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子陵论坛 Ziling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手机验证码便捷登录

搜索
查看: 3781|回复: 8
收起左侧

[转帖]北京大街作案149起:最疯狂的打闷棍杀人魔焦文军

[复制链接]
zhf8964 发表于 2017-5-31 16:42: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zhf8964 发布于: 子陵 ziling.com

这两个丧心病狂的闷棍杀人魔,在中国首都北京连续作案。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在光天化日之下,1年内连续打闷棍高达149次。当场打死的就有12人,58人负重伤。影响如此恶劣,手段如此凶残,警方始终捉不到他们。

谁都知道,北京是祖国的心脏,也是全国治安重点地区。北京的警力极多,众多刑侦专家都在这里工作。这对于案件的预防和侦破,都是非常有利的。

    同时,北京的国家机关众多,高层领导也非常多。一旦北京出现严重案件,就很容易受到高层的重视,成为公 安 部督办案件。

    稍微上点道的歹徒都避免来北京作案。但是,这个规律在1999年8月8日被打破。

    8日下午2点,警方接到市民报警,北京西城区马甸桥发生抢劫案,一名路人被刺伤

    警方迅速赶到现场,只看到地上的一滩鲜血,受害者付新发已经被送到医院。

    在医院中,30多岁的北京市民付新发惊恐回忆:大白天的,我一边走一边打手机。走上过街天桥没多久,突然窜出来一高一矮两个男青年。高个子的拿着一把雪亮的匕 首,空着手的矮个子对我吼“要命的赶快把钱交出来”。我一惊之下,转身就想跑。谁知道,一步还没迈出,高个子一刀刺在我的大腿上。我疼得倒在地上,大喊救命。远处好像有路人听到了,朝天桥跑过来。两个男青年挺紧张的,抢过我的手机就跑了。好心路人拦车将我送到医院,万幸的是伤得不重,没刺到动脉。

    大白天在北京持刀拦路抢劫,这还得了?

    在民警反复询问下,付新发又回忆了一些细节:高个子男青年刚刚二十出头的样子,挺壮实的。矮个子看起来似乎有三十岁了,看起来比高个子还要凶。哦,对了。矮个子是东北口音,同我辽宁的亲戚说话差不多,可能是辽宁人。

    民警又问:高个子什么口音?

    付新发回答:他一直没说话!高个子好像是矮个子的小弟,都听他指挥。

    民警问:高个子刺你之前,警告过你没有?

    付新发:没有。

    民警喃喃自语:下手这么狠,不像是初犯。

    付新发的摩托罗拉手机,被抢走。当年手机还是比较值钱的,价值约1000元人民币。

    这是标准的持刀拦路抢劫案,是比较严重的刑事案件。

    西城区警方部署警力,在马甸桥附近蹲点守候,希望能够抓住这两个人。

    狡猾歹徒却没有回到马甸桥作案,而是换了别的地方。

    从马甸桥持刀抢劫案之后的大半个月内,北京市又陆续出现五六次次类似的持刀抢劫。

    受害者回忆,歹徒还是那一高一矮两个男青年。

    不过,作案手法有些不同。

    民警调查了这几起案件最后一个受害者孙邕。

    孙邕回忆:这两个小子根本没说话。高个子一上来,就用刀朝我大腿上扎。我中刀时候都愣了,还以为是流氓报复错了人。我还说“哥们,我姓孙,你们认错人了吧”谁知道矮个子说“少废话,刺得就是你。赶快把手机钱包交出来,不然再多刺你几下”我这才知道他们是抢劫的。真他妈见鬼了,没听说抢劫的家伙上来先刺人的。

    民警说:上来就刺你,是因为之前一起未遂案件。他们上周抢劫没得手,被一个退伍军人打跑了。退伍军人上过老山前线,会搏击术。他装作给钱,冷不丁把刀子夺过去。这两个小子就吓跑了。看来他们吸取了教训,一开始就将人刺倒,然后再搜身抢劫。

    短短20多天内,歹徒作案高达七八起,平均3到4天一起,几乎每次都捅伤人。

    歹徒的疯狂可见一斑。

    只是,这个案子并不好破。

    1999年北京常住人口就高达1400万,还有数百万暂住人口。这1000多万人中,百分之八十五分散居住在周边城郊广大区域,想要彻底排查根本就不可能。

    至于东北口音?谁都知道北京的东北人众多。仅仅依靠矮个子有东北口音和受害者对歹徒大概相貌的描述,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捉住他们。

    正在北京警方全力排查走访时,1999年9月3日,又一起新的案件发生。

    年仅17岁的高中生张某,被一高一矮两个歹徒抢劫打伤。

    当天中午,张某去西城区阜外大街天意批发市场买东西。当他拿着买好的东西,走上过街天桥时,突然被人用铁棍从背后打 倒。

    几分钟后,一个路人走上天桥,发现张某头破血流倒在地上,吓得立即报警。

    医生发现,张某是被人从背后用铁棍之内的凶器,打击后脑导致昏迷。

    被从背后打 倒,张某压根就没看到歹徒。

    张某随身携带价值1000多元的一部手机失踪,应该是被歹徒拿走了。

    张某对被袭击感到不可思议,一度认为自己是突发疾病昏倒了。

    张某:不可能是抢劫,绝对不可能。我走上天桥上时,桥上人是不多。可一墙之隔的天意批发市场内,有几百人做生意。这歹徒敢在这里动手,我觉得不可思议。万一我喊几声,批发市场人冲出来,他们怎么跑得掉。

