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子陵论坛 Ziling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搜索
查看: 4446|回复: 0
收起左侧

没有几百年换不来文明

[复制链接]
270775720 发表于 2017-3-10 20:28: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270775720 发布于: 子陵 ziling.com

没有几百年换不来文明
2017-02-27 蒋祖权 别样一天

文/蒋祖权/公众号:jiangzuquan2017
历史上推 翻专 制朝廷与推 翻专 制传统,至今不是一回事。从秦末到清末,专 制朝廷已经被推 翻很多次了,但是专 制传统本质并没有什么改变。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历史上的朝廷都是利用愚民大众推 翻的,上一个朝廷被推 翻了,愚民大众注定齐心合力建立下一个相同的朝廷。历史上愚民一直是朝廷的主力,内部自相残杀的也都是愚民。

历史上的朝廷,没有愚民是运转不起来的,所以新朝廷都要大力制造新愚民。但是历史上的愚民,都注定会失控,比如满清,就眼睁睁看着自己多年制造的愚民变成了太平军,变成了义和团。历史上没有愚民,哪个朝廷也玩不转,有了愚民,每个朝廷都死得很惨。历史上的朝廷与愚民之间,相生相克,循环互虐,不是愿打愿挨,胜过愿打愿挨;哪一方离了另一方都不爽,互相爽死了还会再重来。几千年的中国历史都是这样,同一个病同一个命。

科技进步,世界发展,愚民也要更新换代。从历史上看,红卫兵和小红粉本质上继承了太平军义和团的很多传统规则;从功能上,太平军义和团属于原始版,红卫兵和小红粉绝对是升级版;从数量上看,红卫兵和小红粉也比太平军义和团人多势众;从结果上看,红卫兵和小红粉也跟太平军义和团一样,都没有直接把朝廷搞死,都只是负责互虐环节。

一百多年前推 翻满清的时候,大家说要建立共和,要实行民 主,那个时候懂得民 主共和的有几个人呢?宋教仁算一个,袁世凯算半个,他们俩,一个不知道自己是被怎样刺杀的,一个不知道自己是被怎样搞死的,一前一后殊途同归了。后面的一小段历史选中了孙中山,孙中山也天天喊民 主共和,他要实现的民 主共和就是按个手印效忠入伙,武力革 命裆天下,哪个外部势力答应推他一把,他就倒向谁,苏俄说,还是我来推你吧。从那时起,苏俄一路把中国推向内战,推向外战。

从1911到今天,一百多年过去了,历史并没有走出清末求变的那个原 点。表面上看折腾了一百多年,实际历史内容还是在抄慈禧太后的作业(洋务运动和预备立宪),刚刚抄到“洋务运动”引进西方科技这一段,小红粉就成长起来了。历史要用事实说话,一百多年实际走了多远,不难对比。 一百多年的历史进程已经无情证明了一百多年根本不够用!一个百年根本没走出历史的漩涡。

用这一百多年时间来检验历史的进步,进步都在浮华的表面,本质上看,现代社 会各阶层依旧类似清末原地踏步。几代人走了一百多年,幻想走出清末的内外困局,让历史想不到的是,以革 命为代价的大盘,蜕变到比清末还要腐 败的熊市,一路狂跌,没有跌停设置。

一百多年前的那个中国,满世界跟这个打,跟那个打,逢战必败自取其辱。一百多年后强大了没有?一百多年后的今天还像个怨妇一样,满世界要求这个道歉,要求那个道歉。

一百多年前,义和团往街上泼粪阻挡八国联军开进,一百多年后,小红粉上网翻 墙去骂人。一个是用手泼粪,一个是用嘴喷粪,台前幕后的原理都是一样的。历史用事实衡量,这一百多年后究竟强大了没有。

所以下一个百年怎么走,不看清末看哪里?现实走不出历史,还要看当初的那个原 点。今天的历史还是大清的那个模子,看缅甸台 湾有卵用?还是好好看看大清吧。继续犯同一个病,早晚同一个命。不识当今真面目,只缘重蹈清末中。

