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子陵论坛 Ziling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手机验证码便捷登录

搜索
查看: 2513|回复: 5
收起左侧

【墨子时评】德国下水道让青岛不被淹,是造谣还是打脸?

[复制链接]
you74222 发表于 2017-7-9 10:48: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you74222 发布于: 子陵 ziling.com

德国下水道让青岛不被淹,是造谣还是打脸?
  撰文丨 墨黑纸白

  有些事不能谈了,这是没办法的事,但有些事还能谈的,是必须要谈一谈的。作为传媒人,纸白君知道作假一个新闻的难度并不比采访一个真实新闻容易,在人们的头脑越来越清晰的时候,所以关于湖南等地年年必有的水灾,看不到真实的新闻,就在假新闻中骂骂娘吧。

  南方的洪与北方的路

  终于,朋友圈里的水灾被传媒开始认同,纸白君以为又要用百年一遇的词汇了,但别出心裁的是,他们用了“雨量破1998年历史极值”的新花样,从传媒的角度来说,这也是一种必然的方式,毕竟有些事是必须让位某些事的,当某些事过去之后,有些事才会从“谣言”被证实为确实“存在”,这样的报道方式不会减少每年洪水泛滥的事实,因为不具备可反思性。

  纸白君不能去谈为什么湖南湖北每年都要遇到百年一遇的水灾或者历史极值的水灾,因为不是湖南湖北人,但就北方人而言,纸白君所生活的城市,现在又开始了修路围城战,大面积的蓝色围板将路一围,贴出告示说:“今天的不便,是为了明天的繁荣。”但问题是,这路年年修,并没有把告示里所说的繁荣给支撑起来,北方的路年年修与南方的水年年灾,应该是有一定的异曲同工之妙吧?

  北方的路为什么年年修?因为你今年修完明年就坏,这种短周期所造就的基建,可以产生GDP,可以产生政绩,也可以养活一群修路的人,唯独不产出监督与问责,唯独不产出长久的便民,百年一遇也就成了小儿科,纸白君在微博上看到一些湖南人说:“都已经习惯了,什么事我们抗不过来?”是的,抗得过来一直是中国人的“优良传统”,所以也就不会存在把功夫做在前面式的更先进的优良传统。

  德国人的“青岛心”,值得我们学习

  水灾是不能多谈了,毕竟大老板忙别的事去了,说话稍有不慎就会被神兽河蟹侵袭。那么我们还是谈谈被定位谣言的青岛下水道吧!我们曾经被侵占一直都被我们视为耻辱,但从另外一个角度去思考一下,为什么这些侵占我们的人,会把我们中国的地方当做他们的地方去打造?究竟是在进行奴役还是在进行建设?这个思维很奇怪,但却值得我们去反思。

  德国在青岛的建设花了多少钱?相关信息显示:“拨给这块小小租借地的补贴总计达到1.74亿金马克。”德国当时的政府目标是,将青岛打造成亚洲最超前的花园城市,以树立其在亚洲的国家形象,以彰显自己的殖民方式优于英国的殖民方式。其实在这方面,我们对自己公民的国家形象完全应该高于德国对殖民地的政府形象。

  那么德国在青岛的下水道工程上花了多少钱呢?相关信息显示:“1905年批准了30万金马克经费,1906年是20万金马克,1907年是34万金马克,1908年是14万金马克。德治青岛17年间,共计至少投入了约600万金马克。“由于建下水道系统造成的高昂费用,(工程结束)之后几年仍有争论,并招致’建造过于大手大脚和花钱多’的批评。”

  在这两段相关信息中,我们需要分析出以下几点信息,1、作为被殖民对象,我们可以无视德国因糖衣炮弹收买人心的城市建设,但作为国家的主人,我们不能劣于德国对青岛建设的热情。2、德国在青岛的投入资金落实到实处的风格是需要学习的,哪怕是下水道也要用600万金马克去长期投入建设,这还是德国对殖民地的投入,对他们自己国家的投入怕是要远远高于这些资金。

  那么德国是如何对抗百年一遇的下雨量呢?相关信息显示:“1898年6月8日,青岛下了一场大雨,对环境造成了很大的破坏。这场远超出了正常均值的大雨,成为了德治青岛当局制定下水道规格的重要依据。其结果,导致下水隧道尺寸过大,造成了很大的浪费;同时也使德治青岛城区的防内涝能力,远超过其实际所需。”