    西城区警方对此也很疑惑。目前为止,歹徒作案地点并非偏避的地方,相反很多距离市场、公交站甚至政府机关不远。

    歹徒为什么选择这些地方,又是大白天作案呢?这不符合常理。

    同时,西城区警方忧心忡忡,因为歹徒将作案方法改成了打闷棍。之所以不在用刀捅大腿后再抢劫,可能是顾虑受害者仍然有反抗和呼救的余地。同时,即便受伤倒地后,受害者也能看到他们的样子,干脆采用打闷棍的手法。

    这说明,歹徒的作案手法越来越高明,越来越隐蔽。

    让警方没有想到的是,9月3日的打闷棍案件,仅仅是系列案件的第一起。从此时开始,在短短2个月内,北京三环的各个过节天桥和过街通道,连续发生了高达三十多起打闷棍案件。

    案件作案手法相同,均是铁棍打击后脑,受害者都携带手机传呼机等物。受害者全部被当场打晕,根本没有看到歹徒的样子。好在是大白天,还是偶尔有路人看到下毒手的歹徒,就是那一高一矮两个男青年。

    这两个小子手段极为高明,目前为止三十多起仅有一起失手(退伍军人),其余全部成功。作案地点选择巧妙,逃离现场速度很快,没有留下任何有价值线索。

    他们连续做了三十起案件,几乎二三天就做一起,但警方始终抓不到他们。

    鉴于案件性质恶劣,又连续发生30多起,其中10人还被打成重伤,这必然造成首都市民的严重恐慌。

    在北京市公安局牵头下,各区公安局迅速组成了联合专案组。北京市公安局特别调来全国刑侦专家进入该专案组,要求尽快破案,抓住闷棍歹徒。

    几个全国闻名的专家,立即对案件进行分析。

    越分析,这些专家越心惊,他们的对手并不简单。

    专家们认为,这两个家伙的作案手法相当高明,堪称建国以来最厉害的打闷棍杀人魔。

    17岁张某质疑的,歹徒为什么会选择附近人并不少的二环、三环大街上作案?

    歹徒选择的并非人行道上,而是过街天桥和通道。

    选择过街通道,是因为通道比较封闭,真正在通道内行走的人不多,往往只有一两个人。这样一来,便于歹徒选择单独受害者下手。如果在大街上,一条街上就算行人再少,多少会有几个人,甚至会有巡逻警 察、便衣警 察之内。一旦打闷棍时候被其他行人看到,歹徒就有危险。

    在通道里面作案,歹徒就非常安全。

    相比过街通道,歹徒重点选择的还是过街天桥,主要是三环的过街天桥。

    专案组认为,歹徒选择过街天桥仍然说明他们狡猾,脑子非常够用。

    大部分歹徒,绝对不敢选择在过街天桥作案。过街天桥高高在上,桥下路人一抬头就能看到桥上的人。歹徒在天桥上怎么隐藏,怎么作案呢?

    事实证明,歹徒恰恰选在天桥中心,也就是有大幅遮挡物的一段下手。

    作案前,歹徒站在遮挡物附近,装作抽烟、闲聊或者看风景,桥下的人根本就看不见他们。

    当受害者一个人路过这里时,歹徒将他打闷棍放倒。由于存在遮挡物,桥下的路人即便距离二三十米,也是看不见。

    反而,桥上的歹徒可以随时观察桥下情况,一旦发现警 察或者较多的路人上来,可以立即逃走。

    即便天桥附近有车站、市场、甚至机关之内,也不会歹徒影响作案。

    同时,普通路人经过天桥时,一般习惯眼睛朝下低头行走,这就为打闷棍提供了最佳时机。

    11月19日中午12点,65岁的老人王某经过海淀区八里庄桥下时,又被闷棍打 倒,随身价值2300元的手机和财物被抢走。

    老人王某受伤较重,加上年纪比较大,导致半身偏瘫。

    老人王某醒来后,也对被打闷棍感到不可思议:我听人说北京有打闷棍的。我们这个年纪的人,做事都很小心,上 街都提防了。但我怎么也没想到,他们竟然敢在大白天打闷棍。打闷棍都是在晚上打,打完乘着夜色逃走。我活了六十多岁,还没听说过敢这样作案的。

