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子陵论坛 Ziling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搜索
查看: 2119|回复: 9
收起左侧

[复制链接]
琴瑟居士2016 发表于 2017-3-31 15:11: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琴瑟居士2016 发布于: 子陵 ziling.com

大叔就是大叔,几十年的人生不敢说看破红尘,但是世间百态也经历了大概。  
  大叔赶上了那个十年的尾巴,当时还懵懵懂懂,加入过“红小兵”,“红小兵”,80、90后的人可能都没有听说过。不过这是大叔迄今为止唯一的政治身份,在后来填写简历政治面貌一栏,在某个时段还正正规规、端端正正填写“红小兵”,直到有一次一个女孩拿着大叔填写的表格吃吃的笑,旁边的大妈却翻着白眼,将表格抢过手里,“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你是真傻还是假傻,以为我们民政局是可以随便开玩笑的地方吗?”大叔才知道自己还有另一个身份“群众”。
  大叔为自己没有成为红卫兵甚为遗憾,因为他刚刚加入红小兵,便进入到1976年。  
  大叔是对成年男人从年龄上的归类,在之前他曾经是“宝贝儿”、“小屁孩”、“嘎小子”、“中学生”、“待业青年”、“社 会流氓”、“劳改犯”、“个体户”、“企业家”、“居士”等等等等的称谓,他有自己的名字,小名“石头”,大名“嬴石头”。
  石头自小就知道自己与众不同,因为别人家的孩子都有爸爸,只有他没有,他也经常问妈妈为什么,妈妈每次都是虎着脸,大声斥责道:“你 爸爸早死了!”但石头知道他爸爸没有死,因为别的孩子和他打架的时候骂过他: “狗崽子”、“私孩子”。他也从别人的议论中隐隐知道自己的爸爸是城里的知青,在他出生之前便跑回了城里再也没有回来过。他也没有过恨,因为他不缺爱,母亲给予的爱足够呵护着他成长。
 楼主| 琴瑟居士2016 发表于 2017-3-31 15:12:19 | 显示全部楼层
石头娘是村中少有的几名上过初中的人,虽然念到高三便停课闹革 命,也算是知书达理。之所以没给石头起名叫“狗剩”、或者“砖头”,这也是和她的受教育程度相关的。而且当初石头的大名叫嬴磊,更彰显出石头娘的一点才气。
  石头的姥姥生下石头娘因大出血去世,是姥爷一个人含辛茹苦将姑娘带大,石头娘怀孕五个月,那知青见事情败露便远遁他乡,再也没有消息。没结婚就和知青生出来一个孩子,在闭塞的农村一定会引起轩然大波,老人禁不住这种巨大的侮辱,暴毙,从现在来看应该是脑溢血或者心肌梗塞。
  石头娘在二老坟前大哭了一天,直挺挺跪了三天,滴水粒米未进,然而石头却顽强的生存下来。村里人为保住姑娘最后的一点贞洁,劝她去做引产,而且公安局也已经立案,准备将知青按照强 奸 犯进行通缉,因为他们都知道知青的父母都是大右派、大走资派,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走资派生一个强 奸 犯是非常顺理成章的事。然而石头娘却一口咬定“我愿意的”,而且十月怀胎将孩子生了下来。
  无疑,石头娘是异常的执拗与坚强,任何人都可以想象在那个年代,未婚生育带给一个女人的将会是一种怎样的生活。她却顽强的生存下来,一方面是这个女人的坚韧性格,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山区农村人厚重的家族观念与本性的善良淳朴。
  石头就是在这样的一片土地上成长,他继承了母亲的性格,甚至青出于蓝。那年石头刚刚记事,石头娘去给石头报户口。当时石头还没有上学,却已经在母亲的教导下认识了不少字,而且能够工工整整写娘和自己的名字。石头便吵着要自己写,石头娘只好随了他。
  当他写下赢石头的时候,石头娘在一边纠正:“你的大名叫嬴磊”。
  石头头也没抬,说道:“我不喜欢嬴磊,我就叫赢石头”。
  娘俩纠缠半天,石头紧紧攥着钢笔,依然坚持着自己的原则:我就叫赢石头!
