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子陵论坛 Ziling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搜索
查看: 2405|回复: 5
收起左侧

[转帖]怎样解决西北各省以及云南、海南、河南等地的复杂的民族和宗教问题

[复制链接]
zhf8964 发表于 2017-6-27 21:43: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zhf8964 发布于: 子陵 ziling.com

怎样解决西北各省以及云南、海南、河南等地的复杂的民族和宗教问题,观察苏联、南斯拉夫等国家解体的历史教训,并结合之前曾在国观网友的相关帖子中拜读的远见卓识,经过归纳综合,总结出三条办法措施,今天再发一次,请各位有识之士指教。
  第一、国家必须从宪法、法律、政策上,明确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公民社 会法治观念,废除各种因民族身份和宗教信仰不同而制定的差别待遇,因为从现代文明社 会和法治社 会角度看来,基于民族身份和宗教信仰不同而给予少数群体特殊对待,实质上是对主流社 会其他普通公民或主体民族的变相歧视,也会人为导致社群隔离族群隔阂,违背制定此政策的初衷,甚至南辕北辙背道而驰,骄纵一些地方受此政策照顾的少数群体产生高人一等的错觉,非但不主动融入主流社 会,还以外来宗教为纽带抱团搞去中国化的民族认同和社群隔离,造成不良社 会氛围,不利于中华民族的一体化融合和国家的长治久安。
  比如对一些民族的牛羊肉补贴、经商免税、高考加分、生育宽松等有差别的政策待遇,以及传说中的“两少一宽”和政府工作中自缚手脚自废武功的所谓“民族工作一票否决制”等一些与构建法治社 会格格不入的过时政策,人为助长了少数民族强化自身的身份认同和族群隔阂的事情,甚至在不是少数民族传统聚 集地的内地或沿海地区大量批地建造外来宗教场所,或不顾市场经济发展规律人为政策性地支持少数民族文字的使用,都是这种人为逆民族融合大潮的具体社群隔离的政策表现。
  那么,应该怎么办呢?难道国家就不应该关照落后地区少数民族了吗?国家有能力的时候,当然应该照顾。但是,照顾的前提应该是基于公民社 会法治社 会国家对贫困人口/弱势群体或受灾群众的救济,而非因为民族身份和宗教信仰标识,国家对各地贫困人口/弱势群体或受灾群众的的帮扶救济,各级政府应该对受援助对象不分民族和宗教信仰标签统一组织实施。帮助经济社 会发展落后地区发展经济和教育、卫生等现代社 会事业,逐步杜绝各种传统陋习或宗教迷信存在的土壤。
  如果政府扶贫的对象甄选标准是按照每个家庭的经济状况进行,而不是计生/民族/宗教属性,2016年就不会发生杨改兰事件。否则,杨改兰家庭悲剧就会不断上演。(杨改兰是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康乐县一个漢族家庭的女主人,因为生了四个孩子(包括一对双胞胎)生活陷入贫困。2013年,政府曾将她家定为享受低保户。2014年,她家低保资格被村里取消。2016年8月26日,母亲杨改兰杀死4个孩子后,随后服毒自 杀不治身亡。父亲闻讯不久也跟着自 杀。而当地回 民生育三四个孩子的家庭很多,但是因为能够得到政府特殊的少民政策照顾,家庭状况都要好过杨改兰家。)
  只有做到这一条,才能真正扶贫扶到实处,才能加速真正意义上的中华民族的国民共同体的形成,减少许多为了享受国家对少民优惠待遇而客观上不自觉地抗拒抵 制中华民族融合、刻意营造少民区隔,甚至变相鼓励主体民族加入少数民族的逆向融合的行为。
  而今天中国之所以还存在那么多民族,还不是因为建国初期政府盲目引进斯大林和苏联的民族理论,人为地静态地将全国各地因历史和地域原因经济社 会发展水平不同的人民,机械地划分成各种固化的民族导致的吗?
  第二、国家应该大力倡导宗教和世俗分离,鼓励外来宗教中国化和世俗化,倡导以中国文化和真 善 美的导向阐释外来宗教,但要反对宗教干涉世俗政务,坚决打击宗教极端化,坚决反对各种非法传教活动和宗教宣传反医学反文明反 社 会反 人 类的思想,坚决反对组织未成年人进入宗教场所灌输宗教思想,强迫未成年人信仰宗教,违者以刑法或治安管理条例量刑严肃惩处。
  食品本无宗教属性,对食物有宗教属性分类的只能是信仰宗教的人,选择吃什么样的食物是个人的权利和自由,同时个人承担自己所选食物的成本。任何宗教组织都无权干涉世俗事务,进行对食物的宗教属性分类和认证,也无权强迫个人选择吃什么食物。即使需要对食物进行宗教属性分类和认定,也必须由政府组织和主导。
  国务院此次(2016年)修改《城市民族工作条例》,将对以少数民族为主要服务对象的从事食品生产、加工、经营和饮食服务企业的管理权纳入政府职能,阻止部分地区某些宗教组织以此为名代行政府职权,干涉世俗政治(政务/事务),出发点是非常好的,本人非常支持,不过希望政府在实践中也要将行动落在实处,产生实效,不要让此条例成为某些宗教组织公然干涉世俗食品行业管理的合法化外衣。
