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子陵论坛 Ziling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067|回复: 1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收起左侧

中国人最不认真——天下到底几垓下(终极版)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子陵楼主
       作者: 菜九愚 发布于: 子陵 ziling.com

中国人最不认真——天下到底几垓下(终极版)
      老共 产党人菜九段有言: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中国人就最不讲认真。一般来说,只要给出一个说法,中国人往往就认了这个说法而不去较真。所以伟大领袖说的好,中国的事常常是挂起来,不行的话,可以挂个一万年嘛(此话是针对罗瑞卿事件而发)。但伟大领袖又说了,一万年太久。那么,中国的事老是这样挂着,也总不是个事。如果像菜九一样,不轻易认可现行说法,而想较个真,就可能发现事情并不像人们以前认定的那样。于是那些本可挂上万把年的事,或者也挂不下去了。垓下的认知已经挂了不止两千年了吧,菜九觉得不能这样再挂下去了,所以出手清理一下。

      垓下之战名闻千古,也因为这一战,垓成了一个广为人知的字,《三国演义》里动辄被围在垓心,就脱胎于此,表示被对方的重兵团团围住,走脱不易。

      尽管空前惨烈的楚汉决胜垓下流传千古家喻户晓,但菜九以为,此战及一连串的故事是否发生在垓下,或者也不能轻定。这个菜九又要惹祸了,难道连四面楚歌、垓下歌、霸王别姬这样举世闻名的场景都要否定吗。这不关否定的事,只是怀疑这些场景未必发生在垓下。因为通过细析史料,至少记录了项羽逃跑前后发生的种种场景的那个地方,可能真的不叫垓下。所以必须对垓下这个地方做点考据,如果不弄清垓下这个地点,垓下之战的种种记录可能就找不到附着点。

