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子陵论坛 Ziling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楼主: lrl20032003
收起左侧

现代灵异事件汇编3

[复制链接]
 楼主| lrl20032003 发表于 2018-5-26 10:12:18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300
一个人会患上要命的重大疾病,那是命理里的,单独练功而不修德,不修心,不发大愿,不从法界之“阴的一面”(肉眼眼不见的一面)改变命运的轨迹,必然会因为“业障”未了而出现“拆东墙补西墙”的问题。患有肝癌的人,患癌而死是命数,你练功治好了肝癌,但没有功德平衡命理的这个劫数,没有功德来转化这个业障的报应,那种果报又必须在此生了结,于是,肝癌没死,死于肺癌。反正这一劫是“躲过初一,躲不过十五”。我认识的一位前辈就如此,先患肝癌,练功练好了,可后来患上了肺癌。我去看望他时,就看见他身上的气在散,我说你的气散了,你收一下,可他已经没有精神和定力把生命之气收拢住。不久,老人就死于肺癌。
 楼主| lrl20032003 发表于 2018-5-26 10:17: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rl20032003 于 2018-5-26 10:22 编辑

故事301
有位博友说过,早年,有占卜者占卜过她母亲寿数不长,可是,几十年过去了,母亲年过七旬,依然很健康。后来,又有占卜师给老人占卜,说:“老人家,你的寿数本来没有这样长。”占卜师很是不解。这位博友发现,是母亲的善心使然,母亲经常自然放生,怜惜物命。导致改命延寿。所谓:“无心心,是真心”
 楼主| lrl20032003 发表于 2018-5-26 10:28: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rl20032003 于 2018-5-26 10:29 编辑

故事302
有些人的寿数未满,因为遭遇意外而死亡,按照道家玄学道理,这些人因为命数未满,受到横祸的冲击,往往不容易投胎,会成为心有怨气的孤鬼游魂,不容易投胎,这就需要超度。可是,活着的亲眷很少懂得超度亡魂的道理。亡灵有五神通,能感应我们的心意,但我们听不见他们的心声。阴阳悬隔,理固如是。

有位广东女士,身体一直不好,请高人看过后,高人说:
水鬼捞渔网,风过山间吹。
身体内发病,肾虚难自巩。
高人说她家有亲人死于水中。这是病因之一,其二,是她的肾虚。高人问了那位女士,女士说,自己的弟弟死于水中。这就需要超度了。在五行八卦,坎卦是水,坎卦对应肾脏。那位女士请高人超度她的弟弟。而高人给她的处方是:山萸肉15克、枸杞20克、牛膝15克、山药20克、党参20克、黄芪15克、车前子15克、金钱草15克、杜仲15克、地骨皮12克、泽泻15克、茯苓16克、甘草3克。懂中医药的人会知道,这个方子就是调理肾脏的。这位女士重病原因之一是其弟弟死于水中,亡魂未超度而一度干 扰患者,亡灵希望亲人超度自己。
 楼主| lrl20032003 发表于 2018-7-30 11:26:46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303
新加坡水彩画家潘再雄(66岁)因重病入院急救时,病情恶化心脏停止跳动长达10分钟。经医生抢救恢复心跳醒过来时,他声称自己进入另一空间,感受到许多奇异的景象。

潘再雄向家人描述,他被困在一个很多粗大钢铁,四周围都是钢铜事物的地方,甚至看到有人被捉去砍。家人惊讶的发现,他所描述的竟与《地藏菩萨本愿经》里形容地府的情况相似,感到啧啧称奇。

潘再雄出院后在住家接受访问时,大谈自己的奇异旅程。如今他的健康已经逐渐复原,在访谈中说话也中气十足,丝毫不像从鬼门关绕一圈回来。

潘再雄说,他是在去年7月中,因肺积水引发心脏衰竭,动手术后情况不稳定,而在加护病房接受治疗。到了8月底,也就是农历7月30日中元节的最后一天,他的情况恶化,心脏一度停止10分钟,幸医生及时施救,才将他从死亡边缘拉了回来。

“当时我的神志迷糊,时而看到猫头鹰站在窗口注视我;时而看见有人被捉去砍成肉酱,非常可怕。”潘再雄说,他苏醒过来后,将自己所见画下来,家人却发现与《地藏菩萨本愿经》形容的地府相似,连他自己也感到很惊奇。潘再雄说,地府走一回后,他已皈依佛教,法号“普林”。当时医生也无法解释,为何他在捱过大手术后,心跳停了10分钟还能救活。院方过后允许法师在加护病房内替他皈依。

