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子陵论坛 Ziling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搜索
楼主: lrl20032003
收起左侧

现代灵异事件汇编3

[复制链接]
 楼主| lrl20032003 发表于 2017-12-16 16:32:51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252
事情发生在90年代后期,一天夜里有3个人搭乘一辆出租车要到津南区农村的一户人家,他们3个分别穿黑、白、花色的衣服,在到了目的地后,他们给了司机钱,进了那户人家,司机当时没在意,回家后才发现自己收的是冥币、第二天就回去找到那个人家去问昨天夜里是否有3个人来过,那家人说,那个时间根本没人来过,只是他家的母猪生了黑,白,花三只小猪…。
 楼主| lrl20032003 发表于 2017-12-16 16:34:35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253
这是一个紧临马场道的欧式小洋楼,目前无人居住,许多玻璃也碎掉了。解放前,是个有钱的资本家在这里居住,他有一个漂亮的女儿。一天清晨,仆人叫小姐出来吃饭,却没有开门。在请示主人后,大家撬开了小姐的房门,里面却没有人。奇怪的事,小姐的衣服还在这里。没多久,天津解放了,资本家一家逃离天津。后来住进这里的人家,常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听到楼顶有女人唱歌的声音。还有人说,晚上能看到楼顶坐着一个穿白睡衣的女孩,转眼又不见了。这样的事情发生的多了,住在这里的人家终于忍受不住这种折磨,想要搞明白原因。他们打开楼顶的天花板想从这里找上楼顶的天窗,这时候他们发现,天花板和楼顶的空间里,有一副穿着睡衣的人骨。有人说,可能是那个男仆在晚上想非礼小姐,惊醒小姐后,担心小姐告诉主人,所以掐死了她,把尸体藏到了天花板上。
 楼主| lrl20032003 发表于 2017-12-16 16:36:17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254
这个故事是我姥姥讲给我听的,事情发生在河西区郁江道旁的复兴河,2005年夏天7月的一个晚上,天非常热,几个青年到河里游泳。月光中,他们发现不远处的河中有一长发的女子也在游泳,长长的头发飘在身后的水面上,显的非常优美。一连三个晚上,这几个青年都发现这个姑娘在独自游泳。好奇心的驱动下,他们决定一起向姑娘靠近,越来越近,其中一个男青年忽然发现了有些古怪,那游泳女子似乎从来没有手脚露出水面。这时候那女子向其中一个青年快速游来。在快要相撞的一瞬间,青年本能的伸开双手去迎接,游到他手中的,只有一颗带着长发的散发着恶臭女子头颅……。三天前,附近发生了一起凶杀案,一名年轻的长发女子被分尸,头没有找到。

 楼主| lrl20032003 发表于 2017-12-16 16:37: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rl20032003 于 2017-12-17 09:57 编辑

故事255
据说人死之前会有鬼来接。看过之后,我真的相信。因为我爷爷就是6月份死的。回家之后,我家人也说了这事的。
    (我说的绝对真话,人不可能拿自己亲人开玩笑)   
      爷爷死的前一个月,就病了一次,还很严重。
      当时,家人都把他送到医院去了。当时医生说,人不行了,没得救。

      当时家人都很伤心,以为他老人家肯定是过不去了!
      可是,到第二天,他又好了,人还精神的很,路都可以自己走。
      爷爷说,他昨晚做了一个梦,有一辆大车,拉好多人,从我们家过,他要上去时,让人给推下来了。还说了一句,你时候没到。
   
      爷爷死的前一天,那天早上,他老人家先起不了床,大叫我的名字,说家里有人,他怕。
      我父亲就把我奶奶叫来。
      结果,爷爷还是说怕,说他房子里有好多人,而且,吓得混身发抖,要离开这个房子。

      后来,我父亲把我爷爷背到了堂房才好。到了晚上,因为要睡觉,又背了回去。
      大概晚上9点。我爷爷又开始大叫,说怕。我母亲因为做农活累了一天,就给爷爷说,你这样大叫不好,要不送你去医院。
      爷爷听后,安静了一会儿后,自己尽然爬了起来,到堂房去开灯(我们那都睡的比较早)。不停的在堂房拖板凳,弄的响响的。
      后来,又喊我母亲起来做饭,说天亮了(才9点多)。
      家人起来后,将他老人家又背到床上,问他老人家是么回事。
      爷爷说:房里有人,不过现在走了,他们说明天再来。
      家里人感觉到莫明其妙。看到爷爷睡了后,就走开了!
   