  石头娘无奈,从此,赢石头便成了石头的大名。
  娘俩走后,支书五爷看着石头的背影,对旁边的人说道:“嬴姓十四氏,咱们赢家人就是个倔,这小子倒是没白给他一个嬴姓。”
  旁边的村会计六叔笑着接道:“这兔崽子随咱老赢家的倔是没错,不过看着他那双眼,贼溜溜的冒光,随他那个屌硬腰软的爹,大了也是个好色的主。”
 楼主| 琴瑟居士2016 发表于 2017-3-31 15:13:14 | 显示全部楼层
一、
  六叔的话只说对了一半,石头没等到长大,就已经对女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这事还是和六叔有关,不过不是六叔本人,而是六叔的老婆六婶。虽然从伦理上石头应该称呼舅舅和妗子,别人也纠正过几回,但他就是不听,依然叔婶的叫着,大家也就随他了。
  六叔精明能干,六婶漂亮泼辣,年近四十依然风韵犹存,虽然多年的田间劳作使她皮肤黝黑发亮,却有一种健康的美。石头在上学前一直跟随母亲,那一年刚刚入夏,石头五岁,石头娘带着石头下地干活,将他放在地头上自己玩耍。石头玩了一会儿小草小虫,便无聊的躺在地上,太阳暖暖的照着,一会儿石头便昏昏欲睡。朦胧间,石头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睁开眼,不远处六婶蹲在地上,裤子退到腿弯处。透过稀疏的几支茅草,石头见到六婶腿间一片浓密的黑丛,黑丛之间喷出一道水柱,凌乱地喷洒在地上。
  石头睁大了眼睛,这是他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看见成年女人的身体,与之前见到的男人是如此不同,他没有见到那根丑陋的东西,黑丛之内掩盖的是什么呢?他试图通过眼睛努力探索,目光不由得直了。
“小兔崽子,你往哪看?”随着一声叱骂,石头慌忙将目光移到六婶的脸上。
  六婶虽然嘴里骂着,脸上却没有怒意。农村人对男女之事要比城里开放许多,成年男女间开玩笑都是荤素不计,何况石头只是个孩子。况且六婶与石头娘最是交好,她是从心里喜欢这个长相周正、聪明伶俐且的小私生子。
  六婶酣畅淋漓一阵喷洒,才从容站起身提上裤子。石头此时紧紧闭着眼睛,他已经知道害臊,小脸憋得通红。六婶看着孩子一脸的窘迫,不由得大笑,一把从地上将他抱了起来,在红彤彤的小脸上亲了一口,一只大手伸到石头的裤裆里面,摸到光滑滑的牛牛,不禁一愣:触手之中,那个本该如蚕蛹般的物件,竟然有她食指般大小,而且是硬硬的。
  这次的偷窥事件给石头幼小的心灵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那一丛浓密到底掩盖了什么?让石头一直有继续探索的冲动。而被六婶发现后的窘迫,以及自己牛牛被那只温暖的大手握住的感觉,又让他感觉到深深的羞辱。虽然深埋在心底,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并没有被消磨,而是在每次与女人做 爱之后,都会回忆起来,每一次都是同样的清晰。
 楼主| 琴瑟居士2016 发表于 2017-3-31 15:14:41 | 显示全部楼层
 二、
  夏季对于山里的孩子而言,是最为欢乐与幸福的季节。他们可以尽情游戏于山水之间,爬树、游泳,数不尽的野菜、野果采摘,抓不完的蚱蜢、鸟儿和小鱼小虾。
  石头过了这个暑假,就要上学了。
  上学,石头心里充满了憧憬与渴望。从他懂事开始,他就向往着大山之外的世界,因为有一个秘密藏在他的心底,他一定要走出大山,去实现他的理想。