今天的西方民 主社 会,也是从奴役奴隶,战乱杀戮的历史之中一步步走出来的,如果从二战结束算起,也还不到一百年。美国社 会的理性进步,如果从1957年艾森豪威尔总统派101空降师保护黑人学生上学开始算起,那就更短了。也就是说,西方民 主也是发展了几百年,才刚刚踏上了理性进步的台阶。

西方民 主社 会的资本财富也是集中在少数人手里的,这方面整个世界也并没有什么不同。所以西方社 会也有很多不完美的地方,也存在金钱和利益的交易,也有丑恶的政治和虚伪的政客。但是这种社 会模式可以不断自我修正和提升进步,不必打打杀杀推倒重来,可以和平走向更加自由平等的未来社 会。

在矇昧时期与未来社 会更加高度文明之间,西方民 主社 会其实就像资本运作下的一种包办婚姻模式,羡慕和向往这种资本操控下犹如包办婚姻式的社 会生存状态的人们,基本是那些长期生存在一个类似被强奸环境下的人们。

那些拒绝接受这种包办婚姻社 会模式的人,当然也是长期处在一个强奸与被强奸环境里的;想要根本改变这种生存环境,清末之后的历史事实证明,一百多年是不够的,像日韩那样完全被占领下的植入式结构,其他大国是不可能了。

满清末年,试图纠正历史错误的慈禧以为,只要立宪,大清就能安全着陆;一心想推 翻满清的孙中山以为,只要革 命,中国就能改头换面;历史上看,死了那么多人,折腾了一百多年,旧体系还是熟悉的配方,官本位还是原来的味道。

很多人总拿台 湾做先例,说明台 湾就是一个成功转型的案例;但是世界上哪一个地区能像台 湾一样,碰到独 裁者临死前突然选择放权,恐怕全世界也找不到第二个这样的小岛吧。

西方民 主的优势是一人一票,这个优势如果用于现 代 中 国就可能变成劣势;目前中国的毛粉有老中青几代人,贫富两极分化之下,大量的底层民众也不反对再来一场文 革替他们出气;如果走进这种结构一人一票,理性不会是赢家。现 代 中 国可以一夜之间山寨西方的科技产品,但从清末到今天,折腾了一百多年也没能山寨这个民 主;个人认为,中国民 主在本世纪的100年内还需要继续净化几代人;梦想走日韩台 湾那样的捷径,只能是个天真的幻想,也没有机会步[前苏联]70年大限的后尘。中国的现状不是上上下下一起耍流氓绝对到不了这个地步,这样恶劣的历史环境,从根本上的进步,没有几百年是不够的。

我觉得中国历史从根本上进步需要几百年时间,有人说我太悲观了。看到很多人对此很乐观,我也疑问为什么会这样子?我习惯向历史中寻找现实问题的答案,刚想到清末就发觉有答案了。原来,历史上的中国人普遍具有乐观主义精神。

从清末小处看:当年太平军被清军围困断粮,洪秀全乐观引导大家吃甘露(野草),临死的时候洪天王还乐观了一把,说什么“上天堂,领天兵天将,保天京”。这真不是一般乐观。

从清末大处看:经过第一次洋务运动引进西方科技的几十年强国,创建了北洋舰队,巨型铁甲舰游弋在海上,大清也很乐观。1886年李鸿章曾经召见日本驻天津领事“波多野”,就中日关系训话说到:“…大清兵船舰体枪炮坚不可摧,随时可战”。那个时候日本海军在李鸿章眼里根本就不算个啥,那个时候距离后来的甲午战争还有八年时间呢,怎能不乐观?

