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子陵论坛 Ziling BBS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6253|回复: 5
收起左侧

女烈的研究-----惨无人道的刑罚史

[复制链接]
城市欢乐多 发表于 2018-4-20 01:10: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城市欢乐多 发布于: 子陵 ziling.com
所谓阴刑(
淫刑),是指那些专对女性**即生殖器官所施加的种种折磨,这是所有妇刑中最残酷和最令人发指的

刑法,是人性兽化最极端的表现之一。 通过前面所例举的事例不难看出,出于极其卑鄙的目的,刽
子手们在刑讯女犯时,一般不采用过于剧烈的刑法,而是针对女性的生理特点,专挑女人身上最敏感、
最脆弱和最富刺激性的部位用刑。其中除了乳房之外,女性生殖器官是用刑最集中的部位,几乎一半的
妇刑都是针对这一特殊部位进行的。 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是不言自明的,这就是大多数审讯者都具
有一种性虐心理,他们审讯女犯绝不仅仅是为了获取口供,而是借审讯之机、通过对女性肉 体的折磨来
寻求刺激和发泄兽欲。同时,也由于生殖器官是女性最敏感和最感珍惜的部位,对这一部位施刑,任何

女人、尤其是未婚的年轻女性都难以忍受。 在“中美合作所”特训班的审讯技术课中,刑讯女犯是
一项特殊内容。其中有这样一个案例,被作为经验传授给学员:有一位名叫李萍的女谍报员,被捕后遭
受了连续两天的酷刑拷问,但始终不肯招供,即使是剥光衣裤加以凌辱,也绝无屈服的表示。于是,打
手们决定采用最严酷的刑法,对她的生殖器官施刑。他们用香烟头烫她的**、用针刺她的**、将电
线插入**中对对她施用电刑……。最后,当打手将一根烧得通红的铁棍捅入她的下身时,这位以顽强
毅力忍受了众多酷刑的年轻姑娘,终于无法再坚持下去,被迫招出了口供。 从这一事例不难看出,

这种灭绝人性的兽刑是何等地难以忍受。因此,当用其它刑法不能得到口供时,行刑者往往会对女犯的
生殖器官下手,把这种兽刑作为治服女犯的最后手段。 针对女性生殖器官的刑法可以说是种类繁多
、不胜枚举,而且其残暴程度令人发指。除了前面已经例举过的几种之外,常用的还有如下一些:
滕条抽阴户:这是德国人发明的一种妇刑。行刑时,首先剥光女犯的衣裤,将其上身捆绑在椅子上,然
后由两人分别提起女犯的双腿,向两侧打开(或者用绳子捆住双脚向上吊起)。接着,行刑者手持滕条
照女犯的**使劲抽打,待打得皮开肉裂之后,再将盐水或酒精洒在伤口上。 钢丝捅尿道:与上面

刑法类似,将女犯的双腿打开,然后将一根细长的钢丝插入女犯的尿道,向里面猛戳乱捅。由于女性的
尿道狭窄而短小,在钢丝的捅扎下,不仅会产生极大痛感,而且会使神经产生竭斯底里的颤抖。 火
烧曹营:用打火机或火柴烧烤女犯的**,或者将火柴、纸卷等插入**后用火点燃。 刷洗阴沟:
用牙刷或特制的铁刷子伸入女犯生殖器,在**壁上用力摩擦,然后再向里面注入盐水或辣椒水。
冲下水道:将胶皮管子插进女犯的**,然后接在自来水龙头上,开足水向里冲灌。有时也将胶皮管子
接在装满辣椒水的橡皮球上,然后挤压橡皮球,使辣椒水进入女犯的**。 拉大绳:这是我国东北的土