      先看关于垓下史实,刘项二本纪的描写小有出入。《项羽本纪》只记楚军驻扎于垓下,项羽弃军逃跑于此,没有提垓下有战。《高祖本纪》记了垓下有战并项羽兵败后于此驻扎,然后弃军逃跑于此。历来对这个问题的认识都是以《高祖本纪》为准,但菜九要说这个为准的史实记录出了问题。因为纵然如《高祖本纪》所记垓下有战,但要说战败后又驻扎于此,则肯定是误记了。世界上哪有战于此败于此又驻扎于此的事?压倒优势一方怎么会容忍战败方就地安营扎寨?战败一方又岂能安心在强敌环伺下驻扎?
    基于此理,菜九作《千古谁识战垓下》时以为垓下之战与陈下之战极可能是一战,从而直接否定了垓下单独有战。实际上菜九是在否认垓下那个地方能承载战于此败于此又驻扎于此这样的情况。但因此否定垓下有战,或者失之于武断,可以考虑存在垓下有战、只是项羽战败后没有驻扎垓下这样的可能性。换言之,项羽战败与逃跑分别是两个地方,这两个地方只能有一个叫垓下,不可能两个都叫垓下。后人有以为垓是地形名,会有很多叫垓下的地方。菜九不认可这样的说法。如果那样的话,现实中会有很多叫垓下的地方,实际上并没有。除了垓下之战与垓下之逃,再也没有任何其他垓下留下历史记忆。所以,同名地点的可能性应该排除。那么,到底项羽是溃败的地方叫垓下呢,还是逃跑的地方叫垓下呢?这就需要分析垓下在什么地方了。
    综合现在各种认识,垓下遗址被圈定为安徽的灵璧、泗县、固镇,及河南的鹿邑。安徽垓下虽为三处,实则是一个地方,只是历代地域行政区划的变化造成其是归属之不同,又因为牵涉到重要旅游资源造成争夺激烈、几个地方互不相让的情况,其合三为一应该没有问题,其中灵璧在争夺中有优势。河南、安徽两个垓下相距几百公里,无法混为一谈。现在的学者袁传璋等更明确指出“真正的垓下聚遗址当在濠城镇东北24里至28里,西北距灵璧县城40余里、东北距泗县县城40至45里的范围之内探寻,其地约在灵璧县毗邻泗县西界的单圩、后翟庄一带地势较高处”。菜九以为,虽然古代文献记载及现代认知多将垓下标注为安徽垓下,唯有《史记正义》将垓下标为河南垓下,但这个安徽的垓下明显是项羽逃跑处而非大战处。菜九作《千古谁识战垓下》以为垓下之战与陈下之战是一战,则其地应该与陈下接近,则河南鹿邑之垓下符合这个条件。 这也是菜九为什么放过多数派而选择了少数派观点的原因所在——实际发生的战场情况排斥安徽之垓下,而与鹿邑垓下兼容。
    鹿邑即灌婴会师刘邦颐乡的苦县。灌婴按楚汉和约从淮北彭城西撤就在鹿邑驻扎,估计韩信按约西撤也会到这个地方,此地与楚汉决战之阳夏即今天的河南太康紧挨着,两个大军决战,波及此地也很正常,灌婴甚至不要挪动地方,就可以直接与楚军开战。所以因垓下之战与陈下之战地点过于接近,可以视之为一战。当然,陈下之战与垓下之战也可以分开来,是一个决战的两个阶段。正好《史记正义》的解释也符合战场条件:垓下是高冈绝岩,今犹高三四丈,其聚邑及堤在垓之侧,因取名焉。今在亳州真源县东十里,与老君庙相接。
     还原一下当时的场景:项羽按和约规定向南退却,刘邦毁约追南撤的项羽楚军到达阳夏(陈下),即今天的河南太康这个位置时,刘邦率领的追击汉军,早先包抄到位的东部来的灌婴韩信军,西部来的吕泽部,楚军内部的变节者陈公利几与令尹灵常,全在这个点上爆发,造成了楚军的大败。但项羽很快收拢败兵,重新组织,退到了垓下这个地方,借这个奇特的地形优势,摆开阵势与汉军再战,就是有韩信指挥、刘邦押阵的那一场,但楚军还是遭到失败。这个地方就应该是鹿邑的垓下。如果真的有此战,则垓下之战是项羽最后的抵抗。与此前的陈下决战一样,项羽的楚军还是完全落下风,汉军取得全面胜利。但项羽并没有覆灭于战场,应该是突围出去了。只是突围后再度驻扎的地方,也被记为垓下了,黥布等各路人马全部集中到那个垓下,应该是那个四面楚歌的地方了,就是今天的灵璧一带。
    还应该看到,项羽从包括垓下之战在内的围歼战突围后,本想继续和约规定的南下方案——去九江国,但听说了城父沦陷于来自九江方向的叛军,知道九江国去不成了,才折向东面。城父在现亳州东,与河南垓下邻近,正好在鹿邑垓下的东面,这样的地理条件是安徽垓下不具备的。
    到了最后的驻地,项羽所部又被汉军团团围住,项羽最后弃军逃跑,残部八万人遭到汉军的屠 杀,地点大概就是灵璧或固镇、泗县了。只是那个地方当时未必叫垓下。即使世界上真有两个叫垓下的地方,项羽败于一个垓下,又突围驻扎于另一个垓下,也未免太过于巧合了。真要有这样的两个同名地点,项羽肯定不会选择驻扎,太晦气了嘛。但如果后世的人们硬要认为这样不碍事,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垓下在鹿邑,与安徽没有关系。只是司马迁在这个事情上一垓到底了,后人照猫画虎,将安徽的古战场也冠以垓下之名。甚至于项羽最后逃跑的地点是否在灵璧或固镇、泗县,或者也不易确定。即使有大量遗迹证明,难保不是后人附会的,其实际说服力并不强。比如菜九老家巢县有个地方叫散兵,就是得名于项羽的兵到此落败,而项羽最后一战与巢县没有一点关系。据菜九所知,很多地方都有项羽最后一战的古迹,比如徐州西北郊的九里山,九里山前古战场也是名气不得了大,但项羽最后一战与那里一点关系也没有。安徽垓下的情况也非常类似。至多灵璧或固镇等地是项羽弃军逃跑处,与垓下之战没有任何关系。至于垓下歌,也是后人命名的,不代表那个地方就叫垓下。
探秘:为什么司马迁在垓下问题上一垓到底,全然不顾其中的不谐调。菜九以为是市面上汉固陵之败的传闻误导了司马迁。所以,为了保全张良计谋及其实施效果的史料,垓下之战、项羽之败就必须安排在固陵大败之后。汉固陵大败,张良设计,韩信、彭越赶到,楚汉再战,汉终于取胜,确实非常生动,但不是真的。因为陈下之战已经是决定性的了,张良设计的场面根本不会发生。汉败固陵的记录,菜九已经在《千古谁识战垓下》中将其批得体无完肤了。固陵就是陈下,就是阳夏,就是汉预先设伏、最终大胜楚的地方。楚汉的最后一战根本不是刘邦听从谋士的建议临时兴起的,而是经过长期周密的布局,精心选择了陈下这个地点,整个汉阵营按预定计划对撤退的楚军进行围歼。韩信、彭越不存在爽约,都是早已到位。从事件的过程可以看出,刘邦的设计得到完美的实现,一举击垮了楚军。受到重创的楚军根本没有可能大败汉军,所以汉军不需要重新集聚力量,再行组织战役。仍然基于司马迁安置张良计谋及其实施效果史料的原因,史料中城父陷落在垓下会战前的顺序或者有误。菜九的理由是,包括垓下之战在内的陈下决战已经结束,楚军从垓下突围后发现这个情况,就改变去九江的计划了。既然楚已经没有力量再行决战了,黥布等后续到达的部队,也就没有参战,只是加入了围困楚军之役。
    依菜九的菜鸟见识,鹿邑之垓下是垓下名字的原始出处,而安徽的垓下无论其在灵璧或固镇或泗县都则是根据历史记载即《史记》而后定的名字。换言之,鹿邑之垓下是先于楚汉决战就存在的,安徽垓下之名则应该是后于《史记》产生的。