  基于市场经济原则,政府不应该因差别对待而给予这些企业税收优惠,否则必将对正常的市场经济秩序造成不良影响,甚至被动改变主体民族的餐饮习惯和传统风俗,造成社 会因为食品的宗教属性而被隐性撕裂,导致族群隔阂社群隔离,破坏主体民族的内生凝聚力,威 胁国家的潜在稳定。(具体分析详见网上流传的一篇《“清真”不是一种食品,而是一种经济掠夺与宗教扩张的手段》)
 楼主| zhf8964 发表于 2017-6-27 21:50:5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国家应鼓励适婚男女自由恋爱自主结婚,反对任何宗教以任何名义干涉世俗社 会人们的恋爱自由和婚姻自主,任何宗教组织都不得阻止其信徒与非信徒恋爱或结婚,任何宗教组织都不得强迫其信徒的恋爱或结婚对象非自愿皈依其宗教,违者以违反宗教信 仰 自 由罪论处。(这条办法建议写入新修订的《婚姻家庭法》或宗教管理法中)
  第三条,是本人针对某教的“内婚制度”对症下药量身定做的。所谓“内婚制度”,就是某教规定所有与某教 徒结婚的人都必须是其教 徒或者皈依某教成为其教 徒的蛮横规定。大家千万别小瞧了这一规定,可以说正是因为这条规定的存在,才让蒙元时期作为蒙古人统 治漢人的帮凶鹰犬雇佣军、从中亚来到中国的区区十多万色目人,在建立大明皇朝的朱元璋的一念之仁之下,允许他们留在中国并敕令他们须与主体民族通婚,于是这些来自中亚高鼻深目蓝眼珠的色目人就通过某教内婚制度在跟漢人不断通婚的同时,不断地吸纳漢人的血脉,不断地壮大人口规模,甚至不断地通过內婚制度将漢人变成信某教的漢人,从而经过近800年的时间,无中生有形成一个血缘与国家主体民族无限趋同、长相与国家主体民族无限接近,但是心理认同却又明显不同于国家主体民族的新的族群——回 民。其他除了新疆维吾尔、哈萨克等五个少数民族之外的陕甘宁青一带的东乡族、土族、保安族等信仰某教的少数民族的形成历史也大体近似。
  其实,明太祖朱元璋也不是不知道接收容留大量色目人在中国生活繁衍的害处,所以他虽然大发慈悲允许色目人留在中国,但是却敕令色目人必须与漢人通婚,目的就是想将这十多万色目人像历史上的边疆落后民族一样,融合同化到中原主体民族中来。但是,他没认识到没预料到的是,这些色目人跟以往历史上的边疆少民都不一样,他们是有自己坚定的一神宗教信仰和宗教內婚制度的一群人,以致不但没有被中国主体民族融合同化,相反还借中国主体民族的子宫,孕育壮大了他们的族群血脉。实际上,基于目前回 民身上99%以上的血缘跟中国主体民族相同(甚至有的回 民是漢人因为内婚制度间接反向融入的,一点色目人基因都没有),可以说回 民是中国主体民族中一部分人群掺入了部分中亚色目人的基因形成的,在血缘上回 民仍然是跟国家主体民族一样的骨肉同胞。
  那么,为什么色目人,没有像历史上无数边疆少数族群一样融合同化到国家主体民族中来呢?因为其他边疆少数族群都没有能够顽固保持自己族群身分认同的一神宗教信仰和宗教内婚制度,都逐渐在历史长河中融入到国家主体民族中来了,逐渐汇聚成为一个越来越大的主体民族群体。
  因此,尽管元朝时色目人只有区区十多万人,他们的基因在中国早已被稀释(现在除了新疆的维族等少数民族,不存在纯粹长相的色目人),但是因为那些色目人一直传承着从西亚带来的一神宗教信仰的和宗教内婚制度, “他们的”后裔虽然连长相都中国化了,可是仍然没有被中国主体民族同化,反而因为外来的宗教信仰隔阂,造成尾大不掉的文化隔阂甚至社 会隔离问题。所以这第三条措施非同小可,必须重点强调和推行。
  目前在山东、浙江、江苏、广东等沿海地区,基督教、天主教的传播也很迅猛,很多还是韩国传教士发展的地下邪教,而且信基督教、天主教的未婚女孩子被要求谈恋爱和结婚也必须找同样信基督教的男人,或者要求男方信教入教,这明显也是搞宗教内婚,是宗教对世俗婚恋的干涉,危害同上,同样必须反对。只有破除任何宗教的“内婚制度”,才能加速实现中华民族的融合,消除社 会潜在的族群隔阂和社群隔离。
  总而言之,以上三点归结到一起,就是国家应该在构建公民社 会和法治社 会的基础上,对所有公民不分民族和宗教信仰一视同仁,不搞基于民族身份和宗教信仰不同而给予少数群体各种政策性的特殊优待(经济利益或其它实质利益),对各地贫困人口/弱势群体或受灾群众的的帮扶救济,也应该不分民族和宗教信仰标签统一组织实施。
  大力倡导宗教和世俗分离,鼓励外来宗教中国化和世俗化,反对宗教干涉世俗政务(比如由伊 斯 兰教组织搞清真认证),反对任何宗教(团体、组织)组织或接纳未成年人进入宗教场所宣传宗教思想,强迫未成年人信仰宗教,反对任何宗教以任何名义干涉世俗社 会人们的恋爱自由和婚姻自主,任何宗教组织都不得阻止其信徒与非信徒恋爱或结婚,任何宗教组织都不得强迫其信徒的恋爱或结婚对象非自愿皈依其宗教。
  只有这样,破除宗教干涉,加强民族融合,才能早日实现中华民族的一体化凝聚成型,最终实现社 会的团结和 谐和国家的长治久安,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奠定恒久稳定的社 会基础。
  先提这三条办法,请各位朋友指教并补充。