匪发明的一种刑法,即是将女犯剥光后吊起,然后将拧成股的麻绳夹在女犯的两腿之间,由人在前后拉
动,直拉得女犯的**血肉模糊。 老鼠钻洞:将装着老鼠的大口瓶扣在女犯的**口,然后用火烧
烤瓶子。为了躲避灼热,瓶内的老鼠便会连嘶带咬地钻入女犯的**。 生孩子:这是东南亚一带常
用的妇刑。刑具是一种伸缩性很大的特制胶管,用刑时,将胶管未开口的一端抹上润滑油,插入女犯的
子宫。然后用气筒朝另一端打气,待插入子宫内的胶管如皮球般膨胀起来之后,再慢慢地向外拉出。
除上述刑法之外,用棍状物捅扎女犯的**,更是一种使用十分普遍的妇刑。在此基础上,一些刽子

手还进一步发挥创造,发明了许多特制的刑具和特殊的刑法。 例如,在斯大林格勒战役中,一名苏
联女兵为掩护伤员撤退被德军包围在阵地上,在子 弹打完之后,不幸落入德军手中。为了从她嘴里得到
所需要的情报,他们将苏联女兵带回驻地,用酷刑进行拷问。可怜的苏联女兵受尽摧残和折磨,最后被
德国人用一种叫做“推磨”的刑法活活折磨死: 残暴的敌人将苏联女兵的衣裤扒光,捆住双手吊在
一棵树上,在她的身下立起一根手腕般粗细、一头削尖的木棍,使木棍的尖端抵在她的两腿之间。接着
,他们一边审问,一边将吊绑女兵双手的绳子一点点地往下放,使削尖的木棍直插进女兵体内,然后推

动她的身体慢慢旋转。木棍在女兵体内越插越深,致使**被搅烂,子宫被穿透,最后整个身体被竖插
在木棍上。 总之,上面所列举的只是近百种妇刑中最一般和极特殊的例子,但仅此便可以看出,
一旦人的兽性毫无节制地迸发出来,各种悲剧便会发生。而在这中间,最悲惨的莫过于女人。一个女人
、尤其是年轻女性,一旦被作为刑讯对象,什么人格、尊严、贞操等等便不复存在,等待她们的只能是
兽性的凌辱和令人无法忍受的折磨。
电 刑 电刑,可以说是各种酷刑中最“现代化”和最“科学”的一种,它的特点是可以造成受刑

人极大的痛苦,这种痛苦与其它刑法造成的疼痛不同,是极其难以忍受的,即使是再坚强的人,在强烈
电流的刺激下也会禁不住狂喊嘶叫。同时,电刑还可以造成受刑人神经系统的紊乱,使其不由自主地招
供。一个人如果遭受两三次电刑,便会变得神情呆滞、反应迟钝,身心受到极大摧残。另外,电刑还有
一个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持续进行,不会象有些酷刑那样,当痛苦达到极点时会产生麻木的感觉。当
对受刑人反复施用电刑时,其痛苦程度将会一次比一次强烈,而且如果掌握得好,即使受刑人痛苦到难
以忍受的地步,也绝不会昏迷过去,这对刑讯是十分有利的。 由于电刑具有这些特点,因而一经发

明出来,便迅速普及到世界各地,成为审讯犯人的一种主要刑法。 开始时,电刑所用的刑具是普通的手
摇电话机,行刑时,用导线将受刑人的身体和电话机接通,利用手摇发电机发出的电流来刺激受刑人的
肉 体。后来发明了专门的电刑设备,电流和电压可以任意调节,从而使电刑更加方便可靠。四十年代,
我国的军统特务机关曾从美国引进了大批电刑设备,分发给各地的特务机关,许多员和革 命志士被捕后
,都遭受过电刑嫡勰ァ? 据说,人们最初发明电刑的动机,是为了避免刑讯中所采用的那些灭绝人
性的残暴手段。施用电刑时,不需要脱光受刑人的衣裤,也不会出现那种血淋淋的场面,既显得“科学