  不过,现在他还只是一个孩子。石头背起母亲早已经准备好的帆布绿书包,里面装着一款最普通的铁皮铅笔盒。石头很满足,他知道对于靠挣工分的母亲来讲,这些已经是一笔不小的花销。
  书本他不再准备让母亲花钱,同村小艾姐用过的课本已经给他,而且答应以后每年的都给他。而且他还和小艾一起捡了不少的蝉蜕,卖到供销社换成零钱,买一些作业本不成问题。
  小艾比石头大一岁,姓李,父母都在县城工作,上面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她最小,父母照顾不过来,一直寄养在外婆家。由于父母不在身边,就显得不太合群,石头没有父亲,两人有些同病相怜,便玩到了一起。小艾父亲是汽车司机,家庭条件好得不得了,经常拿些稀罕的糖果给石头分享。石头虽然年纪小,但他像哥哥一样照顾着小艾,小姑娘非常懂事听话,反而像小妹妹一样跟随。
 楼主| 琴瑟居士2016 发表于 2017-3-31 15:15:03 | 显示全部楼层
三、
村子附近的山都不算高,按照科学的定义应该是丘陵地貌。那些年农业学大寨,树都砍光了,改成了梯田。再往远处山要高出许多,虽然也受到一定的砍伐,但依然有些保持了原始的生态,树木浓密,层林叠翠,山间溪流清澈鸟语花香。
两个孩子就是游走在这片原始森林之中,一人一支小镰刀,一个小背篓,里面除了蝉蜕还有一些“草药”。其实石头根本不知道哪些是草药,只是依稀记得大人们提到过一些,凭借着记忆和猜测,一边寻找,一边煞有介事的向小艾传授技艺。小艾更是不懂,这是她第一次跟着石头走出这么远,刚刚进入森林那种阴森森的感觉让她害怕,但是看到石头的轻车熟路便感觉有了依靠,慢慢的,各种不知名的野花、鸣叫的小鸟,弥散着泥土芳香的湿漉漉的空气,让她沉浸其中。如果说石头的背篓里还真的有些草药的话,小艾的背篓里绝大部分都是花色鲜艳的野草,和一些沿路捡拾到的花花绿绿的小石子。
石头小心翼翼的从一棵树上摘下一只蝉蜕,举到小艾眼前刚要说话,却见小艾眼神惊恐地注视着前方。顺着小艾目光看去,石头觉得后脊发麻,只见一条足有手腕粗细,浑身翠绿,脖子上一圈赤红的大蛇盘在旁边的一棵树上,支着头,不停的吐着鲜红分叉的信子,两只乌黑的眼睛盯着他们。本来生活在山区农村的孩子见惯了蛇虫,石头亲手打死的已经不计其数。但是像这次见到的这么粗大,颜色这样鲜艳诡异的大蛇还是第一次见到。
大蛇距离他们不到两米,石头镇静一会,悄悄拉住小艾的手,慢慢向后退缩。大蛇没有追赶,但攻击的姿势依然不动。
“别怕,你就站在这里别动。”石头彻底镇静下来,小声对小艾说道。
小艾死死拉着石头的手,带着哭腔:“我害怕,咱们跑吧”。
“不怕,有我呢!你自己护好头发。”石头轻声说着,眼里却一直盯着大蛇。
这时他的心里在盘算着是赶紧逃跑还是把蛇打死。乡间有一个传说,如果遇到了蛇,它会在很短的时间内数完你的头发,一旦被它数清楚,人的黑发就会变白,也就随之衰老直至死去,人的生命便会转移到蛇的身上。蛇之所以能够成精,长生不老,就是因为夺去了很多人的生命。所以,人类一旦遇到蛇,或者要捂住脑袋赶紧逃走,不让它数清楚,或者将蛇打死,消灭它的生命。这也是乡下孩子们见到蛇就打的原因。
小艾显然也知道这个传说,便松开一只手捂住头,还不停在头上抓挠,恐怕手太小不能完全覆盖,被大蛇数清了头发,另一只手依然死死拽着石头的衣服,说道:“你怎么办?”
石头见小艾已经不是很紧张,放下心来,自信的说道:“看我的,不能让它跑了!”