    老王说的没错,警方对此也迷惑不解。这两个歹徒作案频率如此之高,却又选在中午前后作案,确实不可思议。

    一旦他们被警方发现,青天白日之下,基本是逃不了的。甚至,如果他们行凶期间被见义勇为的市民发现,估计也是跑不掉。

    这不符合一般作案逻辑。

    专案组的专家却并不惊讶,又恰恰是歹徒的高明之处。

    老人王某的质疑很正确。全国打闷棍作案的不少,确实很少有大白天下手的。这几十起作案,歹徒全部选择在上午9点到下午4点间,还都是周一到周五。

    选择这个时间点,是非常巧妙的。这段时间虽是白天,绝大部分人都在上班,街道上并没有多少人,便于作案。

    很多歹徒选择晚上借助夜色掩护作案。其实,晚上作案并不有利。走夜路的市民,警惕性都很高。只要有陌生人接近,路人会比较警觉,歹徒并不容易下手。打闷棍要求准确击中后脑,如果打不中,受害者肯定会呼救、逃走、搏斗之内,抢劫就失败了。在夜晚打闷棍,并不容易成功。

    白天就不同!光天化日,艳阳高照,一般路人都会感到比较安全,没什么警惕心理,容易被偷袭。

    专案组还认为,歹徒不但狡猾,还对警方很了解,似乎有过从警的经历。

    他们知道北京这种大城市,反而是晚上警 察巡逻较多,白天巡逻较少。在大白天作案,他们更不容易遇到警 察,更容易逃窜。

    自然,大白天作案是需要胆量的,一般鼠辈是绝对不敢的。这说明歹徒不但狡猾,胆量

    有意思的是,最初那个和歹徒搏斗的退伍军人,向警方提供了一条线索。

    这个退伍军人认为:拿刀的高个子青年可能当过兵,或者当过警 察。我上去夺刀的时候,他是没有防备的,我一把将刀抢到手中。这个家伙一惊之下,反手就来夺。这是一个标准军队侦察兵或者警 察的擒拿动作。如果我不是上过老山前线或者反应慢一点,刀就被他又夺回去了。这个家伙肯定受过军事或者警方训练,不是普通人。我看到逃走的时候,腰杆比较直,给人感觉也是当过兵的。

    高个子歹徒当过兵或者警 察?这个线索很有价值,但仍然没有什么用处。

    高个子在所有案件中始终没有开口,不知道他是哪里人。全中国当过兵和警 察的有多少人?根本没法找。

    以上几点,都说明这两个歹徒非常高明,但高明的还不止这些。

    专案组还认为,歹徒选择的受害者很巧妙。所有受害者,基本都是35岁左右带着手机的市民,只有一起是17岁少年,一起是65岁老人。

    看来歹徒绝对是惯犯,对于受害者很了解。一般年轻人,没有什么经济基础,身上不会有什么钱,也买不起手机。年纪大的老人,上 街只会带些零钱,更不会带手机。

    35岁左右的市民,正好是事业较好,经济基础较好的年纪,身上带的钱较多,带手机的也很多。

    至于打17岁少年和65岁老人那两起,也是因为这两人拿着手机。

    一部手机,最差的也可以卖五六百元,高档的一二千元,也算不错了。

    经过以上种种分析,这两个歹徒绝非初来乍到,应该是惯犯。

    矮个子闷棍杀人魔是大哥,高个子是小弟,前者很狡猾,应该是被政府打击处理过的,有服刑或者拘留、劳 教经历,作案经验丰富,作案手段高明。

    更厉害的是,矮个子能够不断改进作案方法。最初他们持刀正面抢劫,随后演变为持刀从背后捅倒人以后抢劫,最后变为打闷棍抢劫。

    这说明矮个子歹徒在不断吸取经验教训。

    高个子孔武有力,手段凶残,反应敏捷。高个子前后打了三十多多个人,竟然只有一起未遂,其余全部成功,这在全国也是绝无仅有的。

    这说明高个子身手颇好,应该有过当兵或者当警 察的经历。

    根据矮个子是东北口音来看,他很有可能从东北流窜到北京的惯犯。
 楼主| zhf8964 发表于 2017-5-31 16:44:06 | 显示全部楼层
根据矮个子是东北口音来看,他很有可能从东北流窜到北京的惯犯。

    于是,专案组试图在东北调查相关案件。
可惜,当时恰恰是东北90年代下岗潮时期,也是东北最乱的时期。各种抢劫案多如牛毛,流窜东三省打闷棍的团伙就有几十个之多。如果这样去查案,恐怕查上十年,也不会有什么进展。
无奈之下,警方只能进行被动的所谓预防和走访排查。

    警方认为歹徒冒险每隔二三天就作案,肯定是急于搞钱用于挥霍。这些人一般不是好赌就是好色,警方重点对于地下赌场、麻 将馆和色 情场所重点排查。

    奇怪的是,出动数千警力将北京市的这些场所翻了好几遍,始终没有发现一点踪迹。

    难道歹徒平时不出门挥霍玩乐?那他们冒着生命频繁作案,是为了什么?这说不通啊。

    排查失效,只能预防。

    在公安局动员下,大量民警和联防队员开始在白天上 街巡逻,重点在三环的天桥和通道巡逻。

    遗憾的是,北京实在太大了,仅仅三环路就长达40多公里,天桥和隧道无数。警方警力肯定不够分配,一些地方不可避免的不设防。

    在警方巡逻期间,陆续又有几起案件发生。

    一个政府机关年轻干部杨某,又被闷棍打中后脑。他被抢走手机后,并没有当场昏倒,而是硬撑着跑到桥下呼救。

    路人将他送到医院时,他还神志清醒,但几分钟后就陷入重度昏迷。医生认为杨某的伤势严重,很有可能成为植物人。

    闻讯而来的家属,在病房里哭成泪人一般。杨某母亲还怒斥赶来的民警:你们干什么吃的?我儿子在首都大街上,都能被人打成这样。要你们这些公安还有什么用。

    面对老太太的指责,民警们面红耳赤,无言以答。

    在警方焦头烂额之下,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11月开始,两个闷棍歹徒突然停止了作案,消声灭迹了。

