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子陵论坛 Ziling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153|回复: 19
收起左侧

“林则徐与鸦片战争”的另一种解读方式

[复制链接]
朱重八 发表于 2017-6-13 14:59: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朱重八 发布于: 子陵 ziling.com

为提供另一种看待事物的角度,特转贴大陆官方历史学家茅海建的文章。

当然,历史情节是一样的,只是描述的手段不一样而已,之前的文章作者熊飞骏用客观的文字描述,作品被禁止出版,个人也被抓捕。。。

而茅海建的描写手法,当然就符合领导口味了,呵呵。

以上是朱重八的个人观点。

下面贴出文章。

============

茅海建,男,上海人,出生于1954年。先后毕业于中山大学历史系、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硕士),师从陈旭麓教授。曾任中国社 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副研究员、研究员;北京大学历史学系教授等职。 现任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华东师范大学思勉人文高等研究院院长,澳门大学特聘教授。

-----------------



ww5486 发表于 2017-6-13 19:00: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朱重八 发表于 2017-6-13 15:00
茅海建:鸦片战争中林则徐对战略形势的严重误判

    1839年3月27日晨,义律在商馆宣布,以英国政府的名 ...

朱重八,你还敢在此用山寨知识来扰乱视听!
你列举的这些史料,它究竟说明什么历史事实?你那混乱的脑子会甄别、会识别会得出正确结论吗?
罗列史料,需要对史料进行识别、甄别;需要结合当时的历史情景和特定的历史背景。如果史料有道光帝出恭的记述,难道你得出道光帝患痢疾的结论吗?
你这些史料,恰恰忽略了巴默尊给道光帝的照会。你想干什么?
你那混乱不堪的思路,不可能从史料中加工出什么有用的正确的知识来。而从你的行文来看,通往充斥着激烈的情绪化词藻。严肃的史学文章,根本不是你这种样子。你就不能少读点地摊作品吗?你就不能不出来装历史学者吗?

揭露你这种为虚名来此装腔作势的人,维护正确史学观,我的人品足够好,你永远仰望不及!
咆哮的兔子 发表于 2017-6-13 15:20:09 | 显示全部楼层
少拿什么历史专家唬人,我从小出入社科院(当时社科院可是武警站岗的)。这帮人唬老百姓还行,唬我,差得远!


 楼主| 朱重八 发表于 2017-6-13 15:16:08 | 显示全部楼层
兔子,好好看,不要说话。

茅海建是御用历史学家,他的历史结论是和熊飞骏不同的。
给你看的目的为证实熊飞骏文章描写的历史细节。
当然,我是为熊飞骏这样自费出版的不畏强权的真正的历史学家鼓掌的。
 楼主| 朱重八 发表于 2017-6-13 15:00:12 | 显示全部楼层
茅海建:鸦片战争中林则徐对战略形势的严重误判

    1839年3月27日晨,义律在商馆宣布,以英国政府的名义,要求本国鸦片商人将所有的鸦片交出,由他转交给中国政府。义律的这个决定,使受窘于商馆内的大小英国鸦片商人大为兴奋,认为这是英国政府将保护他们利益的表示,答应交出比他们手中更多的鸦片,以至将在路途中或福建沿海的鸦片也一并报上。就连毫无干系的美国鸦片商人也将自己的鸦片,交给义律,以能在大帐户上挂号沾边。

    就在这一天上午,钦差大臣林则徐接到义律的禀帖,表示愿意交出鸦片。林为此而松了一口气,自3月18日以来与外国商人的对抗,总算是有了结果。但是,他和他的同事们都没有意识到,驻华商务总监督给钦差大臣的第一份禀帖(69),改变了林则徐使命的性质,即由针对境内外国人的反走私行动,变成中英两国官员间的交涉。

    同是在这一天,林则徐还收到商馆里各国商人集体签名的禀帖,声称林则徐谕内所指各事,多涉紧要,难以理论,因此禀恳林则徐找他们的领事、总管“自行办理”。林也没有发现其中的奥秘。此后各谕令,不再绕过行商,也不再直接对着外国商人,而是发给他们的领事或总管。(70)也就是说,从这一天之后,林则徐面前的对手,不再是作为个人的外国商人,而是站在他们背后的各国政府,尤其是英国政府。

