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子陵论坛 Ziling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搜索
查看: 11186|回复: 12
收起左侧

湖南:百余人自称死后转 世

[复制链接]
周老虎 发表于 2015-6-19 09:22: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周老虎 发布于: 子陵 ziling.com

0.jpg

侗族人在举行祭萨岁仪式。萨岁是侗族人的远祖母神。

原标题:湖南通道“再生人”的前世今生

在我国贵州、湖南、广西交界处的侗族聚 集区,有这样一群人,他们自称是死后转 世,能够清楚地记得前世的事情,有的甚至与前世亲人再续前缘。这些人被称为再生人。

近年来,来自国内多所高校,研究机构的专家学者对此现象进行深入研究,至今尚无定论。当地官方希望“在目前现代科学无法解释的情况下,保持再生人的神秘感。”并借此推动当地旅游业发展。

“昨天下雨打雷,我就知道你要来。”

6月8日中午,天气阴沉。坐在自家三层的吊脚楼里,石爽人用长满茧子的手掌用力挤压盘子里的杨梅,挤出红色浑浊的果汁,然后从盘子里挑了一颗放进嘴里,用眼角的余光瞅着记者。

50多岁的石爽人拖拉着一双拖鞋,简单梳起的头发有些凌乱,一绺枯黄的发丝,垂在额前的皱纹上。红色的棉布上衣,配着一条裤腿宽松的黑色长裤。

离石爽人居住的吊脚楼二百米不到,就是坪阳乡的母亲河都垒河,石爽人生活的村子在都垒河的北面,所以被称为垒阳寨。她居住的房子孤零零地守在河边,与垒阳其他村民的房子隔了五百米的距离,在哗哗的流水声中,寂静而神秘。

石爽人说,她是转 世回来的,她前世叫姚家安,1936年出生。二十四岁发烧而死,三年后,转 世投胎到垒阳寨,成为石爽人。

坪阳村一些老人记得,1960年5月的一天。24岁的姚家安去地里种豆子,回来在鱼塘洗脚中毒,回到家发高烧,烧了3天后就死了。

石爽人说,关于前世的记忆,是从她两岁的时候开始恢复的。有一天,她在楼梯口摔倒了,站起来的时候,就想起自己的前世叫姚家安。

姚家安的儿子吴春(化名)对于石爽人前世是自己母亲的说法深信不疑,“她讲述的前世有关我母亲的情况非常符合。”现在,吴春比石爽人大两岁,但还是管石爽人叫妈,几年前,还给石爽人的房子装了新窗户。


在湖南省通道侗族自治县坪阳乡,象石爽人这样自述曾经转 世而生的人,被称做“再生人”。

根据坪阳乡文化站调查统计,坪阳乡在世的再生人超过110人,是目前所知的世界范围内爆出的人数最多,最为集中的再生人群体。
 楼主| 周老虎 发表于 2015-6-19 09:25: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周老虎 于 2015-6-19 09:27 编辑

都是两岁开始讲“前世”

“再生人”第一次讲述前世的事情都是刚刚学会说话,也就是两岁左右的时候,并且都是只有自己家族的人在场。

和石爽人的吊脚楼遥遥相望,有一户何姓人家,家里有个叫何姿娜的女孩,当地人说,何姿娜也是“再生人”。

何姿娜的父亲何彬告诉记者,女儿的前世正是自己29年前溺水身亡的妹妹何芹(化名)。

按何彬的说法,女儿两岁时,刚刚学会说话,有一天,何姿娜问他“我是该叫你哥哥,还是该叫你 爸爸呢?”