“不行,这条蛇太大了,会吃了你的。”小艾早已经不敢再看大蛇一眼,在她的脑海中那条蛇已经放大了无数倍。
“不会的,我能行。”石头说了这句,还怕小艾不放心,接着说道:“它可能把咱俩的头发都数完了。”
小艾打了个冷战,她可不敢想想自己满头白发、一脸褶皱的样子,拽着石头衣襟的手不禁松了下来。
石头轻轻从背篓里抽出仅有的武器-镰刀,慢慢向大蛇走去。
这条大蛇显然已经吃饱,腹部夸张的膨胀,比其它部位粗大很多。本来它刚刚吞咽了一只小鸟,正在树上消化。不想两个孩子打扰了它的休息,便摆出一副进攻的姿态,却给自己惹来致命的横祸。
石头距离大蛇一米左右的距离停下脚步,大蛇显然也感觉到了威 胁,舌头向上昂扬了几分,信子激烈的抖动。男孩稍微镇静一下,高高举起镰刀,使劲浑身力气狠狠挥向蛇头。镰刀并不锋利,而且蛇身本就柔软,这一刀虽然砍得很正,却没将蛇头砍下,但也形成了致命的伤害。
大蛇从树身上掉了下来,连着一半的蛇头带动着蛇身在地上激烈扭动,蛇血不断喷溅,石头脸上和身上沾了不少的血迹。
 楼主| 琴瑟居士2016 发表于 2017-3-31 20:10:41 | 显示全部楼层
四、
蛇血激发了石头的野性,他不敢近距离攻击,而是捡起一些很大的石块,向蛇身上砸去。半晌,大蛇终于不再动弹,应该是已经死了。石头用镰刀挑起蛇身将它屡直,他这时才看清大蛇的全身,足有两米长,在这个北方的山村真是罕见,即使成年人也不见得敢单独面对。
石头这才从惊惧和暴走中沉静下来,一屁股坐在地上。小艾这时也栖身坐在石头身边。她本就是农村姑娘,杀鸡杀猪也是都见过的,只是天生害怕蛇鼠之类的动物,胆子却比城里孩子大上许多,这时没有了威 胁,天生的母性温柔和对强者的崇拜便占据了整个身心。
虽然身体还在发抖,但还是扯起地上的青草轻轻擦拭石头脸上的血点,满眼的崇拜:“石头,你真厉害。”
石头望着女孩黑漆漆的眸子,不禁一呆,痴痴地不肯移开目光。
女孩被他看得有些羞涩,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土:“我好害怕,咱们回家吧。”
石头也站起身来,又想起还有一个重要的仪式没有完成,否则大蛇的灵魂会缠住他不放。于是,他走到蛇尸体旁边,掏出小小石头,一泡热尿淋在蛇身。
八九岁的女孩子已经知道害羞,小艾背过脸去,直到石头回到她的身边,脸上还是红红的。
“你也去它身上尿,不然它也会找你的。”石头指了指刚刚自己尿过的地方。
小艾一本正经说道:“我姥姥说,只有男孩的尿才有用。”
石头好像也听过此种说法,也就不再强求:“那就算了。”
“我得去洗个澡,洗完再回家。”石头感觉自己浑身瘙痒,刚刚他出了好几身汗,现在才觉出浑身湿淋淋的,衣服都湿透了。
农村孩子一年也洗不了几个澡,碰上勤快的父母冬天会烧一些热水给孩子洗几次。石头提出的洗澡其实只是喜欢玩水,在水里扑腾几下,顺道还可以摸几条小鱼。
小艾被姥姥家看得很紧,这次和石头也是偷偷摸摸出来的,她非常羡慕别的孩子能够自由自在玩耍,上树逮鸟,下河摸鱼,所以只是想了一下,便同意了石头的提议。
夏季雨水较多就形成许多山泉,,或流淌到山脚下消失不见,或汇聚成溪,在低洼处形成一汪池水。离树林不远,便有这样一个池塘,而且常年有水,很少干涸。夏季,村里的孩子们经常来这里嬉戏,就连大人们也经常到这里洗澡。