1912年,孙中山无比乐观对袁世凯说:未来十年,你练百万精兵,我修20万里铁路;袁世凯听罢,授权孙中山督办全国铁路。然,花费百万公帑,一寸铁路也没修,被戏称为“大炮”,孙大炮扬名天下。

当年孙中山不分地形结构在地图上画满了铁路,他乐观认为:在地图上画了这些线,外国资本家就会给他钱,5到10年之内把这些铁路全部建成。孙中山在《建国方略》中继续提出:“修10万英里铁路,修100万英里公路”。看看人家孙中山那几年多么乐观。

1957年,中国乐观宣布十五年超过英国,1958年,在超英后面又乐观加上了一个“赶美”。当时全国人民都非常乐观,结果刚一起步就亩产万斤了。粮食多到都不知道该怎么吃了,怎能不乐观?后来,你懂的。

改开后经过第二次洋务运动引进西方科技的几十年富国,中国成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乐观的人继续乐观,看到美国只用了200多年就成了发达国家,乐观的人又开始展望中国,说中国要不了多久也会跟美国一样富强民 主自由。根本不用考虑美国的崛起是在欧洲大陆千年积累的基础之上,根本不必理睬美国不但没有像中国那样的千年文化病毒缠身,还比中国多了人文精神和贵族传统的继承与发扬。乐观的人,根本就不需要考虑这些。

就算不看美国,乐观的人也能继续乐观,因为苏俄出了个戈尔巴乔夫,台 湾出了个蒋经国,缅甸出了个昂山素季,在这些事实面前,乐观的人有理有据,继续乐观。

看到乐观的人乐观到了这个地步,不由得想问一问,苏俄能跟中原一起比较吗?历史上俄罗斯虽然一直很贫穷,却从来没有被强敌屈服,拿破仑征俄,希 特 勒东进,都被俄国人顶回去了,这天生就不是一个能被强权长期奴役的民族,拿什么跟人家比?

再看看台 湾,孙中山留下的那个百年大旗,大起大落后退缩在一个小岛上,到了蒋经国这一代,蒋经国看着他自己手里[苹果干]一样的政权,他还有什么可留恋的?不然,假设历史给他手里换成对岸的大苹果,你看他还扔不扔了?从中国历史上看,大苹果在谁手里谁都死不撒手。当几千年历史眼巴巴期待某人临死前能扔掉手里吃不完的苹果,这是多么悲哀的期待。

还有那个缅甸,一个女人都能做到的事情,可见缅甸根本就不是一个上上下下一起耍流氓的社 会。而在一个上下一起耍流氓的历史环境里,男人都不敢站出来,女人站出来面对流氓,流氓不要太高兴啊哦。

人人都希望乐观的梦想早日实现,真是那样该多好啊。但仅凭无比乐观地从悬崖上冲下去,是创造不出飞行器的。虽然科技是可以飞越的,目前那也都是西方的科技。文化是不会飞跃的,尤其是中国文化。有人不同意,说很多华人移民海外,他们的孩子长大后就不一样了。是的,这个是事实,但那只是个体或小集体,不是全体;如同奥巴马与奥巴马的肯尼亚故乡不是一个概念。这个道理很现实,就像非洲国家说英语,讲 法语已经很多年了,却产生不了像巴黎和伦敦那样的文化艺术,也没有一个国家因为说英语或者讲 法语就成为了加拿大。

迄今为止,还没有什么可以影响中国历史上那些乐观的人继续乐观,历史总是有意无意失去对现实的认知。尤其是近现代一百多年以来,乐观到几度无比悲惨,依然保持着无比乐观的期待。历史上,大郎有大郎的世界,阿Q有阿Q的幸福,很多人都拥有各种各样的乐观。不过乐观的历史继续乐观几百年,乐观是否也会疲惫不堪?历史上有一种期待也叫逃避 ,另外,历史上有一种奴性也叫期待。2000多年都没有创造出什么进步的东西,几百年后能换来文明进步已经算很快,很不容易,很了不起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子陵 ziling ( 京公网安备110112000276号 京ICP证041482号 )|网站地图  

GMT+8, 2017-11-18 08:58 , Processed in 0.016912 second(s), 5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子陵网 值班电话 010-89548890 值班QQ 563830

© 2000-2017 Ziling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