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子陵论坛 Ziling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784|回复: 12
收起左侧

转个贴,值得看看

[复制链接]
打南边来了 发表于 2017-6-20 20:25: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打南边来了 发布于: 子陵 ziling.com

文笔不错,作为有差不多大的儿子的俺 看得是一边笑一边热泪盈眶,好了废话不多说上文

  题目      王学士闯深圳直播之一我毕业了

我叫王小哲,陕北绥德人,1995年生,是西安一所二本的大四生。我学的专业是宏观经济,牛逼吧?4月刚做完论文答辩,上周,去朝拜了导师,带了两条中华,导师义正辞严拒绝了几下,就收下了,然后,和蔼地告诉我,那学士帽百分之百会戴到我头上。从导师家一出来,我就给正在黄河畔上锄地的老爸发了一帖,告诉他烟收下了,老爸回帖说:“龟孙子收下了,咱村就又要出举人了……”

    听老爸讲,我们村明朝曾经出过举人,那以后,文曲星就再不来了,几百年里,连个秀才都没有。我考上大学那年,老爸手捧录取通知,举头告慰我爷爷和二大爷说:“文曲星保佑,咱王家又要出举人了,400年了啊!”老爸只念过初中,但他的历史情怀和家族荣誉感让我自惭形秽,我为自己只考了个二本万分羞愧。

    我是个三流文青,填志愿时,很想选文学,可老爸硬要我填经济学,说学这玩意儿容易挣到钱,我一咬牙,就填了宏观经济,老爸夸我有种!——宏观嘛,就是大,能挣大钱!

    其实,我并不情愿去给导师送礼,但老爸说:“网上看,现在的经济学学家十个有九个是骗子,骗吃骗喝骗钱还骗女研究生,要是不意思意思,怕遭暗算。”他卖了两麻袋黄河滩枣,在微信上把钱转给我。我舍不得花这钱,但又担心万一论文真得黄了,老爸会气得半死,所以,就去了。这个勾当破坏了我大学毕业的神圣感。拿到学位证,我只激动了一会儿就又不激动了,因为,里面好像有中华烟的影子。照毕业照时,小伙伴们欢呼雀跃,把学士帽齐齐抛向空中,我们的心也飞起来了,但我仿佛看见无数中华烟在空中翻滚。

    现在已经是2017年5月了,全国800万应届毕业生很快就要踏进江湖,那心情有点像行将刑满释放的囚徒。这些日子,我恨激动,又很迷茫。毕业后,我该干嘛呢?

    老爸让我考研,我一口就拒绝了。为了供我这个举人,爸妈已经做了十几年牛马。我22岁了,堂堂七尺男儿,岂有脸再啃爹?再说,那些研究生蛋们我又不是没见识过,水平也不咋地!掐指算算,全球顶级大咖,比尔盖茨、乔布斯、马化腾、马云……有哪一枚是研究生蛋?所以,我室友贺立基说:草根考研,纯属坑爹!

    老爸后来又要我回老家考县里的公 务 员,说将来到退休时起码能当上乡长或局长,科级干部呢。我死也不愿意。考公 务 员要花钱,再说,从小学到大学,整整十六年囚徒般的苦逼日子,都快把我憋死了。现在,说啥也该放飞自己了。

    我二大爷王老汉说过,人要是年轻时没热闹过几年,一辈子就算白活了。

    我打定主意出去闯荡。咱人穷志不穷,虽为一枚屌丝,无权无势无房无车无钱也无小蜜,但海阔天空,咱有自由,二线城市还看不上,北上广深那是必须滴!

    去北上广深这四个地方车费都差不多,我该选哪儿好呢?

    北京才开过“一带一路”峰会,万邦来朝的盛景让我很激动,而且,还出了“一带一路蓝”,好美啊!不过,灰霾是北京的常态,我怕肺受不了。再者,网上说北京那地方司长、局长、处长跟蚂蚁一样多,我一个屌丝去了,根本施展不开,所以,北京就PASS了。

    我以前很向往上海,读中学时,忒崇拜周立波,但这团波 波后来就开始装逼了,偶像破灭了,害得我现在不是很喜欢上海了。

    我曾经动过到广州去闯的念头。室友曾培梓是佛山人,今年一开学,我就请他吃了一碗优质羊肉泡,算是拜师宴,让他教我说白话。可只三天,他就央求我放弃。我一脸懵逼。他说我讲白话让他浑身不住地起鸡皮疙瘩,还说我要是去了广州会成为公害。我靠!他把我拽到钟楼旁的粤海楼吃了一顿海鲜大餐,说是“退徒宴”。我本来就心软,又吃了鲍鱼,就答应了他。

    左思右想,那就去深圳吧!深圳没门槛,是全中国屌丝心中的圣地。我比较崇拜马化腾,他就是在深圳白手起家的,这个月,腾讯市值已过3000亿美元,全中国第一,等于中石油与中石化两桶油之和,太牛逼了!

