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子陵论坛 Ziling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8528|回复: 3
收起左侧

永不消逝的那道弯弯的虹——W·瓦希列夫斯卡娅的《虹》如何来到中国

[复制链接]
城市欢乐多 发表于 2017-4-1 05:58: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城市欢乐多 发布于: 子陵 ziling.com
1933年M在闽浙赣革 命 根据地考察期间,重游4年前红军在瑞金城北大柏地一带重创敌军旧战场时,便借雨后彩虹的悦目景象,以《菩萨蛮》曲牌,写下大气磅礴又瑰丽多姿的《大柏地》:“赤橙黄绿青蓝紫,谁持彩练当空舞?雨后复斜阳,关山阵阵苍。 当年鏖战急,弹洞前村壁。装点此关山,今朝更好看。”苏联女作家W·瓦希列夫斯卡娅在反德国法 西 斯卫国战争期间创作的长篇小说《虹》,也把它作为光明战胜黑暗,文明战胜野蛮、人道战胜暴力、公理战胜强权的象征:“虹从东方向西方延伸着,像花瓣似的温润,柔和,纯净而灿烂的光带,把天与地连接起来。”灿烂的虹光,鼓舞,照耀着苏联人民,在前方,在敌后,英勇顽强地夺取反法 西 斯战争的伟大胜利……
  瓦希列夫斯卡娅原籍波兰,1905年生于克拉科城郊,从小生活在工人聚居区,1914年一战爆发后又随祖母迁居农村,和农村孩子一起干农活,受冻挨饿,直到1917年冬,父母才将这 “长野了”的孩子接到城里接受正规教育。但童年经历不仅培育了她坚强的个性,也让她深切认识到社 会的不公。她在中学就开始写诗,读大学的时侯,一方面参加学生与工人运动,一方面从事文学创作。1934年她反映波兰社 会下层人民困苦生活的小说《日子》,引起社 会广泛关注,后来又接连出版了《祖国》《大地的苦难》。1939年德国法 西 斯入侵波兰,她徒步跋涉600公里,来到苏联,加入了苏联国籍。她除继续完成在波兰就开始写的长篇小说《池沼上的火焰》外,也在苏联报刊上发表论文、小品和短篇小说。苏联反法 西 斯卫国战争爆发后,她以记者身份,和红军战士并肩战斗。除创作《党证》《一个德国士兵的日记》《为了胜利》等一篇篇纪实性的报道外,积累了大量素材。特别令她感动的是各地农村妇女,为了胜利几乎奉献了一切:丈夫、儿子参加了红军或游击队;粮食支援红军;或坚壁清野,甚至连好不容易盖起的住房、柴垛,也不惜一把火烧毁:“一粒粮,一根草也不留给德国鬼 子,困死他们,饿死他们!”……后来,她听说一位叫亚历山德拉·戴曼丽的农妇,丈夫不幸阵亡,她怀着对敌人的憎恨参加了游击队。为不影响工作,她一直瞒着自己怀有身孕,总是奋力地工作:烧饭,洗衣,侦察……直到临产前才回到村里,却不幸被德寇虏去。敌人千方百计让她供出游击队的情报,却怎么也撬不开她的嘴。在严寒的冬夜,扒光她的衣服,把她赤身裸 体的在冰天雪地 里 用刺刀驱赶着

