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子陵论坛 Ziling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043|回复: 1
收起左侧

罗伯斯庇尔墓碑:路过的人儿,请不要为我悲伤

[复制链接]
270775720 发表于 2017-7-22 23:59: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270775720 发布于: 子陵 ziling.com

罗伯斯庇尔墓碑:路过的人儿,请不要为我悲伤
2017-07-22 新顶尖悦读
1789年7月14日群众攻克了象征专 制统 治的巴士底狱,释放七名犯人(四名造假贩子,两名精神病人和一位性行为不检的伯爵)取得初步胜利。这一天后来成为了法国国庆日。



作者:南史君
来源:作者博客

导语:


罗伯斯庇尔的墓碑上刻着:“路过的人儿,请不要为我悲伤,如果我活着,你们一个也活不了。”

1792年4月25日,法国发明了改良式断头台并投入使用。在断头台被发明前,法国执行死刑的方式一般是车裂,极其残忍。

18世纪,启蒙运动在法国兴起,理性与人道观念被广泛接受。为了减小死刑犯受刑的痛苦,医生约吉坦发明了断头台。



起初,断头台效果不好,断头不够快速利索。国王路易十六,是个精通机械的技术宅,亲自参与设计,把断头台的铡刀从平刀改成了30度斜刀。经他这一改良,断头速度快录,犯人痛苦小了,在当时被认为是非常人道的发明。然而讽刺的是,路易十六后来也被送上了他亲自改良设计的断头台。

在法国大革 命时,断头台大派用场,嗜血的领袖们开启了杀人狂欢。国王被处死,王后被处死,甚至连为路易十六辩护的法学家马尔泽布,都被罗伯斯庇尔以人民的名义处死。马尔泽布临行前说:我在国王面前为人民辩护,我在人民面前为国王辩护。每读到此处,都会感叹:革 命容易让人疯狂,容易被疯狂之人利用。

大革 命中,断头台几乎天天都在杀人,两年间,光是被革 命法庭宣判处死的就有2600人,而真正被送上断头台的人还远超过这个数字。罗伯斯庇尔说:

我就是人民!

他杀人不以自己的名义,不以革 命机关的名义,而是以人民的名义。“人民”二字,成为了那个时代最虚伪、最恐怖的代名词,成为了革 命领袖垄断权力的惯用手段,也成为了真正人民的血腥噩梦。



最终,罗伯斯庇尔也被送上了断头台。法国人民至今也不愿意纪念这位大革 命的领袖,这样的人也的确不应该被纪念,因为他盗用了人民的名义。

罗伯斯庇尔的墓碑上刻着:“路过的人儿,请不要为我悲伤,如果我活着,你们一个也活不了。


附文:
为何革 命的结局,背离了革 命的初衷?


大革 命为何背离了它的初衷,最终以恐怖与独 裁收场?托克维尔和他同时代的一些学者们的解释,至今仍有借鉴意义。

“法国的那帮理论家们对人类有着深深的爱,但是对具体的人却很不耐烦”

罗伯斯庇尔曾经主张人 权的神圣不可侵犯性和人 权的绝对性,但上台后,转而支持极权政府。他认为利用暴力打击“傲慢不逊之徒”是正当的,“共和国政府的残暴是由热心为善所引起的”。罗伯斯庇尔确信为保护革 命的果实,即便手段残暴也合法,也就说目的能够漂白手段。问题是,对人 权而言,只要有人,包括所谓的“敌人”被排除在人 权的保护之外,只要人 权不能落实到具体的每个人,人 权本身就朝不保夕了。就像与法国大革 命同时代的保守主义者柏克所说,“法国的那帮理论家们对人类有着深深的爱,但是对具体的人却很不耐烦,更为糟糕的是,索性把他们忘掉”。所以当声称代表人民人 权的雅各宾政府宣布为了保护善良公民就能够将“敌人”置于死地时,法国人的人 权就已经岌岌可危了。
对于这种以“人民的名义”进行革 命的方式,托克维尔在《旧制度与大革 命》也进行了分析:“专 制君主本来可以成为危险较小的改革家……如果当初由专 制君主来完成革 命,革 命可能使我们有朝一日发展成一个自由民族,而以人民 主权的名义并由人民进行的革 命,不可能使我们成为自由民族。”托克维尔认为,专 制君主有可能产生民 主国家,类似法国大革 命这种方式反而难以实现民 主转型。事实上,民 主主义者杰斐逊晚年也指出:“假若十八世纪的君主们能够致力于渐进性地改革环境,为了进步性的提高而做有益的进步性的调节,那他们的臣民就不会被迫通过流血和暴力去寻找轻率和破坏性的革新。”君主主导改革和民 主转型,在很多有着中央集权传统的国家成功了,当然,也有不少国家的领 导 人试图实施这种改革却失败了。

