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子陵论坛 Ziling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740|回复: 1
收起左侧

民族英雄还是爱国 贼:起底义和团(4)

[复制链接]
xysls100 发表于 2017-7-26 15:33: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xysls100 发布于: 子陵 ziling.com

原创  聂作平 聂作平

11、

庚子年,玛丽·E·安德鲁斯小姐年届六旬,作为一名神职人员,这位生于俄亥俄州的美国人,于1868年不远万里来到中国传教,此时已在中国生活了22年之久。可以说,如果不是突如其来的义和团,她将在通州的一所教堂里度过其整个工作生涯。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当星星点点密布于华北的义和团,把烧教堂、杀洋人的事业进行得兴致勃勃时,1900年6月8日,她接到公理会通知,撤离到北京的美国卫理宗美以美会传教团大院。

6月20日,如同安德鲁斯小姐一样担惊受怕的传教士们获知了一个消息:清政府要求他们二十四小时内离开北京,同时承诺给予保护,否则后果自负。――就在这一天,清政府向十一个西方国家下达了宣战书。

在这封充满悲愤与自认占尽天理的宣战书中,清政府宣称:“(列强)初亦就我范围,讵料三十年来,恃我国仁厚,一意拊循,乃益肆嚣张,欺凌我国家,侵犯我土地,蹂躏我人民,勒索我财物……彼尚诈谋,我恃天理;彼凭悍力,我恃人心。无论我国忠信甲胄,礼义干橹,人人敢死;既有土地广有二十余省,人民多至四百余兆,何难翦彼凶焰,张国之威?”

在华生活多年的安德鲁斯小姐会一些简单的汉语,但这种用文言写成的檄文,她未必看得懂。然而,不容争辩的是,华彩的文词掩盖了一个潜在的事实:义和团乃是一场被清政府高层利用的运动,是器,是工具。

正如恽毓鼎所说的那样,载漪这样的始作俑者以为,既然是洋人的力量阻止了他的儿子登上帝位,那么一旦向洋人宣战,“使馆朝夷,皇位夕移”;而原本对义和团与洋人都剿抚不定的慈禧,则愤怒于洋人照会中要她归政的条款,她必须给洋人一点颜色看看,她要让洋人知道,她才是这个国家的神圣不可侵犯的主宰。

安德鲁斯小姐在6月20日的日记中写道:“我们又度过了一个可怕的夜晚,一个多为祷告的夜晚。因为我们又面临着那种可怕的可能性,即被迫把所有这些亲爱的中国教民们留下等待被杀或是更坏的事情。”

――在京的洋人一旦按清政府的要求撤离,那些追随上帝的中国教 徒,必将是义和团民疯狂报复的对象。对此,作为一个坚信上帝的爱与人类同在的神职人员,安德鲁斯小姐认为,“比起丢下他们听天由命,同他们一起死会容易些。”

各国使馆的大使们考虑的则比安德鲁斯小姐更宽泛,他们中的一些人认为,即便真的按清政府要求撤离,二十四小时也根本无法完成,而且还无从担保撤离途中就不受义和团的攻击。

各国大使在一番论争之后,德国公使克德林决定到总 理衙门找中国方面理论。然而,就在去总 理衙门的路上,这位代表德国皇帝驻扎中国的使节被人射杀。枪杀克德林者为神机营章京安海,有种说法是,安海的神机营在此前得到上峰令,凡遇到外国人,一律格杀勿论。

另一种说法是,他只是接受了载漪的密派,伺伏于途,恰好克德林经过,作了他的枪下鬼。

不管哪一种说法属实,堂堂公使在驻在国被该国正规军军官枪杀,都是令人发指的公然践踏国际法的行为。当然,不论载漪还是安海,都没把国际法放在眼里。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世界上还有国际法这种古怪的东西。况且,依载漪的设想,只要能把光绪拉下龙椅,让他的宝贝儿子坐上去,那时再和洋人谈判也不迟。