要她指认哪家是游击队;她生下自己和丈夫盼了20年才怀上的惟一的儿子,敌人更利用母亲对儿子的怜爱,威逼利诱,也毫无所获。敌人恼羞成怒,残忍地将她和她的儿子杀害,投到冰河里……瓦希列夫斯卡娅说:“戴曼丽的事迹,深深打动了我,我被苏联妇女的这种强大的精神力量所震慑。”她沿途所见的那许许多多令她感动的妇女们的形象,在脑海中一下变得更加鲜活起来,使她不能自已,遂在戎马仓皇中着手创作《虹》。她说:“我写作时,几乎无须借助任何想象,因为作品中每个人物,都是从真实生活中提炼出来的,只是将女英雄戴曼丽改成了娥林娜……”
  《虹》以身怀六甲的娥林娜潜回村后被德寇虏去为主线展开,这是一个有300户人家的普通农村,家家青壮男子都参加了红军和游击队,留下的尽是妇孺老弱。空场里的绞架上吊着被德寇处死的少年柳纽克的尸体,成了侵略政权的象征。清早,老妈妈费多霞颤巍巍地挑着水桶到河边打水,雪地上横陈着一具被冻得僵硬的红军战士的遗体,德寇不仅不许收尸,还把他的军大衣、军裤、皮靴剥去。那红军战士正是费多霞的儿子华西里!她每次去河边总要望着儿子灰白的脸,仿佛他可以听见似的,一声声轻唤着“好儿子……”她的房子被占领军头子顾尔泰上尉和姘头普霞——一个“为了丝袜和法国酒”便苟且偷生,出卖祖国、亲友和灵魂的可耻叛徒占据。老妈妈和村民们一样,不露声色地把刻骨的仇恨埋在心底。她坚信他们遭报应的一天总会来到。
  《虹》最初发表在1942年八九月份的《消息报》上,父亲曹靖华读到从莫斯科寄来的剪报后,认为这不仅是一部 “作者用心血凝成的现实主义的艺术杰构”,也是鼓舞中国人民奋勇抗击和德国法 西 斯一样的“最黑暗,最野蛮,最凶残的人类公敌”——日本侵略者的有力武器,立即着手翻译。后又依据新收到的单行本,将译稿仔细增删校改。那时正值日寇对重庆实施大轰炸期间,他为了赶译《虹》,常常是“紧急警报”响起才去防空洞。有一次刚出家门敌机已经临空,他灵机一动,一头钻进附近的废砖窑。防空洞人多、噪杂,又漆黑一片,而废砖窑僻静又安全,还不妨碍译书。从那以后,每当警报响起,他干脆拿起马扎和书稿去废砖窑。《虹》中不少章节都是在破砖窑译出的。1943年8月他在《译者序》中这样写道:“在赤日烁金的酷暑里,挥汗赶完这部译著,它倘能砥砺同胞抗战的意志,高扬同胞爱国的热情,坚定同胞胜利的信念,这就是我最大的愿望与喜悦了。”《虹》在苏联引起巨大反响,被认为是“体现了全体人民所需要的高超的人道主义精神”的辉煌巨著,并荣膺1942年度斯大林文学奖。《虹》的中文译本在我国同样引起轰动,刘白羽、戈宝权、李何林、杨朔等人纷纷发表评论,赞扬与推介这部作品。周 恩 来回延安公干时,还特意带去了《虹》的中译本,及一部根据《虹》改编的电影拷贝,向延安及敌后各根据地的干部、群众推荐并放映。延安及晋冀鲁豫各出版机构也迅即将《虹》的译本翻印。一些没有印刷条件的地区,还用手刻钢板油印成小册子分发给干部、群众,林伯渠同志回重庆时给父亲带去的敌后各抗 日根据地翻印的他的译著中,就有手工油印的《虹》。我们手头现存的资料中,有一篇1957年11期《解放军文艺》刊登的叶歌的文章《我们心底的彩虹》,作者说,1946年冬季,刚取得抗战胜利不久的各解放区军民,又不得不奋起抗击被美式装备武装起来的蒋匪军的“重点进攻”。他们奉命从鲁中枣庄一线,直插敌后苏北宿迁,他在战斗中负伤转到鲁中的医院,在病房中和伤员们一起贪婪地读起《虹》,他说:“一读到那些令人痛苦和愤怒的情节,一读到那些令人激动和赞叹的斗争,我们就恨不得立即返回前线。我们不能让千千万万的娥林娜、马兰、玛柳琪、米什卡……在敌人刺刀下受折磨、受凌辱、被杀害。”同病室一位叫闫辉的副指导员,肩背上的伤口有半尺多长,每当护士给他换药的时候,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涔涔冒出,他却一声不哼。他说:“比起娥林娜,这又算什么!” 伤口刚愈合,他就要求重返前线,在临行前夜,他对室友们说:“《虹》是一本好书,虽然我们现在撤离了临沂,撤离了延安……但我们的乡亲们并不比娥林娜、玛柳琪差。有这样的乡情,我们还愁什么呢?虹虽然没有出现在我们头上,却横在我们心底。同志们,让我们都能尽早地参加大反攻吧!让我们在胜利的欢呼声中再见吧!”
  《虹》不仅在延安和各敌后根据地产生过巨大反响,在“国统区”同样拥有广大读者。特别是《虹》的电影在国内公映之后,不少大学中学的读书小组,都把《虹》列入必读的书籍之一。父亲也曾对我们说过一位成都女学生的故事:那位女学生读过《虹》后,被女英雄娥林娜坚韧的精神所震撼,她说:“我若遇到娥林娜那种情况,也会像她一样。”后来,这位立志献身革 命的女学生,加入了共青团,经过西康干部学校的培训,担任了西昌盐中区的青年干事。一次在西昌征粮工作中,不幸被叛徒告密落入叛匪手中,她受尽严刑拷打直至牺牲,始终像娥林娜一样坚贞不屈。这位女学生,就是后来被追认为共 产党员的著名女英雄丁佑君。
  当年,瓦希列夫斯卡娅的《虹》确曾在苏联卫国战争和我国抗 日战争及其后的解放战争中,成为千百万读者砥砺抗战意志、高扬爱国热情、坚定胜利信念的精神武器。尽管当年的战火硝烟早已随岁月流逝而飘散,尽管世界格局也已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在今天世界反法 西 斯战争暨中国人民抗 日战争胜利70周年的重要节点上,重读这部小说,深感它仍不失其现实意义。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以史为鉴,居安思危,只有牢记历史,才能开创未来,只有不畏战争,才能维护和平。我们坚信,那从“东方向西方延伸着,像花瓣似的温润、柔和、纯净而灿烂的带子,把天与地连接起来”的象征着光明战胜黑暗、文明战胜野蛮、人道战胜暴力,公理战胜强权的那道弯弯的虹,依旧激励着爱好正义、自由、和平的人们从胜利走向新的胜利。
 楼主| 城市欢乐多 发表于 2018-4-27 04:26:19 | 显示全部楼层
前段时间刚看过,曹靖华的译本。真好,娥琳娜们身上那种坚定的永不屈服的意志让我由衷的钦佩!只是看到下面一段话时,心里却很不是滋味:
“德国兵用刺刀,用铁拳,让农民认清了他们是什么东西。他们不晓得,甚至没料到他们还教会人们一件事——就是从前的苏维埃政权是什么。在任何一个村子里,只要德国用血与泪统 治,在那儿维持过一天,那儿千秋万代都不会再有人对苏维埃政权不满、怠惰和冷淡了......生活本身用残酷可怕的教训,教育了人们。”
[ **社区 http://www.tiexue.net/ ]
可惜的是,1991年对苏维埃政权的不满和冷淡达到了极点,人们亲手砸碎了自己所建立起来的一切!
邦达列夫在《诱惑》一书中有句话说得真对:“俄罗斯民族最大的缺点是善于自我毁灭,常常是轻易地破坏不久前还神圣的一切”......
那是根据卫国战争中在
俄国
农村发生的一件真实的事改变的:一名普通的农妇(小说中叫“娥琳娜”)在德军占领家园后参加了游击队,但从没有人想到她是位高龄孕妇。就在她回村子准备生孩子的时候被敌人抓住,把 她的衣服扒得精光