由于常年冲刷,山坳里形成一个足有半亩地面积的深坑,四周大大小小的石头或直立、或倾斜排列成一圈,一条清泉自山上流淌而下,形成一个池水,池水清澈见底,漫过池壁继续向下游流去。
小艾第一次来到这里,比刚才在树林里玩还要兴奋。石头显然是行家里手,早就脱了一个精光,一猛子扎到水里,游出好远,才露出头来。小艾不敢下水,找了一处干燥的地方坐下来,将脚丫泡在水里,惬意地拍打着水花,眼睛却不经意般瞟向水中的石头。
 楼主| 琴瑟居士2016 发表于 2017-3-31 20:11:47 | 显示全部楼层
石头根本谈不上泳姿,幼小瘦弱的身躯也就能维持不沉入水底,游来游去除了狗刨就是仰在水面划水。
俗话说男孩七岁八岁狗都嫌,石头正在不要脸的年纪,刚开始还不好意思,离女孩远远的,一会就忘记了遮丑,看女孩在岸边玩的自在,便游过去,手脚一阵扑腾,溅起大片的水花落在女孩身上。
小艾还是孩子心性,也不躲避,同样没头没脑的向石头的身上脸上泼水。只一会儿,小艾的衣服被石头泼了个精湿,显然吃了亏。石头得寸进尺,招呼女孩一同下水。小艾本不会游泳,架不住石头软磨硬泡不断的诱惑,而且她本来就爱干净,见岸边水深才没了石头的胸脯,便脱了外衣,穿着裤衩背心,大着胆子慢慢下到水中。
还没有站稳,石头坏笑着伸出手掌接连劈在水面,一股股水帘击打在女孩的脸上,小艾急忙躲闪,站立不稳倒在水中。她本来就很害怕,头部被池水淹没就完全丧失了理智,连着呛了几口水,再也站不起来。
石头玩得正在尽兴,见女孩在水里手舞足蹈,也下了一跳,赶紧伸手去搀扶,不想小艾就像抓住了救命的稻草,一把将石头抱得紧紧的,再也不敢松开。石头一阵手忙脚乱才站稳脚跟,好在离岸边很近,一把抓住了岸边的石头。小艾手脚缠住石头的腰身,拼命咳嗽,鼻涕眼泪喷了男孩一脸。
好半天,小艾才渐渐止住了咳嗽,此时才有时间感觉到惊恐,看着和她贴得很近的那张同样显得惊恐的娃娃脸,恐惧、愤怒豁然升起在心头,便嚎啕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伸手在石头身上没头没脑的拍打。石头知道是自己惹了祸事,也就不敢躲闪,一会儿,脸上、身上便被拍得通红。
 楼主| 琴瑟居士2016 发表于 2017-4-1 22:22:39 | 显示全部楼层
五、
女孩哭累了、拍累了,渐渐停息下来。石头也才敢动一下身子,小艾两条腿紧紧盘在他的腰上,好在有水的浮力,也不感觉很重。他期期艾艾说道:“我不逗你了,你自己上去吧。”说完,便松开抱着女孩的那只手。
女孩感觉自己是死里逃生,哪里还敢独自站立在水中,一声尖叫,两只手猛地搂住男孩细细的脖子,两腿也收得更紧。
石头无奈,只好抱着女孩走到一个水最浅的地方,慢慢把小艾放在岸边的青石板上。小艾屁股着了地,心才踏实下来。手脚不由得一松,软软的躺在石板上。
石头也伏在地上,脸上又是内疚又是关切,问道:“小艾姐,你没事吧,刚才是我错了。”
小艾是个通情达理的孩子,刚才只是被吓的乱了方寸,这时见石头已经认错,而且脸上、脖子上、肩膀上被自己一通乱拍现在还红着,也就不再生气。但是她还没有从刚刚的惊惧中恢复过来,懒得搭理他,鼻子里“哼”了一声。
石头讨了个没趣,也不知道怎么去安慰,就转过身子晒起了太阳。
在他转身的之后,小艾发现男孩瘦骨嶙峋的脊背上,有四条清晰的抓痕,其中一条又长又深,渗着血珠。
她“呀”了一声,伸出小手轻轻抚摸。
石头这才感觉到疼痛,身体一震,躲闪开了。回过头说道:“好疼,破了吗?”
