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子陵论坛 Ziling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手机验证码便捷登录

搜索
查看: 337|回复: 0
收起左侧

为何人类还无法解答物种的多样性

[复制链接]
人行道 发表于 2017-7-17 13:44: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人行道 发布于: 子陵 ziling.com

一、何为“进化”?

许多稍为有点专业资格的进化论者都喜欢摆出居高临下的姿态嘲笑进化论的批评者“不懂什么是进化”。这是一个“阴招”,可以使批评进化论的人立即失去缺乏相关专业知识的观战者的信任而陷于尴尬和被动境地。因为你不能连什么是进化都搞不清楚就对“进化”说三道四。而相信进化论的民众绝大多数都是盲信盲从者,根本不具备相关专业知识。需要特别指出的是,“隔行如隔山”,盲信盲从者当中也包括了所有相信进化论的非生物学专业(或不具备相关的生物学专业知识)的学者和科学家。因此,进化论者的这一招绝不容小觑。笔者初涉上述“创造与进化”论坛时,在开了一个论述进化论的逻辑错误的简短贴子之后,很快就受到了这一招的“侍侯”。其中一个比较典型的回贴大意如下:

“我们只须指出两点就够了:

1)原贴作者不懂什么是进化;

2)进化是在实验室及野外都已经被观察到的事实。

辩论终止。”

笔者似乎只有哑口无言的份儿,而第二点看来更是已经彻底粉碎了任何否定进化论的企图……

质疑进化论的人,若缺乏相关的生物学(特别是遗传学)专业知识,恐怕就要被这两招的声势镇住而不敢作声。然而,有经验的反进化论者却知道,虚张声势以贬抑对手,抬高自己,乃是稍为专业一些的进化论者惯用的伎俩之一。

那么,究竟什么是“进化”?进化论者凭什么声言批评进化论的人“不懂进化”?

加拿大学者 Laurence Moran 在其所撰的《什么是进化》[注3]一文中给出了“进化”的生物学定义的三种权威的表达:

“种群中可通过遗传物质从一代传给下一代的变化被认为是进化。”(Douglas J. Futuyma,进化生物学,1986 Sinauer Associates)

“进化是在一个种群中导致延续多代的可遗传变化的过程。这是对于进化的一个有效的科学定义”。(Laurence Moran)

“事实上,进化可以精确定义为:一个基因库中任何等位基因频率从一代到下一代的变化。”(Helena Curtis 和 N. Sue Barnes,生物学,1989 Worth Publisher,p.974)

这三种表达的实质倒是相当一致,都是把“进化”定义为(生物种群中)能够遗传的变化,而没有对这种可遗传的“变化”的性质作任何限定。这是相当荒唐的!因为这样的定义与进化论(的学说)是完全脱节的!依据这种定义,只要是可遗传的变化,就是“进化”——而不管这种“变化”是有益、有害或是中性的,也不管这“变化”是否真有实质性,或仅仅是统计学意义上的变化,更不管这变化是否有叠加性累积的可能。然而“生物进化论”并不是关于生物种群的可遗传变化的理论,而是关于物种起源(分化与形成)的理论。进化论断言生物(物种)的多样性是“进化”导致的,地球上所有的生物物种是由同一个(假想的)原始生命体经过长期演变(“进化”)而来的。那么,“进化”作为进化论的核心概念,其定义必须能够反映进化与生物多样性(物种分化与形成)之间的必然联系。而“可遗传的变化”过于空泛,根本不能反映这种必然性。就好比“智慧生物”(的存在)不能反映“外星人”的必然(存在)性,“水栖有鳞活物”(的存在)不能反映“龙”的必然(存在)性一样。把“进化”定义为“可遗传的变化”,就等于是把“外星人”定义为“智慧生物”,或把“龙”定义为“水栖有鳞活物”。所以,这一定义的实质就是有意或无意之中以偷天换日的手法,随心所欲地把一种纯粹假设的可能性与一个习见的现象联系起来,把子虚乌有的纯粹假设转换(偷换)为常见现象,从而使之呈现理论和事实的必然性假象。物种分化的实质性问题被转换成不着边际的可遗传变化现象,“进化”纯粹是一个理论性假设,却被转换为常见的变化。这样一来,“外星人”、“龙”、“进化”……就都成了不用观察就知道其“真实”存在的“无可否认的事实”了。这就是进化论者喜欢以“不懂什么是进化”来攻击进化论批评者的“奥秘”所在!运用进化论者定义“进化”的手法,你可以轻而易举地把许多子虚乌有的东西“进化”成“真实的存在”。你可以创立“外星人论”,宣布你的惊世发现:“外星人”是真实存在的,因为“智慧生物”是真实存在的;你可以创立“龙论”,宣布你的伟大结论:“龙”是真实存在的,因为“水栖有鳞活物”是真实存在的;……

实际上,研究“生物种群的可遗传变化”的学科应该是(应该称为)群体遗传学,而不是(不能称为)“进化论”。“群体遗传学”倒是真实存在的学科,理论(逻辑)上,进化论似乎可以看作是群体遗传学的一个学说,一个分支。但这里有一个微妙的问题:“群体遗传学”乃是建立在“进化论”的基础之上。也就是说,“群体遗传学”是在进化论的指导下开展研究的;对于群体遗传学,“进化论”不是要被研究、验证的对象,而是作为研究的指南,验证的标准。总之,进化论既是群体遗传学的“根”,而依照“进化”的定义,它又是群体遗传学的“枝条”。这真是一棵“妙”不可言的“循环”(论证)怪“树”!