把她驱赶着赤身裸 体走在冰天雪地里,却誓死不说出游击队的任何消息;后来她在柴棚里生下了一个儿子,敌人企图利用母性来逼出情报,依然徒劳无功,随即当着她的面打死了出生还不到一天的婴儿,也把她投进了冰河......
这是曹靖华先生的译作,据说曾经影响了江姐和丁佑君——她们都视娥琳娜为榜样,后来都是慷慨赴死。
 楼主| 城市欢乐多 发表于 2018-7-22 01:01:02 | 显示全部楼层
城市欢乐多 发表于 2018-4-27 04:26
前段时间刚看过,曹靖华的译本。真好,娥琳娜们身上那种坚定的永不屈服的意志让我由衷的钦佩!只是看到下面 ...

屈指算来,那已经是49年前的事了,当时我还在读高中二年级。在语文老师张孝纯先生的推荐下,我从学校图书馆里借来了苏联作家华西列夫斯卡娅所著长篇小说《虹》。当我看完这部厚厚的书以后,被它深深地打动了。时隔近半个世纪,书中情节大多忘却了。那是一部描写反法 西 斯战争的作品,主人公的名字叫娥林娜;其中一个细节还清晰地记在我的脑中:德国鬼 子把她的衣服全扒光了,用刺刀顶着她的后背,让她走在白茫茫的雪地上。她挺着怀了孕的大肚子,一步一步地艰难地走着,高抬着那高傲的头颅,蔑视着残暴的法 西 斯……啊!50来年了,这个细节还经常出现在我的眼前,激起我强烈的爱国主义情怀。