何彬回忆,何姿娜两岁以后,讲述前世的事情越来越多,包括她去世时的情形。

一九八六年仲夏的一天,何芹砍柴回来,到都垒河游泳时溺水身亡。

何彬说,何姿娜能够记得自己前世被救起的时候遗体在岸上摆放的位置。还能讲起自己前世的入学通知书放在什么地方。

记者见到何姿娜的时候,她刚从县城回来,一进屋,就忙着和客人打招呼。何姿娜今年26岁,留着顺直的长发,眉目清秀,一身牛仔装看起来像都市女孩一样。

何彬说,“我妹妹也是这种性格,热情顽皮,一点也不怯生。”

现在,何姿娜已经成家,并且有了孩子,但何彬从来没有叫过何姿娜女儿,而是都直呼名字,记者注意到,何彬喊“姿娜”的时候声音很轻。
0.jpg

何彬和女儿何姿娜。何彬称女儿是此前自己溺水身亡的妹妹转 世而来。
 楼主| 周老虎 发表于 2015-6-19 09:30:01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坪阳乡走访发现,成年“再生人”愿意讲述“前世”的并不多,愿意开口的都是一些未成年的儿童。

村民杨刚弟称自己5岁多的儿子杨芋(化名)前世是自己的父亲。杨刚弟说,杨芋也是在两岁的时候开始讲述自己的“前世”。

有一天深夜,和奶奶同睡的杨芋从梦中醒来,突然以杨刚弟父亲的身份说,“房子要漏了,让刚弟修一下。”杨刚弟的父亲就是因为修房子的时候,不慎坠落身亡的。

杨芋喜欢玩具汽车,喜欢看动画片,看起来和其他儿童没有区别。杨芋见到记者,害羞地躲了起来。

杨刚弟递给他一件玩具,试图引导他讲讲前世,杨芋始终没有讲出一句关于前世的话。

杨刚弟尴尬地说,“只有在阴气重的时候他才会讲。”

新京报记者走访发现,“再生人”都有一个共同特征,他们讲述的前世都是非正常死亡,给家人造成了很大的悲痛。而转 世投胎以后,多是转 世到自己家族内部。

“再生人”第一次讲述前世的事情都是刚刚学会说话,也就是两岁左右的时候,并且都是只有自己家族的人在场,外人都是通过家族的人转述才获知。

比如杨刚弟的说法,就被一些慕名而来的访问者质疑。

有人问杨刚弟:“你儿子第一次讲述的时候有没有外人在?”杨刚弟说,“只有我母亲听见了。”

拜访者追问,“是不是因为你母亲过于思念丈夫,故意编出的这些话呢?”

对此,杨刚弟回答不上来。但父亲去世之后,母亲确实曾很长一段时间精神恍惚。

上海的一位拜访者就怀疑,“是不是家族内的一个人因为过于悲伤才把儿童一句不经意的话添油加醋了?”

而那些少数愿意讲述“前世”的成年“再生人”,也都有一个特征,就是家里很穷。

在当地,有个不成文的规矩,要让“再生人”讲述前世,都要带些礼物或送一些红包。

石爽人早年丧夫,唯一的一个孩子在广州打工,现在一个人独居。

石爽人很乐意讲述自己的故事,并把自己当做“再生人”的代表。

她说,现在每年接待的来访者超过两百多人。而这些来访者中,或多或少都会带一些礼物或者送一些红包。在她的房子里,墙上贴的一些画都是来访者赠送的。

同村姚友堂的儿子也是一位“再生人”,在姚友堂的手机中,存着十几位老板的电话,去年,一个台 湾的老板过来拜访,送了两千多块钱的红包,这让他很满意。

“普通的拜访者一般都是给几十元或者一百元。”

0.jpg
杨芋的奶奶背着小孙子在等他放学。杨芋被当地人认为是“再生人”。
 楼主| 周老虎 发表于 2015-6-19 09:32:42 | 显示全部楼层
“再生人现象是对生命的美好祈愿”