    这就犯下了第一个错误。

    义律代表鸦片商人缴出鸦片,并不意味着将遵循中国的法令,而是将鸦片商人的货物变为英国政府的财产,图谋以此为由向中国发动战争。

    自1839年3月30日起,义律还被困在商馆期间,他就不停地向英国外相写报告,呼唤武力报复。其中4月3日的报告,已经十分具体地提出了侵华计划和勒索要求。(71)

    当时的英国外相巴麦尊是一个醉心强权霸权的人物,对外事务中历来采用炮舰政策。1839年8月29日,他收到义律被禁闭期间发出的第一批报告(3月30日至4月3日)。在此前后,他又从其它渠道得知了中国发生的事件。9月21日,他又收到义律发出的第二批报告(4月6日至5月29日)。(72)此时,英国的鸦片商人集团和棉纺织业主集团,也纷纷向政府进言,鼓噪战争。(73)10月1日,英国内阁会议决定,派遣一支舰队前往中国,并训令印度总督予以合作。10月18日,巴麦尊秘密训令义律,告知内阁的决定,让他做好战争准备。11月2日,巴麦尊再次收到义律发出的第三批报告(6月8日至18日)。(74)11月4日,他再次训令义律,告以英军将于次年4月左右到达及作战方针;同日,又致函海军部,要求派出远征军。1840年2月20日,巴麦尊发出致远征军总司令兼全权代表懿律和全权代表义律的详尽训令,并下发了《巴麦尊外相致中国宰相书》。1840年4月7日起,英国议会下院辩论对华战争军费案和广州英国鸦片商人赔偿案,经过3天的辩论,以271票对262票的微弱多数,通过了内阁的提议。

    从这张时间表看,尽管英国议会迟至1840年4月才开始讨论政府的议案,但在1839年10月至11月间,英国政府已经作出了侵华的决定。而当下院的议员们唇枪舌剑切磋嘴皮子功夫时,英军的舰船和团队正在从英国本土、南非和印度源源不断地驶往中国。由于当时没有今日之电子通讯条件,从中国广东沿海至英国伦敦的书信需时约4个月,英国政府的侵华决定,是根据1839年6月中旬以前的形势而作出的。也就是说,当清朝上下正在为虎门上空鸦片销焚的气息而振奋时,战争的恶魔已经出现,虎视眈眈,悄然潜至。

    然而,对于这一切,林则徐丝毫没有觉察。

    1839年5月1日,当林则徐正在虎门收缴鸦片时,对形势的发展曾作出一个判断:

    “到省后察看夷情,外似桀骜,内实惟怯。向来恐开边衅,遂致养痈之患日积日深。岂知彼从六万里外远涉经商,主客之形,众寡之势,固不待智者而决。即其船坚炮利,亦只能取胜于外洋,而不能施技于内港。粤省重重门户,天险可凭,且其贸易多年,实为利市三倍。即除却鸦片一项,专做正经买卖,彼亦断不肯舍此马头。”

  在作了这些分析之后,林则徐得出结论:“虽其中不无波折,而大局均尚恭顺,非竟不可范围者。”(75)也就是说,不必担心“边衅”。

    林则徐到广州后,在给道光帝的最初几道奏折中,并没有具体淡到边衅问题。1839年6月4日,他在奏折中谈到,对于窜犯沿海各地的走私船,与“有牌照”的商船不同,“枪击炮轰皆其自取”,而且,不但水师能够剿除,就是雇募沿海水手,利用火攻之法,亦能获胜。(76)道光帝对此很感兴趣,要求林则徐等“相机筹办”,并指出“务使奸夷闻风慑服,亦不至骤开边衅,方为妥善”。(77)这是道光帝谕旨中正式而明确地提出“边衅”问题。