  我读完这本书后,跟张老师谈了感想。老师说:“你可以把它写下来,咱们开一个读书报告会。”于是,我就参照书前曹靖华先生写的长篇序言,写了一个发言稿。

  一个星期六的晚上,昌黎汇文中学的小小图书馆里彩灯熠熠发光,读书报告会开始了。先是张老师讲了《诗人屈原及其作品》,然后就由我来介绍华西列夫斯卡娅的这部作品,好像还引起了几阵掌声。随后,这部作品就在同学中传开了。

  这很可能是我一生中第一次读到的苏联作品,从此就一发不可收了。记得后来又接着读了许多苏联作品,像《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奥斯特洛夫斯基演讲·报告·书信集》、《卓娅和舒拉的故事
 楼主| 城市欢乐多 发表于 2019-3-17 19:05:36 | 显示全部楼层
娥琳娜,是前苏联小说《虹》中的女主人公。这个名字,在我国不少女杰的成长道路上,尤其是在蜀中女烈江竹筠、丁佑君的英雄历程中,都起到过非同小可的作用 ——她们都曾以崇敬的心情和自己的女友一道买过、读过、交流过、讨论过这部书,她们都为书中娥琳娜落难受辱而始终不屈的形象所深深震撼,她们都立志一旦同样的考验来临之时自己一定要像前辈女烈一样地坚强……

《虹》,是前苏联著名的波兰籍女作家万达·瓦西列夫斯卡娅创作的一部长篇小说,是对苏联卫国战争中一段悲壮历史的艺术性的真实描述。从这本书诞生至今已有整整60年了,读过此书的人们恐怕对书中的大部分情节早已淡忘,但相信这样一个场面是决不会从他们的记忆中轻易抹去的:

“这时月明如昼。月光把全世界都变成了一块天青色的冰块。……一个裸 体女人在通往广 场的路上跑着。不,她不是在跑,她是向前欠着身子,吃力地迈着小步,蹒跚着。她的大肚子在月光下看得分外清楚。一个德国士兵在她后边跟着。他的步枪的刺刀尖,闪着亮晶晶的寒光。每当女人稍停一下,枪刺就照她脊背上刺去。士兵吆喝着,他的两个同伴吼叫着,怀孕的女人又拼着力气向前走,弯着身子,……

“这就是她,娥琳娜。……

“现在什么样的命运临到娥琳娜的头上了呵。在产前的一两天,裸着身子,光着脚,在雪地里向前跑五十米,向后跑五十米。士兵在狞笑,刺刀戳着脊背。”

郭斯久克·娥琳娜,一个乌克兰乡下小村庄里平平常常的普通农妇,一个直到40岁才怀上了阵亡丈夫遗腹子的初产孕妇,一个被同在森林里打游击的16位青年都称为母亲的成熟寡妇,一个因回家生产而不幸落入法 西 斯魔掌的女游击队员,就是这样在被冬月映照得如同白昼般的严寒深夜里,被疯狂暴的德寇极其野蛮地强行扒光了全身上下所有的衣服,赤条条地挺着就要临产的大肚子,被驱赶到冰天雪地里去……

——她就这样在全村所有的人隔着窗子的目光下,“裸着身子,光着脚,在雪地里走,任士兵们侮辱”。

——她就这样一丝不挂地在德国鬼 子刺刀的威逼下,“裸着身子,被士兵的狞笑声追逐着,在雪地上走”。

——她就这样在敌人粗野的狂叫声中,“跌倒在雪地里,被枪托打着,又艰难地爬起来。……腿上往冰冻的雪上流着血,……身子止不住地打寒颤”。

——她就这样身无寸缕地被无耻下流的法 西 斯匪徒肆意地凌辱和玩弄着、无情地折磨和摧残着,“但是不哭,不叫,没有一点去见上尉招供的表示”。

——她就这样毫无保留地将自己的一切连同腹中即将娩出的小生命一道奉献到祖国的祭坛上,“跌倒了又爬起来,爬起来又跌下去。……心里凝结着黑血,凝结着憎恨的血。这给了她力量”……

啊,这样动人的场面怎能令人忘怀!在瓦西列夫斯卡娅细腻的工笔描绘下,在我国著名学者曹靖华精美的流畅翻译下,这个场面对读者们的身心产生了多么巨大的震撼力和冲击力!虽然没有视频和音频,但这些文字已足以为读者提供充分的想像空间,让娥琳娜的形象跃于纸上而出现在我们的眼前,激起我们强烈的爱国情怀和女烈情结。同样,娥琳娜的形象在当年的江竹筠和丁佑君的心目中,不也正是这样树立起来的吗?榜样的力量真是无穷的啊!