    专案组对此百思不得其解。一些专家推测,可能是恶魔见风声紧,离开了北京,流窜到其他地方作案。

    不过,专案组一些资深专家另有看法:可能是这两个恶魔在酝酿或者已经做了其他的大案,搞到了钱。所以,他们暂时避避风头,同时挥霍一些赃款。一旦钱用光了,他们还会继续作案。

    看来,是这些人分析对了。

    大约5个月后,这两个家伙突然又开始作案,还竟然毫不留情的杀人了。

    2000年4月19日中午12时,33岁的市民徐向阳,在朝阳区国家奥林匹克体育中心办完事,正准备乘车回公司。经过体育中心北门人行地下通道时,徐向阳隐约感觉到身后好像有人跟着,也没有当回事。

    这里是首都的大街上,又是大中午烈日当空,能有什么危险呢。

    又走了二三十步,脚步声越来越近了。突然,响起了一声重器击打的声音和徐向阳短促的惊叫。一根粗铁棍重重的砸在徐向阳的后脑上,将他当场打 倒。

    下毒手的仍然是一高一矮两个男人,高个子刚刚将徐向阳打 倒,矮个子立即对他进行搜身,拿走了诺基亚牌3210型手机。

    随后,两人快速走开,只留下徐向阳在地上抽搐挣扎。

    两个歹徒手法极为熟练,作案前后不到三分钟。

    五分钟后,女市民姜在秀经过地下通道,发现有人倒在地上,急忙报警。

    警 察和120救护车迅速赶到,遗憾的是,徐向阳重伤不治。

    半年前被打伤的受害者,多是轻伤,歹徒下手留有余地。但这次徐向阳受的是非常重的伤,后脑的骨头已经被击碎,形成急性脑肿胀。送到医院之前,他因重度颅脑损伤,已经停止了呼吸。

    面对徐向阳扭曲的遗体,民警们表情严肃,焦躁不安。

    打闷棍本来就是极为严重的恶行案件,现在再加上杀人,就更不得了。

    根据歹徒的作案规律分析,他们恐怕不会主动停止作案,直到被抓住为止。

    专案组焦急万分。目前他们能做的只有两个,一是在全城到处巡逻,试图将闷棍杀人魔抓现行。自然,难度极大。
 楼主| zhf8964 发表于 2017-5-31 16:44:41 | 显示全部楼层
专案组认为,闷棍杀人魔作案手段极为高明。他们对作案地点,也就是北京三环二环无数天桥和地下通道了如指掌,对警方设置的治安岗亭,巡逻警力甚至巡逻路线也特别了解。只要周边有疑似警 察、联防队员的人出现或者路人较多,他们立即离开,根本不去动手。

    同时,这闷棍杀人魔作案非常纯熟。根据受害者回忆,从被闷棍杀人魔打 倒到他们逃离现场,最多不超过3分钟,大部分只有1分多钟。

    这么短的时间,即便附近有警 察,恐怕也来不及反应。等警 察赶到现场,闷棍杀人魔早就跑远了。

    就在专案组四处调查期间,距离上一次打死人的仅仅4天后,闷棍杀人魔再次出手。37岁的市民余关荣被活活打死,颅骨有6处骨折。看来他被打 倒以后试图呼救,歹徒就又连续打了五下。受害者随身携带的诺基亚牌5110牌手机,丢失。

    往后这几个月,闷棍杀人魔极为疯狂,几乎天天都作案,而且下手特别重。被打 倒的人中,一半都是重伤,其中一部分还是重伤不治。

    此时闷棍杀人魔完全肆无忌惮的程度,作案频繁极高

    2000年6月21日,闷棍杀人魔在朝阳区安华桥东北侧人行地下通道,打死了35岁的俞赋。

    警方震惊之余,进行全城大搜捕,北京城内到处都是警 察。

    在这种高压态势下,歹徒竟然毫不理会,仍然天天作案。

    6月28日10时,他们在丰台区王家胡同人行过街天桥上,活活打死了28岁女孩魏汉珍。

    仅仅1天后,歹徒又在海淀区恩菲大厦门前人行地下通道内,打死了40岁的贾俊义。

    至此,歹徒在短短10个月内,前后作案高达近120起,重伤50人,打死7人。

    大家可以算一算。其实闷棍杀人魔在11月到5月间并没有作案,真正作案时间是9月到11月,4月到6月,一共只有6个月180天。现在作案120起,也就是几乎天天都作案。

    这堪称建国以来,北京地区绝无仅有的惊天打闷棍大案,也是全国最为恶劣的打闷棍案件。

    更关键的是,闷棍杀人魔天天作案,警方却无 能为力

    这起恶性案件,也造成了北京市民的高度恐慌。纸里包不住火,北京市街头巷尾都流传着有一个闷棍团伙,打死了很多人。市民们人心惶惶,对警方极为不满:养了一帮吃闲饭的!