”、“文明”,又易于迅速取得成果。然而,人们想错了。电刑的发明,不但丝毫没有减少刑讯的残酷
程度,相反,为审讯者提供了一种更轻松、更残暴且更具刺激性的刑讯手段,使受刑人遭受到更加惨痛
的折磨。 尤其对于女性犯人,电刑更是一种难以忍受的毒刑。审讯者为了满足其卑劣心理,对女性
施用电刑时,不但仍旧剥光她们的全身,而且常常采用一些特殊的手段,其残忍程度更加令人发指──
打手们在对女犯施刑时,一般不是将电线接在手指上,而是选择女犯的乳头、生殖器等敏感部位用刑,
借此来发泄兽欲、寻求刺激。 如果没有亲眼目睹,人们很难想象得出女性遭受电刑是怎样的一种场

面:女犯人被剥去衣裤、光着身子躺在刑床上,手脚被皮带紧紧固定住,电极接在乳头上或者插入**
中,强烈的电流刺激着她们身体最脆弱、最敏感的部位,使她们赤 裸的肉 体发出剧烈颤抖。在这种酷刑
下,即使是再坚强的女性,也往往被折磨得泪流满面、发出阵阵撕心裂肺的狂叫。 抗 日战争期间,
女英雄赵一曼被俘后便遭受过这种酷刑的折磨。据敌伪档案记载,日本宪兵为了逼迫赵一曼供出抗联的
机密和党的地下组织,对她进行了残酷的拷问。刑讯前后进行过四次,采用的酷刑多达二十几种,其中
就包括电刑。那是在第二次刑讯中,日本宪兵将赵一曼的手脚从背后绑在一起,将其一丝不挂地吊在刑

架上(当刑讯一开始,日本宪兵就将赵一曼的衣裤全部剥光,这一事实在文学作品中没有得到真实反映
),然后将电极一端夹在赵一曼的乳头上,另一端插入**内,对她施以惨绝人寰的电刑。据当时的审
讯记录记载,在两个多小时的刑讯中没有喊叫一声的赵一曼,这时忍不住“发出厉声惨叫”,而且“叫
得越来越厉害,身体剧烈抖动”。由此可以看出,这种刑法是何等地残暴和难以忍受。 为了借刑讯
之机更充分地发泄兽欲,刽子手们不满足于折磨女犯的肉 体,而是想方设法使刑讯过程变得更富刺激性
。于是,一些人别出心裁地想出了各种花样,其中一种用得十分普遍的刑法叫做“跳裸 体舞”。 所

谓“跳裸 体舞”,就是将女犯的衣裤脱光,吊起双手,然后在脚下放上一张通了电的铁板。在强烈电流
的刺激下,女犯会禁不住狂喊惨叫、赤身裸 体在铁板上剧烈跳动。那样一种场面,不仅残忍无比,而且
极具刺激性。

烙 刑 烙刑是最古老的酷刑之一,早在我国殷商时代,纣王和他的宠妃便发明了一种称之为“炮
烙”的刑法,即将受刑人赤身捆绑在用炭火烧红的铜柱上。当然,“炮烙”毕竟是一种极刑,只是在治

人死罪时才采用。而在审讯人犯时,一般是将受刑者的衣服脱掉,然后将烧红的炭块放在身上,或者用
烧红的铁条烙烫犯人的肉 体。 当人类进入二十世纪之后,这种古老的酷刑不但没有废止,反而被现
代法 西 斯发挥得淋漓尽致,不但刑具种类繁多,而且手段也更加残忍。许多刑讯者还针对女性的特点,
发明了一些专门用于女犯的烙刑。刑具有烙铁、烟头、蜡烛、灯泡等等,凡是能够产生灼热的物体,都
可以用来对女犯施刑。例如:用烧红的铁条或点燃的香烟头烙烫女犯的乳头、大腿、脚心、**等敏感
部位;用点燃的蜡烛流下的烛液滴在女犯的上述部位;或者将电灯泡接上电源后塞进女犯的**,利用