“法师给我取法号‘普松’,可是我却无法控制自己地拒绝接受这个法号,自己在纸上写下‘普林’。”潘再雄说,当法师为他的“普林”法号诵经后,他才如释重负般突然全身放松,睡得很安稳。

潘再雄与妻子卓清娇(57岁)育有两女一男。他说,长女及女婿在他留医期间,寸步不离地照顾他,还为他诵经百遍祈求平安。潘再雄的女婿说,岳父昏迷时表情痛苦,家人在病床边不停地诵经,没想到岳父醒过来时,却告诉家人他所看到的奇异景象。

居士林林长李木源受访时说,活在世上的人突然感受到下地府其实并不算非常罕见,过去国内外也有过类似的案例,不过所看到的情景却因人而异。

他说,有些人形容看到的犹如花园一样的美景;有人则形容到了地府,视个人修为而异。“有类似经历的人,或许能提醒自己,多行善积德。”
 楼主| lrl20032003 发表于 2018-8-27 16:44:02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304


在十九年前,白牙镇(属湖南永州东安县)上有家人不见了一重要东西,找来找去遍寻不着,找神婆观花又照水,说不要担心,找得到的。果不其然,某天家中小孩看见一白色透明的小人拿着丢失的东西放回原处后瞬间消失。这时才明白原来东西是被小神子拿去了。

小神子,在传说里,是又矮又小,白色而透明的神物。它的特点就是于无形中拿去别人眼皮底下的物件而不为人知。在成长的记忆里它是那么神秘,甚至躺在床上都期盼着能看见一个小神子呢。

不知是不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某天清晨醒来,突然看见床前站着一高一矮两个白色人儿,遂大骇,尖叫惊哭。引来大人,床前什么也没有,倒惹得好一顿吵。



到邻乡金灵庙要经过一片森林。据说以前有一个人去赶场,在森林里迷路了,怎么转都转不出来。直到第二天早上有人看见叫他才清醒过来,却发觉自己在一古生基(古墓)旁。问他为何在此?回答说“我听见这里热闹非常便跟过来看看,过来后没看到一个人,想找来时的路竟然怎么都找不着了。”妈妈讲到这里时神秘的说:“他是被鬼牵了”。听到一个“鬼”字,背心不觉一寒,打了一个冷颤。之后每次经过那片森林都怕的起鸡皮疙瘩。



某日和家嫂芳及众乡邻闲聊,谈及一李姓大哥家的奇事。这李大哥得一怪病,下身和妇人一样流白带,奇臭无比奇痒难忍,看尽中西医花钱无数也无起色,真是苦不堪言呐。家人提议既然医药无救去找神婆吧。果真找来神婆一看:原来李大哥前某世依然是男人,那一世的老婆得了严重的妇科病,可李大哥一点都不怜惜她,更不給她治病,后来不治而死,死不瞑目啊。她发誓要让李大哥受尽和她一模一样的苦,找了三生三世终于找着。病因找到了,遂依神婆烧钱化纸做法。咦!不久之后病果真好了。
 楼主| lrl20032003 发表于 2018-8-27 16:51:10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305
几年前,我们这个边疆小城,曾经有个出名的中医。据说他的药方很有效,找他看病的人很多。后来医生的影响力越来越大,竟然到了找他看病要提前预约,门口排队成长龙的地步。
  
有一年,我朋友生病,让我给她介绍医生,我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这个名医。我朋友去排了一上午队,开了两副中药回来,谁知下午忽然给我打电话,声音十分惊恐:“吓死我了!你怎么不告诉我,这个医生开的药是蛇!”原来她在家煮药,刚开始没看,把纸包打开一个角,把药一古脑倒进药罐子了。后来想起来,似乎听说煎药不能盖盖子,就去揭开盖子,谁知道一看,药罐子里竟然飘着几条小黑蛇!吓得她把盖子也扔了。我过去后,打开另外一包没有煮的药,里面何止有蛇?还有整条的蜈蚣、穿山甲壳……。
  
后来朋友不敢吃那副药,连同罐子一起扔了。她说:“怪不得这么贵,这么多动物尸体,我从小怕蛇,怎么敢煮蛇吃?”
  