    于是,二环三环的地下通道和天桥上经常空无一人,即便是大白天也没有人敢走。市民宁可绕路多走半个小时,也绝对不敢冒着被打闷棍的危险通过。甚至,三环附近的居民也非常紧张,出门购买日常生活用品都要几个人一起去。公交车站上很多单个行人,哪怕是一米八几的男人也不敢随便离开车站。

    同时,因为歹徒主要抢劫有手机的市民。北京市民纷纷不敢携带手机出门,另可排队去使用路边的公用电话。

    这起案件也传到北京众多外交官耳中,洋人一再告诫使馆工作人员要小心,北京大街上已经不再安全。

    对于这起影响巨大的案件,上到公 安 部甚至中 南 海高层,都极为震怒,要求北京市公安局限期破案,立即抓捕闷棍杀人魔。

    专案组无奈之下,只能倾其所有抓现行。他们明文规定,不抓住闷棍杀人魔,所有警员和联防队员停止休假。

    因北京天桥和通道太多,现有警力不够分配,7月1日开始紧急从各社区居委会,抽调男性工作人员担任联防队员。

    要求一个民警配一个联防队员,驻守二环三环的天桥和通道,实行两班倒,时刻都必须有人。如果哪里再出现闷棍案件,就追究巡逻警员的责任。

    如此高压之下,闷棍杀人魔作案略有收敛。

    整个7月,闷棍杀人魔做了10多起案子,是以往的一半。

    这样一来,到了8月中旬,闷棍杀人魔有一周几乎停止了作案,专案组略微松了口气。

    正常来说,警方如此高压,闷棍杀人魔应该流窜到其他地方作案了。

    万万没有想到,8月23日开始,闷棍杀人魔突然又开始作案,下手比之前还要重,一半的受害者被打死。

    23日上午10点,定慧寺东里红绿灯西侧人行地下通道内,49岁的张德华被打死。

    仅仅1天后,24日上午10点,海淀区空军司令部西门外人行地下通道内,39岁的女士刘惠萍被打死。

    1天后,25日上午12点,朝区区三元桥西侧人行过街天桥上,34岁的王国举被打死。

    2天后,27日下午14点,海淀区北太平庄北侧人行地下通道内,49岁的刘小江被打死。

    1天后,28日中午12点,丰台区百乐酒店附近人行通道上,28岁的国家机关年轻干部王卫被打死。

    短短一周内,连续打死5人之多。

    看来,歹徒自知罪不可恕,干脆孤注一掷,在被抓之前疯狂作案,尽量捞钱享受同时报复社 会。

    到了这种地步,不用上级来批评,专案组每个成员早已如坐针毡,夜不能寐。

    8月24日、26日、28日,北京市公安局刑侦处三次召开紧急会议,通报情况,详细布置对此案的侦破工作。

    专案组所有成员,全部赶赴全市各大天桥和通道,24小时监督巡逻。

    萨沙说:抓现行是唯一的办法了。

    专案组认为,闷棍杀人魔在1年内作案149起,重伤58人,打死12人,堪称全国极少见的恶魔。

    最近一周,歹徒疯狂作案,给专案组带来巨大的压力,不过,却让抓现行有了可能。

    目前北京市几乎所有天桥和通道,都有警员巡逻。而闷棍杀人魔作案频率如此之高,所谓上得山多终遇虎,迟早他们会被抓住。
 楼主| zhf8964 发表于 2017-5-31 16:45:09 | 显示全部楼层
两个歹徒的模拟画像,辽宁口音和凶器的特征,全部印刷成册,下发到每个警员和联防队员手中。闷棍杀人魔非常狡猾,专案组一再命令,所有警员不允许穿警服,要尽量隐藏自己的身份,装作路人。

    8月29日上午,二环路旧鼓 楼大街北口地下通道内,6名警 察和联防队员在这里巡逻。

    6人全部穿便装,其中2人是专案组派来的刑警,都配着手  枪。还有2人是新街口派出所的民警,携带警棍手铐等警具。剩下2个小伙子,是临时从社区抽调的联防队员。

    6个人分为4组。

    由1个民警和1个联防队员编成1组,一共是2组,分别蹲点通道的两个进出口。

    2个持 枪的刑警各为1组,负责在通道内和附近街上巡逻,观察可疑人员。

    11点多,在通道外几十米巡逻的刑警李兵,突然发现异常情况。一个领着沉重皮包,打扮时髦的女人朝着通道入口走过来。这没有什么奇怪的。李兵随后发现:距离女人不远,有两个男青年一前一后,也向通道走过去。