现在,我们当然无法得知,在江竹筠突然听到徐远举威 胁要扒光她衣裤的那一瞬间,娥琳娜的形象是否真的曾在江姐的脑海里蓦然闪现过;但是我们却完全可以想象,在丁佑君真的被土匪们扒光后赤身裸 体地游街示众的漫漫长路上,娥琳娜的形象是怎样地激励着清纯少女面对围观人群凛然宣告:“乡亲们,我是个大姑娘,落得如此被羞辱,这不是我没了脸面,而是这些畜生叛匪的卑鄙可耻……”

《虹》的原作由瓦西列夫斯卡娅用波兰文创作于1942年,初稿译为俄文后发表于当年8至9月间的莫斯科《消息报》上,修改后的俄文单本于同年年底由莫斯科国家文学书籍出版局出版。曹靖华的中文译作则完成于1943年,当年10月由重庆新知书店初版,1944年再版;1945年北平新知书店、1947年上海新知书店先后再版,1949、1951年由三联书店再版,1952年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再版;1990年收入河南教育出版社和北京大学出版社联合出版的《曹靖华译著文集(第二卷)》时,又据苏联国家文学出版社1944年版作了订正。

值得一提的是,曹靖华先生1943年为该书写的“译者序”同样十分精彩,而且更加突出地展示了娥琳娜的形象,更加集中地再现了娥琳娜在寒夜里雪地中刺刀下赤 裸孕身备受蹂躏而坚贞不屈的场面。他介绍说:“她,这位女游击队员娥琳娜,是苏联一位真实的女英雄,这是作者根据真正的事实创造出来的典型。是根据 1941年11月,莫斯科州乌瓦洛夫区的一位著名的女英雄、女游击队员亚历山德娜·戴丽曼写成的,她就是这样被德国人虐杀的。”

但须知,她是以其高龄产妇的艰难之躯承受着敌人的暴虐辱而始终顽强地反抗着,她独自一人光着身子在挡不住风雪的破敞棚里生下了亡夫留给她的遗腹子,她又亲眼看到她期待了一生的唯一儿子惨死在自己的面前,最后她自己也被德国人用刺刀刺死后投到冰河里……。这一幕幕真实而残酷的女游击队员殉难历程,通过娥琳娜这一形象的艺术再现,更加显露出中年女烈的美丽和成熟母性的魅力。

曹靖华在“译者序”还写道:“日寇的凶残,同德国侵略者可说是一丘之貉。《虹》里边所写的苏联人民遭受的灾害,我们的同胞,在多年的抗战里,真是饱尝了的。……《虹》不但使我们看清了德国侵略者的凶残面貌,使我们惊服于苏联人民,不分前方后方,不分男女老少,所进行的坚决英勇的苦斗。而且使我们的同胞更感到日寇野蛮凶残的可怕,更可以激发我们同胞抗战卫国的热情,坚定我们对于抗战胜利的信心。”

确实,在书中描绘的那个令人终身难忘的场面中,娥琳娜的形象“不是空想,不是虚构。而是苏联卫国战争中一段悲壮的史实。”这一场面,这一形象,激励着当时我国的读者们投入艰苦抗战而终于赶走了日本强盗,又激励着江竹筠和丁佑君她们为着理想和信仰而无怨无悔地奉献出自己的青春女儿之身。而在60年一个轮 回之后的今天,这一场面,这一形象,除了引发我们对前辈女烈的深切缅怀之外,还能够激励现实中的我们去做些什么呢?

在纪念《虹》诞生60周年之际,谨以此篇小文献给瓦西列夫斯卡娅笔下的娥琳娜,献给娥琳娜的真实原型亚历山德娜·戴丽曼,献给与娥琳娜一样受尽法 西 斯凌辱后被残杀的卓娅、蔡金娜,献给在娥琳娜形象激励下为新中国英勇献身的江姐、丁佑君,献给全世界所有像娥琳娜那样为祖国、为和平、为理想、为自由而牺牲的女英烈们…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子陵 ziling |网站地图  

GMT+8, 2019-12-10 23:45 , Processed in 0.200191 second(s), 17 queries , Gzip On.

子陵网 值班电话 010-00000000 值班QQ xxx

© 2000-2017 Ziling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