这事过后不久,我从那个医院的人口中,得知这位中医最喜欢开动物成分的中药,医院药房的动物类药材,一大半是他一个人开出去的。也有人以动物性中药贵而提出过建议,但是他的回答是:“病情需要,必须这样开。”
  
后来有一年春节前,忽然听说这位中医在家里上卫生间时,突发心脏病死亡,时年48岁。
  
后来读孙思邈的《大医精诚》,看到其中一段话:“自古名贤治病,多用生命以济危急,虽曰贱畜贵人,至于爱命,人畜一也。损彼益己,物情同患,况于人乎?夫杀生求生,去生更远,吾今此方,所以不用生命为药者,良由此也。”这份悲悯情怀,千年之后,隔着纸张,还是让人不能不深为触动。孔子说:“知(智)者乐、仁者寿”,他能享年142岁,正应了孔子之言。而我们小城的这位中医滥用动物入药,想来自然也有乐于杀业之心。他英年早逝,也就是情理之中的事了。
 楼主| lrl20032003 发表于 2018-8-27 16:58:24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306
天津市静海县三呼庄,有一件家喻户晓的奇事。村里有个叫张金贵的人,三十多岁突得病而死。谁知死后一小时又活了过来。众人惊吓之余,一起听他讲述起死回生的经过。

他说:“我慢悠悠地走在灰蒙蒙的小路上,来到一座桥前,看见远方侄子张世芬站在那里,像是当差的样子,这时才突然明白我死了,因为世芬已死多年。世芬说:‘你回去吧,家里老婆孩子还得靠你呢。’我怕他放了我不好交差,怎么也不肯回头。他像是明白我的心思似的,说:‘你不用担心,我只是替你多干些年。回到阳世要多做善事,为我为你多积阴德。’说完用手一推,我就这么回来了。”

从此,张金贵每年都要到张世芬坟上敬香。平日扶助孤寡,济度危难,远近人提起来,无不竖大拇指。现在儿女已长大成人,老人得以安享晚年。
 楼主| lrl20032003 发表于 2018-9-6 16:47:34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307
这是我在蚬子湾亲自听一位三支十八世的老人说的故事,他教我懂得人有三魂七魄,或许不假。在蚬子湾流传很多吓掉魂、魂灵附体、托魂的故事,但是,涉及很多今人,不能随意外说。不过,我是确信无疑了。

这个鬼魂报恩的故事在蚬子湾老一辈流传:

蚬子湾三支十七世王锡朋,号峩乡,是清朝兵部的候选兵马同吏。这一日,在建造房屋,于房后,挖出一具遗骸。不知何年何月,更不知是哪里人氏。王锡朋念及遗骸无名无姓,并没有抛之荒郊野外,遂于房后起一坟,念道:不知是那位先人,不知何乡何处,今日惊扰,还葬于此地,并立石碑,曰“古人之墓”,捻香三簇。

后来,王锡朋到了京城做小吏。王锡朋的儿子王元之,字禾亭,随父在京城长大。在顺天府考举人的时候,进入考房,脑中一片混沌,朦胧中,见一老者走来,说:为何不快动笔,时辰一过,考试就要结束了。

王元之道:脑中一片空白,不知从何下笔。

老者说:我说你写吧。

王元之遂听老者讲述,下笔如飞。

结束后,王元之,问道:老丈哪里人,我万分感谢。

老者道:我们是近邻啊,不用谢。

王元之说:既是近邻,可是,我并不认识您啊。

老者笑道:回家问你父亲自知。

后来,王元之得中举人,向父亲说了这件事,王锡朋告诉王元之,此事你其时还未出生,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遂向儿子一一道来。

王元之后来做了江苏泰兴县知县和沂水县知县。
 楼主| lrl20032003 发表于 2018-9-6 16:49:53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308
某省地质局的副局长得了癌症,病情很严重。在地质勘查方面,他是非常厉害的专家,甚至于整个省的哪个地段产金子,他都了如指掌。他儿子今年三十多岁,之前从意大利留学回来,多年来也不上班儿工作,找工作反正就是高不成,低不就,但是儿媳妇是学佛的。

他儿子在家啃老吧,还总闹 事儿,最后看他爸有病了,觉得没人管他了,他就总想用煤气罐点着了把全家都炸死。有时候想用刀,把他父母杀掉然后自己自 杀,所以这个家现在被折腾的非常乱。

他的儿媳妇是非常虔诚的佛弟子,认识ZH师兄夫妇,于是就请师兄帮他们查一下缘由。ZH师兄查完缘由,就问地质副局长的老伴儿,问她丈夫是否有这样一回事:就是她丈夫在开矿开山,有一次发现一个山里头有一堆蛇窝,他丈夫用那种开山挖掘的大车连打再压,把这一窝蛇全部打死了。