灯泡产生的灼热烙烫其身体最脆弱的部位。 四十年代末,东北的土匪还发明了一种叫做“点天灯”
的灭绝人性的兽刑。 一次,土匪们袭击了一个村庄,当时这个村庄里住着几名解放军伤员和医护人
员。烧杀抢掠之后,土匪将抓获的解放军伤员和一名年轻的女卫生员作为“战利品”带回山中。在匪窟
里,被俘的解放军战士受到了骇人听闻的摧残,尤其是那名年仅十九岁的女卫生员,更成为土匪们疯狂
报复和发泄兽欲的对象。土匪将女卫生员剥得精光捆绑起来,先是轮番奸淫,接着又对她施以各种酷刑
,疯狂地摧残她稚嫩的肉 体。最后,他们采用了这种“点天灯”的兽刑: 天黑后,受尽摧残的女卫生员

被土匪们拖出洞外。残暴的土匪将女卫生员双脚分开,赤身裸 体吊在树上,使其头朝下地倒悬起来。然
后,将一只点燃的蜡烛插进女卫生员的**,让滚烫的烛液不断滴落在姑娘的**,烙烫她身体最娇嫩
、最敏感的部位。年轻的女卫生员疼得死去活来,不住地哭喊惨叫。但兽性大发的土匪仍感到不过瘾,
干脆将一截竹筒插入姑娘的**,向里灌满松油,然后用火点燃。 那支用人的肉 体做成的“天灯”
燃烧了半个多小时,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不断地在山谷中回响。最后,可怜的女卫生员终于惨死在土匪的
这种兽刑之下。

针 刑 由于女性忍受疼痛的能力较弱,有些在审讯男性犯人时很少使用的刑具,在对女犯的刑讯
中却被大量采用。针刑便是其中的一种,其特点是简单、省力、疼痛感极强。因此,凡是对女犯的刑讯
,几乎都少不了这种刑法。最常用的针刑有下面三种: 一种是刺指甲缝。行刑前,先将女犯的双手
固定在木架、椅子扶手等物体上,迫其十指伸直。然后,将大号缝衣针一根根地从手指甲底下刺进去,
刺一根,问一句,直到招供为止。这种刑法的疼痛感极强。俗话说“十指连心”,手上扎根刺尚感疼痛
,而寸把长的钢针刺进手指,那种疼痛是任何人都难以忍受的。在“中美合作所”集中营,女员江竹筠

便遭受过这种毒刑,只不过刽子手们用的不是钢针,而是削尖的竹签子。 另一种是刺乳头。乳房是
女人身体最脆弱、最敏感的部位之一,被称为女人的“命 根子”。对女犯的乳房施刑,是行刑者惯用的
一手,而钢针刺乳头又是最常用的一种妇刑。一般情况下,打手们都是用大号缝衣针 扎刺女犯的乳头,
一场刑讯下来,女犯的两个乳头常常被扎得鲜血淋淋、惨不忍睹。如果这一招不能奏效,打手还会将更
粗更长的钢针钉入女犯的乳房深处,从而对女犯的身体造成更大伤害。在小说《苦菜花》中,对这种酷
刑有较为详细的檬觥? 第三种是刺**。除了刺手指和乳头之外,一些更为狠毒的打手为了发泄兽

欲,还常常用钢针刺女犯的**。人们都知道,生殖器官是女人身体最珍贵、最脆弱的地方,而**又
是女人性神经最集中和身体最敏感的部位,当尖利的钢针刺入**时,那种疼痛足以使受刑者神经产生
竭斯底里的颤抖,任何女人都绝难忍受。同时,这种酷刑对行刑者产生的感官刺激也异常强烈,行刑者
可以从中获得极大快感。 总之,针刑是用得十分普遍的一种刑法。凡是女人身上的敏感部位,都可
以用来施加这种毒刑。
吊 刑 如上所述,吊绑是刑讯犯人时一道固定的程序。开始时,它只是作为刑讯女犯的一种辅助

手段,后来审讯者针对女性的弱点,将其逐渐演化为一种独特的刑法,而且花样不断翻新。其中最常用
的有如下几种: 吊手指:就是用细绳或铁丝将女犯双手的大拇指捆扎在一起,悬挂在刑架或房梁上,然
后将吊绑女犯双手的绳子慢慢地向上拉,最终使身体的重量全部落在两个大拇指上。这种刑法是很能折
磨人的,常常两三分钟便会使受刑人大汗淋漓、浑身颤抖。这时,无论对女犯施加什么样的手段,她都
无法抗拒。 吊奶头:这是专门用于女犯的刑法,即用细绳拴住两个奶头,将女犯悬吊在空中,仅仅让两
个脚尖着地。 吊半边猪:将女犯一侧手脚的拇指(拇趾)捆在一起,然后悬吊起来,在另一侧手脚上悬