    显然,这两个男青年是在跟着这个女的。

    在进入通道之前,其中的矮个子男青年突然转 头,仔细的打量了李兵一番。

    李兵从警多年,经验丰富,立即举起手机装作在和别人谈生意。

    矮个子男青年似乎犹豫了一下。但他看着那个女人拎着的皮包(后来知道这个女会计带着10多万现钞),忍不住咽了一口吐沫,加快速度追了过去。高个子男青年,则紧随矮个子其后。

    两人走过去以后,李兵急忙回头仔细打量。高个子男青年手中,拿着一个长长的纸袋,里面似乎放着沉甸甸的什么管状工具。

    李兵顿时一惊。专案组发来的资料中,明确说闷棍杀人魔是一高一矮,使用铁棍在天桥或者通道作案。

    这两人明显是盯着这个女人走进通道,又似乎带着凶器,难道他们就是闷棍杀人魔。

    不管是不是,先盘问盘问再说。

    想到这里,李兵将手  枪的保险打开,快步追入通道。

    当李兵进入通道的时候,守在通道口的民警王志勇也发现这两人不对劲,追了上去。

    李兵跑了几步,追上了王志勇:我看这两个人很可疑,拦住他们问问看。

    于是,王志勇抽出警棍,同李兵两人跑步追了上去:站住!不许动!警 察。

    听到这声喊叫,一高一矮两个男青年同时惊了一下。

    两人似乎想要跑,但对面通道口的民警周涛听到喊声后,立即带着联防队员迎面走了过来,挡住了路。

    李兵拔出手  枪,对准那个可能带着凶器的高个子:面对墙站好,两腿分开,手抱在头上。

    这时,那个矮个子男青年对高个子使了个眼色,似乎是要硬拼。

    谁知道,高个子男青年看到手  枪,已经吓得浑身发抖,不自觉的放下了纸袋,举起双手。

    高个子男青年见同伴屈服,无奈之下,也只得照做。

    李兵和王志勇将两人身上搜了一遍,发现高个子身上有把折叠刀。

    高个子解释:水果刀,削苹果的。

    王志勇从矮个子身上找到一张身份证,地址是辽宁省。

    闷棍杀人魔中的一人就是东北人,还可能是辽宁人。

    王志勇不觉对李兵喊:老李,这家伙是东北人。

    王志勇拿出手铐要给矮个子戴上,同时对通道那边几十米外的周涛和联防队员高喊:你们快过来,先把人控制住。

    听到这句话,矮个子男青年突然一转身,用力将瘦弱的王志勇摔了一跤。

    王志勇被重重摔在地上,手铐也掉了。但王志勇反应很快,顺手死死抱住矮个子的腿,不让他逃走。

    这边高个子男青年也想逃,却因为刑警李兵始终拿着手  枪对着他,失去了反抗的勇气,根本不敢动。

    这边周涛和联防队员三步并两步赶上来,用力将矮个子青年按倒。

    让人吃惊的是,王志勇、周涛、联防队员三对一,仍然收拾不了矮个子。

    这家伙个子不高,身体非常结实,力气很大。王志勇他们三次将他按倒,矮个子三次又强行爬起来。

    双方激烈搏斗时,另外1名刑警和1名联防队员闻讯也赶了过来。五个人对一个,矮个子这才坚持不住,被死死压在地上。

    到了这个地步,矮个子竟然还在垂死挣扎,乱踢乱打,甚至张口咬人。民警周涛的大腿被他连咬几口,伤口很深,鲜血淋淋。

    最终5个人还是制服了他,将他戴上手铐,按倒在地上。

    被警 察制服后,矮个子男青年对傍边呆若木鸡的高个子破口大骂:我就知道你他妈是窝囊废。我们两人一起拼命,肯定能跑得掉一个。现在好了,等着打靶吧!

    这边,刑警李兵也给高个子戴上手铐,然后打开了放在脚边的纸袋。
 楼主| zhf8964 发表于 2017-5-31 16:45: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zhf8964 于 2017-6-1 08:01 编辑

纸袋里面放着一根长半米,重达10公斤的用螺纹钢自制的铁棍。

    毫无疑问,这两个小子就是闷棍杀人魔。

    被捕后,这两个家伙还是抵抗了一阵,胡言乱语,拒不交代。

    不过,这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就像突审民警说的那样:你们做了那么多案子,看到你们样子的少说有二三十人。怎么样?要不要当面对质。

    见已经无法抵赖,两人先后交代,他们就是闷棍杀人魔。

    高个子叫做马俊,23岁,内蒙古乌海市农民。矮个子叫做焦文军,30岁,辽宁省本溪市桓仁县农民。这两个都是背负大案在逃的通缉犯。

    主犯焦文军,竟然出身在一个警 察家庭。他的父亲和哥哥都是桓仁县的乡村民警。焦文军天生品质恶劣,从小就不学好。父亲和哥哥都很正派,他却不断做坏事,打架、盗窃、耍流氓。无论父亲和哥哥怎么劝告,甚至打他,焦文军就是不改。初中毕业以后,焦文军就不愿上学,开始在社 会上混,同一群小偷混在一起。到了17岁的时候,焦文军团伙系列盗窃案发,涉及金额巨大,他被当地法 院判处有期徒刑7年。