    道光帝的这道7月8日发出的谕旨,于7月29日到达广州。(78)林则徐迟迟没有答复。过了一个多月,即9月1日,林则徐经过深思熟虑后上了一道长达2000余字的夹片,专门分析“边衅”问题。他在具体说明前引文中提到的三条原委,即路途遥远致使主客众寡之势迥殊、船坚炮利无法得逞于内河、正经买卖即可获利三倍后,得出了结论:“知彼万不敢以侵凌他国之术窥伺中华”,至多不过是“私约夷埠一二兵船”,“未奉国主调遣,擅自粤洋游奕,虚张声势。”最后,林则徐还提醒道光帝,义律来华多年,狡黠素著,时常购买邸报,“习闻有‘边衅’二字,藉此暗为恫喝……且密嘱汉奸播散谣言”,要道光帝不要上义律的当。(79)

    就在上奏后的第4天,9月5日,林则徐感到有万分把握,在给密友广东巡抚怡良的信中,对义律此时表现出来的强硬态度大惑不解,谓:“然替义律设想,总无出路,不知因何尚不回头?”(80)

    从上引林则徐的奏折来看,他此时认为,持“边衅”论者,除京师及各地一班反对禁烟的人士们,还有义律等人。于是,他将来自外国人的英军侵华的消息,皆归之于义律的谣言恫吓一类。(81)我们可以再看几个例子。

    一、1840年2月,林则徐听到澳门葡萄牙人在传闻,英国将从本土及印度各调军舰42艘来华。对此,他在给澳门总督的谕令中称:“此等谎言,原不过义律等张大其词,无足深论。”(82)

    二、1840年3月24日,英舰“都鲁壹”号(Druid)抵达广东海面。林闻讯后,写信给密友怡良:“所云尚带二三十船之语,则皆虚张而已。(83)

    三、1840年4月,美国领事禀林则徐,告以本国及英国报纸载,6月份英国将封锁广州港,要求尽早让美国船入口开舱。林则徐对此官方的**,仍不以为然,称其为“谣言”。(84)

    自1839年9月1日林则徐疏言分析“边衅”之后,再也没有在奏折中对此问题作进一步的讨论。他虽不时地报告英方行动的传闻,但总是认定为“恫喝”,并称之“谅亦无所施其伎俩”。(85)1840年6月中旬,英军抵达广东沿海的战舰已达4艘,而林则徐在奏折上却说:“伏查英夷近日来船,所配兵械较多,实仍载运鸦片”,竟将一次即将到来的战争,判断为一次大规模的鸦片武装走私。他在表明已作防范后,又用道光帝的语言来安慰道光帝,“诚如圣谕,‘实无 能为’。”(86)而这份报平安的奏折离开广州后不到10天,6月21日,英国远征军海军司令伯麦率领第一批部队到达虎门口外;而这份报平安的奏折到达北京的那天,7月17日,英军已占领舟山12天了。

    战争到来了!

    前方主帅没有发出战争警报!

    林则徐犯下了他一生最大的错误。

  林则徐1839年9月1日附片中有一句话,“知彼万不敢以侵凌他国之术窥伺中华”,此话作为结论,无疑是错误的,但“侵凌他国之术”六字,却向我们隐约透露出林则徐的新知。

    我在绪论中已经提到,当时清朝的上下,对外部世界懵懂迷茫,对英吉利也只是闻其名而不知其实。“侵凌他国之术”属英国殖民史的范围,已是较深一层的知识,在当时没有相当的努力是不容易弄清楚的。

    林则徐致力于新知的努力,在其奏折中没有提到,在其日记中(今存不全)难以查考,在其书信中也很少言及。他的这种不事声张的做法,正表明此事不合时尚。作为“天朝”大吏,林则徐竟然做出当时官僚士子们所不屑的事情,尤为难能可贵。

    根据近人的钩沉,我们从各类分散的史料中已可大体看出林则徐当日努力的轮廓。他至少拥有四名翻译,终日为他翻译英文书报,他本人亦将这些情报采撷成册,以供参考。近人对林的这一活动研究较深,力作多见,且评价甚高,以致称其为第一位倡导向西方学习的人。

    本书的内容与林则徐致力新知的活动相涉较少,故不打算就此问题展开。但是,这里面还存在着一个问题:既然林则徐已经占有那么多的英方情报,成为清王朝中最了解英国的官员,那么,为什么他仍没有看出战争不可避免这一今人感到极为简单的趋向呢?