身体离开了这个地方,但转过来又回到这个土地来生存,这是一个繁衍的愿望,想把自己的民族强大起来。

坪阳乡位于湖南怀化市通道侗族自治县的南部,与广西壮族自治区交界,是一个以侗族为主的乡。

从通道县城出发,要一个小时车程到达坪阳乡,一条紧邻悬崖的不足十米的乡道曲折蜿蜒,车窗擦着岩壁上伸出来的枝叶,唰唰作响。

送记者前往坪阳的司机驾龄超过十年,但一路上小心翼翼,不停地按喇叭提醒对面开来的车辆。

司机说,没有这条公路以前,从县城到坪阳要一天一夜。而翻过多座山峰,到达坪阳,眼前顿时豁然开朗。

一座方圆五六公里的盆地里分布着几座村庄。

木制吊脚楼依山而建,中间开阔处是稻田,因为最近一周阴雨不断,稻田里蛙声连连。

加之天空未散的阴云笼罩,给这个乡村平添了几分神秘色彩。

据了解,坪阳乡总人口8000人,分布在盆地里的几个村,人口不足3000人。

当地的经济以农业为主,和中国大部分乡村一样,年轻人外出打工,留在家里的大都是老人和孩子。

记者注意到,在坪阳,分布着很多一米见方的萨岁庙。萨岁是侗族人的远祖母神。

在坪阳街道边的民房,很多墙角贴着“钟馗当邪路”的灵符。

村民杨刚弟告诉记者,“这是因为房子一部分对着马路,犯冲,以这样的方法破解。”

“侗族人对鬼神的崇拜,也可能是产生再生人现象的原因。”湖南大学一位民俗学专家说,

“在西南少数民族地区,一些神秘现象曾让人们无法理解。比如湘西赶尸、苗族的盅术,但随着研究深入,都有了科学的解释。”

他认为,再生人现象总有一天也会破解。

村民吴正良的妻子也被认为是一位再生人,而吴在十年前曾是一位侗族阴师,他说,侗族相信万物皆有灵,神灵主宰着人们的生产生活。

做阴师的时候,邻居遇到疾病,认为是鬼怪作祟,都找他治疗。

他深信妻子再生的说法,并非常乐意妻子向外人讲述。
 楼主| 周老虎 发表于 2015-6-19 09:34:41 | 显示全部楼层
通道侗族自治县文史办主任吴文志从事二十多年的侗族少数民族文化研究,他认为:

再生人现象是一种对生命的美好祈愿,侗族的信仰是一种万物有灵的信仰,这跟这个民族的生存环境和文化根基有很大的牵连,身体离开了这个地方,但转过来又回到这个土地来生存,这是一个繁衍的愿望,想把自己的民族强大起来。

在坪阳爆出有“再生人”群体的同时,贵州黎平县述洞村也被发现有“再生人”存在。

广西师范大学研究生王涵在深入考察后,从当地侗族文化中找出逻辑,认为“再生人”有“独特的文化因素”,比如当地人喜欢造桥,而桥被侗族人认为是连接阴阳两界的通道。

在坪阳,同样存在很多风雨桥,桥上还描绘着唐僧西天取经的图画。

“再生人”的研究“没有结论”

2011年,通道县官方联合中国社科院相关专家对坪阳乡再生人现象进行了考察研究,得出的结论是“肯定再生人现象的存在,但没有找到科学依据。”

年近60岁的坪阳乡文化站长杨盛玉一直做坪阳再生人的研究。

他说,“再生人是一代代传下来的。”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听老人讲起再生人的故事,“坪阳有再生人的传统。”

杨盛玉记录了110名再生人的详细资料。

之前,因为坪阳乡没有网络,和外界的信息交流也不便利,杨盛玉的研究成果也不被外界所知,只能在通道县“内部探讨”。

了解到,这种内部探讨早在五年前就已经开始。

杨盛玉说,美国、印度等地都有过“再生人”的报道,都被当成未解之谜去研究。

而对世界各地的再生人现象,最多的解读是从宗教文化方面分析,目前,没有任何机构能通过现有科学技术做出结论。
 楼主| 周老虎 发表于 2015-6-19 09:37:37 | 显示全部楼层
作为侗族的学者,杨盛玉说他坚定地相信再生人存在,也想通过对再生人的研究更加深入了解自己民族的文化。但他又无法找到再生人的科学依据,“对于质疑,我心里不服气,但又无法辩驳。”