副局长的老伴儿确认发生了此事。

ZH师兄又向她确认了另外一件事:他曾经在开山过程中发现狼群,一只母狼也被他杀了。

在现场,蛇王附体到一位居士身上,说副局长他们家发生的事,都是他们闹的,他就是要报复。然后还来了一只公狼,它说它非常的惨,因为那只母狼,是它的妻子,当时已经怀有小狼,它说它们是最优秀的狼家族,繁殖率很低,好不容易怀上个小狼,却被他给打死了,人类实在太残忍了……

ZH师兄给蛇和狼们做了苦口婆心的佛法开示,劝它们放下仇恨,最终超度了它们。结束之后,副局长他儿子自 杀的念头没有了,人也阳光了,见到别人知道打招呼微笑了。副局长本人现在还在医院住院,病情也好转了些,但是他毕竟不信佛,只能随缘了。
 楼主| lrl20032003 发表于 2018-9-6 17:14:42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309
考古科长的同事有一次和同伴到一个塔内修缮,塔里有很多宝物,他们当然不会去动。当他们进入塔身,突然其中一个人发现了一条巨蛇,这蛇应该是镇塔巨蛇,因为塔位于北方,北方属水,有蛇护卫是对的。这些人就要打死这条蛇,但被科长的同事制止了这件事情,没让杀害。这条有灵性的蛇看了这个科长同事一眼,转瞬不见了。事隔多时,有一次科长的这个同事带着老婆,孩子驾车出去旅游,不幸的是路上遇到车祸,但不幸中的万幸,他和家人平安无事,但其他车主都死了。随后他回塔内还愿,遇到一老僧,没等他说话,老僧便知他的来意:说你的气数已尽,但你做过一件好事,有东西救了你。科长的同事想了半天自己没做啥好事啊,突然就想到了自己制止众人杀掉那灵蛇的事,便讲给了老僧。老僧告诉他:对,就是它救了你一命,你当初救了它,它还你一条命。这个人才恍然大悟。可见这一念之善,利人利已。
 楼主| lrl20032003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310
说说我闺女的真事儿。
   

爷爷奶奶两个人去世的时间相差两三年吧,大概是在我初中的时候去世的。我小时候和爷爷奶奶这边更亲,因为弟弟妹妹多,而且大家走动也多,所以和他们更亲近一些(当然,姥姥姥爷对我也很好)。自从他们走后,我也偶尔会梦到以前的能仁寺胡同的院子、灵境胡同的院子(后拆迁搬到灵境胡同),都是一些片段,没有什么特别的。
   

2008年的一天晚上,我做梦又回到了灵境胡同:进院门右拐就是奶奶家,我看见爷爷和奶奶在大屋和厨房之间来回穿梭着,不知道在忙什么。梦里我没有意识到他们已经去世了,就问他们在干什么,我爷爷看见我,停下来说:“我要去投胎了!”听到这话,我特别淡定,叮嘱我爷爷说:“要去投胎啊,那好啊,你一定要在你的左手手背的位置点个红点,这样我就好去找你啊,一定啊!”爷爷答应着,又开始忙碌起来。当时梦里我奶奶也在,但是她是不是一起跟着投胎他们也没说,我也没问。我醒了后,这个梦记得特别清楚,因为我和我姑姑他们的关系特别好,就把这件事都和他们说了,他们说我快成神婆了,笑了一顿也就过去了。
   

重点是:当时我已经怀孕几个月了。
   

我从小就不爱吃面食,不知道在北京上过幼儿园的朋友有没有这个印象,幼儿园每 周必然有一顿饺子、面条。每次幼儿园吃这个,我都吃的很少,因为我家里也很少包饺子、吃面条。我怀孕的时候仿佛变了个人,每次家里问吃什么,我总是想半天以后选择了热汤面!热汤面!可以说整个孕期,热汤面一直陪伴着我。到怀孕后期,我开始吃饺子了,主动要家人包饺子。这些变化都被说成是怀孕的正常反应。
   

我家大闺女在2008年年底出生了。因为和亲戚关系好,所以大闺女在一岁多的时候就被各家接来接去,各种出门玩耍。因为被宠得太厉害,所以我姑他们都说我家孩子是他们的祖宗,特别是当我小姑发现我孩子的后背有一块胎记,不仅形状甚至位置都和我爷爷也就是她爸爸一模一样的时候,我曾经做的那个梦又被提起,他们也笑称我闺女是她爸(我爷爷)。
   

你们以为这就结束了吗?不,高潮来了!我闺女一岁多的某一天,我妹忽然给我打电话(她特别喜欢我家娃,经常接到她家住2天),问我在梦里让我爷爷把红点儿点在哪只手上,我毫不犹豫的回答说左手手背。她当时就特别激动,说他们刚刚开车带娃出去玩,在车上无意中发现孩子的左手背处有一个红点,特别明显,但是就很奇怪为什么以前从来没有发现过。她们当天晚上就来了我家,给我们展示了他们的新发现:就在我大闺女左手手背上,比米粒稍小的一个红点,很明显的位置。大家看了都愣住了,联想起了我做的关于爷爷的投胎梦,就差点管我闺女叫爷爷了!
   