    我以为,这与林则徐分析情报时使用的思维方法与价值观念有关。

    尽管林则徐在其奏折中对英国使用了极其贬斥的言词,但在内心中,似乎并没有把英国当作完全没有“王法”的“蛮荒”之地来对待。从现存的林则徐翻译资料(87)来看,他对英国人士反对鸦片贸易的言论格外倾心,而对英国国王要求商人尊重中国法律的规定特别看重,(88)甚至在奏折中都扼要谈及。(89)因此,他认为,鸦片走私贸易是远离本土的英国商人,违反国令而进行的罪恶勾当;义律等人的玩法抗拒,其国王等人“未必周知情状”,(90)他们的行动一定得不到英国国王的支持。为此,他在一开始就与道光帝商定直接致书英国国王,要求其管束属民,“定必使之不敢再犯”。(91)

    林则徐从其翻译资料中,已经了解到英国的地理位置、面积、人口、军队、舰船等数目。但是,这些简单的数字反映出来的直观条件,使得英国显得不如中国这般强大。因此,林则徐认为,相对较弱的英国若派军远征,势必有路途遥远、补给困难诸后虞,因而不会出此下策。(92)他在奏折和书信中对此都有分析。(93)

    林则徐从其翻译资料中,已经得知英国以贸易为立国之本,对华茶叶贸易获利尤大。因此,林则徐认为,即便鸦片走私之利断绝,英国为茶叶等项利益,也绝不致于与中国决裂。(94)他给义律的渝令中充满自信地责问,如果长达200年的中英贸易,被义律“猝然阻坏”,“国主岂肯姑容”?(95)他断定义律无此胆量敢冒此风险。

    林则徐从其翻译资料中,已经了解到从事鸦片贸易的英国商人的大体背景,他曾在奏折中作过分析,认为这些毫无官方背景的散商绝无左右政府之能量。(96)

    林则徐从其翻译资料中,得知孟加拉等地政府皆在鸦片贸易中“抽分”,官员薪俸多取自于此;广东海面最初开来的几艘军舰,又是印度总督等人应义律的请求而派出的英驻印度海军之舰。由此,林则徐得出一个推论,义律与英属印度官员互相勾结,私下出动军舰前来实行“恫喝”,并非奉到英国国王的命令。(97)他还认为,这些为数较少的军舰不会酿成大的战争。

    林则徐从其翻译资料中,得知由于他采取的禁烟措施,致使1840年春孟加拉、新加坡等地的鸦片价格暴跌,而新的季风季节又至,驻印海军来华军舰增多。由此,他又得出一个推论,义律与印度英人不甘心鸦片利益的损失,准备向中国进行鸦片武装走私。(98)实际上,他对这个推论又是如此的深信不疑,以致到了1840年7月3日,英军舰队纷纷北上舟山时,仍对其好友怡良称之“只为护送鸦片”。(99)

    由此可见,林则徐的判断尽管错误,但放在“天朝”的大背景之中,仍合乎其本人的思想逻辑。

    今天的研究者,属“事后诸葛亮”,已经看清了各方手中的底牌,很难体会到当年决策者下决心之难。从现存林则徐翻译资料来看,包罗万象,对林则徐的褒贬评价皆有,对未来战争的是否估计俱存,看不出一个倾向性的意见来。要从这些资料中得出战争不可避免的结论,非得是一个熟谙国际事务的行家里手。但是,林则徐本是“天朝”氛围中人,初涉此道;情报来源仅为报刊书籍等公开资料,并无秘密渠道;更何况一般人的心理活动规律是对已有利的资料印象较深,对己不利的资料不受重视。种种情事,使得林则徐犯错误的可能性,远远超过不犯错误的可能性。

    林则徐不是神。

    尽管他今天有如神话。

    有论者据林则徐的书信和奏折,称其早已预见到了战争,并向道光帝和沿海各省督抚发出了作好战争准备的预告。

    这些书信和奏折有:

    一、1840年7月4日,林则徐奏称:英军北犯,“如其驶至浙江舟山、或江苏上海等处,该二省已叠接粤省咨文,自皆有备,不致疏虞”。

    二、1840年8月7日,林则徐奏称:恐英军“越窜各洋,乘虚滋扰”,“沿海各省,亦叠经飞咨防备”。(100)