通道县县长赵旭东告诉:

2011年,通道县官方联合中国社科院相关专家对坪阳乡再生人现象进行了考察研究,得出的结论是“肯定再生人现象的存在,但没有找到科学依据。”

通道县委宣传部官员胡益龙说:

在2013年,宣传部门曾联合湖南当地媒体及长沙某知名医院的脑科专家对再生人进行了研究,“呆了好多天。”但令胡益龙遗憾的是,“还是没有结论。”

中南大学国学教授黄晋来往坪阳十余次,试图揭开再生人的秘密。

他借助催眠技术,让再生人在催眠状态下开口。

同时,他还利用测谎仪,对再生人的描述进行评测。

“为了尊重当地人的说法,我们特意选择‘阴气’很重的晚上对再生人进行测试。”

黄晋说。新京报记者看到他对一名再生人测试的资料片,昏黄的灯光下,黄晋对一名“再生人”进行催眠,这位少年不到五分钟就昏昏欲睡,黄晋开始问话,“再生人”用侗语开始讲述。

黄晋说,测谎仪显示,“再生人”没有说谎。但“再生人”是否真实存在,黄晋不置可否,“再生人现象在世界范围内普遍存在,只是在坪阳地区尤其集中。”

黄晋说,“在十四世纪以前,科技水平不那么发达的时候,轮 回转 世之说曾被人们普遍接受。坪阳再生人现象,需要借助民俗学、社 会学、现代科学去解读。”

保持“再生人”的神秘感

通道县县长赵旭东说,县里也一直在关注坪阳再生人,并开始探讨把坪阳乡再生人现象作为一种拉动旅游经济的资源来开发。

对于再生人现象,通道县当地说法不一。

“再生人又怎么样呢?还不是和我们一样穷,大家见到就是围着他们当个笑话笑笑就是了。”垒阳寨一位村民说。

“因为村里这种现象太多了,以至于很多人家孩子出生的时候都会担心,新生儿是不是再生人。”


马田村的一位村民告诉:“虽然我们对这个现象习以为常,但还是不希望自己的家人是再生人。”
 楼主| 周老虎 发表于 2015-6-19 09:39:27 | 显示全部楼层
坪阳乡中心小学校长吴从党是当地人,吴从党说,虽然他是老师,但并不避讳谈论再生人,他也认为再生人是真实存在。

外地人来坪阳寻找再生人,并没有什么不好,可以提高坪阳的知名度,甚至可以让人们过来关注一下学校的教育。

坪阳乡乡长龙成立告诉新京报记者,“作为公 务 员,我们坚信唯物主义,所以在没有科学解释之前,不能去搞这个。”

因为“再生人”现象,通道近几年已多次有媒体前来采访。

通道县委宣传部官员胡益龙说,他欢迎媒体实事求是的报道,但并不认同对“再生人”质疑的声音。

他举例说,2013年,江苏一家媒体在报道中下结论说坪阳再生人现象实际上是通道官方和民间的“集体谎言”,“我们都准备起诉他们了,追究他们做虚假新闻的责任。”

2013年,湖南一家电视台播放了关于再生人的报道,因为对再生人现象提出质疑,通道县专门向这家电视台的主管单位表达了不满。

胡益龙说,对通道官方来说,现在希望的是“在目前现代科学无法解释的情况下,保持再生人的神秘感。”

通道县县长赵旭东说,县里也一直在关注坪阳再生人,并开始探讨把坪阳乡再生人现象作为一种拉动旅游经济的资源来开发,“但现在还没有考虑成熟。”

期待成为“世界级的旅游景点”


通道县一位官员十分期待“早点科学地揭开再生人之谜”,他说,“到时候,通道将成为世界级的旅游景点。”