      第二天,家里人在外面做事,突然听到爷爷在喊人,大叫我伯伯、叔叔、我父亲的名字。
      我父亲从田里到家里时,爷爷不知道为什么又从床上走到堂房门口了,并且摔倒在地上。
      我父亲将爷爷背到床上后,爷爷就开始自言自语,口里说:先荣,你来了啊,你来接我啊(先荣是我爷爷的4弟弟,去年也去世了)。
      我父亲看爷爷眼神不对,立刻给我伯伯等等打电话。
      伯伯来后,我一家人就陪在爷爷旁边。8点左右,爷爷就去世了! 。后来又一次去寺庙,看到一本地藏经,里面的经文有这么一句话“是阎浮提行善之人,临命终时,亦有百千恶道鬼神,或变作父母,乃至诸眷属,引接亡人,令落恶道,何况本造恶者。“  。现在想一想真的符合啊
 楼主| lrl20032003 发表于 2017-12-16 16:43:06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256
上海东海职业技术学院建于1993年,位于繁华一时的闵行区。当年学校在新建教学楼的时候总是诸事不顺,后来居然在地底下挖出了几具白骨。本来很多学校在选校址的时候就都是选在一些比较偏僻的地段,基本上可以说没有哪个学校不是建在坟堆上的,而且这种地方的灵气较高,风水好。因此校方当时也没怎么在意,只是草草将白骨埋葬了。
或许是因为安息的白骨没有得到妥善的安抚,也或许是恶鬼索命,在那一年,学校死了好几个学生,都是在校门口莫名其妙就被车子撞死了。没有人知道到底是为什么,而但是大家虽然害怕也没有过多的议论,毕竟这种事情有的时候也是不能乱说的
。因此这几个学生的死都被归为意外。
而后来,又有一个女生被撞了,而且死的时候发生了一件非常离奇的事情。在她死的时候学校突然停电了,几分钟后又突然恢复了正常。而就在停电的时候,在寝室中休息的一个男生看到了一个穿白衣服的女生从楼面的一端飘到了另外一端。这件事传出来后引起了很大的骚动。而正因为这件事实在是太邪了,校方立马封锁了消息。
东海教学楼总共有6幢,非常巧的,这几个死去的学生几乎都是出自同一栋教学楼,正是挖出白骨的那一幢。随后的几年都相安无事,而就在2005年,灵异的事情又出现了,1月20号考完试,大多数学生都回去了,少数几个晚上打牌通宵。其中一个男生出去打水,回来对同学只说了一句话:厕所门口站着的那个女的是谁啊。说完倒头躺下睡了。第二天早上莫名其妙就死去了,死因不明。
 楼主| lrl20032003 发表于 2017-12-16 16:46:24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257
据说,延安路高架当年造的时候打桩怎么也打不下于去,神州人外国人。后来叫了个高人来看了以后说是动了龙脉,以是打不下于。叫他们在柱桩上刻上龙的样子来压,结果一打就直接打进去了。以是现在延安路绿地那里的高架的柱子上有龙的浮雕在那里,而上海其他的高架好象都没有看到过有这种东西。高架的那根龙柱,还是差头司机讲给我听的,他说当初打桩的时候请老和尚来念了很多天的经后来不到半个月阿谁老和尚就圆寂了。上海南边和北边高架和延安高架交汇处有一根很粗的支柱,上面用铜镌刻着盘龙浮雕,这个就是上海的龙柱,被其他几件事件一起被称为上海最玄的事件之一。
当时在造延安高架南北高架的时候,这根柱子的地方是必须打桩的位置,当时打了很多次,但桩打到几米深的地方就打不下去了,有些还断掉,上海的沙土堆积土质很松软,以前几乎没有碰到过这样情况,工程停滞了。
市政府和工程单位请了几位高人来看,那些高人看后都没办法,也不肯说明情况。估计他们知道是什么原因,但都不肯出手。最后请出了上海龙华寺的主持高僧,高僧看后知道要解这个事件他自己就得圆寂。
做法事先他就叫上了他的徒弟,然后高僧就去做了法事,做法事的时候,工地上用工程布围着,外面听不到里面的一点动静(在那期间我也有经过该工地,不知道里面在做法事)有传闻说是三天法事,也有说是七天的,我所知道的应该是七天,法事一完,随着打桩机的轰鸣,庄就顺利的打了下去,连打了七根大桩,现在看到的一根粗大的桥墩子其实里面是七根桩,而不是一根,打好之后底下一股乌气就上来包抄住了这七根柱子,有可能是由于政策的瓜葛,市政府宣传要破除迷信,以是后来用装饰材料包住了里面盘着乌气的柱子,并在外面用铜浮雕雕了盘龙。
这个地方是上海的龙脉,上海是一个可以做一国之都的地方,以是底下会有龙,延安高架南边和北边高架交汇点正是上海的中心,龙头所在,高僧做了七天法事,让龙升天了。
当时这件事保密工作做的非常好,几乎没人知道。后来大约半年后这个高僧就圆寂了,玉佛寺专门印了本小册子给香客,以纪念高僧一生的功绩,我奶奶当时也是每月两次必去上香的,她也有这本册子,里面就记载着龙柱法事这段。
那位高僧应该叫真禅法师 。
 楼主| lrl20032003 发表于 2017-12-16 16:56:43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258
我的同事是一位非常优秀的记者,低调、沉着、现场观察力强,他不是夸夸其谈的人,平常说话不多,他写的内参经常受到高层的关注。