    三、1840年12月22日,林则徐致姻亲叶申芗,谓:“原知该夷必不甘休……屡次奉请敕下各省督抚严密防堵,并该夷之窥伺舟山,与其拟赴天津递呈,亦皆先期采明入告。”

    四、1841年2月18日,林则徐致业师沈维<2.tiff>,谓:英军“窜往沿海各省,本在意中,则徐奏请敕下筹防,计已五次,并舟山之图占天津之图控,亦皆先期探明入告。”

    五、1842年9月,林则徐致旧友姚椿、王柏心,谓:“英夷兵船之来,本在意中,徐在都时面陈姑署不论,即到粤后,奏请敕下沿海严防者,亦已五次……定海之攻,天津之诉,皆徐所先期奏闻者。”(101)

    毫无疑问,林则徐的这些言论,与前述其敌情判断,完全是两回事。细心地将林则徐上述言论对照排比,不难发现,林的这些话都是战争爆发之后说的,而且是越说越圆,至第五份资料(也最爱被人引用),已是滴水不漏。

    我以为,这就需要对林则徐所提到的四项事件,逐一进行考订。

    甲、林在京请训期间,有无面陈“兵船之来,本在意中”?

    对于这个问题,我在本章第一节,引用林则徐与龚自珍于1839年1月的书信往来和1840年12月林则徐致叶申芗的信件,作了回答,即林当时不认为会致有“边衅”。而至1842年9月,他突然说出“在都面陈”的情节,显然是自相矛盾,似只能相信前说不能相信后说。

    乙、林在广东时,五次上奏请敕下各省筹防,究竟是怎么回事?

    查林则徐在广东禁烟时,确有请旨敕下筹防之事,但具体理由和目的均不同。

    1839年5月18日,林则徐收缴鸦片2万余箱后,担心鸦片烟船北上贩烟,请道光帝下令沿海各省“严查”鸦片走私。然而道光帝接到此奏后,并无给各省的敕令。(102)

    1840年1月8日,林则徐接奉道光帝断绝英国贸易的谕令后,再次上奏,用意还是防止鸦片走私。道光帝收到此折后,于1840年1月30日谕令盛京、直隶、山东、江苏、浙江、福建各将军督抚,“各饬所属,认真稽查,倘窜入各口,即实力驱逐净尽,以杜来源而清积弊。”(103)

    查《林则徐集》等文献,除此两折外,并无请敕各省筹防的奏议。(104)为何林则徐自称有五次之多,我们不妨再扩大一些范围,继续寻找。

    1839年6月14日,林则徐奏称,外国商船来粤贸易,须在本国请领牌照,并禁运鸦片。然英属印度商人利欲熏心,不顾禁令,由外洋“直趋东路之南澳,以达闽、浙各洋”,请求道光帝对此等走私船不必采取以往“空言驱逐”的方法,可以“严行查办”。(105)道光帝接到此折,并未下令各省照办,但福建督抚却收到林则徐等人的咨会。(106)此为一。

    1840年6月24日,林则徐奏称,英军开来舰船10艘,“臣等现各飞咨闽、浙、江苏、山东、直隶各省,饬属严查海口,协力筹防。(107)此为二。

    前引1840年7月4日林则徐奏折,称到粤英军“于五月底及六月初间(系阴历),先后驶出老万山,东风扬帆而去……”道光帝于8月3日收到此折,已知定海失陷,江浙两省已有防范,故仅命直隶总督琦善严守天津海口。(108)此为三。

    由此可见,林则徐在其书信中所称“五次”入奏,前三次是指防范英国等国的鸦片走私船,后两次英军已经开到,战争已经发生。

    丙、定海、天津之事先期入告又于何时?

    查林则徐奏折,第一次谈到定海、天津之事,始于1840年7月4日奏折,而第二天便发生了定海之战,可见对定海守军全无警告作用。道光帝于8月3日收到此折,而直隶总督在此之前已获定海消息,于7月31日由省城保定赶赴天津筹防,(109)可见对天津也失去预警作用。

    丁、林则徐谓事先发给沿海各省的咨文,究竟是怎么回事?