    我选择深圳,也跟我二大爷有关。

    我从小就不安分,这都是受我二大爷的影响。其实,我没见过我二大爷,我生下来的前一年,他就离世了,但我二大爷是土哲学家,留下好多脍炙人口的箴言,至今广为流传。

    譬如:“五步之内必有贵人!”

    还譬如:“机会一错过,骑上毛驴也撵不上了。”

    更譬如:“善 念一起,贵人自然来。”这个句型跟人头马那句广告——人头马一开,好运自然来——雷同,不知道是我二大爷山寨了人头马,还是人头马山寨了我二大爷,抑或英雄所见略同。

    我自打懂事起,就为我二大爷的箴言迷倒。

    古时候文人说话张口就是“诗云子曰”,而我们村里的人说话则张口就是“王老汉说”。譬如,卖烧饼的赵二麻子叔叔是村里的股神,说起股市,他会酱紫讲:“王老汉说,山不转水转,地不走牛走,所以,牛市还会回来!”他2015年炒股亏了3万,被我赵二妈打得鼻青脸肿。

    我很崇拜我二大爷,所以,18岁换身份证时,我背着老爸,偷偷把名字由“王建兴”改成“王晓哲”,可办出来却成了“王小哲”。我靠!好萌哦。我到派出所去问,警 察叔叔笑着说:“不好意思,打错字了。”老爸看见我的新身份证哈哈大笑,说:“傻不拉几的名字!”

    大三那年,我选修了哲学,读过几本经典原著,但基本没看懂。不过,我觉得我二大爷跟柏拉图、康德、黑格尔一样深邃,却又很实用,容易变现。

    1974年,有个“知青”插队落户到我们村,在村小学教书,是我老爸的班主任,我老爸那时念三年级。这个“知青”后来把我二大爷写进了他的书里,这本书我在学校图书馆看过,书名叫《深圳闯荡记》,里面专门有一章是说我二大爷的,标题是:土哲学家王老汉。

    对!就这么定了,到深圳去!说不定在深圳能遇到这位“知青”伯伯。

    爸妈不同意我到深圳,明天我要回一趟老家去说服他们,顺便疗一下伤。啥伤呢?唉,失恋啦,心好痛!

    噢,开饭喽,今天就聊这些哈!
 楼主| 打南边来了 发表于 2017-6-20 20:25:52 | 显示全部楼层
在西安北站坐早上8:30的D5084动车,两个半钟就到了延安,然后,又倒了几趟车,黄昏时分,回到了黄河岸边的故乡枣树坪村。一进村,我照旧又在村口赵二麻子叔叔家的烧饼店买了个烧饼,几口便下肚了。二麻子叔叔递过来一个二维码,说可以微信付款,我一乐,扫码付了一元。网上说,中国有两样东西全世界最牛逼,一是高铁,二就是手机支付,对后者,我现在有了深切体会。

    落日在西山顶上点燃万道霞光,撒到黄河里,河水泛起的红光又映红了村子。老远就看见我妈坐在大门口等着我,老爸在牛圈喂牛。

    我妈照旧又杀了一只鸡,红烧了,把两个鸡腿都夹到我碗里。老爸照旧又拿出我三姨夫十年前送给他的那瓶五粮液,跟我喝了两小杯。这次回来,感觉爸妈明显老了,我妈 的头发几乎白了一半,老爸的背有点驼了,我心如刀绞,犹如雪上加霜——我刚失恋,心本来就好痛。

    这事情得从我同班同学张雄说起。

    四年前,进校头一天,张雄就邀我到他家去玩,我以前从不认识他,所以很诧异,但还是去了。张雄他爸是陕北煤老板,在曲江给他买了一套豪 宅。小区里,莲花池水荡漾,楼台亭阁,美景如画,我一进去就惊呆了。那一瞬间,我有了一个梦想——有朝一日,我一定也要在这里买一套房子,把爸妈接来。