我闺女的饮食习惯和我爷爷很像,面条、饺子是大爱。所以到现在,我奶奶家的人都觉得我娃是我爷爷的转 世,对我娃都特别好。至于那个红点,大概半个多月后又莫名消失了,仿佛从来没有过一样。
   

问过一位大师,大师说红点的出现就是告诉你们一声爷爷转 世了,既然你们都看见了自然就消失不见了。
   

自此以后,我更加相信了轮 回转 世。当然,这其中还有一些其它神奇的事儿。我爷爷既然选择了我,嘿嘿,我一定会对你好的。
 楼主| lrl20032003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311
近日家母身体违和,我诸多时间皆用于照顾母亲上,亦一时无暇写长篇文章。

见亲之病疾,我由此而思轮 回之过患,众生日夜于六道漂流,唯解脱于三界火宅,方得究竟之安乐。

又与友人聚,倾谈之余,就一些问题以易占测,且作游戏耳。

大抵众生之**因果为根,发于相则可为八字、奇门、太乙、六爻、占星、风水、圆光等测知,是亦为缘起之妙用焉。

吾尝学周易六爻与象数预测学,后入佛门,知非究竟,故舍之。

亦尝以地藏占察,测同学之祖母病患,初占即得观所患命当尽,次占亦为命当尽。

不过几日,同学来电,祖母已逝世。

又吾故乡为于广西大新县一乡村,邻居欲占故宅之地以作过道之用,父母不允,因此官司口舌纷起。父母忧心,日夜不安。

我以地藏占察占之,念念至诚,初占即得:一百六者,观所住得安止。

得此轮相,则知土地安矣。

果不其然,虽强邻虽来势汹汹,却终不能占地。

彼以其他名义起诉,吾誓修摩利支天坛法,验相现,对方败诉。

强邻再起纷争,起诉家父,母亲忧心,官司再起。

虽打卦及其他观察皆于我方不利,恐难胜欤?

吾自观不空罥索观音,安住本尊慢,誓修九曜护 法神过七日,冥祈九曜护吾家于怨敌难中。

梦验屡现不久,已搁置半年的案件忽有消息,对方败诉。

于预测、占测、禅定观察等,吾向不喜为之。过去当来,不离当下一念也。

因学过周易,以六爻之繁,故不用之。转用焦易,时有好奇,屏气凝神,制心一处,略测之,多中焉。

1、一友人欲做一个外国项目,不知未来如何。

升之渐卦:予利喜亡

南行逐羊,予利喜亡。阴孽为病,复返其邦。

白话文:到南方去放羊,我的利益没有了。阴气太重带来了病害,重新回到自己的国家。

此卦得出之第二日,得通知,项目合作终止。其利终无有。

邦者,国也,终还是做回国内的事业。

2、问,吾罗氏家族某位先人逝世久矣,不知现在过得如何?

萃之家人:贫寒困苦

衣穴履穿,无以抵寒。细小贫窭,无以自存。

白话文:衣服破了鞋也穿了,不能抵御寒冷的侵袭。生活很困苦,难以生活下来。

此卦相与往昔李居士的观察一致。



闲来玩易而已,虽信息或隐或显,皆不离于缘起之性相。

于改命之学,当从佛法中求,断恶行善,积累阴德,戒杀放生,供养三宝,持诵经典,是为良津。
 楼主| lrl20032003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rl20032003 于 2018-10-13 11:04 编辑

————————————————————————————————————
 楼主| lrl20032003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rl20032003 于 2018-10-13 11:06 编辑

——————————————————————————
 楼主| lrl20032003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lrl20032003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312
黎晶:我所了解的奇异人王恩庆
作者:黎晶

(原任黑龙江五大连池市委书记,后任北京延庆区、门头沟区区委副书记,退休前任北京文联党组副书记、副主 席)

1

近日,何新先生的微博发布了一组回忆文章,文中述及我在五大连池工作时,曾介绍他认识了一位异人王恩庆。此人能够神准预知人事未来,貌似神话。因之此文发布后轰动一时,引起许多人来向我询问真假。

