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子陵论坛 Ziling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3594|回复: 2
收起左侧

永不消逝的那道弯弯的虹——W·瓦希列夫斯卡娅的《虹》如何来到中国

[复制链接]
城市欢乐多 发表于 2017-4-1 05:58: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城市欢乐多 发布于: 子陵 ziling.com
1933年M在闽浙赣革 命 根据地考察期间,重游4年前红军在瑞金城北大柏地一带重创敌军旧战场时,便借雨后彩虹的悦目景象,以《菩萨蛮》曲牌,写下大气磅礴又瑰丽多姿的《大柏地》:“赤橙黄绿青蓝紫,谁持彩练当空舞?雨后复斜阳,关山阵阵苍。 当年鏖战急,弹洞前村壁。装点此关山,今朝更好看。”苏联女作家W·瓦希列夫斯卡娅在反德国法 西 斯卫国战争期间创作的长篇小说《虹》,也把它作为光明战胜黑暗,文明战胜野蛮、人道战胜暴力、公理战胜强权的象征:“虹从东方向西方延伸着,像花瓣似的温润,柔和,纯净而灿烂的光带,把天与地连接起来。”灿烂的虹光,鼓舞,照耀着苏联人民,在前方,在敌后,英勇顽强地夺取反法 西 斯战争的伟大胜利……
  瓦希列夫斯卡娅原籍波兰,1905年生于克拉科城郊,从小生活在工人聚居区,1914年一战爆发后又随祖母迁居农村,和农村孩子一起干农活,受冻挨饿,直到1917年冬,父母才将这 “长野了”的孩子接到城里接受正规教育。但童年经历不仅培育了她坚强的个性,也让她深切认识到社 会的不公。她在中学就开始写诗,读大学的时侯,一方面参加学生与工人运动,一方面从事文学创作。1934年她反映波兰社 会下层人民困苦生活的小说《日子》,引起社 会广泛关注,后来又接连出版了《祖国》《大地的苦难》。1939年德国法 西 斯入侵波兰,她徒步跋涉600公里,来到苏联,加入了苏联国籍。她除继续完成在波兰就开始写的长篇小说《池沼上的火焰》外,也在苏联报刊上发表论文、小品和短篇小说。苏联反法 西 斯卫国战争爆发后,她以记者身份,和红军战士并肩战斗。除创作《党证》《一个德国士兵的日记》《为了胜利》等一篇篇纪实性的报道外,积累了大量素材。特别令她感动的是各地农村妇女,为了胜利几乎奉献了一切:丈夫、儿子参加了红军或游击队;粮食支援红军;或坚壁清野,甚至连好不容易盖起的住房、柴垛,也不惜一把火烧毁:“一粒粮,一根草也不留给德国鬼 子,困死他们,饿死他们!”……后来,她听说一位叫亚历山德拉·戴曼丽的农妇,丈夫不幸阵亡,她怀着对敌人的憎恨参加了游击队。为不影响工作,她一直瞒着自己怀有身孕,总是奋力地工作:烧饭,洗衣,侦察……直到临产前才回到村里,却不幸被德寇虏去。敌人千方百计让她供出游击队的情报,却怎么也撬不开她的嘴。在严寒的冬夜,扒光她的衣服,把她赤身裸 体的在冰天雪地 里 用刺刀驱赶着