    张雄家有个保姆给他做饭,还有个人据说是博士给他当伴读。酒过三巡,张雄亮出了底牌,说他第一眼就看中了我,觉得我蛮魁梧也蛮讲义气,所以想让我给他当贴身马仔,每月酬劳600大洋。我差点就扑过去照准他的鼻梁KO了他,但忍住了。他吓了一跳,说:“你别乱来啊!屋里有保镖。”我掏出身上仅有的100大洋撂在桌上说:“这是今天的饭钱,不用找了!”然后,就走了。没钱了,我徒步七站路走回学校。我原以为入学头一天便结下一个仇人,但我小看了张雄。第二天,他一见我便乐呵呵地伸过手来说:“在家靠父母,江湖靠朋友!咱不打不成交。”好像我二大爷也这么说过,我跟他握手言和。他把一个华硕电脑包硬塞给我说:“我换苹果了,这个旧的就借给你用吧!都是陕北老乡,别见外!”我迟疑了一下,就接了。前年,张雄他爸跑路了,曲江豪 宅被债主收走了,一群黑衣人来学校找到张雄,说要带他出去切磋学问,他吓得半死,我看架势不对就报了警,还陪他在西安喜来登酒店躲了几天。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张雄过完“五一”就到澳大利亚留学了,临走前,抢走了我的女友,算是报了一箭之仇。她是化学系的,微信名叫格格萌,比我低一届。我俩是去年在学校辩论赛上认识的,她是正方主辩,大美女,我是反方二辩,土不啦叽的配角。格格萌引经据典证明人本质上是分子构成的。她设了套,我们的主辩进去了,被她驳得哑口无言。我急了,一把从主辩手里抢过话筒反问:“难道人就是一堆肉分子吗?”引来哄堂大笑。格格萌很生气,说:“请反方不要把辩论引向庸俗化!”好!那就来点高大上的呗。我又问:“如果人是分子的,那么精神是什么?人的喜怒哀乐难道是一堆肉分子在又哭又闹吗?”场上又笑了。她板着脸反驳我说:“精神与意识本质上都是从分子结构产生的。请问反方同学,如果你那一堆肉分子没有了,你还会有喜怒哀乐吗?”场下化学系啦啦队响起了掌声。嘿嘿,她竟敢说我的肉分子没了?是可忍孰不可忍!得上杀手锏了,我说:“人就好比电脑,肉 体是硬件,精神是软件,难道正方认为电脑软件是由硬件产生的吗?”她说:“请反方同学不要偷换概念,回到正题来!”我没上钩,接着又问:“请正方同学把自己手机中的软件卸掉,手机的分子结构变了吗?没变!但还能逛朋友圈吗?还能视频吗?还能抢红包吗?”我们啦啦队响起了热烈掌声,格格萌满脸通红……不久之后,有天下午,我们在校园里相遇了,彼此瞪了一眼都脸红了,然后,鬼使神差般就放慢了脚步……然后,天天见面,花前月下有说不完的话。然后,周末,结伴骑摩拜单车到渭塬上体验风驰电挚的感觉,在一望无际的麦浪里缠绵细语,我心甜如蜜。格格萌有点像关雎尔,我很喜欢她那种迷人的小资范儿,但又怕Hold不住,她是英语8级,最大的心愿是毕业后出国留学。网上说:毕业风一吹,鸳鸯各自飞。果然,“愚人节”后,她发给我的微信频率骤降。然后,有一天,在小寨,我远远看见她从张雄的玛莎拉蒂跑车里出来,穿着一件洁白的裙子,挎着一个米黄色的LV包——记得曾经有一回,我陪她逛世纪金花商城,她就是在这款包前驻足很久。我明白了,她吃进了新股,要抛原始股了。我俩又谈了一次,很槑。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我不恨她。希望他不是耍她。能源股蓝筹股的市值是农副土特产股的M倍,玛莎拉蒂跑车的磁力是摩拜单车的N倍,这是硬道理。格格萌去了澳大利亚。

    她曾送过我一件礼物,是一个很大的真皮钱包,我至今揣着它,只是它一直瘪着,希望有朝一日能鼓起来。

    四年一晃就过去了。我才到西安时,一无所有,那时,曲江房价是1万。现在,我毕业了,依然一无所有,但曲江房价涨到1万5了。我到我的梦想更遥远了。当然,这四年,我学到了知识。不过,我经常看学兄学姐们在校园群里发的帖子,按他们在职场江湖的体会,学校里学到的知识很多是垃圾,尤其是经济学,基本是垃圾。念了16年书,花了我爸18万,我的脑袋就像一个4T硬盘,从小学、初中、高中到大学,吱吱嘎嘎一直在朝里面拷数据,只铐数据,不装程序,弄得我的头沉甸甸的,胀鼓鼓的,昏沉沉的。敢情尽是垃圾?哦,我爸亏大了!

    就要到深圳去闯了,我对未来充满神往,但心里没有底——像我这样一枚除了满脑袋垃圾别无所有的屌丝,在深圳能闯出个人样来吗?我感到迷茫,乃至有点胆怯,再加上失恋的痛,这些负能量搅得我心乱如麻。

    唉,不想那么多了!

    回家了,又闻到了满山遍野桃李枣杏和麦苗儿的芬芳,听到了黄河昼夜不息的波涛声,沉浸在爸妈 的慈爱中,所有烦恼都不值一提。每次回家,都像充电,滚滚黄河为我注入激情,爸妈给我注入勇气。在我行将踏入江湖的关头,我需要这两样宝。

    爸妈会答应我去深圳吗?

    当然,不答应我也可以溜走,但我是独生子女,如果偷跑了,可能会要了爸妈 的命!

