隐瞒了她死后被人剖尸取子的事,一来不想事情泄露出去造成恐慌,二来,也是出于对死者的尊重。

而周志廷显然是知道她怀了孕的,所以才没有任何的惊讶。

“对,我知道,所以才跟她彻底断了。”

“你是说……”

“没错,”他的脸色微红,看起来十分的激动,“我一直知道她这个人很直接,为了上位不择手段,只要有利益可取,谁的床她都能上!很多人都说我跟她分手是因为我搭上了个女制片,其实是因为她,她为了拿到一支几万块的破广告,竟然能跟好几个广告商睡觉!”

“阿廷,你……”

“没事的,江哥,让我说吧,说完我也痛快些。”他有些自嘲地笑笑,眼神里透着股哀伤,转过头看着陆博垣,“我这些年,过得也不好。演员就是人前光鲜,人后受苦,下三烂的事儿,我也没少干……其实,我已经好几年没见过曦茜了,直到三个月前,我接了一个汽水广告,其中有个群众演员就是她,我没想过会再见到她,我以为,她跟以前不一样了,以为我俩……”

“就那么两次,我跟她,就两次,我真的傻到以为她不一样了,谁知道她后来竟然来找我,跟我说她怀孕了!我不傻,我找人查了她的孕检报告,时间根本不对,那孩子根本不是我的!原来在她心里,我就是个凯子,她想给她肚子里的孩子找个爸爸,给自己找个靠山……她以前也不是什么好人,但是竟然会拿自己的亲生骨肉当筹码,这种女人,我惹不起,躲得起!”

“她勒索你了没有?”

“有,她说孩子是我的,要是想让她打掉,就让我给她一百万。”

“那你给了吗?”

“当然没有,我不怕她去闹,反正那孩子不是我的,就算把事情闹开了,我也是受害者。”

“可你就不怕她把照片公开?”

“我根本不知道她拍了照片,如果不是你拿给我看的话。”

奇怪了,这个刘曦茜到底有什么毛病,既然都能拿肚子里的孩子来敲诈了,怎么偷 拍了照片却不肯拿出来?按理说,这应该比声称自己怀孕更有值得要挟的价值啊!

夏岚看了看陆博垣,他似乎也在沉思之中。

“这件事,除了你,还有别人知道吗?”

“有,”那个从刚才起,就一直不太起眼的经纪人,此时终于开了口,“我知道。”



周志廷的经纪人叫刘江,今年32岁。他在这行资历不算深,确切地说,周志廷是他带的第二个艺人,之前还有一个三流的主持人,不过事业一直不顺,也就是那个时候,他改签了周明,并为他改名为周志廷。

“你也认识刘曦茜吗?”

“知道这么个人,但是印象不深。”

“那作为周志廷的经纪人,你对她勒索的这件事有什么看法?”

陆博垣说的这些话,感觉就像是八卦记者的提问,但他的样子偏又非常认真,让人完全没有办法招架。

刘江有些踌躇,但最终还是说道:“当然是气愤了,有些女的就是那么恶心,阿廷这么好,她都不知道珍惜,等他红了,又像苍蝇看见肉一样使劲往上扑!”

他的语气很激动,说着说着连脸也红了。

夏岚自认不是腐女,但不知为什么,却总觉得气氛有些不对。

连她都看出来了,陆博垣又怎会看不出?可他偏偏不动声色,只是“哦”了一声,没有在这方面继续追问。

“昨天凌晨一点到五点之间,你们在哪里?”

刘曦茜的死亡时间是凌晨一点到两点之间,加上处理尸体的时间,大概在这个时间段之内。但是夏岚却注意到,他问这句话时,用了“你们”这个词。

两人对视一眼,谁都没有说话。

“请回答。”语气平淡,但却咄咄逼人。

“在我家。”

“在家。”

两个人几乎异口同声地说道。

“哦,究竟……”他看着他俩,“在谁的家里?”

周志廷的脸有些发红,不去看他,转 头望向别处,“我们住在一起。”

“复式结构,一人一层。”一旁的刘江此地无银道。

而周志廷则尽量让自己恢复平静,继续陈述道:“昨天收工很晚,到家已经快两点了,洗完澡,又对了会儿台词,大概三点多就睡了。”

“除了你们两个人,有人能证明吗?”

“没有,不过我们小区有监控,你要是不信,随时可以去调查。”

“好,谢谢提醒,我会的。”

突然传来了敲门声,一个扎着辫子、皮肤白皙的男化妆师探进头来,“廷哥,差不多该您了!”

“好,我知道了。”周志廷点点头,脸上带着微笑,那化妆师答应了一声,退了出去。

“还有什么要问的吗?如果没有,我要工作了。”

“最后一个,”陆博垣摆摆手,示意夏岚过来,“你们能提供一下DNA吗?”
   
     
                  等不及的可以到雁北堂中文网,可以看全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子陵 ziling ( 京公网安备110112000276号 京ICP证041482号 )|网站地图  

GMT+8, 2017-12-17 10:29 , Processed in 0.021044 second(s), 6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子陵网 值班电话 010-89548890 值班QQ 563830

© 2000-2017 Ziling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