有一天我们在办公室聊起“灵异”的事,他说:“史哥,有一件事,我一直很纳闷,想起来很奇怪。”我很好奇,他讲起了去北川采访的一件事。 北川是“512”汶川地震中,破坏最大、伤亡最多的极重灾害县,因为地震破坏太大,老县城已无法继续使用,经国务院批准,北川整体弃城重建。



汶川地震二周年临近,老县城对媒体开放,充许部份记者入城巡访。这里断水、断电、严格封城,县城中没有生活的条件了,这是一个让人心痛的地方,还有数不清的失踪人埋在地下。我去过那里,走进老北川你会感觉阴气很重,让人窒息。到这里来掉念的人,打一头立即就想离开这个地方。

我的同事与让人陪着去探访。他们进入了地震破坏最严重的腹心区域。走在路上。这座位死城、空城,让人觉得可怕,他说,他们俩边走边大声地说话,不想让自己沉默下来。



突然,他们俩不约而同放慢了脚步,眼前完全没有想到的情况出现了。他听到在路边一处倒塌的楼中传出隐略声音,有人在弹钢琴!还有电视播放的声音!在倒塌的楼中还有油锅炒菜发出的声响。更让他感到奇怪的是,他向传出声音的地方寻去,在一个断楼上的一个窗台前,看到一个人影,背对着窗口,在死一样寂静的地方,听到这种声音,看到这样一个人影,他们感到毛骨悚然。他说他们俩相互看了一下,扭头就走。走了好长的路之后,他们俩才放松了点,议起刚才看到的情景。我的同事想再回去看看,这位陪伴不敢再回去,希望赶紧走。



我的同事讲到这件事时,我马上“科学”地意识到,是不是俩人集体产生幻觉?我说你要是碰到那位陪伴,再问问呢。后来,他对我说,之后在成都又碰到了这位陪伴,聊起好北川看到的“另异”,那陪伴也非常纳闷,感觉不可思议。



无独有偶,我的一位北京同事来灾区采访,我把我听到的事情讲给她听,她又告诉了我他去汶川采访,当地一位援建人员讲的一件很怪异的事情。



汶川县旋口镇,地震遇难的人数不少,当时情况紧急,怕产生温疫,把大批遇难者遗体埋入一个大坑中,后来这个地方取名字叫“万人坑”



汶川县是广东省援建,灾后重建中,广东方面官员去当地访问,晚饭后,广东人想去看看“万人坑”,团队中有一位女士,其他的人告诉他,你就别去了,她执意要去看看。当时天色已晚,他们站在山头上的坑口处,听着介绍。正说着,随队的那位女士失声地大叫,说自己踩到了一个人,别人转身去告诉她,地下没有人呀,这位女士说,她的脚踩真的踩到人了。参观完后,广东人也就回板房休息去了。



这位女士第二早晨起床后,一脸发黑,她对同行的人说,晚上她睡在板房中的的床上,只要一闭眼他就就会隐隐看到床对面坐着一个好象是她踩着那位人,吓得她不敢入睡,她又不敢叫人,怕别人笑话她。第二天早晨天亮后,她说自己要离开这个地方。



 楼主| lrl20032003 发表于 2018-1-4 16:37:22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259
伯父段德光,今年85岁了,身体甚是硬朗,爬山还能健步如飞,可挑80斤重担。尽管他是个老实农民,周围几乎所有人都敬鬼神,偏偏他不,甚至从不烧香。其身怀武功,年轻时一人对付5~8个只有普通功夫的人不在话下,对一切大无畏。大约是82、83年的时候,我正上大学,年底回家过年,和他聊天时得知,恰恰是不信邪的他,遭遇了两次灵异事件。我这里只介绍其一。(本事件获得了亲历的老石的证实,老石姓曾,现十三组人,全名已忘,旁人皆称其老石,其弟曾周兴是本人小学同学)