实际上,官方还没有考虑成熟的事情,已经在坪阳民间静悄悄地开展了起来。

“再生人”何姿娜的父亲何彬说,两年前,因为坪阳太封闭,很少有人过来,乡里没有一家旅馆,而自从两年前坪阳“再生人”曝光,坪阳开始出现“背包客”的身影。

石爱立在乡里的集上做家具生意,去年开始在自家楼上腾出两个房间,开起了招待所。招待所的房间只摆了两张床,一张一米多高的老式方桌,红色的漆已经掉光。

床上的被子没有被罩,枕头没有枕套。房间里没有拖鞋、毛巾、也没有洗具。虽然条件简陋,但房间收拾得很干净,被子叠成豆腐块,摆放在床头。

石爱立说,“这两间房今年半年时间接待了超过一百名访客。在记者入住前一天,有一位前来考察再生人现象的大学教授住了十几天。”

石爱立说,她想把房间条件搞好一点,装上空调,摆上新被子。
 楼主| 周老虎 发表于 2015-6-19 09:41:52 | 显示全部楼层
0.jpg

自称为“再生人”的石爽人展示来访者的签名。

何彬和石爱立是小学同学,现在几乎成了坪阳乡的导游。“大部分来看‘再生人’的外地人过来,都会找我带路。”

何彬不但负责联络“再生人”,还负责游客的吃住。他总是把游客带到石爱立家消费。

何彬说,“带过来的客人多的话,老板娘会给我一些提成。”

何彬家的吊脚楼一层一直空着,他说,等旅游的人越来越多,准备在下面办农家乐。

中南大学国学教授黄晋则透露,中南大学由他牵头,专门成立了一个项目组,对坪阳再生人现象进行研究,黄晋表示,乐观的话,初步研究结果会在今年9月以后出炉。

通道县一位官员十分期待“早点科学地揭开再生人之谜”,他说,“到时候,通道将成为世界级的旅游景点。”

为了早点揭开这个谜,通道准备在坪阳乡设立一个再生人展览馆和研究站,为前来研究再生人的专家搜集资料。

杨刚弟听到这个消息,咧嘴笑了,“前世不重要,这辈子生活得好才是真的。”

01.jpg
侗族人在举行祭萨岁仪式。萨岁是侗族人的远祖母神。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snakess 发表于 2015-6-19 16:44:51 | 显示全部楼层
:s41::s41::s41:
洪文 发表于 2015-6-19 16:51: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洪文 于 2015-6-19 21:59 编辑