    1840年6月26日,林则徐致其密友怡良的信中云:“各省咨文,前本拟办,因诸冗棼集,尚未定稿,兹则不可不发;特录一纸送政,俟核定后发回,今日即缮,仍送上盖印,用排单驰发也。前日片稿录存一份送存冰案,其稿尾亦将分咨各省云云添入,缘彼时赶发,未及再送裁定,兹以补闻。”(110)(重点为笔者所标)从这封信中可以看出,前引6月24日林则徐奏折中提到的“飞咨”各省,两天之后尚未发出。即便于当日发出,根据英军的进攻速度和清朝的公文速度,势必又是马后炮。

    林则徐的咨会写了什么内容,可以看一份实样。1840年8月1日,山东巡抚托浑布收到了这份咨会。该咨会在历叙广东禁烟以来的经历后,称:

    “自去冬以迄今夏,粤省获办通夷贩烟各匪犯……彼见拒之益坚,防之益密,在粤无间可乘,而又未肯弃货于地,势必东奔西窜,诱人售私。兹复传闻有兵船多只,陆续前来内地,虽可料其不敢滋事,而护送鸦片,随处诱买,均在意中。若由深水外洋,顺风扬帆,无难直向北驶……自应飞咨各省,一体防查,庶可绝其弊。”(111)

  林则徐的咨会,如同其先前的奏折,并未预告战争,说的仍是鸦片武装走私问题。而山东巡抚收到此咨文之前,已于7月21日收到浙江巡抚关于定海失陷的咨会,又于7月25日收到道光帝加强海防的谕令。(112)

    综上所述,我以为,林则徐关于“咨会”的奏折和关于“请敕”的书信,都是战争爆发之后他自我辩解的说法,都是不足以为据的。

注释:

    (69) 在此之前,义律的禀帖都是致两广总督邓廷桢的,见佐佐木正哉:《鸦片战争前中英交涉文书》,第174至177页。
    (71) 严中平:《英入英国议会文件,但内容作了删节,见《关于中国的通讯1840年》,第384页。
    (72)(74) 《关于中国的通讯1840年》,第355—420、427—432页。
    (73) 见严中平:《英国鸦片贩子策划鸦片战争的幕后活动》(《近代史资料》1958年第4期)、《英国资产阶级纺织利益集团与两次鸦片战争史料》(《经济研究》,1955年第1、2期)。严先生的这两篇出色的资料集,提供了我无法看到的英方档案,对我帮助极大。
    (81) 1839年6月和9月,《中国丛报》编辑卑治文两次拜访林则徐,在谈话中,提到战争威 胁一事。林答之“打仗,不怕”(《中国丛报》第8卷,第444页)。根据林在这段时间里的奏折和书信,这一句话应当理解为不怕义律等人的恫吓。马士根据卑治文的记载,错误地推断,林则徐此时“完全是理会到他面对战争的,然而提到战争,他仅有的回答是‘我们不怕战争’”(《中华帝国对外关系史》中译本,第l册,第288页)。另有一些论者据此认为,林则徐对英国的侵华战争,早有心理准备,就更错误了。
    (85) 1839年11月21日,林则徐奏称,义律“私邀夷埠兵船前来,以张声势”;1840年3月7日奏称,“有谓英夷会集各埠兵船同来滋扰者……本系恫喝,固不足信”;1840年3月29日奏称,“传闻该国有大号兵船将此到粤……谅亦先所施其伎俩”;1840年5月14日奏称,“该夷尚复强颜延喘,飘泊外洋,诡计侜张,虚声恫喝”(见《林则徐集》奏稿中,第702页,第762页,第777页,第809页)。
    (87) 见《澳门新闻纸》、《澳门月报》、《华事夷言》(《鸦片战争》,第2册);《海国图志》;《洋事杂录》(《中山大学学报》,1986年第3期)等。
    (88) 《洋事杂录》中录有《英咭唎国王发给该国商人禁约八条》,其前三条谓:“往别国遵该国禁令……”,“往广东贸易,遵领事验牌,不得从[纵]水手酒醉,恐伤华工”,“往广东,遵法,违禁货物不可带去……”(见《中山大学学报》,1986年第3期,第27页),林则徐对此极为重视。
    (89) 《林则徐集》奏稿中,第648至649页。林则徐认为,窜往内地走私鸦片的英国商船,已违本国禁令,该国查出“亦必处以重刑”,中国若用武力攻击,该国不会“报复”,所以“并无后患”。
    (92) 在今存林则徐翻译资料中,亦有多篇叙述进攻中国之困难,其中最详细者,见《澳门新闻纸》(《鸦片战争》第2册,第386至390页)。
    (93) 《林则徐集》奏稿中,第676页;《林则徐书简》增订本,第49页。
    (94) 《林则徐集》奏稿中,第640页,第676页,第705页。此外,在林则徐翻译资料中亦有持此论者,“在(英国)各大官议论,因为茶叶之故,不宜造次”(《澳门新闻纸》,《鸦片战争》第2册,第455页)。
    (97) 《林则徐集》奏稿中,第678页,第700页,第702页,第712页。关于鸦片与英属印度政府的关系,在今存林则徐翻译资料中比比皆是,此处不再注明。但最初开来的几艘英舰的情况,这些翻译资料中并无介绍。但是,从翻译资料来看,林则徐已知去印度、英国等地的航海天数,即便没有其他资料,也能够推算出来。
    (102) 《林则徐集》奏稿中,第639页。道光帝接到此奏的三天后,又收到军机大臣穆彰阿等议复江苏吴淞口查禁鸦片章程,令沿海各省体察所辖海口情形,“妥议具奏”(《鸦片战争档案史料》,第1册,第588页)。可见林的奏折很可能还有其推动作用。
    (103) 《林则徐集》奏稿中,第726页《鸦片战争档案史料》,第1册,第800页。
    (104) 笔者所查之书为《林则徐集》奏稿、《筹办夷务始末》道光朝、《鸦片战争档案史料》、《林则徐奏稿·公牍·日记补编》、《清实录》。又,笔者曾在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查阅档案,因原编辑较杂,虽发现以上各书所未收林则徐折、片,但也未看到请旨敕令各省筹防的内容。
    (108) 《林则徐集》奏稿中,第844页;《筹办夷务始末》道光朝,第1册,第337至338页。
    (109) 琦善片,道光二十年七月初三日收到,军机处录副奏折。
    (111) 《平夷录》,《鸦片战争》第3册,第363至364页。
    (112) 托浑布奏,道光二十年六月、道光二十年七月初二日,皆据军机处录副奏折。