文章的起因,其实是由于几天前我曾经与何新兄通了一个电话。王恩庆确实是经我介绍给何新的,此后老王的命运即发生重大转折,泾渭分明。而故事发生的起点,则是在我当时任职的黑龙江省五大连池市。

何新先生的文章已经讲述了关于他与王恩庆认识后的一部分故事。至于王恩庆之前的故事,则我知道更多——其中有些是我的亲身经历,也有些是我当年在当地听到的一些传说。      

何新兄近日又跟我通话,提议说,你不妨也把老王的前事写一写,可以作为野史,至少可供有兴趣者解闷儿。也好,反正我现在也已退休,无官一身轻了。  

故事始于1990年春。这一年我接到黑龙江省委组织部的调令,我由黑河地区行政公署经济技术合作委员会主任、党组书记的职务,转调为中 共黑龙江省五大连池市任市委书记。作为一个下乡北大荒已经二十多年的老北京知识青年,当时我还处在39岁风华正茂的年龄。      

到新工作岗位后,我初次担任一个县级市的一把手,但也是孤身一人独闯入一个陌生的政治生态。所遇到的困境可想而知。好在经过一年多的辛劳工作,在新地方也还是干出一点业绩,政声鹊起。(可参看当年黑龙江日报的通讯报道“一座新火山的传说”,还有《人民文学》杂志发表的关于我的报告文学“跨世纪的人”。)

工作之余的闲暇之际,我常爱听市委办公室的秘书们介绍当地的风土人情。

有一天他们中有人告诉我,说当地有一个半仙之人,名叫王恩庆,有许多关于他的奇异到近乎离奇的故事。

那些传说的事情,听起来简直近乎神话。当然,做为一个市委书记,我是不会、也不可能轻信这种东西的,听听而已,然后就一笑置之——左耳进右耳出。

2

但是五大连池市政府一位副市长家属突然遭遇了一次车祸。而围绕此事发生的一些传闻,却让我不能不设法要认真探个究竟。

那位王xx副市长的妻子生前是本市司法局的副局长。据说王恩庆曾预先告诉她本月某日不可外出她有血光之灾。不知她是忘记了那个黑色的日子,还是根本就没当回事不相信。那天她接到地区通知去黑河司法局开会,会议结束返回的路上,遭遇意外车祸身亡。      

一时间此事在市里沸沸扬扬传得神乎其神。传到我的耳朵里,我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这种情况怎么可能呢?说小了,这是传播迷信,说大了会动摇我们的基本信仰。我决定在追悼会上要和这位副市长认真谈一谈。        

我与王副市长谈话时,他似乎很淡定。悲痛之余,叙述了事情发生的前后过程。   

关于王恩庆其人的详细情况,副市长说他并不熟悉。其实王恩庆的本名和来历当地人似乎知道很少,只知道他在当地有个绰号是“半仙”。

王副市长的妻子也是本地人。前些时候她的娘家遇到点事情,有人建议她找王先生给指点一下。但是见面后,王先生 却说:妳娘家那点事是小事,妳自己最近却有灾缠身。如果妳能躲过此劫,娘家的事也会迎刃而解。本月X日妳不能出屋见光,24小时后就平安无事了。

王妻回家后将此话当笑谈告诉了丈夫,但也随手将日子写在月份牌上。      

快到那一天的时候,王副市长还半作真半玩笑地提醒妻子,最好明天请假不要上班。但是无巧不成书,单单那天妻子接到地区司法局的通知,要她去黑河汇报工作。党员干部当然一切要以工作为重。关于那种所谓的预言忠告,自然她立刻就丢到了脑后。叫上司机她就去了黑河。却没想到回来竟然遭遇一场多车追尾的车祸,结果唯独她不幸身亡。      

对王副市长的这些陈述,我仍然表示不可能相信,我认为,这最多也只能说是一种巧合。因此,当时我即以党性原则告知王副市长,关于此事这些说法应该到此为止。以后不要散布,也不要传播。我们是唯物主义者。绝对不能轻信这种无稽之说。

但是,纸包不住火。关于王副市长夫人的去世,还是在当地被人炒的沸沸扬扬地。

3

围绕王副市长夫人离世的传闻,让我对本地这位“半仙”产生了一定的关注。     

有一天省劳改局永丰农场的政委来拜访我。饭桌之上闲谈,他也聊起了这位奇异之人王恩庆。

正如何新在他的文章里提到的,五大连池那个劳改农场逃逸的犯人均会在王恩庆的指点下被一一抓捕归案。

这位农场政委曾经拍着胸脯信誓旦旦地告诉我,这是百分百的真实情况。政委还笑着说,跟农场的犯人提起王半仙比狱警管用,不用吓唬他们,永丰从无一个犯人能逃跑成功。

政委的说法既令我半信半疑,也令我对此人进一步产生了关注的兴趣一一难道小小的五大连池市竟然真有这样一个奇异人?