要她指认哪家是游击队;她生下自己和丈夫盼了20年才怀上的惟一的儿子,敌人更利用母亲对儿子的怜爱,威逼利诱,也毫无所获。敌人恼羞成怒,残忍地将她和她的儿子杀害,投到冰河里……瓦希列夫斯卡娅说:“戴曼丽的事迹,深深打动了我,我被苏联妇女的这种强大的精神力量所震慑。”她沿途所见的那许许多多令她感动的妇女们的形象,在脑海中一下变得更加鲜活起来,使她不能自已,遂在戎马仓皇中着手创作《虹》。她说:“我写作时,几乎无须借助任何想象,因为作品中每个人物,都是从真实生活中提炼出来的,只是将女英雄戴曼丽改成了娥林娜……”
  《虹》以身怀六甲的娥林娜潜回村后被德寇虏去为主线展开,这是一个有300户人家的普通农村,家家青壮男子都参加了红军和游击队,留下的尽是妇孺老弱。空场里的绞架上吊着被德寇处死的少年柳纽克的尸体,成了侵略政权的象征。清早,老妈妈费多霞颤巍巍地挑着水桶到河边打水,雪地上横陈着一具被冻得僵硬的红军战士的遗体,德寇不仅不许收尸,还把他的军大衣、军裤、皮靴剥去。那红军战士正是费多霞的儿子华西里!她每次去河边总要望着儿子灰白的脸,仿佛他可以听见似的,一声声轻唤着“好儿子……”她的房子被占领军头子顾尔泰上尉和姘头普霞——一个“为了丝袜和法国酒”便苟且偷生,出卖祖国、亲友和灵魂的可耻叛徒占据。老妈妈和村民们一样,不露声色地把刻骨的仇恨埋在心底。她坚信他们遭报应的一天总会来到。
  《虹》最初发表在1942年八九月份的《消息报》上,父亲曹靖华读到从莫斯科寄来的剪报后,认为这不仅是一部 “作者用心血凝成的现实主义的艺术杰构”,也是鼓舞中国人民奋勇抗击和德国法 西 斯一样的“最黑暗,最野蛮,最凶残的人类公敌”——日本侵略者的有力武器,立即着手翻译。后又依据新收到的单行本,将译稿仔细增删校改。那时正值日寇对重庆实施大轰炸期间,他为了赶译《虹》,常常是“紧急警报”响起才去防空洞。有一次刚出家门敌机已经临空,他灵机一动,一头钻进附近的废砖窑。防空洞人多、噪杂,又漆黑一片,而废砖窑僻静又安全,还不妨碍译书。从那以后,每当警报响起,他干脆拿起马扎和书稿去废砖窑。《虹》中不少章节都是在破砖窑译出的。1943年8月他在《译者序》中这样写道:“在赤日烁金的酷暑里,挥汗赶完这部译著,它倘能砥砺同胞抗战的意志,高扬同胞爱国的热情,坚定同胞胜利的信念,这就是我最大的愿望与喜悦了。”《虹》在苏联引起巨大反响,被认为是“体现了全体人民所需要的高超的人道主义精神”的辉煌巨著,并荣膺1942年度斯大林文学奖。《虹》的中文译本在我国同样引起轰动,刘白羽、戈宝权、李何林、杨朔等人纷纷发表评论,赞扬与推介这部作品。周 恩 来回延安公干时,还特意带去了《虹》的中译本,及一部根据《虹》改编的电影拷贝,向延安及敌后各根据地的干部、群众推荐并放映。延安及晋冀鲁豫各出版机构也迅即将《虹》的译本翻印。一些没有印刷条件的地区,还用手刻钢板油印成小册子分发给干部、群众,林伯渠同志回重庆时给父亲带去的敌后各抗 日根据地翻印的他的译著中,就有手工油印的《虹》。我们手头现存的资料中,有一篇1957年11期《解放军文艺》刊登的叶歌的文章《我们心底的彩虹》,作者说,1946年冬季,刚取得抗战胜利不久的各解放区军民,又不得不奋起抗击被美式装备武装起来的蒋匪军的“重点进攻”。他们奉命从鲁中枣庄一线,直插敌后苏北宿迁,他在战斗中负伤转到鲁中的医院,在病房中和伤员们一起贪婪地读起《虹》,他说:“一读到那些令人痛苦和愤怒的情节,一读到那些令人激动和赞叹的斗争,我们就恨不得立即返回前线。我们不能让千千万万的娥林娜、马兰、玛柳琪、米什卡……在敌人刺刀下受折磨、受凌辱、被杀害。”同病室一位叫闫辉的副指导员,肩背上的伤口有半尺多长,每当护士给他换药的时候,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涔涔冒出,他却一声不哼。他说:“比起娥林娜,这又算什么!” 伤口刚愈合,他就要求重返前线,在临行前夜,他对室友们说:“《虹》是一本好书,虽然我们现在撤离了临沂,撤离了延安……但我们的乡亲们并不比娥林娜、玛柳琪差。有这样的乡情,我们还愁什么呢?虹虽然没有出现在我们头上,却横在我们心底。同志们,让我们都能尽早地参加大反攻吧!让我们在胜利的欢呼声中再见吧!”
  《虹》不仅在延安和各敌后根据地产生过巨大反响,在“国统区”同样拥有广大读者。特别是《虹》的电影在国内公映之后,不少大学中学的读书小组,都把《虹》列入必读的书籍之一。父亲也曾对我们说过一位成都女学生的故事:那位女学生读过《虹》后,被女英雄娥林娜坚韧的精神所震撼,她说:“我若遇到娥林娜那种情况,也会像她一样。”后来,这位立志献身革 命的女学生,加入了共青团,经过西康干部学校的培训,担任了西昌盐中区的青年干事。一次在西昌征粮工作中,不幸被叛徒告密落入叛匪手中,她受尽严刑拷打直至牺牲,始终像娥林娜一样坚贞不屈。这位女学生,就是后来被追认为共 产党员的著名女英雄丁佑君。
  当年,瓦希列夫斯卡娅的《虹》确曾在苏联卫国战争和我国抗 日战争及其后的解放战争中,成为千百万读者砥砺抗战意志、高扬爱国热情、坚定胜利信念的精神武器。尽管当年的战火硝烟早已随岁月流逝而飘散,尽管世界格局也已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在今天世界反法 西 斯战争暨中国人民抗 日战争胜利70周年的重要节点上,重读这部小说,深感它仍不失其现实意义。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以史为鉴,居安思危,只有牢记历史,才能开创未来,只有不畏战争,才能维护和平。我们坚信,那从“东方向西方延伸着,像花瓣似的温润、柔和、纯净而灿烂的带子,把天与地连接起来”的象征着光明战胜黑暗、文明战胜野蛮、人道战胜暴力,公理战胜强权的那道弯弯的虹,依旧激励着爱好正义、自由、和平的人们从胜利走向新的胜利。
 楼主| 城市欢乐多 发表于 2018-4-27 04:26:19 | 显示全部楼层
前段时间刚看过,曹靖华的译本。真好,娥琳娜们身上那种坚定的永不屈服的意志让我由衷的钦佩!只是看到下面一段话时,心里却很不是滋味:
“德国兵用刺刀,用铁拳,让农民认清了他们是什么东西。他们不晓得,甚至没料到他们还教会人们一件事——就是从前的苏维埃政权是什么。在任何一个村子里,只要德国用血与泪统 治,在那儿维持过一天,那儿千秋万代都不会再有人对苏维埃政权不满、怠惰和冷淡了......生活本身用残酷可怕的教训,教育了人们。”
[ **社区 http://www.tiexue.net/ ]
可惜的是,1991年对苏维埃政权的不满和冷淡达到了极点,人们亲手砸碎了自己所建立起来的一切!
邦达列夫在《诱惑》一书中有句话说得真对:“俄罗斯民族最大的缺点是善于自我毁灭,常常是轻易地破坏不久前还神圣的一切”......
那是根据卫国战争中在
俄国
农村发生的一件真实的事改变的:一名普通的农妇(小说中叫“娥琳娜”)在德军占领家园后参加了游击队,但从没有人想到她是位高龄孕妇。就在她回村子准备生孩子的时候被敌人抓住,把 她的衣服扒得精光