咆哮的兔子 发表于 2017-6-13 15:08:12 | 显示全部楼层
某人对本朝的官方教育根本不屑一顾,可中国社 会科学院是什么单位,这不是本朝的翰林院吗?
不过某人一贯自相矛盾,这也算不了什么!
如歌的床板 发表于 2017-6-13 15:16:05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一向都是胡言乱语,颠倒黑白
 楼主| 朱重八 发表于 2017-6-13 15:17:15 | 显示全部楼层
杨志,请你就这篇文章发表一下见解。
 楼主| 朱重八 发表于 2017-6-13 15:17:30 | 显示全部楼层
兔子不要说话。
 楼主| 朱重八 发表于 2017-6-13 15:33:38 | 显示全部楼层
咆哮的兔子 发表于 2017-6-13 15:20
少拿什么历史专家唬人,我从小出入社科院(当时社科院可是武警站岗的)。这帮人唬老百姓还行,唬我,差得远 ...

是的,我也看不起这些圈养的作家,但不妨碍参考他的历史细节的描述,前面说了,贴这篇文章的目的只是为了印证熊飞骏的著作。

明白么,印证熊飞骏的著作。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另外,请你不要说话。
不要说话,不要说话。

我要认真听杨志网友的见解。
zman315 发表于 2017-6-13 15:39:17 | 显示全部楼层
正常,和平年代的战争判断本来就是很困难的事情。。。。。。

杨志杨志 发表于 2017-6-13 15:44: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杨志杨志 于 2017-6-13 15:45 编辑
朱重八 发表于 2017-6-13 15:33
是的,我也看不起这些圈养的作家,但不妨碍参考他的历史细节的描述,前面说了,贴这篇文章的目的只是为了 ...