法国长期的中央集权传统,使民众毫无“自治”经验,无力去真正行使自己的权力

著名旅行家阿瑟·扬如此描述当年法国大革 命时的社 会情况:在巴黎,一切都在沸腾;每时每刻都有一本政治小册子问世,但在巴黎以外,一切都是死气沉沉;人们很少印行小册子,根本没有报纸。可是外省民情激动,一触即发,只是尚未采取行动;公民们即便有时集 会,也是为了听取巴黎传来的消息。阿瑟·扬在每座城市询问居民打算做什么时,其回答都如出一辙:“我们只不过是一个外省城市;必须看看巴黎是怎么做的。这些人甚至不敢有主见,除非他们已经知道巴黎在想些什么。”一一巴黎成为权力和艺术的唯一中心,正是在这种意义上,托克维尔说革 命前“巴黎变成了法兰西的主人”。
托克维尔的意思十分明显,即对法国中央集权的不满。但是,在法国大革 命后,这种中央集权并没有改变,革 命政府集行政、司法、执法等于大权一身。相比中央集权,托克维尔更倾向于地方自治,他在《论美国的民 主》中对美国地方自治给予的高度评价,他认为,“乡镇是自然界中只要有人集聚就能自行组织起来的唯一联合 体。同时,在各种自由中最难实现的也就是乡镇自由。为了进行有效的防御,乡镇组织必须全力发展自己,使乡镇自由成为全国人民的思想和习惯所接受”。托克维尔以新英格兰州为例,剖析了美国的乡镇自治,“人民 主权原则支配着英裔美国人的整个政治制度;在推行人民 主权原则的国家,每一个人都有一份同等的权力,平等地参与国家的管理;每一个人的文化程度、道德修养和能力,也被认为是与其他任何同胞相等的。除非社 会感到自己被个人的行为侵害或者必须要求个人协助,社 会无权干涉个人的行动。这个学说,在美国是被普遍接受的”。看来,托克维尔认为实现民众真正行使权力,实现民 主和自由,自治是一个极佳的方式,尽管“就整体说,国家将不会那么光辉和荣耀,而且可能不那么强大,但大多数公民将得到更大的幸福,而且人民将不会闹 事”。与美国的自治传统大相径庭,托克维尔认为“在欧洲大陆所有国家中,可以说知道乡镇自由的国家连一个也没有”。当然,法国也不例外。”

民众革 命中热衷于侵犯私有财产,与旧政权的“教导”有密切关系

法国大革 命过程中对私有财产的侵犯向来是学者的批判火力点。托克维尔指出,大革 命时期,对私有财产的掠夺,一度达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认为这种行为,与旧政权的“教导”有密切关系:
“路易十四以后的朝代中,政府每年都现身说法,告诉人民对私有财产应持轻视态度。18世纪下半叶,当公共工程尤其是筑路蔚然成风时,政府毫不犹豫地占有了筑路所需的所有土地,夷平了妨碍筑路的房屋。桥梁公路工程指挥从那时起,就像我们后来看到的那样,爱上了直线的几何美;他们非常仔细地避免沿着现存线路,现存线路若有一点弯曲,他们宁肯穿过无数不动产,也不愿绕一个小弯。在这种情况下被破坏或毁掉的财产总是迟迟得不到赔偿,赔偿费由政府随意规定,而且经常是分文不赔。……每个所有者都从切身经历中学会,当公共利益要求人们破坏个人 权利时,个人 权利是微不足道的。他们牢记这一理论,并把它应用于他人,为自己谋利。”

参考资料:《法国大革 命史》,索布尔著;《法国大革 命中的群众》,乔治·鲁德著;等

结语
以自由、平等、人 权为口号的法国大革 命,在它狂飙式的推进过程中,未能维系它的初衷,反而走向了恐怖与独 裁,究其原因,柏克所言——“法国的那帮理论家们对人类有着深深的爱,但是对具体的人却很不耐烦”,是最为值得深思的。
you74222 发表于 2017-7-23 15:28:39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我们这片国土,这种东西却被奉为神,被蛆虫们的追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子陵 ziling ( 京公网安备110112000276号 京ICP证041482号 )|网站地图  

GMT+8, 2017-8-18 07:29 , Processed in 0.020646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子陵网 值班电话 010-89548890 值班QQ 563830

© 2000-2017 Ziling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