克林德被无故枪杀使西方公使们意识到,即便按清政府要求的二十四小时撤离北京,也完全不能保证自身安全。此时,联军部队尚在天津,远水救不了近火。目前之计,惟有自救。

于是,在京的各国人员及中国教 徒分别入驻到使馆和西什馆教堂。据统计,两处共计有卫兵450名,平民475名(含12名外国公使),中国教 徒及家属2300名,仆人约50名。

负责围攻使馆和教堂的则有义和团民众约5万,以及由董福祥率领的正规部队甘军约1万。政府一方面宣布义和团是义民,向他们发放大米和银子,另一方面又悬赏:每活捉一个外国男人,奖50两,女人40两,小孩30两。
12、

非常令人意外的是,尽管这个国家敢于一口气向十一个西方强国叫板宣战,却在出动了数万人的情况下,拿不下弹丸之地的使馆和西什库教堂。

其实早在正式下诏宣战前数日,义和团即开始进攻西什库教堂。在接连焚烧了顺承门内的天主教堂及周围民房数百间,并烧死一些教民后,义和团又烧毁西交民巷教民房屋数十间。

6月15晚,近8万义和团民在载漪亲自指挥下围攻西什库教堂。是时,西什库教堂仅有卫队45人,另有由年轻传教士及教 徒组成的数十人的民兵队伍。义和团民众大红粗布包头,里面放置着所谓的关帝神马,大红粗布肚兜罩在汗衫之外,黄色裹腿,红布腿带,在清军的掩护下,向教堂发起冲锋。

义和团队伍前面,是一名作法的僧人,这僧人手执高香一柱,在教堂外点燃向北下跪,后面的义和团民众也跟着下跪。如是者三。尔后,上万人一声不吭,均左手执香,右手执刀,慢慢向教堂大门走去。

义和团民众坚信,他们现在都是替天行道的义民,在他们身上流淌着关公、二郎神、黄天霸等英雄的血液,那些传说中的英雄和神仙将护佑他们,他们全都刀枪不入。

然而,一阵点射之后,西什库教堂门前留下了一地尸体。在现代化的热兵器面前,义和团民众由天上的神祗还原成血肉之躯。

安德鲁斯小姐也从不安全的美以美会传教团大院转移到了使馆。她的日记给我们详细讲述了使馆区内紧张、艰难,却还算有序的生活:

“今天从早饭到晚饭,只是吃晚饭时停了几分钟,我一直不停地缝制用于防御工事的沙袋。白天有几次激动人心的时刻。整个早上的射击既猛烈又连续,子 弹落在我们附近,因此走出小教堂是不安全的。”

“今天下午小睡了一会儿。整天都在猛烈射击,我们得知肃王府的一名女孩被炮弹片击中,膝盖伤得很重。就在此时,我们的公使康格少校将挂在他书房中的独立宣言副本拿给我们看。他今天取下来读时才发现一颗子 弹从中穿过并留在后面的壁炉台上了。”

围攻使馆和教堂的,不仅仅是义和团,还包括董福祥所率领的正规部队甘军。慈禧曾问董福祥几时可以攻克使馆,董福祥答曰:“五日必歼之。”但事实上在长达两月的围攻之后,使馆和教堂虽然弹痕累累,却依然如同汪洋中挺立的两座孤岛。

为了能拿下洋人的这两座据点,进攻方想尽了一切办法。眼看强行进攻无效,便企图用火攻的方式将洋人尽数烧死于内:当时,英国使馆与翰林院比邻。甘军将许多煤油洒在翰林院内的一棵棵参天大树上,然后将树木点燃,烈焰滚滚,浓烟四起。

翰林院是帝国的文化精华所在,藏有历代留传下来的各种珍贵图书,包括明代由两千多名学者编修的大型综合性类书《永乐大典》和乾隆年间编成的卷数达七万九千卷的《四库全书》均收藏于此。其中,《永乐大典》在明未遭到火灾之后,仅存藏于翰林院的这套副本。

然而,为了攻击洋人,甘军一把火便点燃了这座堪称中国文化宝库的大院。令人嗟叹的是,当大火熊熊燃烧之时,使馆的数百名警卫人员一面阻断大火向使馆蔓延,一面奋力从火堆中抢运藏书――事后,除了被使馆卫队从火中抢出的那一部分外,其余均化为灰烬,这两套集大成的伟大著作,只留下了为数不多的残篇剩卷。