吾有知乎哉,无知也,有鄙夫问于我,空空如也,我叩其两端而竭焉。杨志不是历史专家,杨志更喜欢借助于各位专家差异很大的不同看法观点客观公正相得益彰的表达叩其两端得到一点学习收获。
 楼主| 朱重八 发表于 2017-6-13 15:57:4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吧,不愿赐教也就罢了。
你前面一段,因为知识的积累,学识的长进,所以能看得更高更远,也正因为能看的更高更远,也就是更加迷茫,更加惶恐~~
大意。。。
说的很好,很契合我的心意。
 楼主| 朱重八 发表于 2017-6-13 15:58:43 | 显示全部楼层
科学家信仰上帝同缺乏知识缺乏文化的人们信仰的上帝是不同的!希腊科学家曾经对他的学生非常谦虚的说过这样的话:正因为我知道的比你多,所以我面对的未知领域会更加广阔。正因为更加真切的感受到无穷无尽的知识,所以他们对自己的渺小,对上帝的存在都更加深刻。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我国先贤也曾经表达过类似的感悟。科学家信仰上帝并不奇怪。有信仰是好事情,不会有点知识就翘尾巴,特别是本来就不长的兔子尾巴就更加可笑了!
杨志杨志 发表于 2017-6-13 16:11: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朱重八 发表于 2017-6-13 15:57
好吧,不愿赐教也就罢了。
你前面一段,因为知识的积累,学识的长进,所以能看得更高更远,也正因为能看的 ...

不敢当!谈不上赐教,大鸣大放求同存异畅所欲言共同交流共同进步罢了!子曰:“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  对真理的追求是永无止境的,孔子圣人也,其尚且非常谦虚的表达朝闻道夕死可矣对真理不断追求的执着态度!杨志何敢以比他人掌握更多真理自居而多言?更愿意洗耳恭听大家文明理性畅所欲言!
飞翔的雄鹰 发表于 2017-6-13 16:27:5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咆哮的兔子 发表于 2017-6-13 15:08
某人对本朝的官方教育根本不屑一顾,可中国社 会科学院是什么单位,这不是本朝的翰林院吗?
不过某人一贯 ...

兔,重八对本朝的官方教育不屑一顾那是无比正确的思想路线,那是在摧枯拉朽。难道你不认为本朝的教育以洗 脑为主,求知为次之吗?难道你没发现什么刘壶栏,半夜鸡叫亩产多少斤某人语录之类假的多真的少吗?难道你还继续相信下去吗?
社科院它就是御用机构,它和历代翰林院没法比,不是一档次。社科院大多都是些奴才软骨头舔菊反美是他们强项,他们更擅长传播谎言。
咆哮的兔子 发表于 2017-6-13 16:38:05 | 显示全部楼层
飞翔的雄鹰 发表于 2017-6-13 16:27
兔,重八对本朝的官方教育不屑一顾那是无比正确的思想路线,那是在摧枯拉朽。难道你不认为本朝的教育以洗 ...

社科院某事件以前还是有些人的,名字就不提了。
包括已故的前副院长李慎之、美国所原所长资中筠还是不错的。
咆哮的兔子 发表于 2017-6-13 16:54:25 | 显示全部楼层
飞翔的雄鹰 发表于 2017-6-13 16:27
兔,重八对本朝的官方教育不屑一顾那是无比正确的思想路线,那是在摧枯拉朽。难道你不认为本朝的教育以洗 ...

我对本朝的官方教育比他更不屑一顾。但既然不屑一顾,看茅海建的书干啥?老实说,我家社科院出的书可不少,从7、80年代的书到2000年以后的书,越是早的书越没看头,全tm阶级斗争!
hingzxc 发表于 2017-6-13 19:31:2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什么都造假,坑蒙拐骗的国家
harvey0 发表于 2017-6-13 21:59:50 | 显示全部楼层
即使林则徐意识到危险又如何,一个文官而已,而且又是衰败的清朝!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子陵 ziling ( 京公网安备110112000276号 京ICP证041482号 )|网站地图  

GMT+8, 2017-8-17 13:57 , Processed in 0.026511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子陵网 值班电话 010-89548890 值班QQ 563830

© 2000-2017 Ziling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