   客观来说,焦文军这个家伙不是好人,却绝对是个不同凡响的聪明人。这家伙有一副非常聪明的头脑,搞什么通什么。

    在服刑的7年内,他自学了木匠手艺,获得6级木匠的证书。狱警回忆:这家伙买了一本书,照着书上面做一些古代的木头家具,真的一模一样。他私下托我放在县里木器店里面卖,刚放进去第二天就被人抢购一空。

    不仅仅是学木匠,焦文军还完成了自学考试大专的课程,拿到了文 凭,也是一个大 学 生了。

    在90年代拥有一个大专文 凭,也是挺不错的。

    1996年被释放以后,焦文军完全可以凭借木匠手艺或者大专文 凭,好好找一份工作过日子。但他的天性,决定了焦文军不可能过这种平淡的日子。

    焦文军觉得做木匠太辛苦,还不如盗窃来钱快。很快,焦文军又开始了盗窃。几次作案后,焦文军觉得盗窃风险较大,比较容易失手,偷到的钱也不多,还不如直接抢劫。

    从1997年开始,焦文军在当地开始持刀拦路抢劫作案。只是桓仁县是个小地方,全县包括农村人口才十多万。在这里,焦文军的熟人太多,根本不能长期作案。当年,焦文军流窜到北京。

    早在1997年的北京,焦文军就已经开始持刀和打闷棍的方式抢劫,前后作案10多起。

    好景不长,大概1年后的1998年6月,一次持刀抢劫中,焦文军遇到几个联防队员,被打翻后抓了现行,又被判处10年徒刑。

    焦文军不愿意坐牢吃10年苦。一年后的1999年6月,他从辽宁盘锦监狱脱逃,流窜到北京伺机作案。

    焦文军是个非常会总结经验教训的人,从不犯同样的错,真称得上与时俱进。越狱后,他认为不能再一个人作案了。这样太势单力孤,很容易被警 察甚至见义勇为的路人抓住。

    于是,焦文军想要物色一个同伙。一次偶遇中,焦文军结识了23岁的马俊。

    马俊是内蒙古乌海市农民,初中文化。同之前那个退伍老兵分析的一致,马俊曾经当过警务人员。

    1999年,马俊经人介绍,曾经在北京当过2年联防队员。但马俊嫌工资低,工作幸苦,经常不去上班,被单位开除。

    没有生活来源的马俊,逐步同一群流氓混在一起。一次打群架中,马俊和一个流氓互殴,用刀将对方捅伤。流氓送到医院里抢救无效,死了。故意伤害致死,最起码要坐牢10年。马俊负案在逃,从此在社 会上流窜。

    在街上准备抢劫的马俊,意外遇到了也要抢劫的焦文军。两人都是一路人,说了几句江湖上的黑话,就知道了对方的身份。

    一来二去,两人就攀谈起来,一拍即合。

    焦文军年纪较大,从十三四岁就开始作案,经验丰富,头脑灵活,很快成为马俊的大哥。

    聪明狡猾的焦文军负责制定作案的一切计划,身体强壮的马俊则负责下手打人。

    两人从1999年9月开始持刀抢劫,几次以后,他们抢劫退伍军人时失手。

    焦文军觉得这样作案有风险,立即改为打闷棍。

    开始焦文军认为最好不要杀人,因两人都没有死罪,没必要将人打死。

    到了11月就不同了。有个小流氓二宝找到焦文军,说有人出5万元要杀人。

    焦文军犹豫再三,还是决定杀人换取这5万元,用双筒猎 枪将一个叫做杨军的工头打死。

    将赃款挥霍了以后,两人又继续作案。反正已经杀了人,被抓住也是枪毙,他们就更肆无忌惮的下毒手。

    这两人自知难逃一死,作案极为疯狂,几乎每天一起。

    短短1年内,前后作案149起,重伤58人,打死12人。

    做了这么多案子,两人却没有抢到多少钱。案件财物市值20多万,但两人急于销赃,仅仅拿到赃款4万多元,平均每人2万。

    换句话说,两人每次作案只能得到100多元,每打死或者打重伤1个人,才能得到300多元。被他们打死打成重伤的70人,几乎都是家破人亡,惨不堪言。

    最后一个被他们打死的国家机关干部王卫,年仅29岁,刚刚结婚3年,有着美满的家庭和不错的事业。

    闷棍杀人魔仅仅为了他身上的350元现金,将他活活打死,留下白发老人、2岁的孩子和年轻的妻子痛不欲生。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警方花了一年时间,才抓现行抓住他们。

    这是因为焦文军极为狡猾。除了各种丰富作案经验以外,他还特别细心。

    在作案前,焦文军几乎走遍了二环和三环每一个天桥和通道。详细记录了地形、地物、警方治安亭、巡逻等情况。每次作案之前,焦文军都会先去踩点,同时设计撤退线路。确认完全没有问题后,焦文军才会带着马俊一起下手。一旦得手,两人立即按照之前设定的撤退路线逃走。这两人虽抢钱不多,每次逃走均会打车,以保证撤退的速度,不会被警方抓住。

    更牛逼的是,焦文军还每天收看法制节目,精心做笔记,研究节目里面歹徒失手的原因,引以为戒。

    同时,焦文军每次作案以后,一样会写笔记,检讨作案中的瑕疵,保证下一次不会再犯。

    所以,焦文军马俊一共作案149起,仅有1起未遂,成功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九。这堪称全世界范围,最厉害最高效的劫匪了。

    那么,为什么警方历次排查,都没有抓住他们?