正规军加义和团,人数达数万之多,居然攻不下弹丸之地的使馆和西什库教堂,这无论如何也让人意外不解。其中到底有着怎样的隐情,当时及后来均有一种说法,那就是慈禧的宠臣荣禄深知一旦真的攻破使馆,尽屠洋人,必将引来西方各国疯狂报复,是故,他在无法抗拒慈禧命令的情况下,对使馆和教堂暗中施以保护。

经历此变且熟悉内情的景善在他日记中说,董福祥向荣禄请借大炮,荣禄不听,“隐几而卧”。董不悦,荣禄哂笑之,“君必用我炮,请向老佛恳求鄙人之头。”又向其部下令,不得给甘军大炮和地雷。

另一些资料则言之凿凿地指出,由于荣禄的暗中下令,不少围攻使馆和教堂的大炮都是在放空炮。


13、

在洪钧老祖的庇护下,刀枪不入的义和团依然攻不下洋人盘踞的两个小据点。但这并不影响民族英雄们借此千载难逢的良机剪除异已――就在义和团围攻使馆和教堂的隆隆炮声中,几个曾经反对向列国开战的明白人被当作汉奸处死。

五位“汉奸”中,既有光绪曾拉其手的许景澄,也有喜吸洋烟的立山,甚至还有一位年已七十九岁的老臣徐用仪。

第一批被斩首者为许景澄和袁昶。袁昶素来对朝廷重用义和团持反对意见,他曾写信给庆亲王奕劻,请他告诫载漪,勿为祸首。不幸的是这封信被载漪所获,于是给他罗织了离间的罪名送上刑场。

许景澄则是当年支持光绪变法的所谓帝党。徐用仪从事洋务多年,与洋人多有交道,这时便是降了外国做了汉奸的铁证。联元则在御前会议上,公开反对向多国宣战。

比较离奇的是立山,此人素为慈禧倚重,除了喜吸洋烟,似乎也并没有对外国有什么特殊的好感或交道。他的死于非命,纯属得罪了庚子年最炙手可热的载漪一党。

史料载,立山久掌内务府,家里很有钱,庄亲王载勋曾找他借一笔巨款,未果。再加上两人都喜欢一个妓女,而立山先下了手,这都使得载勋对其恨之入骨。

当甘军和义和团几万人也攻不下西什库胡同时,载勋忽然间获得了灵感――他向慈禧透露,之所以会出现这种状况,是因为立山家里有通往洋人教堂的地道,立山“潜为接应,故教堂久不下。”

尽管此后在立山家里并没找到什么地道,但立山仍然下狱,旋即处死。宣布将立山下狱的圣旨,荒诞鄙俚,史家认为,这并非出自朝廷的圣旨,而是载勋勾结义和团的矫诏。

这道圣旨承认在立山家没发现洋人踪迹,但“当将该尚书(指立山,引者注)拿至坛中,焚香拜表,神即下坛,斥以勾通洋人,行踪诡秘。该尚书神色仓皇。”

――义和团的所谓神,不过是由大师兄们扮演的,要指斥谁是谁非,还不是易如反掌的事?但就是以这种奇怪的罪名,一向受宠的立山竟被处死。

负责监斩的官员为刑部侍郎徐承煜。有人提议,应当用处死大臣的方式行刑,让他们死得体面些。就好比如今判了死刑的贪 官,一旦到了一定级别,便可选择注射死亡,而非一枪爆头。

但徐用煜怒斥说:“这都是汉奸,杀了都是便宜他们,哪值得给他们体面?”

临刑前,袁昶长叹:死亦好,省得看见洋人打进京城,国破家亡。

徐承煜喝斥道:你还想着洋人打进京城吗?