  这是德国学者的研究结果,但对于我们中国人来说,德国当年的投入明显不能算做是浪费或者说超出实际所需,因为灾害本身应当以其可能出现的最极值以外的更高数据来预建防御设施,德国人出于对青岛只是临时被德国侵占的研究方式出发去研究得出这样的结果,假设现在青岛还是被德国占领,那么德国人能得出的结果应该是:“当时德国政府还是高 瞻远瞩的,一劳永逸永远是人类面对灾害时应该有的积极应对态度。”

  而事实上,对青岛的建设,确实也达到了一劳永逸的状态,相关信息显示:“这种尺寸过大的雨水下水道,对于青岛来说,只有在罕见的暴风雨情况下才能证明其优越性。例如1911年9月,华北的一场台风造成了可怕的毁坏,但在青岛造成的损失却很小。”什么是浪费?在可怕的天灾面前,不会动辄就损失上百亿,上千亿,这年年所省去的损失就远比所谓的浪费要多得多,生产不用被耽误,生活的人不用被打断生活秩序,中国人是不怎么抱怨的,放在西方人身上,你敢动不动就年年面对相同的灾害,犯同样预防不力的错误?

  被日本人山寨走的德国下水道,怎么成了谣言?

  随后日本占领青岛时,称赞其下水道的建设为“完美”,同时将德国的建设细致与远瞻性进行了模仿和学习,到北洋政府与南京国民政府手中的时候,依然是在德国的下水道系统基础上,进行了学习和扩展。从这个角度来说,一个城市的良心是下水道,绝不是什么谣言,而是客观存在的事实,容不得某些无耻者们去抹黑,即便有人抹黑德国、日本乃至北洋政府、南京国民政府,但下水道的建设对一个城市和在这个城市生活的居民来说,是必须要认同和科学建设的。

  相关信息同时指出:“截至1949年,维系青岛城市正常运转,使其“不淹水”的主要功臣,仍是德式下水道(包括德国人直接主持修建部分与沿袭德国旧制修建部分)”台 湾学者李连墀于1933-1934年就读于青岛海军学校,1997年,他在台 湾接受“中研院”的口述史访谈,回忆青岛往事时说:

  ”青岛的山地,都是一大块的石头,这种先天上的优势,再加上设计良好,青岛下水道建设得极其成功,愈下雨愈干净,从来不淹水。下水道从东镇到西镇再排到海里,都是可以容许人在里面跑的宽度。那个时候德国的市政建设就有那么好的规划,但是今天不管台北市或高雄市,下水道均未建设完备,我们可将此地当做训练市政人员的模范,检讨我们不能把市政建设弄好的原因。”

  那么关于青岛不被淹并不是来自于德国下水道系统的谣言是如何产生的呢?事实上,并不是因为德国的下水道系统早已没了,而是因为某十年中,对该下水道系统进行了严重的破坏,导致有500多处下水道失修,粪尿外溢,农民进城在市区里积肥。这大概就是打 倒帝 国 主 义的下水道,用来施社 会主义土地的肥吧?很有“创造性”。同时“沿海52个雨、污水出口,被堵被压的就有26个”,相当比例的旧下水道失去了应有的功能。

  也就是说,在破坏与重新建设的奇葩思维中,青岛的下水道确实没有了德国之前建设的良好状态,这种奇葩事其实很多的,纸白君去年去海口骑楼参观时,当地人就对纸白君说:“你现在看到的骑楼早已不是原始的骑楼,本来是要把骑楼拆了的,拆了一半就又开始复原了。”这种来回折腾的思维,真的让人不能理解。

  在大家一致夸赞德国在青岛的下水道工程是城市良心的时候,很多人将这种夸赞称为谣言,以至于青岛市市政公用建设中心副主任黄绪达2016年说:“德占时期共建造了80公里排水管道,但大部分管网因为超期服役和城市规划等原因,已陆续被翻建整修,只有位于安徽路和大学路的约2.66公里雨水暗渠和污水管线仍在正常使用。目前,青岛市内三区排水管网总长约3000公里,德占时期修的管网占比不到千分之一,对整个青岛排水系统影响已经非常小了。”

  但这种说法可以证实德国修建的下水道让现在的青岛不易被淹是谣言吗?明显不能,首先德国的下水道因为被人为破坏,以及超期服役和城市规划等原因被翻建整修这些情况,并没有算上日本和中 华 民 国两方政府对青岛下水道所延续德国下水道思维进行扩展和延续,同时在破坏之后到重修再到现在,青岛方面是否依然是延续德国的下水道思维?也没有明确的说明。

  相关信息中,纸白君也看到,在百年前就可以从预防特大自然灾害及雨、污分离的超现实下水道工程,现在依然会被青岛方面延续和学习,只会在这个基础之上去更加完善,而不会放弃这种思维去另立炉灶,功夫不是用来折腾的。那么现在人们依然称赞德国在青岛的下水道工程是青岛不被淹的原因之一,有什么不对的吗?算什么造谣呢?相对于其他经常被淹的城市,却不能虚心学习是一种赤 裸裸的打脸吧?