  那是一个秋天的凌晨,估计是3、4点钟的样子,有朦胧的月光或星光使人能在乡间小路上行走。50多岁的伯父和另外3个20多岁的小伙子(都是第七生产队的)各挑一担黄豆去外县销售,伯父走在最前。当距离鸭婆桥(本博客中有《故乡风物——鸭婆桥》一文)大约80米时,四人几乎同时看到有个穿白衣服的人从出山那条路走上了桥的石级,便相继大喊:“你是哪个?”连续喊了几次,对方没有应声也没有回头,继续先前的速度走上了桥。伯父他们挑担走得比较快,与那人的距离逐渐接近,发现是个长头发的女人。上桥又下了桥,走到距离桥已经有50米左右的地方(这个地方路右边当时有块水泥地)便追上了这个女人,白衣女人站到了旁边让伯父他们先通过。由于先前喊了很多声她没有回应,伯父他们都有些不满,走过她时每个人都右转 头朝她瞪一眼,原来她竟是另外一个生产队(第六生产队)的陈克万的30来岁的老婆。他们都没有说话,只奇怪,大家与她虽然不是经常来往却也是相互认识的,怎么就这么不礼貌呢?不是听说她生病了一直躺在床上了吗?难道什么时候她的病已经好了?他们也没多想,继续朝前赶路了。

  等下午他们卖掉了黄豆回来时,赫然听说陈克万的老婆半夜去世了,全家正在办丧事,而昨天晚上家人一直守在她床边,她根本没离开过床。
 楼主| lrl20032003 发表于 2018-1-4 16:39:17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260
陈保连,我小学同学,当时与我家同村。其被鬼召唤帮其挑担的事件在当地尽人皆知。我在大学期间两次回家专门采访他,其叙述一模一样,所以,尽管这是他个人讲述,但我觉得可信度高。

  也是在83年左右,某个夏天的晚上(具体日期已经不详),新婚不久的陈保连和妻子(现已离他而去)住在其家(纯木结构)楼上的房间。后半夜,其妻醒来发现保连不在床上,还以为他去楼下的厕所了,可是等了很久也未见他回来,以为他在厕所出了什么事,就开了灯,想下去厕所看看。但她惊讶地发现门是闩上的(木门是纯木插销结构),插销还插得好好的,其睡觉前脱下的鞋子还在床边。可是,房间里包括床下、柜子到处找了没见其人。她将全家人喊醒,整个楼包括屋子后的厕所、猪楼上下到处找,未见。出门,大喊其名字,将周围几户人家都喊醒了,分几路出去寻找,没有任何结果。

  早上,陈保连却自己回来了!其身体极度虚弱,倒在床上讲了他的经历。

  据保连所述,他在睡梦中听到有人在外面喊他的名字:“陈保连!陈保连!起来帮我们挑担!”他便起了床,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出的房间。到了外面,发现是两个人,一个高个子穿的衣服是湿透了的,另外一个没有脑袋,但身上挑着一担布袋子,袋子里装的什么东西却不清楚,他也不认识他们。没有脑袋的人把那担袋子交给他挑着,他就乖乖听话,跟在那两人后面走,当时完全没有任何害怕的感觉,也没有对方究竟是人是鬼的判断意识,但感觉袋子比较重。三人沿小路走到沧浪河,再顺河边小路望东走,再过一木板桥,出了第四生产队后面的小岭,再往北,复折而西,朝鸭婆桥方向走回。到距离鸭婆桥约200米的一个乱葬岗下,前面的人命令他往山沟内走,保连却坐在地上不走了,不管对方如何催促、硬拽,他就是坐在地上不起来。就在对方的叫骂声、拽的力度越来越大的时候,从鸭婆桥方向走来了一位白胡子老头,老头手拿一杆很长的旱烟杆,大声呵斥那两人。那两人最终放弃了,挑着袋子自行走入了山沟。老头又大声对保连说:“你还不赶快回去!”保连便迅速起身,奔鸭婆桥而去。上桥,感觉很累,便躺到了桥亭的木板上睡了。早晨,保连被别人唤醒,才回了家。

  保连父亲陈龙文并不信鬼,以为是保连自己编的故事,便多次找来医生治疗,但医药无效。10来天后,保连奄奄一息,家人试着找了神婆,神婆说他的确被鬼所扰,要不是土地爷(家人并没有告诉神婆具体详细情况,她不知道有白胡子老头的事)救了他,他现在已经不在了。神婆按她那套类似巫术的东西为保连治疗,不久人便康复了,但状态大不如前。

  笔者第二次(1986年)采访他时,不断递给他“长沙”牌香烟抽(该烟当时属于湖南第一名烟),一再问他事情究竟是不是真的,因为在我的眼里世界上绝对没有鬼,保连赌咒发誓说句句属实,并说:“老佳,你这样的人肯定是文曲星下凡,所以鬼不敢来找你,也看不到鬼,我就不同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子陵 ziling ( 京公网安备110112000276号 京ICP证041482号 )|网站地图  

GMT+8, 2018-1-24 07:41 , Processed in 0.017335 second(s), 3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子陵网 值班电话 010-89548890 值班QQ 563830

© 2000-2017 Ziling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