袁大怒,骂道:你们父子俩把中国害苦了,狗一样东西,你还敢骂我。

徐恼羞成怒:快些拉出去宰了他。

袁答道:哼,我死得很痛快,只是你们将来死得连一只老鼠都不如。

当义和团奉旨造 反之时,偌大的北京城里不仅洋人和教 徒人人自危,即便是普通百姓甚至朝廷命官,也感到从未有过的惊恐。官员们纷纷南逃,以至于许多部门无人办公。更有甚者,连深居禁宫,身为国家元首的光绪,竟然也差点被义和团抓走。

据景善在他的日记里讲,端王载漪、庄王载勋等王公,带着六十几名义和团,以寻找二毛子为名闯入宫中。至宁寿宫时,慈禧还没起床,载漪一行大呼大叫,要皇帝出来,并宣称皇帝是洋鬼 子的朋友。意思就是说,皇帝就是二毛子,理应抓起来。

慈禧起床吃早茶时,听到外面大喊杀洋鬼 子徒弟,急忙走出来站在台阶上,怒斥阶下的载漪:“你自己觉得是皇帝吗?敢于这样胡闹?你要知道,只有我一人有废立的权柄。现在虽立汝子为大阿哥,顷刻就可以废之。你以为当国事纷乱的时候,可以随便胡闹,就错打主意了。赶快带人出去,没有奉旨召见,不许随便进来,并须叩头谢罪。”

庚子之乱后,慈禧曾经有过一番反思,这种反思虽然旨在为自己开脱,但也透露出了局势的混乱:开初不过想利用义和团这种所谓的民 意来给洋人一点教训,但当民 意发展到一定的地步,即便是帝国最有权威的慈禧,也无法把控局势的发展。
14、

大言炎炎的董福祥和义和团,攻不下区区几百人守卫的使馆及教堂,这不仅让曾经对义和团心存侥幸,以为可倚之为对抗洋人利器的慈禧疑虑丛生,更让她对义和团心生不满。而载漪带义和团擅自闯进宫中,要把光绪当二毛子抓起来,虽然慈禧对光绪并无好感,时刻打算废之,但载漪的这种霸王硬上弓的举动,更令慈禧异常恼火。

她开始考虑这场闹剧到底如何收场,于是乎一度下达了停止围攻使馆,并给使馆赠送西瓜等食物以示和好――西方人当然搞不懂太后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收下了西瓜,却无人食用,他们担心这会是中国人的计谋,西瓜里或许藏有毒药。

当天津失守的消息传来,慈禧已打定主意与西方列国议和,她下诏保护教堂教士,并准备任命李鸿章为议和全权大臣。但就在诏书还没下达之际,李秉衡进京了。事情又一次峰回路转。

李秉衡此前主张与洋人媾和,并与李鸿章、张之洞等封疆大吏联名上奏。李刚到京,朱祖谋等人便在路上拦住他,向他讲述义和团进京后的危亡乱象,希望他见到慈禧后,向慈禧说明义和团不可恃,当今之计,惟有息兵议和。李秉衡深以为然。

但是,当李秉衡入朝时,一向主战的大学士徐桐即向他大呼:“鉴翁(李字鉴堂),万世瞻仰,在此一举。”意谓要李主战。

在见到另一个主战派刚毅时,“知太后旨所在”,也就是了解到慈禧想要议和,不过迫于形势,内心其实是希望与洋人决战。“意遂变”。

于是,在慈禧召见时,李秉衡从主和派变成了主战派,他极言当务之急是和洋人决战,即便要议和,也应先把洋人打败,以后议和才有底气。即所谓“必能战而后能和”。他力言义民可用,而他本人愿意亲自督师出征。

慈禧的议和本非真心,乃是情势所迫,一听李秉衡之言,如同打了强心针。不过,她仍然责问李秉衡,“你既然主战,为什么之前和李鸿章等人联奏主和”?