  鄙视资本主义,是要用切实超越他们的行为来支撑的

  我们可以不顾现实去鄙夷德国这样的老牌资本主义国家,我们也可以鄙视他们所建造的下水道工程,但是我们必须要为城市的良心负担起公民们的期许,我们在对青岛下水道德国牌工程鄙夷的同时,切不可忽视,现在的青岛是继承了德国人的先进设计理念如:雨污分流;并有所创新如:大量新材料、大口径管道的应用,各种明渠暗道与城市河流美化相结合等等。甚至于污水净化二次利用相结合,已经形成一个较完整的体系。

  这应当是更多中国城市去学习和为公民生命财产安全去服务和负责的,同时切不可将这种人命关天的工程,弄得和我们北方修路一个德行,修是为了拆,拆是为了修,这种毫无监督,我行我素的官僚作风要不得,否则就别怪每年被洪水侵扰的公民会骂娘,不被骂娘才是奇了怪的事。

  现在湖南湖北不仅仅是下水道的问题,更多的还是自然气候被严重认为破坏的问题,800里洞庭湖现在还有多少?云梦泽真成了大梁王的美梦了。这还不包括森林被严重破坏等。写到这里,2017年一则旧闻也是让纸白君不寒而栗,2017年5月8日,中国新闻网消息称:“洞庭湖最大矮围实施爆破拆除,欲再现八百里洞庭。”

  消息进一步表示:“这些矮围网围阻断了水中鱼类的洄游通道,破坏了生物的多样性,并且降低了洞庭湖蓄洪能力。”于是网友们就发出疑问:“炸了是新闻、是业绩,当年围起来也是张灯结彩鞭炮齐鸣,相关的责任谁来承担?建了又拆,拆了建,钱打了水漂,人们还跟着受苦。”

  人们也进一步的开始质疑,某大坝严重影响了洞庭、鄱阳等大湖的蓄水、防洪、抗涝功能。我们现在确凿走入了一个不断恶性循环的怪圈,如何走出来,是需要公民监督相关部门出台严谨可行的方案,通过全面探讨,确定责任机制,科学的进行改善,以缓解自然与人类的矛盾,兹事体大,不可任性。

  结语:

  相信再没有怨言的湖南湖北人,也会有一定的怨言,毕竟年年如此就不好了。

  2017—7—5落笔于墨辩閣
  微信公众号:moheizhibai723
  微信私人号:moheizhibai
  PS:本篇参考文章《德国下水道让青岛不淹水,是真的吗?》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远山100 发表于 2017-7-9 11:08:0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类对于自己社 会体系的建立需要一个逐步认知的过程。中国在她的鼎盛时期的社 会设施的建立是当时的欧洲不能理解的。近代中国的落后使得我们也要时间去了解西方的文明体系。这不是打脸的问题,这是历史的必然。新中国建立之初的困境是几乎全国人民都是文盲,精英都走了,在哪个条件下的基础设施的建立必然尤其盲目性。但不可否认的是,他完成了中国近代史上最庞大的国家基础设施的建设,今天我们依然得益于此。这里面必然有失误,有不合理,但他依然伟大。宵小之辈今天马后炮式的指责并不能改变着本来的事实。他只能激励中国人用更科学的更有远见的态度继续建设我们的国家。
 楼主| you74222 发表于 2017-7-10 09:41:25 | 显示全部楼层
做为一个人,你在老的时候对你子孙说,我对的起我的所言所行,你才称为人,要不你也就是一个人形的牲口罢了。那些昧着良心的所谓的人,你说呢?甘愿舔菊你可以去舔,但你不要去传送别人说舔菊是香的。
远山100 发表于 2017-7-10 10:46:4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所以说,在子陵,任何理性的帖子和评论都会被污言秽语玷污.想减少这种现象d的唯一办法就是让他去骂.我们都知道每个人的境遇不同,他的言论能体现他的社 会层次,家庭教养,尽量的宽容对待他们吧.因为在网络上肆无忌惮的仇恨是他们唯一的发泄方式了,一旦面对现实,他们就什么也不是了.
loveat 发表于 2017-7-13 08:51:35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峡大坝,有弊有利,但近年看起来,弊要大于利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子陵 ziling ( 京公网安备110112000276号 京ICP证041482号 )|网站地图  

GMT+8, 2017-9-21 22:08 , Processed in 0.021142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子陵网 值班电话 010-89548890 值班QQ 563830

© 2000-2017 Ziling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