本人学习命理几十年。只是个人爱好,并不是要去干什么。本人生活小资不用努力讨吃穿。从懂事起就对人的命远及神秘事非常来劲。长辈家人及其他人只要讲这些事,我绝对会象狼狗看见肉一样,聚精会神一字不漏过目不忘过耳永记。家人都感到奇怪。可一到学校马上头晕脑胀云来雾去根本不清楚学的是什么,常常被老师骂:"你个榆木脑袋不开窍".自己都已承认自己是猪脑袋了。有次偶然见到这方面的一本书后。(60年代-80年代根本无书可看,除了小人书。本人小时候是相当土豪地每天一本小人书,两个点心,在那大多数人吃不饱的年代我很丑美)真是喜不自禁手舞足蹈一下就钻进去,直到现今都不能自拔。(自己藏得书有一屋子)。那本书是繁体字可我一点不陌生拿起来就能认识还能知道个大概。并还能给父讲解。父亲用异样的眼睛看我。我突然感到自己就是传说中的天才。可这几十年下了我越学越糊涂,可能自己确实笨,也可能没有机缘遇见良师。曾经学过子平八字。奇门遁甲。风水。气功。梅 花易数。周易八卦。。。。都只能算入门。关键的地方卡了,百思不得其解。讲两个方面吧:自己的八字没有水水为喜神,本命木,两个华盖,一个驿马。本人易在北方和东方发展,真是这样,我在上海只要住半个月身轻脑明,百事百顺。脸色都会油光水滑,要是去广州,我每天就象在烤炉里心浮气躁百忙百错。气色很差。气功,眼观鼻,鼻观心,心入定。意守丹田。舌顶上腭。气若游丝。再把灵蛇叫醒。灵蛇是尾骨最下端一节。在入定后有一种大乐。就是高潮。它更持久更绵长。每一次吸气入丹田灵蛇和会**就会跳起来。我已经可以把灵蛇叫到背部,后来有时控制不住手脚,自己在动,我害怕没有再练。八卦。这几年我用它测双色球蓝球十有五中还不错。没有大奖小奖不断,如果测红球把握不大能有2-3个,如果红球蓝球一起测就不太中,好像有命运在里面,有一次用3个硬币给朋友算卦拿骰子盒摇。问清楚朋友要问的事。摇了几下,打开一瞧吓了我们一条........盒子里面只有2个硬币。几只眼睛明明看到我放了3个硬币。听声也是3个,当时我们都头皮发麻马上终止。吓的我几个月没有动它。那个不见的硬币再没有找见。
几十年个人的阅历看命运就像雾一样隐隐约约渺茫而不可捉摸。有时有有时无,你去追他时他根本没有。你却要放弃他又不期而至。神鬼之事也经历不少,曾经问过灵界,我不知他是什么,你可以问他但你绝对看不见他;问;人有没有命运,他说;“有”..问: 可不可以改变;他说:“不能”自己简历大概如下;本人干部子弟。父是本地50代-90年代也算实权人物,自己在当地如果想当个领导那不是难事。但自己现在只是单位一般职员,是因为从小受外婆感染“贼东东可把人害死了”,外婆家解放前是大地主,太多的古玩子画日本人毁了一些。红卫兵最终来了个彻底消灭。
外婆说字画古书烧了好几天。明朝的瓷器多么大,什么的样式,颜色是什么。不说了说多了都是泪。
又看惯了太多人都阿玉奉承弄虚作假。对当没有好感。父计划我的前途我不屑一顾。我爱我的父亲可我偏要和他作对,包括他对当的感情。自己真的不是那块料,在众人面前慷慨激扬假话连篇自己真的做不来。去年父80寿终。我虽然是别人眼里的公子哥。但自己不做坏事。不说假话。虽没有...扫地恐伤蝼蚁命 爱惜飞蛾纱罩灯,也差不多,自己从小就对这些非常有兴趣,所以知道的也比别人多,几天说不完,总结一句话这世界什么都有,有正有邪,有佛有仙,有鬼有妖,真是个花花世界,只是我们不知道罢了。按部就班,个干个的工作。命运不能改变。但可以用神佛及一些神秘的力量去调和去加持。去约束自己不去造孽。今日果,昨日应,今日应。明日果。还是那句老话: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恶之家,必有余殃。
1平生-平生爱作成人事,费尽功夫惹是非,唯有阴功相保佑,青松翠竹可相依
2婚姻-堪欢鸳鸯池内戏,秋来独自立沙汀,惟有鸟鹊伴知已,一川芦苇最青青
3事业-借他势力作功名,困时游乐秋江畔,车马桑榆万里程
4命里不应朱紫贵,终须林下捡佛陀...............我的算命结果到现在我认为还是基本正确的。子陵兄弟大可聊聊个人命运。比谈国家政治又保险又有益。
龙破 发表于 2015-6-20 08:45:56 | 显示全部楼层
晚风1 发表于 2017-1-8 15:32:40 | 显示全部楼层
洪文 发表于 2015-6-19 16:51
本人学习命理几十年。只是个人爱好,并不是要去干什么。本人生活小资不用努力讨吃穿。从懂事起就对人的命远 ...

我可以加你QQ吗 或者微信
晚风1 发表于 2017-1-8 15:33:19 | 显示全部楼层
洪文 发表于 2015-6-19 16:51
本人学习命理几十年。只是个人爱好,并不是要去干什么。本人生活小资不用努力讨吃穿。从懂事起就对人的命远 ...

我可以加你QQ或者微信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子陵 ziling ( 京公网安备110112000276号 京ICP证041482号 )|网站地图  

GMT+8, 2017-12-17 14:10 , Processed in 0.026480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子陵网 值班电话 010-89548890 值班QQ 563830

© 2000-2017 Ziling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