    九零后不可私奔……
 楼主| 打南边来了 发表于 2017-6-20 20:39:5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很佩服我老爸。

    虽然是初中生,但他见多识广,豪爽仗义,在圈里很有威望,还写得一手好毛笔字。老爸当过炮兵,参加过老山战役,复员后,在县里一家国营工厂当了13年钳工,然后,厂子亏得**,卖给了山西老板,老爸蒙查查就下岗了。冒死为国家打过仗,又把13年青春献给了工厂,一夜之间,就被扫地出门了,操!那以后,老爸当过黄河上的艄公,当过铁匠,在县城开过饭馆,然后,和几个战友众筹了一辆40吨重卡朝唐山运煤,然后,煤价跌了,亏了,重卡也没了,还欠了债。2013年,老爸回到老家经营一片枣林和一群羊,去年才还清了债。

    我二大爷曾给我老爸算过命,说他命中注定一辈子辛苦却发不了财,到晚年才因子得福。他的前半句话一语成谶,后半句让我亚历山大。幸好,老爸好像没这么想。

    晚上,看完新闻联播,老爸一脸欣慰,开口了,“总算把你供出来了,学士相当于古时候的举人呢,要是你爷爷和二大爷还活着该多高兴啊!”

    我红着脸说:“这些年,为供我念书,爸妈受罪了,我将来一定好好报答你们!”

    我妈笑得很甜。

    老爸问:“你真得要到深圳去?”

    “嗯。”我小声答道:

    “你别去!”我妈说:“你一个人跑那么远,妈不放心!就在县里考公 务 员算了!我和你 爸再熬几年,攒二三十万在县城给你买个房子娶媳妇成家,妈这辈子就心满意足了!”

    “我在网上看了,”我爸说:“深圳那边房价要七八万,二三十万去了只能买个阳台或者茅坑。就算你一个月能挣一万,刨掉生活费,100年才能买得起个小房子。你又无依无靠,去了根本就扎不了根。”

    “老天呐!”我妈说:“把枣树坪村全卖了也买不来深圳的一套房子。娃呀,那不是你去的地方!听妈 的话!明天我就带你到县文教局去找你舅,就考他的公 务 员!”

    “爸妈,考……考公 务 员要花钱呢,”我说:“打……打死我也不愿意花家里的钱了!再说,大城市住惯了,我不想回来了。我没打算将来要在深圳扎根,只想先去学点本事,长点见识,然后回西安发展。西安是‘一带一路’的起点,将来会很牛的。”

    我没敢向爸妈宣布我的“曲江梦”,可能是自信不足吧。

    老爸当年曾是我二大爷的得意门生,自然信奉“人要是年轻时没热闹过几年,一辈子就算白活了”的哲理。听罢我的答辩,他松口了,“你要是这么打算的话,那还算靠谱!网上看,西安到陕北要修高铁了,高铁一通,两个钟头就回来了。你计划在深圳闯几年?”

    “三……三年吧!”我说。

    “那好!”老爸点了支延安牌烟,“三年后,哪怕你在深圳混得再烂也别不好意思,一定要回西安!”老爸显然不看好我闯深圳的前途。

    我妈还有疑虑,她说:“西安那也是省会,房子一定也贵,将来,咱能给娃在西安买得起房吗?”

    “哈哈,这你就不懂啦!”老爸一摆手,“网上说,西安那地方怪怪的,房价暴涨不起来,二十年前是1平1000碗凉皮,现在,还是1平1000碗凉皮。百来平的房子也就七八十万,咬咬牙,凑三十万首付还是能办到的。”他转过脸来,朝我说:“就这么定了,你去锻炼三年!我和你 妈在家里把枣林和羊群拾掇好,给你攒够西安买房的首付。”说罢,他就开始向我妈阐述他的三年计划了。

    望着日渐苍老的爸妈,我心如刀割,羞愧难当。难道九零后就一定要啃爹吗?我很想不啃爹。我鼓起勇气,打算对爸妈来一番宏大叙事,表明我的雄心壮志,但内心苍白无力,于是,只能淌出一串复杂的眼泪。我赶紧拧过头去,趁爸妈没注意抹掉了泪水。

    我妈见寡不敌众,叹了口气,到厨房发面去了。我从小就爱吃我妈做的羊肉包子粉条汤。每次回家,次日早餐一定是羊肉包子粉条汤。

    好期待!但心情也好沉重!

    我们有个很牛逼名字叫“九零后刚需”。这头,爸妈觉着没有房就不算成家,那头,不筑巢而凤凰来,丈母娘能答应么?两头夹击,我们就成“刚需”了。一刚需,狼就会来,前面有政府、地产商、炒房客、中介、银行……张开口袋,眼珠子冒绿光,对我们说:“进来吧!孩子们,其乐无穷!”后面则有林毅夫们和任志强们在吆喝:“还要连涨20年!孩子们,去吧!走过去就会融化在蓝天里。”于是,榨干爸妈,凑足首付,然后,再背上30年月供,压在大山下,成为苦逼房奴,煎熬一直到老。

    这,难道就是我的宿命吗?