  后记: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今天中国内部面临着复杂的民族和宗教形势,归根到底,是源自文 革后改开初期,国家高层因为刚经历过文 革的迫 害,对民族和宗教问题有感同身受的一面,但是却感情用事,行事太过理想化教条化,忽视了问题事关国家长治久安的长期的根本解决方案,以致在民族和宗教问题上纠枉过正前功尽弃,产生了短期内不可逆转的工作失误。
  那么现在的情况,能否改变呢?我的答案是,只要高层有眼光有魄力有决心有勇气改变,我坚信形势就能慢慢扭转。当然,因为现在积重难返,但只要我们从现在起,着力改变,并采取周全的得力措施,是有希望迎来转机逆转形势的。虽然我们现在改变,刚开始可能会比较艰难,会有各种不顺利,甚至不排除会发生局部冲突,但只要我们坚持除了从经济上笼络之外,另外从治安上防范,从文化教化、法治法律、舆 论宣传上渗透反制成风化人,假以二十年时间,完全有理由期待汉回融合、汉维团结、汉藏一体,中华民族真正实现一体化凝聚成型的,形势越来越顺。
  反之,现在不改变,随着中国主体民族人口出生率的持续降低,回 民、维族等少数民族人口数和人口比例的持续提升,在未来中国进入长期老龄化社 会后,能生孩子相对年轻的各个有宗教信仰的少数民族/族群与国家主体民族之间的区域人口比例失衡后,民族和宗教矛盾必将逐渐显性化,形势将会越来越严峻。不相信的人,请你们看看西晋江统《徙戎论》无人重视的后果,苏联、南斯拉夫的解体教训,看看美国和欧洲内部因为人口种族和宗教族群结构不同,潜伏着严重的社 会危机。
  我们中国人,向来具有见微知著未雨绸缪的忧患意识,居安思危有备无患是中国历史反复证明的真理。我在这里甘冒着有可能像现实中一样被不希望中国强大的人以“破坏民族团结”的罪名治罪的风险,与各位见多识广的网友交流意见,真心希望我的意见能够有知音听懂,如果能够引起同道哪怕一点共鸣,本人也非常满意了。
  知屋漏者在宇下,知政失者在草野。这也许就是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的意思。我相信我的这份意见一定会有人听懂乃至“上达天听”的,因为我相信天佑中华,我相信我们伟大的国家一定能够长治久安,因为我深深的爱着我们这片土地、这个国家以及她的人民。
杨志杨志 发表于 2017-6-27 22:07:11 | 显示全部楼层
极其狭隘,杞人忧天!对于现代国家来说没有不同民族、宗教之别,只有共同文明之追求!以其低层次之辈相互污蔑诽 谤,不如文明自己,相互尊重,相互加深了解,共同进步!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270775720 发表于 2017-6-28 18:59:14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贴,好主意,但愿中 南 海里的人看的到,看的懂。
又大又硬 发表于 2017-6-28 19:09:3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你!
眼冷心热 发表于 2017-7-10 09:17: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眼冷心热 于 2017-7-10 09:19 编辑

山东省今年取消了少数民族考生高考加分的做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子陵 ziling ( 京公网安备110112000276号 京ICP证041482号 )|网站地图  

GMT+8, 2017-11-23 09:51 , Processed in 0.021665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子陵网 值班电话 010-89548890 值班QQ 563830

© 2000-2017 Ziling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