在笔者指出进化生物学权威对“进化”所作的定义的荒唐之后,论坛上的进化论者都无言以对,好长一段时间,都未见他们对这个问题作出正面的解释或回应,他们只是转而一再要求笔者对“进化”作出自己的定义。后来终于有人回应说笔者仍然“不懂什么是进化”,因为进化的过程是漫长的,是由细微的变化逐渐积累而成的,不是一蹴而就。他的意思是说,可遗传的变化看似与物种的形成没有必然联系,但时间一长,可遗传的变化必然导致物种的分化,故(种群的)可遗传变化就是进化,生物学家的定义是不容置疑的。这听起来似乎在理,其实却纯粹是一种有意或无意的狡辩!问题的关键仍然在于“可遗传变化”的性质。物种分化的实质在于新性状的形成,唯有可以产生叠加性累积的、现实或潜在的有利的可遗传变化才可能产生新性状,才会导致物种的分化。遗传学研究已证明变异(突变)是完全随机的,不存在有方向性的连续突变的可能性。而由于“自然选择”学说的内在矛盾(这点后面还要细说。也可参阅注2的相应文章)已从理论上否定了变异叠加积累的可能性,且事实上也根本不存在任何生物变异可以叠加积累的证据,所以,能叠加积累的可遗传变化纯粹是进化论者的一种主观愿望。这就意味着任何具有现实性的可遗传变化都与物种分化没有必然联系,或者更明确地说,“可遗传变化”永远不能导致物种分化!剩下还能迷惑人的,就是所谓进化过程的漫长。人们会想:突变再怎样随机,积累再怎样没有方向性,只要有足够的时间,它(新性状)还是能够积累出来。如果是积累灰尘,这样的思路是对的。但对于生物体形态结构的新性状而言,这是根本不可能的!有关进化的时间跨度产生的迷惑性的问题,笔者在《抱残守缺——进化论的式微》文中有很清楚的论述,读者可以参阅。

对于进化论者要求笔者对“进化”作出定义的挑战,起初笔者认为(指出)“进化论”并不是什么高深的理论,“进化论”已经传播了将近150年,“进化”的概念原本是大家所熟悉的,大家都知道“进化”这一概念所表达的内涵,就如大家都知道“外星人”概念所表达的内涵一般。若不是进化论者玩偷天换日的把戏,“进化”的概念应该是众所周知、没有疑义的。所以没有必要再对进化进行定义。然而,他们却以为触到了笔者的“软肋”,一再宣称笔者既然不能对进化作出定义,便没有资格批评进化论。他们说:“因为你不能批评你自己无法定义的东西”。笔者于是在随后给出了“进化”的定义,且一并给出“进化论”和“自然”的定义。给出“自然”的定义是因为在有关进化“例证”的讨论中,有进化论者认为人类社 会和人的干预应该纳入“自然”的范畴。

以下是笔者对“进化论”、“进化”和“自然”所作的定义。

Evolutionism (the theory of biological evolution): A theory of which tries to explain the origin of all organisms. The theory asserted that all organisms were generated, naturally, randomly and purposelessly, and the generation of life was due to non-living matter, the wide variety of organisms were evolved from sparse kinds of ones, or even from a common ancestor, and more complex organisms were evolved from simpler ones...

进化论:一个试图解释全部生物体的起源的理论。该理论断言所有的生物体都是自然、随机及无目的性地产生出来的。生命起源于无生命物质;形形式式、丰富多彩的生物体是由种类很少的(原初的)生物体演化而来,甚至是拥有一个共同的始祖。复杂的生物体由简单的生物体演化而来……

Evolution: A concept of evolutionism. That is, the natural processes of which life was generated from non-living matter, and sparse kinds of organisms developed into a wide variety of ones which have respective, stable, particular, and independent positions in biological morphology and natural ecosystem, and more complex organisms were evolved from simpler ones.

进化:一个进化论的概念。即无生命物质形成生命物质,种类很稀少的生物体发展成为在生物形态学和自然生态系统中有各自的稳定、独特、独立的位置的形形式式、丰富多彩的生物体,以及简单的生物体演化成复杂的生物体的自然过程。

Nature: An existence that any intervention of intelligent beings can be excluded. Considering the particularity of humankind and human society, they shouldn't be regarded as a part of nature.