    房啊房!我靠……
 楼主| 打南边来了 发表于 2017-6-20 20:42:30 | 显示全部楼层
网上只找到这摩多
zhf8964 发表于 2017-6-21 08:36:29 | 显示全部楼层
尼玛,太 监贴。
眼冷心热 发表于 2017-6-21 09:46:44 | 显示全部楼层
太长了 没看完。
zt 发表于 2017-6-21 12:21:40 | 显示全部楼层
鼓励,继续,比网上还多
you74222 发表于 2017-6-21 21:45:30 | 显示全部楼层
现状,我们生活在党给养活的幸福中……。我呸
 楼主| 打南边来了 发表于 2017-7-4 11:23:29 | 显示全部楼层
大一那年,我头一次听到“屌丝”这个词,当时,还以为它是六零七零后土豪中产嘲笑八零九零后草根大 学 生的字眼,后来才知道,“屌丝”其实是有梦想的穷光蛋们的一种自嘲。敢于自嘲,说明不甘心,不甘心当屌丝的屌丝是好屌丝。天下屌丝最大的梦想就是摘掉屌丝帽,跻身中产乃至上流社 会。

    屌丝的西班牙语是Dios,有两层含义,一是有梦想的穷光蛋,二是上帝。牛逼吧?那以后,我就一直以一枚屌丝自居,毫不自卑,当然,也不自豪。

    按照这个定义,我老爸也算是一枚屌丝——六零后屌丝。

    屋里只剩下我们父子俩,老爸对我敞开了心扉,“我知道,现在年轻人讲拼爹,可你拼不了爹,以后,就全靠你自己去闯了!唉,都怪我这辈子没让你当上‘富二代’!”

    “爸,你咋能这么说呢?”我伸出大拇指,“在我心里,你一直是这个!”

    老爸哈哈大笑,然后,长叹了一口气,说:“我年轻时,满地都是发财机会,可惜都错过了。1986年,我复员回来,政府安排我到县机修厂当钳工,国营厂正式工呢,好自豪啊!你三姨夫跑来劝我别去,让我跟他一起到内蒙倒贩羊毛,我‘扑哧’一笑就拒绝了。好可惜!当年要是跟他去了,他如今在县城里开奔驰,我好歹也能开个桑塔纳吧? 1993年,车间里我徒弟刘疤子撺掇我跟他下海开公司,我有点动心,可你 妈死活不答应。唉,要是当年去了,那刘疤子如今是什么鸡 巴集团的总裁,我好歹也能副总裁吧?这个机会就又错过啦!1995年,有个战友在广东顺德当了包工头,请我过去帮他打理。可你才满百天,我哪里舍得走啊!听说他现在是上市公司老总了,当年我要是去了,现在,最起码也能眼都不眨一下就甩给你一百万,给你一个好起点吧?唉,我这辈子,算是生对了时代,但错过了机会,错过了像珠子一样一串接一串发财机会。我现在都不敢想这些,一想起来,把肠子都能悔断!这都是命,只能认命!”

    “爸,”我安慰他道:“我二大爷说,好汉闯四方,软蛋悔断肠。”见老爸皱了皱眉头,我赶紧补充说:“爸,你是一条好汉!你后来也闯了呀?”

    “别提啦!”他摇了摇头,“下岗了,不闯咋办?但已经迟了,白手起家的时代过了,没有大本钱,没有大靠山,根本起不来了。你二大爷说过:运势一过万事休。”

    我想起了网上的一段话:“八、九十年代是中国社 会重构的时代,是屌丝创富的黄金时代,底层上升通道四通八达,草莽英雄遍地崛起,演绎出无数传奇。那以后,社 会金字塔固化,底层上升通道关闭,屌丝靠胆大、聪明和苦干就能飞黄腾达的美好时光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是哦,我三姨父从前是农民,张雄他爸年轻时是卖油条的。他们赶上了那个黄金时代,抓住了机会,发了大财;而要是放到现在,基本可以肯定,张雄他爸一辈子都是卖油条的。

    这么说来,我生不逢时?我靠!

    嗨呀!管它呢?九零后屌丝又不是只有我一个,全国有2亿呢。我二大爷说:“鸡不跟牛比,羊不跟雁比,各有各的活法。”

    “爸,”我鼓起勇气说:“以后,看我的!”