挂重物。 吊鸭子凫水:用绳子将女犯的双脚捆扎在一起,头朝下倒挂起来,然后将其身体不断浸入水中
,当女犯被呛得即将昏迷时,再将其拉出水面。如此反复进行,受刑者极难忍受。 倒挂金钟:用绳子捆
住女犯的一只脚吊起来,然后将另一只脚和双手从背后捆绑在一起,使其身体倒悬于空中。 在上述
刑法的基础上,一些人还进一步发挥想象,不断创造出新的花样,例如三十年代的国民党特务机关痉⒚
髁艘恢纸凶觥胺苫 艺ǖ 钡男谭ā? 这种刑法是先将女犯的衣裤剥光,然后将其双手和双脚的拇指(
拇趾)从身后捆扎在一起,面朝下悬吊起来(有的还用特制的铁钩勾住女犯的鼻孔悬挂于梁上,迫使其

仰起头来)。行刑者一边审问,一边推动受刑人身体,使其在空中摇荡,这叫做“坐飞 机”;如果此时
女犯仍不招供,接下来便实施第二步:将两只竹编的小筐分别吊挂在女犯的两个乳头上,然后不断向筐
内加入砖头、石块等重物,这称为“挂炸弹”。这种刑法是极难忍受的,其痛苦程度比单纯的吊奶头更
大,因而一经发明便立刻普及开来。四十年代在重庆的“中美合作所”,杨汉秀、李青琳等一些年轻的
女员都遭受过这种酷刑的折磨。有时,特务们也将此刑用于男性犯人,只不过将“炸弹”改为挂在阴 茎
或睾丸上。

古今妇刑大观(转贴) 不知从何时起,人类发明了酷刑,并将其作为审讯犯人、获取口供的重要手段。
酷刑一经问世,法律便失去了应有的尊严。人们不再需要那些繁杂的法律程序,仅凭对受刑人的肉 体施
加折磨便可以轻松地获取口供。更重要的是,酷刑的发明和使用,为审讯者渲泄罪恶欲望提供了最好借
口和最佳手段,使对人性的摧残变得合法化。于是乎,一批批残忍暴虐的刽子手应运而生,一套套令人
发指的刑讯手段被发明出来,人类因此便多了一层灾难。 尤其对女性来说,遭受刑讯更是一件令人
无法想象的事情。如果说,在受刑过程中,男性犯人所遭受的仅仅是肉 体痛苦的话,那么,女犯人一旦

被带入刑讯室,等待她的就绝不仅仅是一般的严刑拷打,而是各种令人难以想象的凌辱和针对女性身体
特殊部位所施加的残酷折磨。而审讯者则会充分利用每一次这样的机会,在“审讯”借口的掩盖下,通
过对女犯人肉 体的折磨来寻求刺激、发泄兽欲。为了借“审讯”之机更好地发泄兽欲,许多审讯者挖空
心思设计出了一套套专门对付女人的刑法,他们将其统称为“妇刑”。 妇刑,可以说是现代法 西 斯
的一大“创造”,是对人性的巨大摧残和人性兽化的充分体现。有人做过粗略统计,到本世纪七十年代
,仅有资料记载和叫得出名字的妇刑便有近百种之多,这还不包括某些“土刑法”和“推陈出新”的创