于是有一天,我叫来市委办公室的工作人员滕贞甫,一个聪明干练的年轻人,他机关应用文写的不错,业余还喜欢舞文弄墨,在报刋上不时有文字作品发表。他是我到任后才提拔起来的新干部,是我比较信任的人。(顺便说一句,这位笔名“老藤”的他现在仍然在工作,是现任的辽宁省作家协会主 席、党组书记。)      

我交代小滕,你替我去办一件严肃又必须保密的事情。我将一个纸条交给他,上面有我事先写好的我的公历出生年月日。

我交给他后,特别慎重地嘱咐他说——你对他不能提我,你就说这个是从你山东老家寄来的,你的亲戚。不是人们都说王恩庆会看吗?你就让他测测此人,看看前途如何?

小滕答应说晚上下班后就过去找他。

我记得那天当晚是个无月漆黑之夜。小藤去拜访了这位传得神乎其神的王先生。      

以下是小藤回来向我汇报的内容:

王恩庆小心翼翼地开门接待了小藤,他接过纸条仔细看过,听完小藤的说辞,思忖了几分钟。然后这位王半仙郑重地将纸条放在桌面上。

他端详了一会小滕,忽地一声冷笑说——这哪儿是你山东什么亲戚呀!你是懵唬我啊!这是咱们市委书记黎晶的八字。

滕贞甫说,当时他听这话后,顿时倒吸一口气,被惊得目瞪口呆。

缓了一下神后,他毕恭毕敬地问王先生:王老师,那您能不能跟我说说黎书记的前途如何呢?

王恩庆笑了。他说:这我可不能跟你说。天机不可泄露,以后有机会当着黎书记的真人面再说吧。

听完小藤的汇报,从不相信歪门邪道的我,也有点不知所从了。我想,就算王恩庆能知道我的生辰一一任职简历上可能有。但全国全市和我同年同月同日出生的人多了,小藤的同事和领导也为数不少,而他怎么一下就能一口断定那就是我的生辰八字呢?

4

我决定找时间要亲自登门拜访一下这位“半仙”,一辦真伪。

为了尽量缩小影响,我让市委办公室事前做了一些较周密的安排,轻车简从,封锁消息。选在一天夜深人静的时侯,在小藤引导下,我跨入了老王家那个让人难测高深的农家院子。

王恩庆把我让进了他自己住的小屋。看上去,王恩庆五十岁左右,略显单薄清瘦,一个大众常规的脸,看起来没有任何奇特之处。

见面后沒有寒喧,谈话直入主题。我说久闻你大名,有些事想向你请教。

他单刀直入地就谈了我的从前,包括我的家庭情况,婚姻子女,乃至包括一些很私密的个人的事情。他的似乎无所不知,当时让我简直瞠目结舌,百思难解。

王恩庆说:黎书记你在五大连池的政绩,百姓有口皆碑,你如今是全省政界的一颗新星。但是恕我直言,你干的就是再好,也不会在本省再得到提拔。

我问为什么?

老王就一二三四地讲出官场中近期与我有关的一些事情,包括我面临的矛盾、争议、非议和纠纷。这些情况,有些我只有隐约感觉,自己也不明其就里。但是他却能一一娓娓道来,以至什么人是给我助力的贵人,什么人是相克的小人云云。

最后他说,其实这些对你都不重要。三年之内,你一定会举家南迁。

我惊讶地问他,我南迁去何处?他说目前不能说,天机不可泄露。

听完他的话之后,我心里有些沮丧,而且十分不悦。

我心想,自己久已立志要在黑龙江干出一番事业,怎么可能三年内就会离开五大连池这块好山好水的火山宝地呢?      