    “嗯,我儿有种!”老爸欣然一笑,但话锋又一转,“不过嘛,大 学 生从前很精贵。三十年前,我们车间里分来两个大 学 生,没几天就变成了厂长和副厂长家的女婿。可如今,到了你这一茬,早就不吃香啦!网上看,今年,全国大学毕业生一共有800万。老天呐!比蚂蚁还要稠。去深圳的肯定也不少,可你们一没钱,二没靠山,恐怕也好难混的。唉,说一千,道一万,总而言之一句话:都怪爸没给你打下个好基础。你看你三姨家你表哥和表弟都到澳大利亚留学去了,那刘疤子的儿大学还没毕业就当副总了,成天开个跑车满大街乱窜,也不怕哪天给撞死?!操 他妈!这年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下来会打洞,命也要遗传了。”

    老爸越自责,我就越羞愧。我得给他点信心才对。我做了一个深呼吸,挺起胸说:“爸,你放心!我绝不是孬种!世界这么大,还能没有我的一条出路?!再说,‘龙生龙,凤生凤’也不是绝对的。我们学校软件学院有个学生,比我还低一级,是安徽农村人,他开发的游戏卖了3000万。”

    “啧啧啧……这娃娃了不起!”老爸一脸惊叹。“嗨呀,你当初也该报这个专业!”

    “还有,”我趁热打铁,“我们系有位学兄,比我高两届,江西人,他爸也是里**。他在上海5000块起家,开了个共享家政公司,现在,旗下已经有1000多个注册保姆。上个月,有家风投一下就给他投了2000万,他成了亿万富翁。”

    “啊呀呀,娃娃有出息!”老爸听得似懂非懂,但满脸放光。

    “一句话,”我掷地有声,“风口上,猪也能飞起来!”

    “猪?”老爸一愣。

    “猪能飞起来,人就更能飞起来啦!”我解读道。

    “噢……也对!”

    “我为啥要去深圳?因为,网上说,全中国深圳风口最多!”

    老爸有些激动了,他又点了支烟,挥了挥手说:“你说的这些我不完全懂,但你小子好好去闯吧!我支持你!万事开头难,爸给你准备了1万盘缠你带上。你要记住:人穷志不能穷!你这辈子没当上‘富二代’,那就争取直接当‘富二代’他爹吧!”

    我心潮澎湃……

 楼主| 打南边来了 发表于 2017-7-4 11:24:13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打南边来了 发表于 2017-7-4 11:28:0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在老家养精蓄锐三天。

    我登上卧虎峁,目送黄河犹如一条闪光的彩链穿过黄土高原的千山万壑蜿蜒东去。我跟着老爸锄地剪树,打起满手血泡。我还抱着一个浮水葫芦,横渡了一回黄河,体验“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的豪情。晚霞中,我伫立河岸,细细聆听晚风与河水协奏,深深凝视波涛拍岸浪花翻滚,浮想联翩。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

    我二大爷在川上曰:好汉骑马闯四方,软蛋被窝梦肉香。

    我在川上给自己定了一个小目标:到深圳闯三年,攒够60万,然后,回到西安在曲江买个房,把爸妈接过去。

    我的梦想能成真吗?

    我二大爷说:“人一有志,天就会管。”愿我二大爷保佑我梦想成真!

    临走前一天,我专程爬上柏树峁来到我二大爷坟前,给他献了花。

    鉴于我二大爷一直是我斗志的源泉,我把那个“知青”伯伯写的我二大爷的故事摘录于此,以表纪念。

    土哲学家王老汉

    ——摘自作家出版社长篇小说《深圳闯荡记》

    三哥哥跨上黑骏马

    带着秀秀闯天涯

    ——陕北民歌

    王老汉是一位方圆几十里内鼎鼎有名的传奇人物,见过大世面,德高望重。他十二岁上就跟着商队走西口,赶着毛驴到过天津,见过大海,见过洋人;还练就一手鞭技绝活,一鞭子过去能扫掉丈把开外点着的烛火捻子。十七岁上,他被井岳秀的队伍抓了壮丁,给一个大胖子团副当马夫。胖团副风 流 成 性,又嗜马如命,他那些马祖宗们稍有小恙,王老汉就会吃一顿皮鞭。有一回,一个蒙古部落头人送来一匹黑骏马,胖团副大喜,连夸这马胜过当年吕布那匹赤兔。一日黄昏,王老汉正牵着赤兔在官道上遛马,冷不防斜刺里从一个走西口的商队里冲出来一头公驴,猛扑到赤兔跟前。王老汉大吃一惊,挥起一鞭抽到公驴胯下,公驴倒地打了两个滚,嚎叫着蹿开了,但赤兔的鬃毛已经被撕扯掉一大把。回到营房,疯了似的胖团副令人将王老汉五花大绑,直打得他皮开肉绽,还说第二天要把他阉了送给蒙古头人当太 监。入夜,王老汉用牙齿咬断绳索,操起一把马刀摸进胖团副房间,一刀结果了他的性命不说,顺手又一刀把他阉了,心里骂道:狗 日 的死了也别想风流。他摘下团副挂在墙上的勃朗宁手  枪,跨上赤兔,向东狂奔200里,连夜逃过黄河,投奔到山西阳泉的一个姓董的晋商麾下做了镖客。这位高大英俊的“绥德汉”没过多久就被董老爷名叫秀秀的六姨太勾上了床。秀秀原本是柳林一个穷苦农家的女儿,家里欠下高利贷,抵债进了董家。每次幽会,他钻进秀秀早就为他暖好的绸缎被窝里,她那白生生的身体像蛇一样死死缠紧他,粉润的嘴唇凑到他耳边,轻声给他唱《绣荷包》和山西梆子戏……半年后,东窗事发,王老汉跳窗逃命时摔断了左胳膊,他那可怜的秀秀被卖进天津的窑子。侥幸逃出来的王老汉索性将脑袋栓在裤腰带上,干起了朝陕北贩运枪弹和药品的勾当,虽九死一生,但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在攒足一千大洋后金盆洗手,雇了两个弟兄,千里迢迢,冒死潜入已经沦为日占区的天津,指望找到秀秀,把她赎出来。他打听到了那个窑子,在付了六百大洋之后,鹞婆却告诉他,秀秀已经卖给“皇军”当慰安妇了,他可以另外随意挑一个领走。王老汉“嗖”地从怀里掏出一把短刀,插进了那鹞婆的心窝,又顺手一拧,“吱”一声,鹞婆便开了膛。窑子里的一群保镖围了上来,王老汉寡不敌众,落荒而逃。此后,他在兵荒马乱中流浪了整整八年,直到1948年彭德怀打胡宗南那时才落叶归根,后来,在村里当了几十年羊倌。