造。这些妇刑,无论是手段的残忍,还是对受刑人造成的伤害,都是令人发指的,完全可以称得上是“
兽刑”。下面仅举几例便可窥见其一斑: 无论什么样的刑讯,第一步总是共同的──就是首先剥光
受刑人的衣裤,让其裸露出全身肉 体。无论男人还是女人,受刑时几乎没有不是光着身子的(出于种种
原因,这一现象在当今大部分文艺作品中都没有得到真实体现)。这样做,绝不仅仅是便于打手们施刑
,更重要的是利用受刑人的羞耻心理,对其施加精神上的折磨,并满足打手们的卑劣欲望。尤其对女性
犯人的刑讯,剥光衣裤更是一套固定的程序。 打手们在审讯女犯时,往往问不上几句便会以剥光衣
[ **社区 http://www.tiexue.net/ ]
裤相威 胁。如果女犯拒绝招供,打手们接下来就要实施刑讯的第一步──将女犯的衣裤剥光,对其赤 裸
的肉 体施加各种凌辱,或者让她们光着身子观看对其他犯人的刑讯,以此来造成女犯的羞辱和恐惧心理
、摧垮她们的意志。 对于一个女人、尤其是年轻女性来说,没有什么比脱光衣裤、赤身裸 体地经受
刑讯更让人难以忍受的了。当女犯人光着身子站在审讯者面前,任凭他们肆意羞辱而无法抗拒,想到即
将遭受的远非是一般的严刑拷打时,她们感受到的是一种肉 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折磨,这种折磨是任何一
个女人所绝难忍受的。待到女犯羞辱不堪、精神极度紧张恐惧之时,打手们再施展出各种毒辣手段,对

她们赤 裸的肉 体施加折磨,这样她们就会感到无法忍受,从而收到比一般严刑拷打更满意的效果。
刑前准备的第二步,是采用不同的方式将受刑人的身体捆缚固定起来。即使对于身体柔弱、绝无反抗能
力的女性犯人,打手们也同样要这样做。其目的不仅仅是防止受刑人挣扎反抗、便于刑讯的顺利进行,
更重要的是以此来增加受刑人的痛苦,使其形成“不招供就无法摆脱折磨”的心理,同时满足审讯者的
暴力欲。其中,吊绑可以说是一种最原始、最简单,也是最有效的方式。当受刑人被捆住手脚吊在空中
,由于重力的作用,其皮肉乃至全身筋骨都会被绷紧、展开,这时对其肉 体施刑,疼痛感将会更加强烈

。而且,受刑人被吊起手脚,也就失去了任何反抗的余地,只能听凭打手们摧残和折磨。因此,每一间
刑讯室,几乎都备有吊绑犯人的刑架,至少也要从房梁上悬吊一根绳子。 从以上所说的不难看出,
刑讯前的准备实际上也是一种特殊的刑法。尤其对女性犯人来说,痛苦在刑讯准备过程中就已经开始了

刑讯女犯的五种方式: 1、要口供型。 这在女烈受刑中是大多数。这种酷刑往往是要让女烈感受
到最大的痛苦,要让她感到不说还会有无穷无尽无法忍受的痛苦和凌辱,要让她有实在受不了的感觉。

但又不能让她死亡,特别是专门的特务机关,如果没问出口供就将人整死,施刑者往往要受到严厉的处
分,有的甚至会被扣上“通共、灭口”的帽子。因此这类用刑多在四肢和浅层皮肤,以及女性身体上的
敏感部位,通常不对致命的部位施刑。 2、报复凌辱刑。 这种用刑不是专门为要口供,目的就是要报复
或凌辱,主要是在土匪、还乡团及军队战斗部队中比较多见。这类刑往往是施刑者对受害人有刻骨仇恨
,经常先以凌辱为主,特别是裸 体示众、游街、当众或当着她的亲人轮 奸等。最后也往往是用十分残忍
的手段将其杀害,如割乳、挖心、剖腹、木棍从**穿剌、火烧以及凌迟等。这类酷刑因不必顾及受害