自然:一个排除了智能干预的存在。考虑到人类及人类社 会的特性,此两者不应被视为自然的一部分。

笔者给出了这些定义之后,有人说生命起源的问题不是进化论要解答的问题,它应属于“自然发生论”(abiogenesis)的研究课题。笔者则认为进化论不能回避生命起源的问题。进化论既然断言(地球上)所有生物起源于共同的祖先,它必须对这个祖先有所交待。而事实上生命如何起源与物种如何起源有直接的相关性。因为这是一个连续的、密切相关的过程。其中有必然的逻辑联系。前者的性质和可能性决定了后者的性质和可能性。事实上进化论者也正是生命起源于无生命物质的主张者。大陆上世纪70年代末出版的《辞海·生物学分册》中就把“生物最初从非生物发展而来”作为进化论的主张之一[注4]。现在的“进化生物学”也仍然把生命起源作为其课题之一,在“进化生物学”专业教材中都有论述生命起源的章节。不过,即使搁置生命起源的问题,单论物种起源的问题,也无妨。事实上笔者所作的进化定义中,最中心的是这一句:“种类很稀少的生物体发展成为在生物形态学和自然生态系统中有各自的稳定、独特、独立的位置的形形式式、丰富多彩的生物体”。

有人说笔者的定义不能反映“进化的实质”,进化生物学权威的定义(如前所述)才能反映进化的实质。他的意思是说形态学意义上的变化不如遗传学意义上的变化更具实质性。事实上这正是进化论者的乖谬所在。事物的“实质性”是相对的。诚然,形态学意义上的变化不及遗传学意义上的变化更具实质性。但是,遗传学不能取代形态学,基因不能取代性状。对于形态学来说,遗传学是不具实质性的,不能用遗传学的描述来代替形态学的描述。遗传学的描述不具有形态学的实质性。对于形态学来说,形态学的描述才是实质性的。打个比方,营养学比厨艺更具实质性,但营养学不能取代烹调,对于酒楼和食客来说,厨师比营养学家更有实质性。进化论的中心课题是生物多样性问题,也就是物种起源问题,“物种”是一个分类学的概念,“多样性”则首先是一个形态学的描述,而形态学是分类学的主要基础,生物的分类主要是依据生物的形态特征,而不是遗传学特性。因此,对于生物的多样性,对于物种的分化,形态学上的描述比遗传学上的描述更具实质性;或者说,形态学上的描述才是实质性的。这就是说,对进化的描述(定义)必须涉及生物形态学特征,若不涉及生物形态学特征便不能涉及进化的实质。不涉及进化实质的所谓“进化的定义”是荒唐的!一如不涉及色、香、味的“美食”是荒唐的。

不过,这并不是说不能用遗传学来描述生物的多样性和物种分化,而是说,这种描述不能与形态学上的描述脱节,而必须能够反映相应的形态学特征,两者必须对应或相称。“生物多样性”首先是生物形态特征的多样性,形态多样性是行为、习性多样性的基础。一个能够影响生物多样性和物种分化的变化必然要反映在形态特征上,就是说,只有能使生物体的形态特征产生实质性的变化的变化,才有可能产生生物的多样性和物种分化。因此,“种群的可遗传变化”与生物的多样性没有必然联系,唯有种群的能够累积形成新的形态特征的可遗传变化才会导致生物的多样性和物种的分化。实际上,进化作为一个历史过程,“可遗传”是一个不言自明的先设,因此“可遗传”对于限定(定义)进化并无多少实质意义,剩下的,就只有“变化”了。所以,把进化定义为“种群的可遗传变化”实际上不过是在作同义反复,即等于在说“进化就是变化”。这根本不是什么科学定义,而不过是弊脚的语文释义。

作为学术,进化论者避开进化的实质,用空泛的、不着边际的“可遗传变化”或“等位基因频率变化”这些貌似更有实质性,实则在实质上与进化无涉的措辞来定义进化论的核心概念,以期混淆视听,瞒天过海,其手法不可谓不卑劣!

你看,进化论者苦心经营的这招“你不懂什么是进化”果然厉害,要费许多口舌才能“拆解”。其实这招对进化论者还有一好处,他只要居高临下地丢下一句“你不懂什么是进化!”这就同时宣布了“你不配与我交战”,然后他就可以“紧闭城门”,去修 炼他的“阿Q精神胜利大 法”。如果进化论者读了本文之后,还是只会使这一招,就恕笔者不奉陪了。(待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子陵 ziling ( 京公网安备110112000276号 京ICP证041482号 )|网站地图  

GMT+8, 2017-9-26 01:04 , Processed in 0.018236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子陵网 值班电话 010-89548890 值班QQ 563830

© 2000-2017 Ziling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