离开王恩庆家回来,我半夜未成眠。对他的话我心存极大的疑惑。

如果不信他——为什么他居然能说出我那么多过往之事和家事?这些事情我甚至从未对外人讲过。但若说可信他,我却从来没有考虑以后离开此地。

实际上,当时我并不相信会有这个结局。



5

1991年中央组织部决定在京举办一期全国优秀县委书记班,每省仅有一个指标,参加者作为提拔对象直接进入中央党校的地厅干部班学习。

黑龙江省委组织部经过选拔,决定派我去参加学习。黑河地委领导也已经同意,认为这也是地区的一种荣誉。

当然,此事对我个人来说是天大的好事。第一有机会进入中央党校学习镀金,是当年多少青年干部的梦想。其次,此行对我还有一种更重要的意义。我的父母年事都已高,疾病缠身,如果我在京学习一年即可以有机会侍奉父母,尽尽孝心,一补过去二十年身在边疆对二老的亏欠。

但是话说回来,如果我的此行成行,那么从党校毕业之后则时间已过三年,王恩庆所预言的我会在三年之内举家南迁,就只能当作一个笑谈。

不久,我就接到了中央党校的入学通知书。我立即安排预订了进京的火车票,只待按时启程。但是没有成想的是,突然平地一声炸雷,破灭了我的进京学习之梦。原因是黑河地区的领导班子在我行前突然有变。

新到任的黑河地委书记到任后,专门约我见面谈话,他表示:目前不同意我进京去学习。理由是他新到任,需要我帮助,而且五大连池的工作也不能离开我。

尽管我再三申辩和恳求,结果全然无效。我感觉这位新领导是如此不通情理,我这个不懂**的北京知青,当时几乎与他闹翻了脸,谈僵了。

进京学习的好事,也就瞬间变成一团泡沫,然后彻底破灭。回到五大连池后,我的心情低沉压抑,陷入痛苦。

但是,五大连池毕竟是黑龙江的一块风水宝地,是具有独特火山地质、地貌和丰富资源的著名风景名胜区。每年来这里观光考察的领导和文化人都有很多。

恰在此时,何新先生到来了。

6

记得那件事也很奇怪。我和黑河地区那位新领导谈崩回来后,曾经见到王先生,他安慰我不要沮丧。

那天晚上,老王特地去找小藤,关照他告诉我,这两天北京就有人来。请黎书记特别注意迎候。最好是去招待所住。

后来与何新相识的过程,老何的文章里已有介绍。

在何新先生从五大连池走后,还有一些北京市的领导,包括东城区委书记、北京市政协副主 席兼通县委书记等先后到五大连池市考察。作为北京的同乡,他们听说我的事情后都很同情。尤其是通县书记卢松华,那是我原籍的父母官,我以前在黑河地区工作时与他即有交往。他们都表示,有机会愿意助力将我调回北京。

在何新兄及上述领导的关注下,尽管我做梦都没想到今生还能回北京工作,结果仅仅三个月时间便大功告成。

7

一纸调令果真从北京飞来——是中 共北京市委组织部发给省组织部的红头商调函:关于同意引进北京知青人才,同意接收黎晶同志全家进京安排工作的通知。真是喜从天降呀!

1993年的春天到来了。但是,3月间的北大荒的清晨,仍十分寒冷。

临行那一天,我五大连池的家门口,一早起来就拥满了前来送行的当地百姓。我含着热泪和已经相处三年的父老乡亲们握手道谢告别。

在黑压压的人群中,我看到了王恩庆,他居然也挤在人群中前来为我送别。我走过去拉住他的手,他笑一笑,没有言语,表情十分复杂。他给我手中塞了一个纸条。但当时人山人海,我来不及看,也无法多说什么。等我就要登车,回转身再想与他告别,他人却已经不见了。

一辆丰田中巴载着我们全家及行装驶向北京。

坐在汽车上,我打开了他给我塞的那个纸条,上面写了几句话(大意):此行回京必有重用,最终归宿是文艺。

然而我又有疑惑,我一直的期望是继续从政,怎么以后会与文艺打交道呢?

回到北京后,我就在北京多个郊县区辗转任职,工作调换了多个岗位。

有一段时间,我曾经听说王恩庆来京,但是他没和我联系。北京太大了,人海茫茫,我后来与他即无缘再见面。不仅如此,最近的二十年,我与何新兄实际上也是我忙他也忙,因此闻声不见人,多年里中断了联系。

2011年,我从北京市文联第七届驻会副主 席、党组副书记的任上办理了退休手续。而我最终的工作岗位,确实竟然就是北京市的文艺圈——正如老王塞给我的那个临行赠语。这难道也是巧合吗?

可惜,当年老王最后交给我的纸条没有保存下来。不然留到今天,会是对生活中曾确有如此奇异之人的一个有趣的证物了。

以上所记述,是因我读了何新兄那篇《奇人王恩庆》之文后,有感而引发的一些回忆,也算是对于我们两人这位共同朋友的一个纪念吧。

【2018年9月23日夜记于北京寓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子陵 ziling |网站地图  

GMT+8, 2018-10-16 09:17 , Processed in 1.062491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子陵网 值班电话 010-00000000 值班QQ xxx

© 2000-2017 Ziling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