者生命,所以极为残酷。 3、乱打型。 这种用刑是不懂人的生理结构或时间不允许时的一种用刑。主要
也多见土匪、还乡团及军队战斗部队。这种用刑就是用鞭子、木棍、铁器、枪托乱打一气,打得受害人
鲜血淋淋,而且非常容易失手打中人的要害,有可能几下就将人打死。 4、发泄兽欲型。 这是一些以专
门凌虐女性为目的的用刑,主要是对一些口供不太重要的女性。施刑者是一种性变态心理,就是要看女
人在他们的性酷刑下痛苦的惨叫、扭动,要听她们对他求饶,从对女性性器官折磨中得到快感,有一种
征服者的感觉。这类刑往往集中折磨女人性器官,但主要以电刑、针刺、捆吊、撑扩、灌水等手段为主

,一般不破坏性女性身体的完整,也不把人打得血淋淋的。有些类似现在的SM。 5、杀鸡吓猴刑。 这种
施刑是为了给那些还没受刑的女人看的,因此极为残酷。这种刑就是要让受害者发出极其痛苦的惨叫,
要让其它人看到受害者身体被折磨到何种程度,就是要打得受害者血肉模糊,样子越惨越好。这类刑不
顾及受害者身体,经常用刀子割、**穿剌、火烧、烙烫、剖腹、分尸等感观剌激极强的酷刑,而且往
往是到折磨死还不停,还要最后碎尸。
近日看了一篇关于王囊仙的文章,除了介绍王囊仙的生平外还介绍了其行刑的过程,其实是相当于介绍

凌迟女犯的程序和过程。本来作为资料还是不错的,不过老实说,这篇文章真的有点看不下去,也许是
作者写得太生动了,看着看着就不由得感叹起来,一个年方20岁的姑娘竟被足足割了3650刀,难道那些
人没有一点怜香惜玉的心吗?对着一些小女孩难道不可以法外开恩吗?看一看明清时期被凌迟的女豪杰
大都是20岁出头,花季少女啊,很难想像这些刽子手是怎么下得了手的,除了割肉外,犯人痛得晕过去
后还要用水泼醒她,有时还有盐水来抹伤口……。据说王囊仙在整个过程中死死忍着,一直到死也没吭
过一声,这也许是她在失去反抗能力后的最后一次抵抗吧,要让官府知道即使是凌迟也不能使她屈服。

王囊仙手下的六个女将和她一样,千里迢迢地从贵州押往北京去执行凌迟之刑,虽然文章没有描写到她
们,但那血淋淋的场景却是呼之欲出。 文章真的写得太生动了,这跟看资料完全是两码事,以前看到杨
金英那十六宫女被集体凌迟也不曾有这样的感慨,但这次看了王囊仙的“事迹”真的有为其大哭一场的
冲动……。一颗孤零零的头颅,一堆红白相间的骨头,一篮子血淋淋的鲜肉,你能想像这些东西就是那
个20岁的花季少女吗?悲啊……。 PS:文章里头也介绍了一些刽子手的“行规”,就是行刑前不和犯人
见面,甚至不能见其亲属或朋友,一只狗养久了也会有感情,何况对着一个活生生的人,万一在交谈过

程中产生了同情那就大条了,尽管刽子手是冷血的,毕竟也是人。正因为冷血,所以刽子手大多是世袭
的,爷传子,子传孙下去,极少半路出家做刽子手的。
奥拓老男人 发表于 2018-4-20 07:29:14 | 显示全部楼层
瞎鸡 巴扯淡!连江竹均被竹签扎手都是胡编乱造的桥段,更别说什么烧红的铁棍插**了。
cqcuiyao 发表于 2018-4-21 17:08:32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插图不看
打南边来了 发表于 2018-4-22 10:11:43 | 显示全部楼层
人有时比畜生。。。。。。。。。。。
畜生为了填饱肚子,吃饱了完事,
zl69 发表于 2018-4-23 09:51:38 | 显示全部楼层
确实另类!
白鼠鼠黄鼠鼠 发表于 2018-4-23 20:57:49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得我老二直硬啊,真羡慕那些行刑者!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子陵 ziling |网站地图  

GMT+8, 2021-10-19 14:30 , Processed in 0.127531 second(s), 17 queries , Gzip On.

子陵网 值班电话 010-00000000 值班QQ xxx

© 2000-2017 Ziling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