    王老汉一生未娶,他的所有感情都寄托在那个挂在他烟杆上的油迹斑斑的绣花荷包上了。

    1994年,王老汉走了,他的坟正对着东方,因为,东方有天津……

    这一段我看了不下100遍,我二大爷在我脑海里栩栩如生,还熠熠生辉。

    我二大爷说:每个人天生都有任务。

    他年轻时的任务大概是体验江湖闯荡的惊心动魄,而他后半生的任务大概是一边放羊,一边感悟。几十年如一日,独自一人伫立渺无人烟的莽莽黄土山峦中,仰望苍穹斗转星移,俯瞰大河奔腾东去,与天地浑然一体,一定能收到老天爷发来的许多信息,这些信息后来就变成了他的箴言。我花了大半天时间,把我老爸用毛笔小楷抄写的我二大爷的箴言集录入我手机,这是我今后的座右铭。

    我二大爷是乱世闯江湖,我是太平盛世闯江湖。我上半生的任务好像就是挣钱买房,下半生呢?不晓得!我二大爷说:去他妈 的,走着瞧!

    我手机上本来装了一个扫描转文本的软件,可这软件不能识别我老爸的毛笔小楷字体,我只好逐字录入,也好!等于手抄了一遍,印象深。录完我二大爷的箴言,感觉有点累了,便到微信上逛了一圈,看见带鱼发了个揭发法国新总统马克龙的帖子,结果惨遭一群大V强暴,连胡锡进都爬上去了,我很气愤,决定打赏带鱼五元,可扫码后信息提示说余额不足,操!带鱼加油哈,你二大爷挺你没商量!

    第四天一大早,爸妈一直把我送到镇汽车站,车开出很远了,我回首望去,爸妈依然站在车站门口朝我招手,朝霞把他们染得绯红。

    我哭了
 楼主| 打南边来了 发表于 2017-7-4 11:35:27 | 显示全部楼层
王学士闯深圳带图直播之六 250群


作者:二次元



    回到学校,一进宿舍,曾培梓就说:“你回来得正好!晚上,咱宿舍团聚。”

    网上说,从前,同窗学子情同手足,毕业时会抱头痛哭,后来,同学情似乎就慢慢淡了,一直淡到“感谢不杀之恩!”不过,到了九零后这一代,好像又触底反弹了。我们宿舍5个同学都是独生子女,需要有兄弟可能是人的本能,四年来,我们不仅从未爆发过内战,还抱团取暖,亲如兄弟。我二大爷说:“只要有三条好汉齐心,95%的场合没人敢惹。”说得真是太对了!大一头学期,我们就在饭堂干了一场自卫反击战,一战打出了威风,四年再没受过气。我们的房号是A栋250室,大家就说我们是A级250,靠!不过,张雄那小子羡慕死了,很想加到我们群里来,但我们不收“富二代”。

    其实,曾培梓也是“富二代”,他家的电子厂有一万多人,但广东“富二代”跟“陕北煤二代”好像灰常不同,直到大三,曾培梓他爸给学校捐了一栋实验楼,大家才知道他是个“富二代”。他爸每个月给他的生活费是1500,只比我多300。大学四年,每年暑假,曾培梓都要跟我到小寨麦当劳打工。他考了华中科技大学的研,江西来的马思远考了我们学校的研,陕南来的郑德贵回老家考公 务 员,安徽来的贺立基要到上海去闯,还撺掇我跟他一起去,我极力鼓动他到深圳,结果,我们谁也没能说服谁。贺立基这小子是个天才,有惊人的直觉,高中魔兽666,现在又在干王者尊荣,他本来绝对是考清华北大的料,可这个倒霉蛋高考那几天拉肚子,边拉边考,监护他不停地上茅坑的监考老师劝他算了,补习一年再考,他说:不行哦,家里穷……