李秉衡撒谎说,“这都是张之洞擅自将我的名字列上去的,我根本不知道此事”。李秉衡向来被史家和舆 论认作忠贞之臣,其实只不过是一邀宠固位的投机分子,在他的观念里,并无明确的媚洋和仇洋,或者说媚洋仇洋皆无所定,惟太后马首是瞻,因为太后是这个国家里最能影响他的前途乃至身家性命的人;太后的是就是他的是,太后的非也就是他的非。不仅李秉衡,也不仅庚子年,煌煌数千载中国史,李秉衡这样的人物比比皆是。

几天后,李秉衡率部出征,除清政府正规部队外,还有义和团三千人跟随。义和团曾经把李秉衡和洪钧老祖、梨山圣母供奉在一起,现在他们的追随,也是水到渠成的事。

出师之日,义和团诸位大师兄二师兄,各持称为八宝的引魂幡、混天大旗、雷火扇、阴阳瓶、九连环、如意钩、火牌、飞剑等物什,拥秉衡以行――这不像一支奔赴前线抵御外敌的军队,更像北方民间的神汉或戏台上的表演。

不论洪钧老祖还是梨山圣母,义和团渴望的那些保护神,除了在上阵前给他们壮壮胆子外,在现代化的热兵器面前,义和团民众只能一败涂地。同时一败涂地的,还有清政府的正规军。

至于李秉衡本人,也在兵败后绝望自 杀――他的自 杀也符合一个高级官员的身份:他没有仰药,也没有自刎,而是吞下了一大砣亮闪闪的金子。就在李秉衡自 杀前数日,另一位高级官员也选择了自 杀,那就是直隶总督裕禄。

曾夸口五日内拿下教堂和使馆的董福祥,既然连数百人的卫队也搞不定,更无法阻挡数以万计的联军。1900年8月13日夜间,联军中的俄军率先发动了对北京城的总攻。

次日,美军首破东便门;接着,乘虚而入的英军在广渠门击败董福祥部,沿着城墙下面的御河水闸进入内城――于是便出现了本文开头所说的那幅老照片记录下的真实一幕:当洋人攻进自家京城时,一大群事不关已的民众掂起脚尖,拉长脖子,兴致勃勃地观看这出精彩的闹剧。

在这些围观者心里,洋人正在攻打的这个政权,这个国家,与自己并没有任何关系,因为它原本是爱新觉罗一家一姓的天下,或者至多是爱新觉罗与其它大大小小的官员和既得利益者的天下,洋人要推 翻它,至多不过换个人坐庄而已,老百姓依旧是老百姓,除了命是你的,这个国家还与你有什么关系?

听到越来越近的枪炮声,帝国掌舵者们再也坐不住了。15日黎明,慈禧换上民间老妇的蓝布长衫,坐上一辆马车,仓皇逃出皇城。在颐和园略事休息后,经居庸关往太原方向西遁。

这就是历史上所谓的庚子西狩――狩就是打猎,在替尊者讳的中国,凡是皇帝逃出京师,都称作狩。就连宋朝的徽宗和钦宗二帝,被金人俘虏北去,也称作北狩――皇帝到北方打猎去了。现在,轮到慈禧太后去西边打猎了。

跟随慈禧一道去西边打猎的,包括光绪皇帝,端王载漪及其子溥俊,庆亲王奕劻,庄亲王载勋,辅国公载澜以及军机大臣刚毅,军机大臣兼顺天府尹赵舒翘等王公大臣。

临行前,光绪曾请求留下来和洋人交涉,但慈禧深知,一旦把光绪留在北京,他就会脱离自己的掌握,并被洋人认定为帝国的真正主宰。她不会做这种傻事,坚持让光绪随行。光绪宠爱的珍妃也跪请慈禧同意光绪留在北京,她的举动惹来了杀身大祸――尽管有光绪的一再哀求,这位可怜的女子仍然被慈禧喝令太 监推入井内溺死。

一旁的光绪站粟不已,慈禧高声叫道:“上 你的车子,把帘子放下,免得有人认识。”

两宫抛下京城,仓皇西逃,这个伟大帝国的首都,第二次落入洋人之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子陵 ziling ( 京公网安备110112000276号 京ICP证041482号 )|网站地图  

GMT+8, 2017-8-17 15:48 , Processed in 0.020006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子陵网 值班电话 010-89548890 值班QQ 563830

© 2000-2017 Ziling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