    还还是因为焦文军的狡猾。

    他特别选择了北京郊县的两个偏避的招待所,用假身份证登记入住,还**。他们都住在有阳台的二楼。一旦遇到民警排查,就由没有东北口音的马俊出面搪塞。万一警方有怀疑,焦文军就会毫不留情的甩掉马俊,自己从二楼阳台跳下逃走。

    而警方排查赌场和色 情场所,对两人也没设么作用。诚然,这两个家伙都很好色,经常去KTV找 小 姐,不过,马俊曾经当作联防队员,对于警方排查行动很了解。

    这两人从不在KTV玩到10点以后。因为10点以后,警方才会进行排查。同时,两人找 小 姐全部用假名,绝对不带小姐回自己住所,也绝对不留下电话号码之内,避免被警方顺藤摸瓜。

    同两人平时晚上很少出门,但0点之前都不睡觉。因为警方抓捕和大清查几乎都在12点之前的晚上,这点马俊都很熟悉。

    那么,问题来了,这两个家伙明明这么狡猾,又明知道8月29日到处都是警 察,为什么还要犯糊涂进入通道呢?

    焦文军说:主要还是贪心呗!7月你们查得紧,我们作案不多,口袋里面已经没多少钱了。当天在复兴门,我们看到一个女人,刚刚从银行取了最少10万元现钞。我们很兴奋,就一直盯着她。她从公交车上下来,走进了这个通道。我当时犹豫了一下。最近警 察经常在通道巡逻,进去可能有危险。但这笔钱实在诱惑太大,我们还是冒险进去了。谁知道刚进去,就被你们一前一后堵住了。

    2001年7月25日,北京市第一中级法 院一审以抢劫罪、故意伤害罪、非法持有枪 支弹药罪数罪并罚判处焦文军死刑;以抢劫罪、故意伤害罪数罪并罚判处马俊死刑。

    焦文军和马俊在一审后,均没有上诉。

    2001年11月6日,两个闷棍杀人魔被执行死刑。

    对于打死这么多无辜者,马俊和焦文军却毫无内疚:我不想打死他们,只是失手才搞出人命,怪他们自己运气不好。
潸然泪下 发表于 2017-5-31 20:14:37 | 显示全部楼层
没图你说个J 8
 楼主| zhf8964 发表于 2017-6-1 08:04:20 | 显示全部楼层
2001年11月6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 院遵照北京市高级人民法 院院长签发的执行死刑命令,将采用打闷棍等暴力方式实施抢劫的焦文军、马俊押赴刑场执行死刑。
  焦文军、马俊在1997年3月至2000年8月间在本市城区及河北保定等地,采取持铁棍、铁锤击打被害人头部,用刀刺扎被害人身体和威 胁等方法,疯狂抢劫,作案达98起,致12人死亡,58人受伤,共抢得人民币、手机等价值人民币28万余元,同时二人还分别受雇、报复
杀人一起,各致一人死亡。一中院一审判处二人死刑后,二人没有提出上诉。
  昨天在被执行死刑前,罪犯焦文军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采访,以下是记者与焦文军的一番对话:
  问:一审后你为什么没有上诉?
  答:上诉也是一样的结果。我的父母给我一个聪明的大脑,但我没用在正地方上,我很后悔。对法 院的判决我就希望快一点,如果有来世我一定会好好做人。
  问:现在最想谁?
  答:我最想我的父亲。
  问:从判决到现在,你想的最多的是什么?
  答:后悔。
  问:你是否想到会有这一天?
  答:想到了。
  问:是从被抓的时候还是宣判的时候?
  答:从我干的时候。
  问:那时为什么没有回头呢?
  答:那时回头已经晚了。临被抓住以前,我心里已经……即使没有抓住我,没有这个结局,我自己的精神可能也会崩溃的。因为毕竟我也是人,我也不想做出这些伤天害理的事情来。
  问:你有没有想过要对被你伤害的人、致死的人或是他们的家属说点什么?
  答:我就最后看到了王某的母亲,我想对她说,对不起。由于我的犯罪行为给她家庭、身心上都带来极大的痛苦与伤害。
二十年老用户 发表于 2017-6-1 13:51:04 | 显示全部楼层
大脑病变导致暴力和自戕倾向,唯有电击,电击,电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子陵 ziling ( 京公网安备110112000276号 京ICP证041482号 )|网站地图  

GMT+8, 2017-9-23 17:18 , Processed in 0.022696 second(s), 6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子陵网 值班电话 010-89548890 值班QQ 563830

© 2000-2017 Ziling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