    在校门口大排档,我们喝了30瓶啤酒,啃掉500个羊肉串,大家豪情万丈,就开始唱歌,先唱了崔健的《一无所有》,又唱了张学友的《一路有你》,最后,唱的是《飞得更高》。我们是清唱加齐唱,个个还忒投入,那歌声想必极刺耳,周围的人皆怒目相视,估计都在心里骂我们装逼,但没人敢出声。

    我们一直狂欢到凌晨,5个人照了一张抱团照,相约:“250群永不散!苟富贵,勿相忘!”

    还有3天才离校,我有两个任务:一是办离校手续;二是要在网上了解一下深圳,做个远征计划。我二大爷说:“虽然计划赶不上变化,但不计划就不会有变化。”我到了深圳必须有变化,要是三年后我还是屌丝,一枚屌丝活化石有何脸面再见爹妈!?

    我花了一整天时间泡在网上看深圳。

    深圳1980年建市,面积1996平方公里,人口2000万,分福田、罗湖、南山、盐田、宝安、光明、龙华、龙岗、坪山、大鹏十个区, 2016年GDP 19500亿,排在上海、北京、广州之后,位列全国第四。

    网上说,深圳有六牛:

    一是高科技创新牛。腾讯、华为、华大基因这些世界级大咖就在深圳。深圳每年发明专利和国际专利申请量已居全国第一,全球第二,实现了从“中国山寨大本营”到“中国科技创新火车头”的华丽转身。

    二是金融牛。深圳不仅有深交所,势头直逼上交所和港交所,私募基金和风投更是占全国半壁江山。这里有“高交会”,专门为资本和屌丝牵线。资本大鳄成群结队,眼睛滴溜滴溜飞转,寻寻觅觅,准备随时砸钱给那些有卓越创新成果的天才屌丝。这些使深圳成为全中国风口最多的地方,“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如火如荼,天空有无数头猪在飞。

    三是年轻。深圳只有37岁,人均年龄不足28岁,是中国唯一的年轻人的天下。她开放、包容、朝气蓬勃,富有激情和冒险精神,基本没有门槛。98%的深圳人是移民,都是飘萍,都曾有过最初的困顿,惺惺相惜,谁也不会歧视谁。一个屌丝到了深圳,只要找到一份工作活下来,就可以在群里正儿八经地宣布自己成了深圳人,就可以躺在城中村农民楼吱呀作响的破床上,望着窗外恢弘的CBD摩天大楼,做白手起家飞起来的“深圳梦”,不会有任何人会耻笑。

    四是文化产业牛。就历史积淀和文化底蕴而言,跟曾经有过西周汉唐辉煌的西安比,深圳连孙子辈都算不上,八百里秦川上随便一座大墓都能把深圳震趴下。可惜,兵马俑们除了画地为牢,收钱宰客,或者山寨出一堆堆没人看的冷宫僵尸之外,似乎就找不到别的生财之道。而深圳则把文化创意做成了产业,把一片文化沙漠变成了郁郁葱葱的创意森林。每年一度的“文博会”上,无数令人脑洞大开的创意和黑科技向世人宣示:深圳是中国独拔头筹的创意之都和设计之都。

    五是风景牛。深圳面朝大海,四季常青,碧海蓝天,风景如画。这里空气好,不缺水,冬天不冷,夏天比西安凉快。

    六是前景牛。深圳有两大未来概念:一是前海,二是粤港澳大湾区。不出十年,深圳就会发展成世界级大都市。

    这六牛,召唤着上千万屌丝从天南海北蜂拥而来寻梦。啥梦呢?摘掉屌丝帽!想到我自己很快就会成为其中一枚屌丝,很激动。

    深圳唯一令屌丝反感的大概就是房价,连我老爸都知道,在深圳,一个屌丝要起早贪黑干上100年才能买得起个小房子。不过嘛,反正北上广深的房子是给五零六零七零后炒的,是给八零后房奴供的,而不是给九零后屌丝住的,再说,我只打算在深圳闯三年,所以,管它呢?我二大爷说:“没有羊圈的野羊往往比羊快活。”

    阿Q了,见笑啦!

    以上内容都来自网上,也可能是真的,也可能是深圳吹牛逼的。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好在我很快就能去看个究竟了。我恨不得插上翅膀立马飞到深圳。

    晚上,在微信上订了车票,我枕戈待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子陵 ziling ( 京公网安备110112000276号 京ICP证041482号 )|网站地图  

GMT+8, 2017-8-17 14:07 , Processed in 0.023909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子陵网 值班电话 010-89548890 值班QQ 563830

© 2000-2017 Ziling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