把她驱赶着赤身裸 体走在冰天雪地里,却誓死不说出游击队的任何消息;后来她在柴棚里生下了一个儿子,敌人企图利用母性来逼出情报,依然徒劳无功,随即当着她的面打死了出生还不到一天的婴儿,也把她投进了冰河......
这是曹靖华先生的译作,据说曾经影响了江姐和丁佑君——她们都视娥琳娜为榜样,后来都是慷慨赴死。
 楼主| 城市欢乐多 发表于 2018-7-22 01:01:02 | 显示全部楼层
城市欢乐多 发表于 2018-4-27 04:26
前段时间刚看过,曹靖华的译本。真好,娥琳娜们身上那种坚定的永不屈服的意志让我由衷的钦佩!只是看到下面 ...

屈指算来,那已经是49年前的事了,当时我还在读高中二年级。在语文老师张孝纯先生的推荐下,我从学校图书馆里借来了苏联作家华西列夫斯卡娅所著长篇小说《虹》。当我看完这部厚厚的书以后,被它深深地打动了。时隔近半个世纪,书中情节大多忘却了。那是一部描写反法 西 斯战争的作品,主人公的名字叫娥林娜;其中一个细节还清晰地记在我的脑中:德国鬼 子把她的衣服全扒光了,用刺刀顶着她的后背,让她走在白茫茫的雪地上。她挺着怀了孕的大肚子,一步一步地艰难地走着,高抬着那高傲的头颅,蔑视着残暴的法 西 斯……啊!50来年了,这个细节还经常出现在我的眼前,激起我强烈的爱国主义情怀。

  我读完这本书后,跟张老师谈了感想。老师说:“你可以把它写下来,咱们开一个读书报告会。”于是,我就参照书前曹靖华先生写的长篇序言,写了一个发言稿。

  一个星期六的晚上,昌黎汇文中学的小小图书馆里彩灯熠熠发光,读书报告会开始了。先是张老师讲了《诗人屈原及其作品》,然后就由我来介绍华西列夫斯卡娅的这部作品,好像还引起了几阵掌声。随后,这部作品就在同学中传开了。

  这很可能是我一生中第一次读到的苏联作品,从此就一发不可收了。记得后来又接着读了许多苏联作品,像《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奥斯特洛夫斯基演讲·报告·书信集》、《卓娅和舒拉的故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子陵 ziling |网站地图  

GMT+8, 2018-9-19 10:46 , Processed in 1.056579 second(s), 17 queries , Gzip On.

子陵网 值班电话 010-00000000 值班QQ xxx

© 2000-2017 Ziling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