    结论:菜九作《千古谁识战垓下》,以为理清了楚汉最后一战的真真假假。因对垓下所在地认识不清,所以否定了垓下有战。但事实上垓下即使不是决战战场,也不代表没有发生战斗。垓下的具体位置在河南鹿邑,决战发生在那里的可能性不大,因为前面的陈下之战才是决定性战役。如果垓下有战,则为项羽徒劳无益的垂死挣扎,估计项羽当时见此战无法取得上风,就开始突围了。之所以认为垓下有战规模也不大,完全是因为项羽最后弃军逃跑后,留在当地的军队居然有八万之多。表明垓下有的那战,楚汉两军没有深度交织作战,否则项羽不可能保留如此之多的军队。 特在此补掉《千古谁识战垓下》的这个漏洞。
    强调一下,之所以垓下问题形成如此纷扰,是后人没有觉察到司马迁在垓下问题上一垓到底的用心——安置固陵之败的不实史料。这些不实假史,真是害死人啊。

有关垓下,搜索网络有下链接将史上有过的文献及现代认知都集中了一下,可参。现撮其要点如下(不一一具名)
垓下之战地理位置之争:“垓下”即“陈下”?——中新网 http://www.chinanews.com/cul/2010/09-07/2516290.shtml

有关垓下的文献记载:《汉书•地理志》沛郡洨县下,班固自注云:“侯国。垓下,高祖破项羽。莽曰育成。”《后汉书•郡国志》沛国洨县下也有作者自注“有垓下聚”,刘昭补注曰“高祖破项羽也”《水经•淮水注》:“洨水又东南流迳洨县故城北。县有垓下聚,汉高祖破项羽所在也。”《元和郡县图志》卷十:“垓下聚,在县西南五十四里,汉高祖围项羽于垓下,大破之,即此地也。按:汉洨县属沛郡,垓下即洨县之聚落名也。”《太平寰宇记》卷十七:“濠城,在县西南七十八里,即汉洨县也。属沛郡。垓下,洨县之聚落名。……垓下,在县西五十里。汉兵围项王于垓下,大败之。有庙,在县西五十里。”《明一统志》卷七:“垓下,在虹县西五十里,汉兵围项羽垓下大败之,即此。” 《辞海》第六版(2009年版)“垓下”条把老版“在今安徽灵璧县东南沱河北岸”的释文改为“在今安徽固镇东北沱河南岸”。
《中国古今地名大词典》,“‘垓下’一条,作者根据行政区划的变动、河道的变迁,同时结合考古发掘,认定这一遗址的主要部分在今固镇县境内。”
泷川资言《史记会注考证》称:垓下,安徽府灵璧县东南有垓下聚,即高祖围项羽处。三家注又另外给出两个地方。◇集解  徐广曰:“在沛之洨县。洨,下交切。”骃案,应劭曰:“垓音该。”李奇曰:“沛洨县聚邑名也。”○索隐  张揖三苍注云:“垓,堤名,在沛郡。”□洨音户交反。经考察,洨县就是今天的安徽省固镇县,真源县就是今天的河南省鹿邑县。
千古谁识战垓下细目
1.从未得到认真解读的楚汉和约
2.和约的操作难度,就是刘邦阴谋的空间
3.刘邦从来没有打算遵守和约
4.汉军固陵大败或纯属子虚乌有
5.根本不能成立的张良计
6.楚汉最后的决战是在陈下而非垓下
7.还原楚汉最后一战
附:楚汉决战史料汇集
千古谁识战垓下 【猫眼看人】-凯迪社区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1&id=11685502

微信图片_20170505061822.jpg (80.06 KB, 下载次数: 0)

微信图片_20170505061822.jpg
分享到:  微信微信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收藏收藏
沙发
 楼主| 菜九愚 发表于 5 小时前 | 只看该作者
中国人最不认真——天下到底几垓下_密码小站  http://www.mmxiaozhan.com/zatan/40313.html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子陵 ziling ( 京公网安备110112000276号 京ICP证041482号 )|网站地图  

GMT+8, 2017-8-17 13:42 , Processed in 0.019210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子陵网 值班电话 010-89548890 值班QQ 563830

© 2000-2017 Ziling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