小艾眼眶里噙着泪水:“我不是故意的。”说完,又有些哽咽。
石头不以为意:“没事,我总受伤了,这点没啥。”
女孩没有说话,用手指沾了些唾液,轻轻涂在伤口上。
石头接着说:“我不怕疼,那次和长江打架,我脑袋肿了那么大的包,我都不怕。”他夸张的圈起拇指和食指,比划出 鸡蛋大小的一个圈。
小艾知道石头那次因为她被邻村孩子头长江欺负,和人家打架的事,心里更加内疚,便哭出了声。
石头见自己的安慰适得其反不禁有些手足无措,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却不想一丝不挂的身体完全暴露在女孩的眼前。
“呀,你羞不羞啊!”小艾赶忙捂住眼睛叫道。
石头也有些不好意思,转过身四处找自己的衣服。他长到七岁还没有穿过内裤,打着补丁的小褂和单裤沾染了许多血滴和泥土,这个样子回家少不得要挨母亲的责骂,他想了想,捡起衣服,找了处离女孩较远的地方,蹲在池边笨拙地揉搓起来。
小艾慢慢磨蹭到他的身边,抢过衣服,熟练地浆洗,还不忘对着男孩丢去一个白眼。
 楼主| 琴瑟居士2016 发表于 2017-4-1 22:23:24 | 显示全部楼层
六、
石头正懒得干,索性又一个猛子扎到水里。“扑通”一声,溅起一片水花,女孩被吓了一跳,刚要发怒,石头站在水里对她扮着鬼脸,看着他没皮没脸的样子,女孩被逗笑了。
石头游了几个来回,感觉没有什么意思,又光着屁股四处闲逛,发现草丛中有几株地莓,便采了几颗紫色已经成熟的果子捧在手里。
小艾已经把洗完的衣服摊在岸边的石头上晾晒,太阳当头,热辣辣的烘烤大地,稍等一会衣服便能完全干透。
石头一只手捧着野果,另一只手从中拈出最大最紫的一颗递到女孩的嘴边,女孩轻轻将果子含在嘴里,慢慢咀嚼,“真甜。”她开心的说道。
“你爱吃就都给你。”石头将捧着果子的手递到小艾的眼前。
“你也吃。”小艾也拿从中挑了一颗递到男孩的嘴里,只一会儿,野果就进入了让两人的腹中,两人又和好如初。
石头惬意的侧躺在温热的石板上,后背的伤口让他不敢仰面躺着,他微蜷着双腿,下意识地保护自己的隐私。
“咦?”小艾怯怯叫一声 ,两眼盯在男孩的腿间。
“干啥?”石头有些茫然,顺着女孩的目光也向自己腿间张望。
“没了,你的牛牛没了。”女孩子顾不得害羞,惊讶说道。
石头眼里透着坏笑,猛地弹开双腿,春笋般的羞物再次暴露在空气之中,原来他将那小物件夹在了两条大腿之中。
“没羞!”女孩轻斥着,却没有再回避目光,而是带着羞意仔细的观看起来。
男孩反而被看得不好意思,那件羞物却不顾主人此时的心态,竟然霍的直立起来。
“呀!”女孩又是一声惊叫:“他怎么会动?”
最让石头没有想到的是,小艾竟然伸出手在那物事上轻轻捏了一下,动作既轻又快,俊俏的笑脸憋得通红,之后,吃吃地笑了起来。
石头吃此大亏,哪肯善罢甘休:“不行,我也要看你的。”说着,将小艾扑倒在地上。
小艾开始还在挣扎,后来实在拗不过石头,说道:“只需你看一下,不许摸。”
石头不等她说完,一把褪下了女孩的短衣。女孩一下僵在了地上,捂着脸,一声不吭。
映入石头眼睛的,是一具光滑如碧的瘦弱身躯,腿间微微坟起的一团粉嫩,如同刚刚剥开的河蚌。是的,就是河蚌,石头搜肠刮肚,在他所能够接触的世界里,也只能是河蚌的鲜嫩滑爽才能形容。
他还想再仔细看,将头慢慢靠拢过去。
“不行!”女孩伸手捂住了私处,侧过身子一把提上了下衣。她的脸涨得通红,眼睛紧紧闭着。
石头虽然心有不甘,但也无可奈何,头脑中将六婶与她进行比较,头脑中渐渐清晰起来。
小艾见石头呆呆发 愣,还以为他生气了,心里又有一些歉疚,坐起身来,趴在石头耳边小声说道:“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石头睁大了眼问:“什么秘密?”
“但是你一定不许告诉别人。”小艾非常郑重其事。
石头也郑重点点头。
小艾接着说:“你知道大人们在一起做什么吗?”
石头继续摇头。
女孩有些得意,“我知道。”她看了石头一眼,接着说:“有一天,我看见我小舅和小妗子在屋里在干那个。”
石头有些茫然,问道:“哪个?”
“就是那个。”小艾有些着急,但又说不出口。
石头继续一脸求知的渴望。
她将嘴巴更加贴近石头的耳朵,更加小声说出两个字:“睡觉”。
 楼主| 琴瑟居士2016 发表于 2017-4-3 23:02: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文转贴到另类镜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子陵 ziling ( 京公网安备110112000276号 京ICP证041482号 )|网站地图  

GMT+8, 2017-11-22 01:35 , Processed in 0.189026 second(s), 5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子陵网 值班电话 010-89548890 值班QQ 563830

© 2000-2017 Ziling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